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活动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张海星为抗日战争图书馆赠送《二战纪实影像图典》

添加时间:2017-05-13 16:27:46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唐智轩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日前,抗日战争图书馆收到从重庆寄过来的一套珍贵图书《二战纪实影像图典》(日本卷上下册和中国卷上下册共四本),经了解是重庆张海星老教授捐给抗日战争图书馆的。我们与张海星教授并不熟悉,了解才知道原来是抗战英雄王缵绪将军孙女王薇随川籍抗战老兵重返湖南战场遗址祭奠抗战英烈参观抗日战争图书馆时,告诉张教授湖南有一个专门珍藏抗战历史资料德图书馆,张教授为丰富抗日战争图书馆的资料免费捐赠了这套价值1400多元的书籍。

  通过网络搜索,我才知道张教授原来是原“渝州大学”(后合并到重庆工商大学)中文系教师。曾巨资襄赞抗战巨画《浩气长存》,后自费300多万元,收集二战时期的战场旧照,搜集整理编辑出版了《二战纪实影像图典》这套书。

  感谢张海星教授对抗日战争图书馆的支持,也感谢王薇教授对我们抗日战争图书馆的肯定,王薇教授参观抗日战争图书馆时,发现一本她的著作,应我们的要求,欣然亲笔题词。


重庆晨报马拉摄

  附:为了更好的了解张海星教授,转发重庆晨报记者马拉采访张海星教授的文章《二战老照片揭秘:爆米花也是军需品》:

  张海星先生住在南山深处一幢墙上挂满中外黑白老照片的小楼里,阳光明亮,腊梅芬芳。他说:“我的枪,20多年来,在重庆和全国,都排在前面,而且还打到马来西亚和埃及那边去了。”他主编的8卷本影像巨著《二战纪实影像图典》,2018年将出齐。

  他说的枪,不是《图典》中那些老枪,而是他作为企业家生产的射钉枪。张海星1980年代是重庆知识界非常活跃的老枪,当时他是渝州大学(现重庆工商大学二分之一前身)中文系的讲师,而大学讲师是那个年代最迷人的职业。

  金蔷薇

  从青年时代的老照片看,张老师面容清秀,英俊得像他给学生讲授的欧洲名著中的那些男主人公。30多年后,一位当年的学生在微信中,回忆了17岁那年听“风趣幽默的张老师”在课堂上讲苏联作家巴乌斯托夫《金蔷薇》中的名篇《珍贵的尘土》情景。

  那是清洁工沙梅一辈子从金匠作坊的尘土里搜集金粉微粒,以铸成一朵给少女祝福的金蔷薇的故事。“那一张张散居在世界各地的老照片,不也是像尘土里的一粒粒金粉吗?它等待着有心人的收集打捞,汇集成册。张老师虽然离校多年,久不为人师,但却如同沙梅一般,不忘初心,日日耐心地捶打着属于自己的金蔷薇。对于曾经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件最好的礼物。今天得到它的人,有福了。”

  包括美、苏、英、法、中、日、德和综合卷在内的8卷本《二战纪实影像图典》,就是张海星的金蔷薇。去年12月31日,中国卷上下册出炉。张海星说:“中国卷和日本卷的图片质量,在8卷之中比不上欧美其他卷的,这跟中日的工业和科技水平不如欧美有关。从技术上说,摄影是工业和科技水平的体现。中国当时连相机都是稀缺产品,而欧美军队特别是美军,还配有照相连。”

  中国卷第303页上,美军通信兵第164照相连阿科曼中士的工作照,印证了他的说法。在滇缅公路上,阿科曼把重机枪一样的摄影机脚架,架在一辆保险杠上喷涂有“sos 1040”字样的美式中吉普上,在两个可爱的中国男孩的仰望中,拍摄纪录片。

  而1944年6月29日,从桂林疏散撤出的美军运输车队,在距桂林184公里处渡江时,这种美式中吉普开上中国木船,船夫用竹篙划动。

  中国卷

  在编者序言中,他表达了对二战影像记录者们的感激和遗憾:“我震惊于那场人类浩劫有太多太多的历史瞬间被精确地记录下来,却长年累月躺在深海之中不为人知……”

  张海星想把这些照片打捞出来,并以最精美的形式呈现给最大多数人看。这是一个耗费巨资、耐心和时间的工程。仅仅中国卷从开编到出版,已逾六年。“套书所需的图片,最初由高品图片公司提供,我们一口气购买了2000多张图片的使用权,把高品公司有关二战各国的纪实摄影几乎一网打尽。这些照片大多没在出版物中见过,质量上乘,精彩纷呈,似乎主要出自于训练有素的欧美战地记者或专业摄影兵之手。”

  但这些图片中属于中国抗战的只有几十张,质量也有显著差距。“壮怀激烈的中国抗战,世界四大反法西斯战场之一,没想到影像见证如此零落。为搜寻《中国卷》的图片,我们足足花了两年多时间。”

  这时,中国两大抗战影像大咖,向他伸出援助之手。“一位是台湾著名的历史影像收藏家和出版家秦风先生。他记者出身,长期搜集出版民国史和抗战史老照片,千金散尽,下足功夫,无论产量或质量,都堪称第一人。有了秦风老照片馆的鼎力支持与深度合作,《中国卷》所需的各方面图片及其构建的抗战脉络才具备了坚实的基础。”

  2010年,章东磐主编的《国家记忆》出版,这是从美国国家档案馆搜集整理的珍贵二战中国图片,轰动业界。“经朋友介绍,章先生他们那可敬的团队,将珍贵图片数据赠送给我,慷慨重义,令我感动不已。这批出自美军专业摄影兵的中缅印战场的照片,成为《中国卷》影像最优秀的部分。还有一些重要帮助,来自广州集成图像公司授权的著名摄影家沙飞等人的系列照片,组成了延安和抗日敌后游击战场这个重要部分。加上从各图片社陆续补充的零星照片,《中国卷》的图像才真正丰富饱满起来。”

  老重庆

  关于重庆的影像,是《中国卷》的重要部分。因为陪都是盟国四大首都之一,所以专门辟有“陪都重庆”一章,图像清晰,昔日重临。我们可以看见,在重庆,第一夫人宋美龄柳眉淡然,发髻精致,坐在一架美国胜家牌缝纫机前面,在新生活运动中为前线将士缝制衣服。

  面容英俊的周恩来,在曾家岩50号的公馆里,谈笑风生,身着一件看上去很时尚的马裤呢中山装,简朴而柔软;街上,两个重庆小乞丐,破衣烂衫,把当天讨得的几文饭钱,交到抗日劳军捐款台;6月9日,在一个有石灰线的操场上,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驻华美军指挥官魏德迈中将身着军装,为重庆警察部队举办的中美足球比赛开球,为中国伤兵筹款。

  最有趣的是,1945年6月25日,重庆近郊,一位美军军需官,伸手接过军用物资厂厂长金小华给他的爆米花,检查这种军用物品合不合格。原来,爆米花也是当时中美军队的军需品。

  国民党中宣部的翁先生,奉上一张版权支票给聂耳的母亲,其儿子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被美国好莱坞米高梅公司用了,那是1945年拍摄的由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同名小说改编的中国人抗日影片《龙种》,中国农妇由当时的好莱坞一姐凯瑟琳·赫本扮演。

  在河边,一群挑夫挑水的桶上,有两个木盖;而1944年7月5日这天,肩佩宪兵袖标的美国宪兵利文斯顿,开着小吉普,在下半城执勤时,停车回答两名问路的美国大兵,他俩想过河。而从他们身后房屋之间的豁口,可以隔江望见重庆南岸的山水。这里可能是望龙门码头,当时沿江房屋都没有封江,风景通透,不像现在。

  专业感

  《二战纪实影像图典》全部8卷2018年出齐,由于属于重大历史题材图书,从出版社到新闻出版总署,再到中央军委等,各级有关审查部门都特别重视。专业感还包括版权意识。在重庆照片中,我们已经看到,1945年好莱坞米高梅公司把歌曲使用版权付给聂耳的妈妈;现在,张海星在重庆,把二战老照片的版权,付给世界各地。

  “我编这套书时,才明白了七十年来为什么世界上关于二战的著作浩如烟海,却似乎至今没有一部规模足够浩大的二战图册,太多经典史学著作中插图模糊、不忍目睹,因为版权问题也实在是一个具有震慑性的复杂难解的问题。为了本图典的质量,也为了高度尊重包含了许多劳动创造和原始资本的神圣版权,我一开始就选择了向具有授权资格的各图片社购买使用权。虽然费用巨大,但为了图书出版这个古老而崇高的文化事业和世界大战这个永恒的主题项目,我甘愿走出第一步,冒此风险。”

上一篇:寻找清华学校留美学习军事学子的亲人和朋友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

本站活动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