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日老兵 > 卫湘老兵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百岁抗战老兵:我们在战争中浴火重生

添加时间:2016-01-26 08:54:14 来源:中华老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初夏成都,绿意盎然,草长莺飞。

  2015年6月中旬,记者在成都军区总医院,见到了百岁抗战老兵、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胡继成。近距离聆听胡老激情讲述那段刻进骨髓、任凭风霜洗礼也无法磨灭的战斗岁月,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巧战加硬战,不放过一次痛击日寇的机会

  1937年10月,华北大地已是寒意袭人。不久前刚取得平型关大捷的八路军115师主力正由五台山地区向正太路方向驰援。

  沿途山河,满目疮痍。时任688团2营副营长的胡继成内心被深深刺痛着,对战斗的渴望愈发强烈。恰在此时,率部路过阳明堡的胡继成从老乡处得知,日寇刚从当地抓走500多名村民去修筑防御工事。

  “决不能让一个乡亲落入敌手!”胡继成当即决定带领6连在敌人必经之路打一场伏击战。

  战斗在深夜突然打响,敌人顾不上看守抓来的百姓,在慌乱中步步退逃。胡继成见状,指挥6连发动强攻猛追,迅速把敌人击溃。胡老兴奋地告诉记者:“这次伏击打得干净利落,不仅成功救出500多名村民,还毙伤日寇10余人。”

  1938年初春,乍暖还寒。日寇华北方面军集结3万余人,在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发起“九路围攻”,妄图一举歼灭我军于辽县(今左权县)、榆社和武乡地区。

  “就在戴家垴,我经历了军旅生涯最艰苦的一场战斗。”在胡继成平静的讲述中,一幕幕壮烈的战斗场景依次呈现。在戴家垴,日寇集结重兵发起进攻,邻近的772团10连官兵在击退敌人一次次冲锋后,终因寡不敌众全连壮烈牺牲……

  “戴家垴易守难攻,我团从正面发起12次冲锋,均未奏效。2营700多人打到最后只剩200多人。”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胡老泪眼蒙眬。

  久攻不下,时任689团参谋长的胡继成焦急地紧盯作战地图,果断提出从山后嵌入敌侧后实施打击的想法。团长韩先楚闻听立即调整部署,命令9连、10连迂回到敌侧后,实施出其不意的打击。

  “夜黑风高,山路崎岖。要是没有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战友们很难完成这次穿插迂回任务。”胡继成说,正是两个连官兵按时赶到指定地域,前后夹击才一举拿下戴家垴,将敌人逼回到长乐村公路沿线。是役,歼敌1500余人,给日军108师团以沉重打击,对粉碎日军“九路围攻”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整饬绿林武装,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1939年3月,为巩固太行山根据地,胡继成被抽调到冀鲁豫支队5大队任大队长。

  “鲁西南地区自古就出‘梁山好汉’,‘三里一司令,五里一队长’,到处都是‘草头王’。”胡继成说,他所在的5大队许多中下层干部是“绿林队伍”中的实力派人物。

  “英雄不问出处,但要想把他们改造成人民抗日武装,不讲策略可不行。”胡继成告诉记者,当年为此他可颇费了一番功夫。一是加强教育,通过加大思想发动、加强理论武装,让他们认清团结抗战的重要性;二是恩威并施,既想方设法提高他们的生活待遇,又加强锤炼过硬的战斗作风;三是严肃执法,对个别临战退缩触犯军纪的人,严格执行纪律。

  正是这支以“绿林好汉”为主的抗战部队,成为令当地日伪军闻风丧胆的队伍。胡继成自豪地说:“当年在鲁西南,日军特别害怕‘二胡’,说的就是我和1大队大队长胡炳云。为什么害怕?就是因为我们管理部队严格,战士们个个都像小老虎,勇猛得很!”

  此言确凿,战例为证。1939年10月的一天,日寇对鲁西南地区实施“扫荡”,太阳刚要落山时,敌人的机械化部队、步兵、骑兵等,从四面分五路向5大队扑来。危急关头,胡继成与政委王世均率机关和1中队、2中队巧妙突围,掩护部队灵活避敌,寻觅战机。敌人反复“扫荡”一个星期都没抓到一个人。后来,在一个叫大王集的地方,重新集结的5大队与日寇遭遇,以很小的伤亡击溃来犯之敌。

  说到此处,胡老意味深长地谈道:“要不是当年那股不怕死的勇气和钢铁般的严明军纪,哪能夺取最终的胜利!”

  拔据点打巷战,打出平原歼灭战的光辉战例

  水天相连的苏北,壕沟纵横,河道交错,芦苇荡遮天盖地。

  苏北盐阜地区是新四军军部及3师师部所在地,也是日寇“大扫荡”的重点区域。1943年3月,胡继成兼任新四军3师23团团长,率部参加盐阜地区内线作战。

  “部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胡继成深情地说,“那时候,盐阜地区到处都有‘阿庆嫂’。敌人一有行动,老百姓就会向我们通风报信。”战士们白天分散隐蔽在村舍和芦苇荡中养精蓄锐,夜晚则声东击西突袭日军据点,打得敌人高度紧张,却又毫无办法。

  后来,日军为隔绝我军与群众的联系,在“扫荡”中采取分进合围、分区守点的战法,妄图以建造大量据点对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

  在陈集,日军派遣第35师团林我夫大队崖畅野中队驻守。胡继成立即电报师首长,建议趁敌立足未稳,拔除陈集据点,争取盐阜地区反“扫荡”主动权。

  于是,在摸清敌人情况后,我军对陈集据点守敌发起总攻。胡继成率领的23团成为主攻团,他和团参谋长叶建民带部队趁着夜幕,悄悄向陈集机动。“为配合部队夜间行动,深明大义的苏北群众纷纷把养的大狗都杀了,生怕弄出一点声响。”

  短兵相接,激烈巷战。大部分敌人被我消灭,剩下40余人也被包围在陈集西北角的一个四合院里。在采取政治攻势瓦解无果后,胡继成立即指挥战士开挖壕沟接近大院,然后用“火攻”逼敌出院。

  通过战壕逼近敌人,战士们用竹竿裹上带汽油的棉团,掷向敌龟缩的草房。随即,火借风势迅速点燃草房,敌人迫不得已跑出房外,隐蔽在外的我军官兵集中火力一鼓作气、聚歼顽敌。

  “陈集一仗,崖畅野中队全部报销,我军取得完全胜利,创造了苏北平原歼灭战的光辉战例。”说到此处,胡继成失明的双眼望向无际的远方,而我们的思绪仍在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中驰骋……

  “那些年,我军在战争中浴火重生,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当代军人,更应在训练中学习战争、研究战争,只有做到像打仗那样训练,才能在未来战场上赢得胜利。”一句叮咛,如有千钧。

上一篇:老兵忆会战:时常想起会战的的惨烈街景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吴步璇
最后更新:2016-01-26 08:54:50

卫湘老兵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