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名家谈抗战孙春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孙春龙:一位阵亡将军的家事与国史

添加时间:2017-05-02 09:39:00 来源:孙春龙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王伟在爷爷塑像前宣读纪念章说明书。

  “爷爷,共产党和国民党都给您发纪念章了!”刚刚从云南一家国企领导位置退休的王伟笔直地站立在爷爷的面前,仰着头说,激动的话语中带着深深的悲伤。他的眼前,是一尊铁合金制作的高达两米的塑像。

  这是在2017年4月29日清晨,四川建川博物馆壮士广场,这座建立于十多年前的中国抗战壮士群雕广场,共塑造了包括国共在内的227位抗战时期的高级将领,按抗战时期所在的战区或战役排列位置,显示出设计者的智慧。广场位于一个深深的洼地,建造者樊建川曾有过打算,如果广场建成后无法面世,他就在塑像上打上黄油,再用土深埋,等待重见天日。幸运的是,在命悬一线之后,终获对公众开放。

  站在爷爷的塑像前,王伟宣读了台湾发放的“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证明书”,并将证明书及纪念章捐赠建川博物馆永久收藏。

  王伟的爷爷杨杰所处的位置是淞沪战场。

  一

  “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誓与阵地共存亡!”1937年10月10日,时任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少将副旅长的杨杰告诉自己的部下。

  在此前的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杨杰部火速抵达上海,奉命扼守西塘桥。战至10月10日,日军集中优势兵力,在密集炮火和飞机的支援下,攻击杨杰部驻守阵地。

  10月11日,日军再次发起总攻,西塘桥阵地被突破。杨杰率军迎敌,在激战中,身中数弹,为国捐躯。

  毕业于黄浦军校四期政治科的杨杰,出生于1895年,河北省容城县人。

  这段已经模糊的历史,再一次走向公众前台,是在2011年,四川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在微博上公布了三张杨杰牺牲后的照片,引起广泛关注。第一张照片是杨杰穿着军装躺在担架上,旁边站着三位士兵,一脸凝重;第二张照片是已换上寿衣的杨杰,旁边是一副棺材;第三张照片是已入殓后,三位士兵扶棺而立。

  这组抗战将军阵亡的照片,是玻璃底片,极为罕见,后来被评为国家三级文物。

  照片提供者王伟,是杨杰将军的孙子。

  身着军装躺在担架上的将军杨杰。

  士兵为杨杰穿上寿衣。

  三位士兵扶棺而立。

  二

  珍贵的玻璃底片。

  儿时的一天,王伟的奶奶从箱底翻出这组玻璃底片,给他讲述了爷爷的故事,告诉他爷爷是在上海打日本人而死的,安葬于南京雨花台。对着亮光,王伟看到玻璃底片上的爷爷躺在担架上,旁边站着戴着钢盔的士兵。王伟的奶奶名叫蔡秀娟,同为河北人,比杨杰大三岁,小脚。王伟清楚地记得,奶奶给他看完这组照片后,又用手帕将这些照片仔细地包起来,藏在了箱底。

  “爷爷是打日本人死的?”少不更事的王伟惊讶地问奶奶,“那为什么别人都说我的爷爷是坏人呢?”

  王伟清楚地记得,奶奶没有回答他的询问,只是摸摸他的头,欲言又止。出生于1957年的王伟,在一岁时被姑姑收养,后随姑父姓王。

  1979年,奶奶去世。关于爷爷的事情再也无人提及。奶奶的一生坎坷,让王伟有点埋怨爷爷,他想,爷爷身为一个将军,为什么要冲到前线,为什么不躲在后方保条命,如果爷爷活着,他的奶奶肯定不会受那到多的苦。

  直到1985年的一天,在贵阳工作的王伟,在贵阳文史书店里,无意中看到一本出版不久的新书《八一三淞沪抗战》,这本书让他眼前一亮,更让他激动的是,在书的内页,他竟然发现印有爷爷的照片!照片说明:在西塘桥殉国的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副旅长杨杰。照片上的爷爷浓眉大眼、一脸和蔼。

  这本书里,收录了一篇作者名为王应尊的文章,记录了杨杰在战场上牺牲的经过:

  1937年8月底,胡宗南的第一军在徐州接到蒋介石的电令,立即开赴无锡待命。但当胡部到达无锡尚未下车,就接到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陈诚的命令,因为宝山一线防线危急,要胡宗南部立即东开宝山增援。

  而在胡宗南部抵达宝山之前的9月6日,宝山城已经失陷,守军姚子青营全部壮烈殉国。日军占领宝山后,向前疯狂猛扑。胡宗南立即令第一军各部就地占领阵地,在杨行、蕴藻浜和纪家桥之线组织防御,阻击日军。

  杨行血战开始,胡军两个师伤亡惨重:第一师李铁军部,第一旅旅长刘超寰与第一团团长王应尊负伤,第二团团长杨杰与第四团团长李友梅牺牲,营长以下军官和士兵伤亡达80%。

  三

                                                       王应尊为战友写的证明材料

  看完《八一三淞沪抗战》一书,王伟想起奶奶,随着年龄的长大,他明白了当年奶奶为什么欲言又止。他也突然明白了,爷爷当初在战场时为什么要冲在前线,国家存亡之际,匹夫忌能苟全。王伟下定决心,要为爷爷争取属于他的荣誉,还原历史真相,为爷爷弘扬英名。他想,这一定是奶奶的心愿。

  经过多方打听,王伟找到了时任四川省政协常委的王应尊,在淞沪抗战时,王应尊是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第一团团长。时已年老多病的王应尊,很少接见外人。王伟委托妹妹去见王应尊,当对方听说是杨杰的后代,立马见面。谈到战友杨杰牺牲的经过时,王应尊泣不成声。

  “你尽管说,需要我做什么?”王应尊问。王伟的妹妹回答:“我的爷爷是在抗战中牺牲的,他应该是烈士,我希望能为他申请烈士荣誉。”

  王应尊听了,二话没话,立即抱病起身书写证明材料。

  王应尊在1945年曾任第90军28师师长,指挥部队参加豫西西峡口战役,和友军一起,歼灭日军139联队。之后,王应尊调任27军任中将军长。

  王应尊的这份证明材料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1993年,杨杰为国捐躯56年后,民政部向杨杰的家属颁发《革命烈士证书》。并于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两次向其亲属颁发纪念抗战胜利纪念章。

  为杨杰扶棺的三位士兵,命运也各不相同。郭树藩是杨杰的妹夫,黄埔军校西北军官训练班毕业,时任二团军需少校股长,抗战结束后回原籍务农,一辈子只留下了这一张照片。周振恒是杨杰夫人的表弟,时任小炮观测,后来加入共产党,1957年任北京军区63军188师副师长,1965年任中科院109厂厂长、书记,离休。杨寿益是杨杰的侄子,后来在贵阳市飞山街开小人书店,拉板车,做零工,生活艰难。

  王伟上幼儿园时,经常路过伯伯杨寿益的书摊,伯伯告诉他:打日本鬼子,你爷爷带着弟兄们冲锋,被鬼子的机枪打中,腹部多处中弹。遗憾的是,这位伯伯在“文革”中下放到农村,之后失去联系。

  四

                                                                            杨杰和夫人蔡秀娟

  这组珍贵的玻璃底片,王伟的奶奶将其视为珍宝,即使在文革到来时,杨杰的遗物、书信以及和蒋介石的合影等,均付之一炬,但这组底片,王伟的奶奶一直将其带在身边。直到文革期间,北京来人调查王伟奶奶的表弟周振恒的历史问题,在接受完询问后,王伟的奶奶从箱底翻出这组底片交给工作组,告诉他们,她的丈夫在上海为了打日本人战死了,她的表弟周振恒一直跟随左右,在抗战中作战英勇。

  之后,这组历经颠沛流离的底片,再次经多次辗转,在文革结束多年后,又回到了王伟手中。王伟将照片冲洗出来,他清晰地看到躺在担架上的爷爷,那个浓眉大眼的北方汉子,已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而旁边站立的三个随从,一脸悲伤和无助。

  王伟也曾多次前往南京雨花台寻找爷爷的坟墓,但未见踪迹。2003年,王伟前往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没有找到爷爷的任何介绍。他告诉一位接待他的老同志,他家里有三张照片,可以无偿提供给纪念馆陈列,对方很为难地说:这个,要批准。王伟泪流满面!

  2011年,在得知四川建川博物馆收藏有抗战的资料时,王伟通过朋友联系上樊建川,在电话里,王伟忐忑地问,博物馆里是否收藏有他的爷爷杨杰的资料。在外出差的樊建川肯定地说:“一定有!”迫不急待的王伟赶赴四川建川博物馆,看到他的爷爷的照片和200多位抗战阵亡将军一道,悬挂在正面战场馆入口处的抗战阵亡将军墙上,极其震撼!

  王伟下定决心,将照片、烈士证以及爷爷的遗物等全部捐赠四川建川博物馆永久收藏,博物馆专门为此设立了专柜陈列。一年后,建川博物馆中国壮士广场,根据杨杰将军的照片,为他树了一尊塑像。

  2014年,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新馆建成,也陈列了杨杰将军的相关照片等资料。

  而在台湾的忠烈祠,王伟找到了爷爷杨杰的灵位,并于2014年4月专程前往祭拜。忠烈祠根据档案材料,颁发勋绩词:

  民国26年抗战军兴,烈士任第一旅少将副旅长兼团长,率部参加淞沪战役,防守西塘桥阵地,10月10日,战况转剧,激战至11日晚间,敌炮火转密,阵地一度告急,烈士为挽回战局,乃亲冒炮火率部迎敌,不幸中弹壮烈殉国,丹青碧血,民族之花,精神不朽,照耀中华。

  一位为国献身的将军,在后代的不懈追问下,终成国家之烈士。既是家事,亦是国史。

 


  陈列于建川博物馆的杨杰烈士资料。


https://weidian.com/?userid=302892415

上一篇:我们不害怕死亡 我们害怕的是遗忘——孙春龙向抗日战争纪念网捐赠著作《没有回家的士兵》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孙洪艳
最后更新:2017-05-02 16:28:09

孙春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