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通讯员稿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泸州市抗日老兵孙国清: 同日本打仗,两块田的水都被我们喝干了

添加时间:2017-05-05 09:31:40 来源:四川省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通讯员 饶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5.1假期”的第一天午饭后,我带上一批慰问食品看望纳溪区龙车镇建坝村的98岁抗日老兵孙国清,一年多时间我们没有见面了,家居地点我只知大概方位就停车问路,这可能就是和老兵的缘份关系,邻居告诉就在这里没有错,孙老革命(当地人不知抗日兵这个概念,是对他们的尊称)在清明节(3月2日)那天去逝了。孙老兵的儿女告诉,父亲在去逝前就告禁子女们,他同日本人打仗活到今天,生前获得很多关心,己经很满足,死后就不再影响大家了。

  记得在2014年春节前,我们第一次去核实孙国清老兵身份口述是,1919年3月2日生于纳溪县龙车乡,1937年春在泸县编入国军26军44师113团3营,八年抗战先后参加鄂东战役、随枣战役、宜昌保卫、二次长沙保卫战、桂柳会战等。常常与日军零距离作战,当年他所在的部队是与日军极其“亲密接触”的一支部队。用孙老兵的话说:“紧挨着敌军,专业打前方。隔得很近很近,甚至可以说是挨着住,有时连他们说话的声音都听得见,他们会通过翻译冲我们喊‘你们中央军,快点来投降,又吃馒头又吃包子’,我们就总是回应‘我们吃凉水都要和你们干(打)’。”行军的时候,日子是很艰苦的,平时有伙夫做饭,每人每天有24两米(合现在1斤半)、往往一年都吃不上肉。打仗时伙夫无法送饭,更是每人就背着两三袋一斤重的饼干,几天都不下火线。有一次在一处坡地与敌军交战,打了几天之后,旁边两块田的水都被战士们喝干了。参加长沙会战,是任重机枪手,用的马克沁重机枪脚架是24公斤,枪身是49公斤,可装250发子弹。是由12个人“伺候”一杆枪,除了身为主机枪手的自己,还有数名副机枪手和装弹、灌水、挑弹的战友。“有一次和敌军冲在一起了,就是凭刺刀的近身肉搏战,完全可以听见身边刺刀穿过身体的声音。”战场经历太多在株洲,营长让孙国清等人抬着重武器上船过河,由于抬武器的人太多了浮桥挤不完,只能在岸边等着。小船划至河中央时,对岸山上的日军子弹便扫了过来,正好打中船头战友身上背的手榴弹,战友们死的死、伤的伤,24岁的营长也牺牲了。

  抗战胜利后,长官说愿意回家的可以就回家了,看着这些年身边的战友不断倒下,自己能活下来已经相当不容易,再想着家里的老父老母多年都未有联系,回到了家乡纳溪县龙车乡务农。当过联防队队长,当过20多年的生产队长,周边的乡亲闲暇时也很喜欢听他讲战时的故事。孙老兵养育一儿一女,说儿女骄傲说:“父亲脾气很好,几十年从没说过脏话,一直到80多岁还坚持干农活,身体还不错,眼不花,甚至还能穿针,养生秘诀应该是从不喝冷水吃冷食。”

  2014年以来,孙国清抗日老兵获得了各级团队精神和经济、物品上关爱,2015年9月获政府认可享受了回乡军人待遇。

  我站在孙国清老兵遗像面前久久的,沉重的三鞠躬,我思考,我自豪,我敬佩,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光荣的,永存的中国抗日军人典范,我同老兵遗像合影后,又跑在公路上去下一位老兵家了。(2017.4.29.晩23:50)

上一篇:抗日老兵毛继方:我当过红军又当过国军打日本
下一篇:为参军抗日更名扬中国

责任编辑:柳敏
最后更新:2017-05-05 09:34:46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