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本站专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姜立诚专访:生于战争,剩于战争

添加时间:2017-04-18 15:48:23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孙洪艳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纵横于美国南北战争,取名于希腊神话《奥德塞》中奥德修斯的格兰特说:“我从不主张战争,除非为了和平。”

  牛顿也说:“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人类最大的疯狂莫过于战争。

  有多少战争以和平的名义,造就英雄,产生英灵。如蝼蚁一样杀死那些苍生,以国之名,涂炭生灵,以正义或非正义的方式,剥夺着人的性命,人类在战争中合理地扮演着上帝,关于战争,不变的只有死亡......

  
姜立诚专访:生于战争,剩于战争 

  口述人:姜立诚

  厂窖惨案目击者

  1923年4月出生

  年龄:94岁

  祖 籍:湖南宁乡县老粮仓

  出身贫苦农家,幼年丧父,十一岁辍学,于宁乡县城新太顺南货号做学徒,1938年加入宁乡陆军志愿兵第一团,时年15岁。一直在国民革命军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任作战参谋。亲历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后调益阳五区抗日自卫司令部,任宁湘自卫区司令部参谋处上尉参谋。1945年8月15日在宁乡参与日军受降。是益阳地区唯一一位参加2015年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大典的抗战老兵。

  厂窖原属汉寿县,50平方公里,土肥水美,鱼米之乡。74年前,侵华日军在这个取名于“汉朝江山,万寿无疆”之地,制造了令人震惊的厂窖惨案。即便多年以后,如同梦魇的惨痛记忆仍然会刺痛忆者的心灵。

  1943年3月9日,日军侵占华容。5月初,南县、安乡以及整个洞庭湖北岸先后沦陷,拥有10万兵力的滨湖驻防部队第七十三军溃退西南。

  当人们逃到洞庭西北水陆要冲厂窖地区时,日军在空中发现了他们,开始了水陆空立体合围,一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就此拉开序幕,.短短3天,杀害无辜百姓3万余人。

  对于厂窖惨案目击者姜立诚来说,那是无法磨灭的记忆。却在岁月的沉淀中并不过多忆起,口述中也未提及。

  



        乡下的路七曲八弯,车行颠簸,姜老的屋,南北贯通,出门见良田。岁月的侵蚀并未夺走他的记忆,人生70已古稀,近百之人依然思路清晰,明辨可见。这样的下午,春草幽香,暖风拂树,燕啄新泥,不见高谈雄辩,唯有凝神细说,娓娓道之,却是人间战事!

日本人打来了,还有么子生意做哩?就来当兵了

  我从12岁开始在宁乡学徒,文夕大火那年的11月,我参加了抗日自卫军,第二年到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当上等兵。15岁就到了副官处。那时我还很小,不很打彩。我的长官问我为什么要当兵,年纪这么小!我说日本人打来了,还有么子生意做哩?就来当兵了。

  我在第九战区当兵的时候是在汽车队工作,既开汽车也教司机。那时我们只有三个人,副官队长和我,副官管车,队长管司机,不让司机没事到处跑,呆在家里等上面来电话调车,我专门负责喊司机接电话,加汽油。我虽小,这些事都能做,当过学徒,不畏难也活泼,又晓得如何搞。没到一年,就调到参谋处,那些领导都认得我,有来自湖南的,还有北方的,广东人比较多一些。后来我升到上士,当文书,收发文件,经常接触机密文件,我工作很负责,虽然一直在打仗。

  第一次长沙会战,汽车队被调到茶陵去了,怕损失,只留少数在前方,我就去了茶陵,仗打完后,又回到长沙小吴门外新春路的司令部。

  第二次长沙会战,我被调到后方司令部参谋处,住在南岳的山庙里面。

  第三次长沙会战,薛岳采取了天炉战术,把日本鬼子引到长沙。岳阳到长沙300多里路,对方的兵力拉得过长,就自然消耗能量。我们的部队就在两边做好准备,一小部分跟他交火,边打边退,把日军黏到长沙来,湘雅医院那里是决战的地方。日军也搞不清,他以为他的武器好就能赢,薛岳虽然年纪很轻,但是他带出了一支无畏的部队,他也晓得日本鬼子的厉害,所以做了充分的准备,这个仗打得长沙死了很多人。

  我们军守长沙城,指挥部在岳麓山爱晚亭、云麓宫那一带,大炮架在岳麓山,是同盟国送的。有一次,情报探到日军来了很多人,住在湘雅医院,那里房子很大,他们以为我们不晓得。炮兵指挥官就命令用15点防炮对着湘雅医院打,那里有蛮高的房子,古建筑很威武。一炮打过去,日军就跟着蜂子样,呜~就出来了。我们的炮就围着那里炸,炸得一塌糊涂。多亏我们的榴弹炮进攻,打得他们挡不住了,打了28天,日军就那样被打退的。那时山里还有个防空洞现在还在,敌机来了我们就躲在洞里,敌机走了我们就出来了,日军没在长沙称得住威风。

  后来薛岳长官开会时跟我们讲,你莫看得他们没打得赢跑了,还有一次恶的来,大家都要小心,不能轻敌,都要提高警惕。长沙第4次会战没挺住,打了47天。日军这一次用死力,连大学生都逼着来打仗,他们打了7,8年了,有些不行了,所以想尽一切办法孤注一掷打赢这一仗。他们采取的战术像剪刀一样,一眼一眼地剪,由洞庭湖开始,通过华容,岳阳,南县,沅江,益阳,宁乡,再包围我们的岳麓山。另一部分屯在益阳,沿资江河一直冲得邵阳,他不走老办法了。长沙也来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沿新墙河到益阳,再从望城到长沙,邵阳,益阳,宁乡都有日军。那些地方日军都没去过,军事测绘也采取以前的老办法。这次,我们防备不够,日军走后路包围岳麓山。师部也被包围,我和跟赵司令也在那里,突围时,士兵保护我们从左家岭到湘江坐小船过河,躲起跑,跑到耒阳,到达郴州,长沙失守了。

战争结束了,日军不再拿着抢对着中国老百姓和军队了

  日军打完长沙准备打衡阳。那里有一个军一个师在守,还有个暂54师,饶少伟当师长,当时援军不得力,进不去衡阳城,飞机也不好炸,怕炸死了自己的军队。所以空军不得力,即使陈纳德来了,也没多大效率。到8月8日,军民已经有2100多万人死掉了,衡阳的铁桥也是被我们自己炸掉的。可想而知仗打成了什么样?打得没办法!我们没兵也没炮了。但是第十军和54师并没有投降,而是讲和,日军也同意了。他们说我们佩服你们在衡阳守城的中国军队,我们的日本大本营也佩服中国军队打得狠。

  衡阳沦陷后,日军就冲到桂林,那里是第4战区,没遇到抵抗,就一直冲到贵州独山,我们在司令部看到这个信息,心里非常气氛,生气那里的指挥官都什么鬼啊?只有薛岳晓得打仗吗?你们其他人就不行吗?只知道在会上愤慨,觉得白崇禧他们真不行。

  第9战区沦陷了,日军就这里驻一些兵,那里驻一些兵,他跟你打游击。那时益阳成立自卫区司令部,长沙县成立长沙县自卫区,还有长沙市自卫区,整个湖南都是这样的。我从日本占领区调回到宁乡湘乡,两个县的自卫区都离长沙不远,我在那里做参谋,年纪很轻,虽然还不够资格,但是我做的还是很熟悉。司令部人员减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其实也无所谓司令部不司令部的,自己指挥自己,那时只想下去上前线跟敌人打仗,6月份是最后一仗,打了三天三夜,8月15日,日本就投降了,我就再没打仗。

  我参加了7年抗战,只有在宁乡学徒弟那年例外,参军后就一直在部队。在参谋部,指挥部,那时薛岳指挥经常离不开参谋处,这是他的首脑机关,他经常来。每个星期在大礼堂跟我们讲2刻钟的话,9战区的干部都要参加,士兵中班长以上也要参加。但是9战区班长不多。薛岳是广东乐昌人,是从湖南的宜章搬到广东去的,在保定毕业,15岁就当兵。他和一般的长官不同,最早是跟着孙中山,后来参加抗日,从上海一直打到台儿庄、宜州到武汉,南昌到长沙,一直打到日本鬼子投降。他是一个每战必胜的人,他的心腹也经常谈起他,我们住在一起,没事就讲,都是真实的。

  我还捉过两个日本兵,那时日本人守在街道路口,老百姓进城,没有他们允许进不得,没好武器也打不进来,怎么办呢?那就打游击。你打得厉害,我就跑,一有机会我就又打你,不是正面部队不需用非要拼个死,就这么打着游击。我们就想个办法,去卖菜,用两个很高的篮子,装上菜,担着。专门跑到日军跟前要他买菜,日本兵就赶你走,我们买菜腰上都系着腰带,我们就用腰带系着日本兵的脑袋,背着就跑,等到他们发现,我们已经跑掉了,就这样抓了两个日本兵。只搞了两个,是大学生还是新兵,刚来就被我们抓了,审问以后,把他送到重庆。怎么送的呢?是一县带一县,宁乡到益阳,益阳到常德,就这样一路带过去的。

  战争结束后,日本在芷江乞降,9月3号在南京正式举行投降仪式,日本的指挥司令官冈村宁次代表日本侵略军在南京签字,我们这边是何应钦,受降的事有点记不清了。日本人为什么会投降?是因为美国空军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了两颗原子弹。战争就这样结束了,日军也不再拿着抢对着中国老百姓和军队了......

摄影:符节(益阳天空)  摄像: 陈绍军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吴淞专访: 战火纷飞的尘缘
下一篇:张庆成专访:追忆祖父张自忠

责任编辑:孙洪艳
最后更新:2017-04-23 10:53:53

本站专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