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中国受降第四受降区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流芳园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添加时间:2016-03-23 16:00:11 来源:株洲日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流芳园内革命纪念雕塑

   彼时的“株洲城”,还仅局限在今解放街一带,一个自然集聚的商贸中心,数千人口。

   因为信息滞后,1945年8月15日胜利日这天,株洲似乎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没有广播、没有奔走相告、没有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一切来得悄悄然。

   记忆远去:胜利来得静悄悄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日本人来掳民了,到株洲街上一问,才听说好像是日本投降了。”在芦淞区枫溪港社区83岁的何丁山家中,老人慢悠悠地告诉记者。

   所谓掳民,是指日军在村庄里烧杀抢掠后,强迫村民搬运“赃物”。

   从此,没了日本兵的骚扰。胜利,在持续发酵。

   “日本兵被缴了枪械,沿着铁路,被押走了。”何丁山回忆。

   史载,1945年9月,国民党第99军某部开至株洲,接受日军投降。

   荷塘区仙庾镇霞山村村民毛健明,曾经专访了8位抗日战争亲见者,他告诉记者,已于去年逝世、享年97岁的老者贺秉舜,曾这样形容:“日本兵在株洲受降的时候我看到了,鬼子都垂头丧气的,有一个日本兵甚至跪了下来,磕着头,通过翻译说自己错了,并如实供述了自己杀过多少人、强奸过多少妇女等罪行。”

   毛健明告诉记者,贺老是当时村里为数不多“胆大”的人,“经常去株洲街上,看到了受降场景。”

   “走了之后就好啦呦!”时至今日,何丁山依然难掩激动,言语间,他已是老泪纵横。

   难以磨灭:民间记忆里的苦难与抗争

   史载,日军对株洲的侵略,以空袭为先,之后军队入侵,在现在市区、攸县、茶陵等地与当时驻军、游击队等发生多次激战。

   战争的详情已难考证,但战争的遗迹却多历经风雨、留存至今。2012年,经毛健明多方呼吁,位于荷塘区仙庾镇霞山村的一处抗日工事遗址,引起各方关注,“目前,这个战壕已经是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毛健明告诉记者。

   遗迹可以被保存,但是记忆却在不断老去。

   何丁山告诉记者,1944年春天,他第一次看到日本兵,“当时我在家做饭,父亲在剖鱼,远远见两个日本兵向我们招手,嘴里‘哇哇’地不知说着什么。”走近了就要搜身,“从我身上搜出一个李子,比划着问我是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日本兵经常下乡掳民。“抓去运东西、建工事,干的都是累死人的活。”枫溪港社区73岁村民易正笑的父亲,在一次被抓后想逃走,被日本兵狠狠打了一枪托,“回到家后几个月就死了。”

   更多的是赤裸裸的罪行。“算算,我们这一带,被日本兵打死的人,少说也有10个。”何丁山回忆,最让人吃惊的还是日本兵在村庄里肆意强奸妇女,“他们要求几个妇女脱光衣服,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强奸。”当老人说出这些话时,身体在微微颤抖。

   “因为怕日本兵,田地荒芜了也没人敢种,躲兵的时候,常常要一口气跑7、8里路到山里去。”待日本兵走后,村民回到家时,“什么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了。”何丁山告诉记者,最令人气愤的是,日本兵严控当时的食盐,“大家都买不到盐,要想吃盐,只能跟日本人换,一担谷子只能换几两盐!”

   重压之下必有抗争。经过走访村中老人,易正笑已整理出一个抗日故事:1944年,4个日本兵进村掳民,引起村民公愤,在村中渡口亭,4位村民被掳后与日本兵斗智斗勇,“最终打死了4个日本兵悄悄掩埋,其他日本兵找了10多天也没找到尸体。”

   苦难,在年青一代心中没能刻下痕迹;胜利,却在年老一代脑中长存。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宁乡发现抗日将领陈敦和墓 曾任当地受降代表
下一篇:长衡区和江西区受降

责任编辑:雷攀
最后更新:2016-03-23 16:01:39

第四受降区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