当前位置首页抗日将士 > 英烈不朽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潍县抗日游击队独立1团团长——考斌之

添加时间:2017-05-18 12:27:38 来源:昨天的那些事儿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潍县抗日游击队独立1团团长——考斌之

  考斌之(1903~1942),字双英,国民党抗日军官,潍县(今潍城区)大考家村人。少年读书时,性情机敏,好胜心强。上中学后,酷爱各项体育活动,多次取得潍城体育比赛的中、长跑冠军。一次,省举行中学生体育运动会,潍县没派代表,他私往济南参赛,荣获3个项目第一。消息传来,潍县教育界人士抬着彩轿,奏着军乐到火车站迎接。中学毕业后,他为谋生投奔了孙殿英部,后因孙部被傅作义、马鸿逵联合击溃,他返回家乡。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组织地方武装,潍县三区区长郭莘野慕名聘其任区中队长。不久,郭辞职,由他接任区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考斌之以区中队为基础,扩充兵力,编入历文礼率领的山东第八区抗日游击队,考任独立一团团长。人称其为“考团”。厉部投靠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改称鲁苏战区挺进第二纵队后,考斌之任二纵第四支队队长。
 

  有胆有识身先士卒带队伍

  当时,在考团驻扎的地盘,曾经流传着许多有关考斌之在带兵中侠义肝胆、一身正气、身先士卒的故事。例如他在担任三区区长兼区中队长时,一心为民除害,曾化妆成农民,只身去抓捕过从益都流窜潍县西郊,绑架勒索,祸害百姓的惯匪秦三;当了团长后,为了整肃军纪,毅然抢决了在他部下当兵、多次抢劫老百姓财物,引起民愤又不听警告的族侄孙考述绪等等;1939年他奉命带队去安徽阜阳大后方领取子弹,夜晚来到一条没有桥梁的河前,河面上结了一层薄冰,考斌之第一个跳下水去,河水没了他的腰,他在里面走了个来回,一来试了试深浅,二来告诉士兵河水温度人能够受得了,然后命令部队陆续过河,此时队伍中有个当兵的怎么也不下河,考斌之大声骂道:“我的队伍里可没有这样的孬种!”,对方被团长骂了一顿后这才跳下去。队伍很长,考斌之一直站在河里看着队伍通通过了河。

  还有考斌之善于与八路军友好相处团结抗日的事。考斌之手中曾有徐向前的名片,去阜阳领取子弹时,他已经与徐向前接上了头,来回经鲁西南的沂蒙山区,每越过一道八路军的防区时,都会得到顺利放行。领取子弹回来后,有个槐埠的同学在马保三的队伍里当干部,通过他的联系,考斌之将一部分子弹送给了在寿光的共产党所领导的八支队使用,解决了他们弹药紧缺的问题。后来八支队东去昌邑瓦城时,考的部队还经常给八支队领导人马保三站岗值勤,双方来往密切。考斌之就是这样依靠其胆略过人,严肃整顿军纪,身先士卒带队伍,使其部队有很好的作战素质,从而得到了老百姓的拥护。

潍县抗日游击队独立1团团长——考斌之
 

  英勇杀敌让日寇闻名丧胆

  国民党厉文礼的游击队,最高峰的时候多达三万人,统辖15个独立团。国共合作抗日时,他们大多不敢正面接触敌人,而且其中大部分军纪涣散,战斗力很弱,但考团却是例外。不但军纪好,而且是最能打仗,从1939年7月到1941年10月考斌之牺牲,在三年的时间里,一共跟日伪军和日军进行过70多次较量,平均每半个月就要开一次火。而且考团的部队几乎全部是活跃在沦陷区,他们的处境是十分危险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的胆量和勇敢。这里仅举其对日作战的几例:

  1939年麦收前,考斌之利用熟悉流饭桥村地理情况的有利条件,和摸透了伪军害怕日本官兵的实际情况,自带亲兵班和特务连,乘拂晓模糊朦胧之际,潜入流饭桥村,由十几个人化装成为日本军官、士兵,蒙蔽站岗的伪军,然后全连冲进村里伪军据点,用很短的时间就俘虏了据点里的全部伪军。

  1939年冬,考斌之的四支队特务连驻东毕家村。日军突然将该村保卫,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连长徐光经带领全连沉着应战,并且跳上围墙大声喊道:“弟兄们,我是徐光经,外号徐老虎,打日本人死在战场上值得!”接着,又向村外的伪军喊话:“中国人打中国人对不起祖宗先人!”在徐连长身先士卒的精神感召下,全连战士士气高涨,奋勇杀敌,终于使猖狂进攻的日伪军损兵折将,弃甲而逃。

  潍北固堤是潍县的重要集镇,日军入侵后占为据点。考斌之部营长高兴华率领本营官兵潜近固堤,出其不意,集中火力,突然发起攻击,冲入据点,牵走一匹东洋马。待日伪军起而抵抗时,高营长已率部撤退。

  还有,日寇侵入潍县后,其汽车疯狂的奔驰在烟潍公路上,输送士兵和物资。考斌之部决定破坏敌人的公路运输,打击敌人。考部的高营来到公路旁,先挖沟破坏公路,然后埋伏在公里一侧,等敌人的汽车来到时,突然开火,打得汽车上的日伪军晕头转向,丢下汽车逃跑。高营穷追不舍。这次战斗,缴获敌人战备物资一车,烧毁汽车一辆。
 

  在柳科村突围战斗中壮烈牺牲

  1941年旧历八月初,考斌之率支队特务连和机枪连200余人驻扎在潍县北乡的柳科村。柳科四周筑有围子墙,驻扎在此相对安全。没有想到的是,柳科村的保长暗中当了汉奸,看到考部来到村中之后,偷着跑到一孔桥鬼子据点报信,鬼子打听清楚是考斌之的四支队后,立即叫嚷起来,他们已经与四支队较量多次,每次都损失惨重,知道四支队非常能打,所以这次决心集中强势兵力消灭考部。一孔桥驻扎的鬼子兵力不够,马上给潍县城里总部打电话,城里日军闻讯急派重兵沿着白浪河向北边赶来,傍晚时分,数倍兵力的敌军已接近到柳科村外。本来,考部的游动哨驻扎在最外边,发现敌情会立即报告。但这次因一姓洪的班长放哨,他是一个胆小鬼,看见黑压压的鬼子重兵来犯,慌乱中根本没向村中团部报告就带人逃跑了。考部因此错过了及时防御或撤离的时机。等到天黑时,柳科村围子墙外四围已经被围了个严严实实,四门外均有机枪火力,身陷重围的考部,与敌人发生激战,战斗从天黑一直打到将近拂晓,考部虽借助地理优势毙日伪军百余人,然自己也伤亡过大,弹药将尽。考斌之决定从东门突围奔向最近的荆科村。在战斗异常惨烈的情况下,考斌之凭借武艺,飞身把着屋檐站上屋脊瞭望敌情,并安排部下组成小分队掩护突围,机枪手在前,其亲兵杨洪斌穿上呢子军大衣来吸引敌方视线,抬着机枪朝东门外冲,当冲出包围圈赶至荆科村村外时,突然遭到埋伏在村东墓地的日军重机枪的猛烈射击,杨洪斌中弹牺牲。紧接着队伍中又重新有人补上,继续突围,其小分队队员冒着子弹再次返回找寻团长时,竟发现考斌之躺在地上,因背腹中敌人机枪子弹扫射而壮烈牺牲。考斌之时年仅37岁。
 

  后人挖出墓志铭 填考团历史空白

  考斌之仅留给后人一张照片,平头,单眼皮,目光刚毅,着竖领黑军装。1979年某天,其次子考宗泽将照片送到照相馆想放大,待去取时竟被告知丢失了。

  王如初老人早已作古,考团老兵而今屈指可数。考斌之生卒年月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史界与坊间说法不一。直到2008年9月,潍城区考家村的村民都在忙着将位于村南埠顶的墓地迁往昌乐青山公墓。就在这坟墓搬迁的过程中,国民党抗日军官考斌之的后人竟有意外收获,发现了由当时潍县首富丁叔言先生亲自为他撰写的的‘墓志铭’。”

  墓志铭的发掘,使得真相大白。在原墓地东侧下面2米处,有约2米高的青石制墓门,门楣上刻有“双英支队长考公之墓”,左右两侧所镌成一副对联:“腹内赤心铭一世,坟前明月照千秋。”同时还挖出了青石墓志铭,上面对考的生平作了述说。全文言简意赅,琅琅上口,大大弥补了照片丢失的遗憾。

潍县抗日游击队独立1团团长——考斌之
考斌之墓志铭

  《墓志铭》楷字石地,全文如下:

  鲁苏战区游击第二纵队第四支队考君双英墓志铭

  君讳斌之,字双英,潍县人,为文林公之曾孙、裕先公之孙、书思公之次子也。幼极聪敏,入中学后,尤长体育。后投身军界,不数年晋至团长。民国二十五年,辞职返里,任第三区区队长;事变后,追随司令厉公抗敌,屡著战绩,历任大队长、团长、支队长。君沉静寡言,廉洁自持,身经百战。战必为士卒先,遇敌有进无退,故卒以身殉。生于前清光绪三十年二月四日,卒于民国三十年十月二日,年三十有八,有男二人、女三人。君殉国之次年,将改葬于其先人之兆,其家人来请铭。余与双英为生死交,曾同时任区队长,抗战军兴又同隶厉司令麾下,艰苦危难,莫不相共,故不敢以不文辞,乃为之铭曰:

  天地正气,沛乎苍溟!哲人所秉,厥为精忠。嗟哉考君,志薄苍穹,执戈杀敌,壮年牺牲,以身殉国,义至仁成,尸裹马革,气贯长虹,千秋万世,或景或从。葬此佳域,永安英灵!

  同邑 丁叔言撰文          王如初书丹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十月        谷旦

上一篇:黄埔生将领抗战殉国第一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吕凤
最后更新:2017-05-18 12:29:24

英烈不朽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