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志愿者在行动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山河记忆 青史永存——第21个省市194站,走进四川(八)

添加时间:2017-05-10 08:41:38 来源:燕赵铁骑勇士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2016年在海南和三亚志愿者陈大哥一起看望老兵爷爷之后,今天我和陈大哥又在四川相见,一起看望自贡市和泸州市的抗日老兵爷爷。

  易全初老爷爷:54军198师592团第一营第一机枪连当兵,上士班长。

  易全初老爷爷的事迹:自14岁参加义勇军,曾在国民党54军198师592团第一营第一机枪连当兵,担任过上士班长,军长阙汉骞、王耀武;师长陶大刚、陈子健;连长刘全初。参加过多次对日军作战,如徐州会战、腾冲、灰坡等战役。1949年上海解放时,我妻子姓名(姬桂先、山东人)先携两个孩子,分别是一至三岁登上了去台湾的军舰,我晚到一步未登上该军舰。现在亲人应该居住在台湾。解放后我投诚返乡回到四川省富顺县万寿镇莲花村十四组,长期居住在此至今。

  向抗日老兵易全初老爷爷致敬,感谢您在抗日战争期间为国家和人民所做的贡献,向您致敬,向您感恩!

  易全初老爷爷今年95岁。奉上167元致敬礼金(易爷爷的岁数,95岁+抗日战争胜利的年份72周年=我对易爷爷致敬的礼金167元)

  陈大哥为易全初老爷爷奉上致敬礼金。

  抗日老兵民族脊梁!

  余永昌老爷爷事迹:1942年报名参军,在我参军前日本人侵略我们国家好几年了。由于对日本人的恨,我报名参军。我报名后当天晚上就住到富顺,后来再坐船到泸州的蓝田坝,在蓝田坝住了2-3晚上,就坐汽车到贵阳,住在贵阳游泳池(其实是条河沟,当地人叫游泳池,查证:是贵阳花溪),离贵阳市区不远,也离贵阳防空学校很近,我们住在游泳池,开会到防校。在贵阳南场学习打步枪

  后来我们从坐汽车到曲靖,曲靖坐火车到昆明。到昆明后在机场坐飞机到印度汀江,下飞机换英国衣服,坐车到南姆迦参加训练。南姆迦训练分到新六军榴弹炮营。

  在到印度的第二年,我们到缅甸。部队走过野人山,在野人山上我们曾经打过日本飞机。那次本不该我值班,是一个四川古蔺籍的士兵站岗,外国的飞机来给我们部队空投粮食,武器弹药补给。日本飞机也跟到来了,我也就和战友一起参战,用的1027高射机关枪打日军的飞机,把日军的飞机打跑了。1027高射机关枪是在玛格丽达发的。我在印度到过玛格丽达,玛格丽达有座铁桥。玛格丽达的位置在加尔各答前面。

  在缅甸的生活吃罐头的时候多,主要是牛羊肉罐头,吃红心萝卜,有我们这里的白萝卜那么大。在缅甸要发烟,发糖发咖啡。住的是帐篷,野人山蚂蝗多,蚊子多,那种灭灭蚊,蚊帐都能钻进来。(灭灭蚊:四川土话,很小的一种蚊子)

  1945年回国。回国驻昆明甘海子,在那里曾经学开汽车。 后部队在湖南洞庭湖边上的一个县驻扎过,随后经秦皇岛到东北战场。1947年在东北起义。

  抗日老兵民族脊梁!

  余永昌老爷爷今年92岁。奉上165元致敬礼金(余爷爷的岁数,92岁+抗日战争胜利的年份72周年=我对余爷爷致敬的礼金165元,164不好听,多给一块钱)

  陈大哥为余永昌老爷爷奉上致敬礼金。

  向抗日老兵余永昌老爷爷致敬,感谢您在抗日战争期间为国家和人民所做的贡献,向您致敬,向您感恩!

  刁春元老爷爷:36军第五师特务连手枪班,94军第5师十三团一营三连一排三班步兵。

  1938年我15岁时在云龙半边山遇保长田洪岳拉壮丁(三丁抽一),抓到云龙乡,铁丝穿起一串几十人到泸州小市河边。关了以后就运到重庆海棠溪黄桷垭老厂编入36军第五师特务连手枪班当下等兵,在那儿训练一年。乘船出川到湖北宜昌杨岔路驻守,又到宜昌训练。

  1939年底,日本打到广西昆仑关,我们走路从湖北到湖南到广西(卢口乘火车到广西)。又走路到昆仑关,上前线。还没有见到日本兵,部队就被日军飞机炸散了。打散退下来后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日军没有追击,我军又出通知各找各部队集结。我又调到十三团(第五师有13、14、15三个团)一营三连一排三班当步兵(这时我升为上等兵)。

  在广西训练完,部队又到湖南,追击日军,日军退缩到湘潭。我们连负责攻打一个日军村子,攻的时候有日本人跳河被我们抓住,看日本人和我们长得一样的。日本人打仗很坚决,不投降。日本退守在村庄里,我们那个连去攻,没攻下来。我们接到命令退后,下来清理战场才发现自己的背包被子弹打穿,连背包里面裤子都打了一个洞。

  后来我们又调到湖北荆州沙市(开始我们岀川的时候,日军只占领宜昌,现在日军又占领了荆州)。我拿中正式步枪,当时我当班长,我们一个连就去攻沙市,日军在楼上把我们的机枪射手一身都打起窟窿,没有攻下来。退下来我们又开始训练(荆州地区训练)。磨矶山(宜昌对门)我们去攻也没攻下来。日军机关枪、炮等武器好,打了4、5天,退下来,我班死亡2人,无伤员。我们又开拔到广西,接到电话说日本无条件投降了。

  我们在柳州乘飞机(载40余人)到上海,下飞机接收日本人的仓库、武器、贵重物品等。过段时间又乘飞机(载80余人)到北京守飞机场。共产党占了东北,我们又调到山海关热河,驻守热河,半夜三更共军攻打热河,当时我是上士班长,手榴弹把我腿炸伤,我坐担架到天津陆军医院医治,在运输我的路途中我的手被严重冻伤,只好截了手指。从天津陆军院转到残废院。乘海船后又转到江西上饶,又转到四川遂宁,解放后,残废院散,我自己回家务农到现在。

  刁春元老爷爷今年95岁。奉上167元致敬礼金(刁爷爷的岁数,95岁+抗日战争胜利的年份72周年=我对刁爷爷致敬的礼金167元)

  陈大哥为刁春元老爷爷奉上致敬礼金。

  看望老兵爷爷的行程中充满艰辛,但也要克服一切困难,看望了余永昌老爷爷,准备去内江市继续看望老兵爷爷,但意外发生了!

  车轮意外轧在水泥墩上。

  车胎爆了,连接拉杆断了,悬挂弯了,车走不了!

  寻找汽车修理工,买配件,更换,一直忙活到凌晨一点多才修好。

  和海南三亚陈大哥一起看望了三位抗日老兵爷爷,因为汽车意外事故而被迫调整计划,第二天与陈大哥在泸州握手告别,相约他日再见!再一起看望老兵爷爷!

  今年是卢沟桥事变80周年,历史的脚步虽然远去,但不能忘记曾经的历史事件,勿忘国耻,缅怀在抗日战争期间阵亡的中国将士,更不能忘记曾经浴血奋战,在那个多灾多难的年代挺身而出为国家和人民有所贡献的的人,曾经的战士,今天的抗日老兵,关爱他们,感恩他们曾经的付出,抗日老兵民族脊梁!

  继续前行赶路,到内江市再去看望当地的抗日老兵爷爷!

上一篇:抗日老兵:当年我在卢沟桥拼过刺刀,我死了,能埋在那里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柳敏
最后更新:2017-05-10 09:10:05

志愿者在行动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