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桂柳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从桂柳会战到桂柳反攻作战

添加时间:2017-04-14 16:40:28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从桂柳会战到桂柳反攻作战
在桂林保卫战中拒绝撤退、自戕殉国的柳州籍爱国将领——国军第31军131师师长阚维雍
从桂柳会战到桂柳反攻作战
1945年6月29日,中国军队夺回柳州机场后,与援华美军“飞虎队”联合升旗。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由美国《LIFE》杂志的战地记者拍摄,宣告柳州光复,中国守军对日反击全面展开

  1944年,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扭转其在太平洋战场上的不利战局,向中国守军发起了大规模的战略性进攻,以期抢占平汉、粤汉和湘桂铁路,开辟大陆交通线,进而挽救南洋败局。这场日本侵华史上规模最大的作战分为三个阶段,第三阶段即桂柳会战。之后,日寇因为战线过长、兵力不支,被迫采取收缩态势,侵略者集中最后战力的孤注一掷,换来的却是战略形势的进一步恶化。

  桂柳同日陷落

  日寇攻陷衡阳后继续挥兵南下

  1944年,日寇先是侵占了河南、湖南的大片中国领土,在8月8日攻陷衡阳后,又继续挥兵南下,气势汹汹地向广西杀来。

  9月间,日军第11军从湖南直扑桂林;23军沿西江上梧州经桂平进攻柳州。10月28日,日军与桂林守城部队第31、第46军各一个师,在城郊发生战斗,外围守军后撤。尔后城北郊、西南郊、东郊、东南郊均遭日军猛烈攻击。11月7日,桂林地区核心阵地战斗白热化。8日,郊区守军阵地大部失陷,城东日军强渡桂江,突破城防阵地,发生巷战。11日,城内守军全部阵亡,桂林遂陷。

  与此同时,日军第40师团绕桂林西侧向今鹿寨中渡方向攻击前进;第13师团自桂林南下攻陷永福,向今鹿寨黄冕方向前进;第104师团由桂平方向进逼武宣;第22师团、独立混成第23旅团进抵来宾一带。9日,日军第3、第13、第104师团分别进抵柳州东郊、北郊和南郊,柳州陷于日军三面包围之中。11日,守军奉命撤防向西转移,柳州失陷。

  阚将军捐躯尽忠

  曾指挥部队多次击退敌军进攻

  日军进攻桂林前夕,柳州籍的国军将领——第31军131师少将师长阚维雍奉命率部驰援前线。9月中旬,他的部队从北部湾一带的驻防区域徒步北上,抵达桂林,被部署到城东、城北区域,承担正面防御任务。此战131师与负责城西、城南防务的170师,总兵力不到2万人,而敌军正面兵力多达七个师团约10万人,但是阚将军已抱定了与桂林共存亡的决心。他指挥部队浴血奋战,多次击退敌军进攻。

  11月9日,大批日寇渡过漓江,向桂林城发动全面进攻。桂林城防司令韦云淞于当天下午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在入夜之后弃城突围。但阚维雍仍主张继续抵抗,恪尽军人守土之责。当晚,他在师部召集有关人员布置突围后留下遗言,自戕殉国。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为阚维雍补行国葬,并追授其为陆军中将。新中国成立后,柳州市军管会按照政务院文件规定,追认阚将军为革命烈士,并向其亲属颁发了“烈士家属”光荣匾。

  “千万头颅共一心,岂肯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断头不做降将军。”这是阚维雍将军的绝命诗,那份荡气回肠的英雄气概,至今依旧动人心魄。

  桂林之战惨烈至极

  桂林保卫战中数千战士死于日军毒气

  在桂林,来犯日寇遭到了中国守军异常顽强的抵抗。日军曾经27次冲入城市中心,都因损失惨重而被迫后撤。

  日军第58师团师团长在战报中称:“我师团在桂林遭到了广西当地土著武装的顽强阻击,这些土著武装的装备虽差,但是极为凶悍,至死决心甚浓,其勇猛为我军远远不及,我军士气低落到极点。”

  进攻中,日军还丧心病狂地动用了毒气弹,造成中国守军大量伤亡。

  桂林保卫战中,1.9万守军有1.2万人战死,其中一半死于毒气,余下7000多人,亦因中毒昏迷被日军俘虏;而来犯日寇更是付出了1.39万人阵亡,约2万人受伤、失踪的惨重代价。关于这场血战,日军战报里有这样一段描写:“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是)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敌军之勇猛。”

  柳州作战亦有抵抗

  史料记载这是较具规模的守军抵抗

  与惨烈至极的桂林保卫战相比,几乎同时进行的柳州作战,往往被描述成为一场“溃战”。实际上,日军在对柳州形成合围之前,张发奎是作了一番部署的,他将守城任务交给了丁治磐率领的第26军,要求该军“尽力支持,愈久愈好”。但在日军发起攻击时,守军仅隔柳江河与敌先头部队对战一天,随后不待日军主力展开,就撤出柳州向宜山方向退却。

  关于柳州作战,中方史料基本没有提及守军抵抗的具体情况,但在日本陆军部的《广西会战》文献中,却能找到日寇遇阻的相关记载。这段由柳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副调研员刘汉忠提供的日方史料,提到日军桥本联队在由四方塘进占柳州机场时,遇到了中方第37军95师第283团为主的独立第8团和本地民众抗日自卫团,守军共约3000人。战斗从上午11时许,持续到当晚8时许,中方阵亡234人,另有58人被俘,日寇攻击柳州时,这是一次较具规模的守军抵抗。

  另外,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编著的《中国战典》,对柳州作战中的守军抵抗亦有描述:进攻飞机场的日军在张公岭与守军发生激战……(第26军)在撤退中,1个营在河北市区与日军发生巷战,全部阵亡。

  桂柳反攻作战

  抓住日军减少华南兵力之机

  桂柳会战的战事结局,是中国守军被迫撤退,侵华日军成功打通大陆交通线,并摧毁了盟军在中国的大部分机场,基本达到战役目的。但日军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由于兵力进一步分散,之后不久便被迫撤出部分地区,从战略层面上看,所有目标均告落空。日军战史也认为:“日军主力深陷中国西南大陆地区,面对美军从东面而来的攻势,显然已处于不利态势。故日军突进桂柳地区的意义何在,实在值得检讨。”

  桂柳会战之后,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溃败,华南战场局势日趋好转。这期间,张发奎奉命率夏威、邓龙光两集团军至桂西百色地区,并改编为第二方面军,加紧整训并积极捕捉机会,以期收复失地,一雪败退之耻。

  1945年4月,日本大本营决定减少华南兵力,将其兵力集中向华北、华中的重要地面集结。

  中方抓住这一时机,集中第二、第三方面军的6个军、14个师和地方团队,在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指挥下,发起桂柳反攻作战。

  国军收复失地

  先后收复南宁桂林柳州等重要城市

  同年5月27日,第二方面军第46军迅速进击收复南宁,日军大部向柳州撤退。随后,第64军主力向柳州东南迂回攻击前进,连克宾阳、迁江、桂平、武宣后,先头部队于6月19日迫近柳州。

  第三方面军第29军于5月21日占领河池县城,并沿黔桂铁路东进追击。

  6月14日,在与日军反复拉锯后,国军成功拿下宜山。尔后,第29军一路追击敌第13师团,进至柳州城下。

  与此同时,第二方面军第46军也于24日攻抵柳州南郊;第三方面军第20、第29军兵分3路沿桂柳公路和湘桂铁路向桂林并进;第94军、第26军也分别向义宁、全县、兴安攻击前进。

  6月27日,各路部队发起总攻收复桂林;30日,第29军、第46军亦合力会攻,收复柳州。

  桂柳反攻作战是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次大战役,国军先后收复南宁、桂林、柳州等重要城市,共击毙日军4000余人、击伤5000余人。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330万日军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随后,张发奎被派为广州地区受降主官。9月16日,他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的受降仪式上,接受了日军司令官田中久一签署的降书。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桂柳会战的大溃败
下一篇:桂林战役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4-14 16:42:41

桂柳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