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公益志愿者在行动贵州志愿者在行动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志愿者在行动-贵州】2012滇西纪行

添加时间:2015-12-04 14:02:33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唐智轩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唐智轩    文图: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  李建华

    【第一章】

  全国各地,关注滇西抗战老兵的爱心人士是越来越多了,早早的,就有不少志愿者报名参加本年度的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前往滇西的活动了。其中,即不乏一些第一次报名参加活动的人,也有好多已经参加了几次活动的老志愿者们。

  费了不少周折,在很多热心志愿者的帮助下,我们成功预租了一台贵州的大客车,这可以让我们在未来的长途旅行中,节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要知道在国庆长假期间,遥远的滇西各地,都是旅游者云集的地方,吃住行都很不容易解决。

  

  我们租赁的大客车舒适豪华

  今年的国庆长假,又适逢中秋佳节,慰问团四十多人,放弃了和家人团圆以及度假的机会,一起奔赴遥远的滇西,因为在这些地方,有一群流落异乡的贵州老人,在眼巴巴的盼望着我们的到来。七十年前,风华正茂的他们,怀着保家卫国决心,毅然参加远征军,奔赴滇西、缅甸、印度,与日寇进行着殊死的血战,经过无数的血雨腥风,他们幸存了下来,并从此定居在滇缅边境一带,时光荏苒,现在的他们,已经垂垂老矣,并且注定要终老他乡。家乡,在这些大多数都再没有能够回去过的老人心中,只是一段遥不可及的故乡梦。

  从2006年的国庆长假开始,每年我们都会组织一次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赴滇西的慰问活动,这已经是我们第七次踏上滇西的土地。因为我们年复一年的开展这项活动,以至于这些贵州老人们,都已经把国庆节作为一个最重要的节日,因为在这几天里,都会有好多来自家乡贵州的亲人们,长途跋涉的来看望他们。

  九月三十号上午,在这个合家团圆的日子里,报名参加慰问团活动的志愿者们早早来到位于贵州饭店的集合地,而我们的一些老志愿者李萍、鲜光茂、熊承科等人,虽然因为要开展在贵州境内的慰问抗战老兵活动,不能亲自前往滇西,但也赶到现场,热情的为我们送行。

  出发了,一路上,大家欢声笑语,本来大多数人互不相识,可是仅仅一会儿,就彼此熟悉得向老朋友一样。

  

  大家在车途中自我介绍并表演节目,这是贵州知名的作家申辽原

  因为在未来的活动中,我们需要合唱几首歌曲,所以大家在车上就很积极的参与练习。而每次在途中车辆需要停下加油以及休整,我们都会利用这段短暂的时间,在路边让我们的乐队配合练习,这时候其他的旅游车辆都会好奇的停下了看我们,有些人看到我们大巴车上面的标语后,纷纷向我们打听行程,希望能够到滇西后加入到我们的活动中去。

  

  我们在停车间隙组织练习合唱

  傍晚时分,车子到达昆明,这里有我们此次行程需要慰问的第一位老兵章致远,这位老兵和我们此前素未曾谋面,老人家对我们还缺乏了解,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素不相识的人从遥远的贵州专程来看望他。

  我们从2006年开始,一直在致力于寻找流落异乡的贵州籍抗战老兵,在滇西,前后已经找到二十多位,几乎每年都能够发现好几位,但是年年都有年迈的老兵离开我们,我们一直在和时间赛跑。现在我们看望的这位老人就是在不久前一次活动中新发现的。虽然我已经几次电话联系了他的儿子,但是老人家和他的儿子显然还对我们有很多疑问。

  在昆明,还有好些其他地方赶过来的志愿者在等着我们,其中一位是已经第二次参加我们滇西慰问活动的上海姑娘沈大微,她是从西藏赶来的;还有一位广东的陈先生是我们贵州的女婿,他和他美丽的妻子小戴,以及四岁的儿子小小陈都是这次活动的志愿者,现在已经从广东赶到昆明,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我们;还有昆明的志愿者欧志杰杰,他带来了香港志愿者李静为老兵们精心准备的礼物:一批新加坡生产的正红花油和一本余戈老师的文史书籍到《松山战役笔记》;另外我们的老朋友、著名的二战历史研究专家戈叔亚也放弃了中秋佳节和家人团聚的机会,赶了我们和老兵相约聚会的一家饭店等候我们。

  居住在昆明的贵州籍抗战老兵章致远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来了,这位老人家精神矍铄,容貌慈祥,显然他的儿女对他非常好,老人家的生活很幸福。老人的到来,受到了我们大家热烈的欢迎。

  

  老兵来了,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老人后面穿黑衣的就是著名学者戈叔亚老师

  大家纷纷拥上前来向老人祝福,我们拿出来自贵州家乡的土特产和慰问金,章致远老人显得很高兴。随后我们在乐队的配合下为老人合唱了一首由贵州作曲家张超为老兵谱写的歌曲《老兵》,这首忧伤而激昂的歌曲唱得老兵和他的儿子泪流满面。他的儿子告诉大家,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为了老人家这段已经尘封半个多世纪的往事来看望他,给予老人家这么温暖的乡情和崇高的敬意,他们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教育他们不要忘记民族仇恨,所以他现在多次放弃到日本考察出差的机会,发誓今生今世绝不踏上日本的土地。

  英雄的老人,您在祖国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为捍卫祖国的尊严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和平时期,您还不忘教育您的儿女勿忘国耻,挺起胸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们向您致敬。

  

  志愿者们和老人合影

  已经很晚了,但是我们的行程很急,大巴车连夜出发了,直到深夜,我们终于赶到我们计划的中途站——楚雄,入住在一家舒适豪华而且价位非常便宜的酒店,这是我们在路途中推选出来的几位生活委员的功劳,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所有的志愿者们都感受到他们辛勤劳动带来的享受。

  【第二章】

  十月一日,国庆节。天朦朦亮,志愿者们都早早起床了,我们居住的酒店以及周围的环境都景色怡人,大家都贪恋这十分短暂的时光,纷纷抓紧时间拍照。

  

  美丽的楚雄清晨

  又出发了,一路上,美丽的景色美不胜收。我们这次长途跋涉,里程实在是很长,尽管我们一直紧赶慢赶,任然直到天已经黑尽,才到达腾冲,我们在著名的旅游胜地和顺乡住了下来,这里的农家客栈古色古香,充满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向我们传递着悠久的侨乡信息和古老的传统习俗。

  十月二日,顾不上好好休整的志愿者们,已经早早的聚在农家客栈的天井小院,在这里,我们准备开一个碰头会,因为这时候我们的团队基本上已经全部聚齐,自驾游的邹安涛、赵鹏,还有我们的老志愿者黎世刚带着他的哥哥嫂子、沈勇和他的妻子带着他已经年迈的父亲,贵州作家伍秋明和她的爱人牟哥,都已经相继到来,相聚在腾冲了。

  清晨的碰头会,我为大家播放了一部由湖南电视台拍摄的反映贵州老兵少小离家、对家乡亲人刻骨思念、却终生未能踏上故乡土地的影片《归去来兮》,这部影片十分真实感人,观影过程中,我看到了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被感动得泪流满面。

  

  我向志愿者们介绍流落滇西的外省籍老兵的情况,让大家观看影片《归去来兮》

  

观影过程中泪流满面的志愿者们

  看了影片,大家群情激昂,更加了解我们此行的深远意义,对我们的民族英雄充满深深的敬仰,纷纷表示,一定要圆满完成这次的慰问活动。

  出发了,腾冲志愿者牺牲了宝贵的黄金时间,用自己运营的车辆载着我们沿着狭窄的农村公路出发,这样的道路环境,是我们的大巴车无法行进的,我们要前往看望流落在这里的贵州开阳的老兵番发安。

  患病多年的番发安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只能静静的坐在居室的门前,我们的志愿者们拥上前去嘘寒问暖。何平老师告诉老人,他也是开阳人,是老人家的老乡。老人听懂了,动情的老人用温润的眼光看着大家,而我们的志愿者们看到风烛残年的老人家的模样,却都难受得不得了,来自遵义的张荻和已经两次踏上滇西土地的文舒娜都已经泣不成声。

  

  嘘寒问暖的志愿者们
 

 

    我们为老兵唱起了我们的活动歌曲《老兵》,老人家眼含泪水,静静的倾听:问一声老兵,家乡可曾在远方默默的把你召唤,流逝的时光,摧人的风霜,留在心头的伤------

  

  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家,我们的志愿者都很难受

  【第三章】

  下午时分,我们赶到腾冲国殇墓园,腾冲当地的志愿者们为了配合我们的拜祭活动,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

  十月的滇西,还是多雨的季节。腾冲志愿者负责接的老兵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国殇墓园,黄金周的国殇墓园挤满了游客,当我们举着花圈、搀着年迈的老兵一起走向大厅的时候,很多游客自觉地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我们搀着老兵前往拜祭远征军烈士

  我们来了,带着家乡的气息,来陪伴你来了。我知道啊,愧疚已微不足惜,纵然我泪雨千行,也抵不过你内心的一丝悲伤。

  我们来了,带来故里的甘醇,来陪伴你来了,在每个菊黄秋近的时日,我都会到你的墓碑前忏悔,抔一簇簇致不尽的感恩与怀想。

  来自贵州和腾冲两地的志愿者共同向烈士敬献了花圈,好多志愿者和游客都把黄色的菊花轻轻放在台前表达自己的哀思。刘小美用动情的声音朗诵了我们吊唁远征军烈士的抒情散文《让我来陪伴你,我的英雄》,我的至亲的人啊,你血染沙场,却未能马革裹尸,你长眠于异域,却想魂归故乡。

  历史不会忘记,祖国不会忘记,华夏儿女不会忘记,你是国人的骄傲、世代的丰碑、民族的脊梁。

  永生赞美,我的英雄。

  

  国殇墓园远征军烈士整齐的队列

  

  在乐队的引导下,我们合唱悼亡歌曲《五月的鲜花》,越来越多的游客加入了我们的吊唁活动

  

  向烈士敬礼

  

  我们的乐队吹奏起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这是中华民族永远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的英雄战歌

  

  这时候,大厅内外都挤满了自动参与我们拜祭活动的游客,所有的人都放声高唱《义勇军进行曲》,歌声响彻云霄,许多人泪流满面。远征军烈士们,你们放心安息吧,当祖国需要时,会有无数中华儿女挺身而出的

  

  拜祭活动结束后,被感动的游客们排着队向老兵捐款(真的是排队捐款)

  【第四章】

  十月三号一早,慰问团又出发了,大巴车上,我向大家介绍了老兵李华生的情况,告诉大家,我们需要每年都为李华生老人交付敬老院的费用,今年已经有一位在我们大巴车上面一起同行的志愿者交了半年的费用(这位志愿者要求不透露他的名字),现在我们需要募集老人剩下的半年费用。我刚介绍完毕,大家纷纷踊跃捐款,在申辽原老师的组织下,短短几分钟,就已经超额完成了募捐。

  我们赶到腾冲敬老院,看望了居住在这里的贵州凤岗(原属湄潭)的老兵李华生,看到老人的双腿浮肿,来自仁怀的邹安涛立即蹲下身来,拿出香港志愿者李静捐赠的新加坡正红花油,为老人仔细的涂擦。申辽原老师和其他负责募捐款项的志愿者则抓紧时间联系了敬老院的财务人员,把全年的敬老院费用全部交清了。

  

  志愿者邹安涛在为李华生老人搽药

  告别了美丽的腾冲,大巴车向盈江县盏西乡进发,这个地方地处偏僻的边境地带,途中的道路颠簸难行。早已经等候我们多时的盈江志愿者侬正义老大哥带领两位盈江志愿者在路边等候多时了,而这时我们的志愿者慰问团已经增加了好些云南的志愿者,来自红河州的志愿者皇普晋南在腾冲就加入了我们,现在就驾车和我们同行,沈勇、赵鹏、牟哥等人的几台车也在追赶我们。

  

  滇西的志愿者侬大哥也带领他的团队加入了我们

  终于,大巴车在盏西乡停下了,这时候天上正下着大雨,前方是更为狭窄崎岖的“弹石路”,大巴车已经无法前行。

  我们选出的“生活委员”洪艳表面上是一位弱不禁风的小巧女子,但是她身上蕴含的责任心和管理能力却是非凡的。不需要多说什么,她独自冒雨向乡镇方向走去,没有多久,她就租赁好了八台微型面包车,风风火火的把大家弄上了车,加上我们自驾游的车,十几台车浩浩荡荡的向着大山深处进发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看望居住在这里的老兵屈绍理。老人的儿子一早就不断电话询问我们的行程,希望我们尽快赶到,让我们这些来自家乡的亲人一起为老人家热热闹闹的办一个九十大寿。

  屈绍理老人是贵州大方人,他本来姓李,战争结束后他流落在滇西,后来在盈江当了上门女婿,根据当地风俗改了名字。老人家的儿子识字以后,他让儿子给贵州的父母写信,终于和家乡的亲人取得联系。上世纪六十年代,他曾经把滇西家里的东西和耕牛变卖,想筹集路费回贵州探望父母,可是当他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后,发现这些钱只能够让他走到昆明。万般无奈后,他大哭一场,从此打消了回家的念头。直到去年,志愿者们发现了居住在远离文明的穷乡僻壤的老人,在云南贵州两地志愿者的帮助下,屈绍理老人才在离家七十年后第一次踏上了贵州家乡的土地,为自己的父母亲上了一次坟。

  今天,我们的志愿者继去年国庆节来看望老人后,再一次前去看望他老人家,而且正好适逢老人家的九十诞辰,我们在这样的好日子能够亲临祝贺,不仅老人家和他的儿子翘首以盼,我们的志愿者同样也抑制不住的高兴和激动。

  老人家居住的地方路况实在是不好,途中居然跑坏了两台租赁的面包车,我和一些年轻志愿者只好步行,而车到崎岖难行的弹石路

  

  村头,也没有车子能够进村,所有的人都只能步行。

  

  慰问团步行通过泥泞的土路前往屈绍理老人的家

  看见我们的到来,一家人说不出的高兴,家里虽然很简陋,但是屋里屋外都显得喜气洋洋。乡亲们看见来了这么多的贵州客人,都非常热情。

  乡亲们早已准备了丰盛的农家饭,独特的羊肉羹让人回味无穷,我们的志愿者却顾不上享受,大家纷纷向老人表示祝贺,在乐队的配合下,志愿者陈大雄动情的演唱起《我的老父亲》,在我们的祝福中,老人家欣慰的笑了。

  

  我们为老人家唱起了《生日歌》

  

  70岁的志愿者陈大雄眼含热泪看着老兵,此时此刻,大雄哥肯定想起了自己渺无音讯的父亲:一位为了保家卫国抛妻别子走上抗日战场的远征军团长------

  

  我们和老人家合影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乡亲们,我们走出很远,依然看到屈绍理老人在家人的搀扶下站在路边,不断的向我们挥手,再见,敬爱的老人,我们明年还会来看你。

  在前往瑞丽的公路边,还分别居住着两位来自贵州的老人,一位是孙春富老人,另外一位名叫孙朝晏。我们慰问团的志愿者们不辞劳苦,连续奔波,分别于下午和晚上看望慰问了这两位曾经是中国远征军的铁血老兵,“万里远征盖霍卫,一生戍边扬国威”。向你们致敬,客居异乡的垂暮老人们。感谢你们,你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捍卫了我们的民族尊严,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原籍贵州毕节的老兵孙春富



原贵州籍老兵孙朝晏


  深夜,我们的大巴车终于驶进了盈江县城,这个祖国边陲的小县城正在搞一个灯会节日,天空中飘满了璀璨的孔明灯,我们在当地志愿者杨淑芬的安排下,在一家价廉物美的餐馆用餐,独特的傣味菜肴让我们大快朵颐。随后我们入住宾馆,漫长艰辛的旅途劳累让我们很快进入梦乡。

  【第五章】

  十月四号早上,滇西志愿者侬大哥早早的来到我们的驻地,带领我们前往医院看望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这位老人名叫黄应华,当年年仅十七岁,还在学校读书,却和另外两位同学一起投笔从戎,自愿从军,在远征军二十集团军54军198师593团担任谍报工作,军衔是上尉,曾经为消灭驻扎在腾冲的日本侵略军立下汗马功劳。

  

  盈江医院看望黄应华老人用手势和眼神交流

  我们向老人家献上锦旗,老人家因为中风,瘫痪在床已经半年多不能说话,他默默的用浑浊的眼神和我们交流,当年浴血疆场的英姿已经不复存在,但我们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得出来,老人家正努力的想向我们说起什么。

  【在这里,我补叙一段后来发生的事情:大约半个多月后的一天,老人的儿子给我发来邮件,说老人家总是不断凝视着挂在墙上的锦旗,这天突然一字一句的开口说话了,他费力的告诉儿子:“把锦旗挂到家里的堂屋上,我要活到100岁------”。望着已经很久不能说话的父亲,儿子激动得泪流满面。】

  离开盈江,沿着边境线上的公路前行几十公里,向着陇川农场进发。我过去在资料里面发现,原来在陇川农场曾经工作生活着好几位贵州籍的抗战老兵,可是等我们前往寻访的时候,大多数老兵已经没有等到我们的到来,只有一位老人,原籍贵州德江的抗日老兵张羽富还健在,他是曾经参加松山战役并受命挖掘地道,然后填埋炸药,最后把日本鬼子的碉堡炸飞的英雄战士。发现张羽富老人后,我们已经连续几年前来看望他,可是就在去年国庆长假我们看望老人后仅仅一个多月,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人家就撒手人寰,这让我们的志愿者们非常遗憾。

  老人去世后,他的遗孀张大妈给我打来电话,流着泪问我:“建华,大爹不在了,你们是不是也不来看我了?”我当时也是非常难受,当即承诺:“大妈,你放心,我们还是会来看望你的,我们还要给大爹上坟。”

  现在,我们就是怀着这样一种对英雄的敬仰,长途跋涉来到陇川农场,张大妈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我们多时了。

  我们顾不上休息,忍着饥饿马不停蹄的赶到张大爹的坟上去拜祭,这是乡村边远的农垦路,最后一段很长的路完全依靠步行,沿路是密不透风的甘蔗林。这里上午刚下过暴雨,这时候却是毒辣辣的日头当空高照,甘蔗林里面升腾起一股股的白雾,空气里面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气息。

  我们来到张大爹的坟前,我们此行的志愿者里面,文舒娜、何平、伍秋明、汤明白、汤永明、沈勇、沈大微等人都已经是多次看望过老人家的,并且和老人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此次我们来到滇西,却已经和张大爹阴阳相隔,这让我们的志愿者百感交集,张大妈也难过得泣不成声。

  又回到张大妈的家里,在这里,张大妈和乡亲们早已经为我们准备一顿别具特色的滇西宴席,让我们美美的享受了一回。

  

  松山战役的老英雄张羽富老人(2011年11月11日去世)

  

  张大妈和我们的志愿者依依不舍,流着泪互道珍重

  我们的行程很紧,大家都流着泪告别了张大妈,大巴车继续前行,下午时分我们抵达了瑞丽,在这个著名的边境城市的一个宁静的巷道里面,居住着一位贵州绥阳的老兵马仲岐,子女刚为他举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九十岁的生日。马仲岐老人可能是我们在滇西发现的贵州籍老兵里面生活最好最幸福的一位,他的住房宽敞明亮,而且身体简直是异乎寻常的硬朗,九十高龄的人外表就像只有七十来岁的样子,头发也只是有点花白而已。动作行为仍然十分敏捷,而且耳聪目明,他的老伴也是身体很好。

  老人的女儿女婿早已经在路边等候我们,看到我们到来,老人和一家人都非常高兴,家里的桌子上面已经为我们准备了好多瓜果,很多邻居都好奇的过来看热闹,而我们的老朋友,曾经在武警边防部队任政委的邱美丛也带着朋友从芒市过来迎接我们,这时候也赶到马仲岐老人家里和我们会合了。邱政委是我们贵州老乡,以前带领部队在云南边防驻防,我们的慰问团过去来到滇西,都会受到邱政委带领战士们的热情接待,现在他退伍了,在云南芒市居住和工作,但仍然经常帮助我们,坚持和我们一起看望和关心老兵。

  

  老兵一家看到我们非常高兴

  我们仍然为老兵合唱《义勇军进行曲》和《老兵》

  看到老人的家庭非常美满和谐,我们的志愿者都非常欣慰,真希望我们所有的民族英雄们的晚年都像他们一家这样和和美美,这是我们志愿者的最大心愿和共同努力的方向。

  离开瑞丽,我们的车队继续向着芒市进发,路上我发现我们的志愿者很多都萎靡不振,好多人连晚饭都不愿意吃,有的已经出现了上吐下泻的情况,我估计是这几天的行程太紧张,很多人体力不支,而且今天中午去上坟的时候因为气候原因,所以出现了中暑和瘴气的感染。我准备要放松一下行程,让大家都调整一下状态。

  到达芒市,已经是深夜,芒市的志愿者陈述老师已经帮我们定好酒店,我们的生活委员忙忙碌碌的赶紧给大家分配房间,让大家尽快休息。

  【第六章】.

  十月五号上午,当地志愿者陈述老师带领我们来到芒市近郊的纪念碑前,搞了一个简单的拜祭仪式,又组织大家到山顶上面的大金塔去游览参观,我发现,好多人的身体都还没有恢复,这让我十分着急。本来今天还准备组织看望一位客居芒市的湖南籍老兵、白岁老人曾辉的,可是陈述老师联系下来老人的家人都外出了,老人家独自在家不方便接待我们,所以我们只好取消计划,我也希望能够让生病的志愿者能够继续调整身体,所以让车队向不远的龙陵县城进发,争取时间让大家在龙陵休息一下。

  在中国军队和日军发生过惨烈争夺战的南天门,是一个兵家必争的咽喉要地,武警边防部队在这里设立了严格的检查站,但是我们的车队到来,武警看到我们贴在大巴车外面的标语,只是简单的询问了我们的情况,然后就放行了。

  龙陵有一位文弱的志愿者名叫王晓,她参加我们的慰问团活动已经多年,每年不是到腾冲去参加我们的活动就是在龙陵等我们,为我们做好服务。这次,她已经预先帮我们定好了价廉物美的酒店,感谢云南各地的志愿者们,我们每次出行,都会得到大家热情无私的帮助,无论吃住行都帮助我们周到的预定,这让我们省了不少事,也节约了不少费用,要知道滇西是全国著名的旅游胜地,每年的国庆长假期间游人如蚁,如果没有当地人的帮助我们会举步维艰。

  我们的车队到达龙陵的时候是中午时分,生活委员尽快的分好房间,让身体欠安的志愿者赶紧休息,而我们有一批老志愿者伍秋明、申辽原等人,已经先期联系了在这里的贵州遵义籍的老兵李文德的女儿,然后赶过去采访老人去了。

  下午,等大家稍微休整了一下,然后我叫上大家,一起出发前去看望老兵,李文德是我贵州部队103师的卫生兵,著名的松山战役到了关键时候,李文德报名参加敢死队并幸存下来,至今还居住在松山对面的一座山上,这次是因为我们要来看望他,所以他特地来到县城,住在女儿的家里等待我们的到来。

  

  我们去看望李文德老人

  

  志愿者申辽原向老人家赠送慰问金

  每年的国庆长假,都是李文德老人激动和兴奋的日子,因为他知道,每年的这个日子,来自贵州的老乡和由慰问团资助的亲戚都会不远千里来龙陵看望他,他居住在一座汽车无法抵达的高山之巅一个边远小村寨,为了避免慰问团成员艰苦跋涉步行去看望他,总是坚持下山来到龙陵县城,住在女儿家里等待我们的到来。和蔼至诚的老人就是这样对我们体贴入微。

  离开李文德老人,我们驱车来到县城的另一隅,这里居住着一位原籍四川的93岁远征军老兵饶广林,同大多数外地老兵的情况一样,老人本名杨国清,战后入赘当地才改名换姓。这位老人一生的境遇可谓坎坷悲惨,战时他与部队走散后落户当地,解放后被认定为国民党残渣余孽,文革期间受迫害,多次被吊打,因不堪忍受折磨,当时已经准备自杀。后来为了获得一线生机,全家分四批出逃缅甸,在异国他乡靠拾荒为生。他的三个儿子有两个死于缅甸的战乱和饥荒,国内政治浪潮平息后回国,但错过包产到户未分得田地。小儿子因贩毒被判刑入狱,现在的老人被独身的女儿接到龙陵家中,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体条件经济条件都是非常的不好,全靠女儿单独奉养。

  

  我们看望饶广林老人和他的老伴

  

  老人家激动得泣不成声

  虽然有当地志愿者在关心老人的生活,但是可能像我们这样组织了很大团队前来看望老人的情况还不是很多,所以老人家显得非常激动。老人家虽然年事已高,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当他听到我们为他演唱的《义勇军进行曲》,知道这是我们在向他表达感激之情时,年迈的老人家泣不成声。

  【第七章】.

  我们的慰问活动逐渐接近尾声了。十月六日一早,我们驾车前往曾经发生惨烈大战的松山,拜祭牺牲的远征军烈士们。

  巍巍松山,每一寸土地都记载着远征军的英雄事迹;松涛阵阵,吟唱的都是中华民族的英雄赞歌。在这片仅仅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长眠着数千为了自由解放而英勇献身的远征军烈士,其中我贵州籍的烈士占了绝大多数。

  

  我们的祭文

  陆军第八军103师抗战阵亡将士公墓前,今年第一次参加活动的陈大雄先生长跪不起。陈大雄的父亲也是中国远征军的一员,在滇西反击着日本强盗的入侵。1944年“黔南事变”,日本人侵入贵州黔南,陈大雄时年仅两岁,他的母亲刚产下他的弟弟,就被迫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逃难。严冬时节,他的母亲生产后身体虚弱,历尽艰辛,终于不支倒下了。

  陈大雄的父亲陈光鼎当时已经是一位团长,闻讯匆匆从松山赶回家乡安葬自己的爱妻,怀抱着自己年幼的两个儿子,陈光鼎泣不成声,跪倒在自己的父母亲面前,沉痛的把两个儿子托付给自己的父母:儿子不孝,在这个国破家亡的危难时刻,只能选择为国尽忠了。现在前方战事紧张,儿子不仅不能孝敬父母,还要请父母亲抚育年幼的孙子,请父母亲谅解儿子的不孝吧------。

  向父母亲重重的磕了几个头,陈光鼎含泪拜别亲人,带着勤务兵匆匆跨马扬鞭,再次奔赴前线,谁知从此一别,陈光鼎就杳无音讯,再也没有回到家乡,再也没有看到自己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而陈大雄和自己年仅15天的弟弟通过祖父母对父亲事迹的了解也中断在1944年的严冬。

  成年后的陈大雄先生曾经走遍大江南北到处寻访父亲的踪迹,至今也没有放弃寻找。他从祖父母的口中知道,松山曾经是自己的父亲战斗过的地方,来到这里,触景生情,陈大雄心情激动。他在跪拜烈士后突然站起来,泪流满面的仰天长啸,高声呼喊:“爸爸啊爸爸,孩儿今天终于来看你和将士们来了啊,还有很多爱国的志愿者都来看望你们了。虽然看不见你们,但我们听见了,听见了你们英勇杀敌的呐喊。爸爸啊爸爸,当年你回家埋葬我的母亲,然后拜别祖父母,丢下不满2岁的我,还有才生下的弟弟就走了啊,你选择了忠,放弃了孝又重返战场,和将士们英勇的与敌人拼杀。你们为了啥?为了挽救中国,为了我四万万同胞不做亡国奴。你们是全国的骄傲,民族的骄傲。你们放心吧,我们一定要为建设我们的祖国贡献我们的力量。爸爸,不管你牺牲在哪里,你安息吧,孩儿向你叩拜了------”

  松山抗战文史馆的陈院峰馆长为我们担任导游和解说,龙陵统战部的赵部长和宣传部的杨部长亲自陪同我们,大家怀着崇敬的心情参观了整个松山战役的遗址。大家回到大垭口时惊奇的看到,我们敬仰的松山抗战英雄、敢死队战士李文德老人在他的女儿的陪伴下也来到了松山。原来老人舍不得和我们大批的贵州亲人分别,顾不得晕车,硬是要求女儿驱车送他来和大家见面。

  在这个历史性的地方和这位历史性的老人见面,大家都有说不出的激动和感怀。可敬的老人,在您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朴实善良和不畏强暴的精神,同时从您对大家深厚的眷念之情中,我们也更加深刻的感悟到,我们每年不辞劳苦长途跋涉来到滇西看望这些可敬的老人,把这份浓浓的来自故乡的亲情送进老人们的心里,实在是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啊。

  

  我们在松山又和李文德老人重逢

  【后记】

  一年一度的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赴滇西的慰问活动又一次告一段落了,一年来,我们新发现了一位居住在昆明老兵,但是就在这一年,张羽富、余顺安、陈金刘等三位老人却没有给我们重逢的机会,这让我们更加感觉时间的紧迫。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人们已经越来越不能等待。其实,被我们发现了的抗战老兵应该说都是幸运的,去年我们在滇西慰问活动中依靠路边围观村民的爆料,意外的发现了流落异乡七十年的贵州毕节老兵余顺安,这位老兵已经默默无闻的在盈江的边远农村生活了七十年。可能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会感受到来自故乡贵州的亲情和爱意,同时得到盈江当地志愿者更加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甚至在老人家第一次重病、家人放弃治疗后,依靠盈江志愿者侬大哥的请医问药,老人家又奇迹般的健康生活了几个月才再次患病去世。

  想来想去,我们其实能够做的,无非就是在老兵们极其有限的有生之年让他们感受到来自故乡、来自民间的关心,让他们感受到他们为了保家卫国浴血奋战而应该得到的尊严,让他们感受到曾经为了民族自由付出青春和生命应该得到的自豪。所以这些被发现的老兵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在尽力的归还他们这些早就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写到这里,我埋头沉思,又禁不住仰天长叹,滇西对于我们已经很遥远,而在更加遥远的缅甸、泰国,又会有多少曾经为国家而战的老人,在生命的倒计时中一点一点的油干灯尽,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问津。再想想,就算在我们身边,我们虽然在贵州已经依靠民间的力量发现并且照顾慰问帮助了一百多位抗战老兵,可是到底还有多少我们没有发现的抗战老兵,在默默无闻中离开我们。也许,某天我们偶然在乡间田野、街头小巷不经意间看见的一个衰老不堪的老人,就是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民族英雄。时间不会等待,老兵们,请你们能够稍许的停留,让我们在和时间的赛跑中,能够看到你孤寂枯朽的身影。

  老兵在风中,我们在路上。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凌晨二时完成初稿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第二稿

  附:2012年拜祭活动祭文

  让我来陪伴你,我的英雄

  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滇西祭奠烈士抒情散文

  我们来了,带着家乡的气息,来陪伴你来了。我知道啊,愧疚已微不足惜,纵然我泪雨千行,也抵不过你内心的一丝悲伤。

  我们来了,带来故里的甘醇,来陪伴你来了,在每个菊黄秋近的时日,我都会到你的墓碑前忏悔,抔一簇簇致不尽的感恩与怀想。

  我知道,你冷啊,已冰冷如岩,让我来陪伴你吧 ,云天苍茫处,荒漠旷野中,暮鸦声声,树木萧萧,怕孤魂归,路远迢迢。

  你曾是我生命的盾牌,灵魂的主宰,我跪在灵前抚碑痛哭,泣不成声,千万遍呼唤你的名字,你可曾听到,我的至亲。

  我的至亲的人啊,你血染沙场,却未能马革裹尸,你长眠于异域,却想魂归故乡。

  让我来陪伴你吧,陪你看东海血色残阳,听南湖芦荡萧萧,猜西部群山的静溢神秘,享北方大漠的辽阔凄凉。

  凝视着长眠于地下的你,我悲痛的遐想,你用身躯抵御日寇的凶残,你用生命捍卫了民族的尊严,滇西的寸寸土地都有你的鲜血浸泡,滇西的山川河流见证了你创造的伟绩。

  不远处曾是战火冲天的古城,火星似金剑涌向四方,隐约听到刀枪的的搏击,那狂热的欢呼令人震撼回想。

  暗淡的天幕下,皑皑白骨上,我匍匐哀泣。求上苍护佑我,容我轻轻的竖起招魂的经幡。

  在碧草萋萋的墓头,我举起金觸,来吧,我的英雄,我祭奠你静寂无声的孤冢。来吧,我的英雄,让我俯拾到你灵魂的光芒。在你给我的世界里,我心长系于城墙之上。

  历史不会忘记,祖国不会忘记,华夏儿女不会忘记,你是国人的骄傲、世代的丰碑、民族的脊梁。

  永生赞美,我的英雄。

   二零一二年十月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志愿者在行动-贵州】 2010 滇西纪行
下一篇:【志愿者在行动-贵州】滇西慰问中国远征军老兵行(六):遥远的故乡遥远的梦

责任编辑:吴步璇
最后更新:2015-12-04 17:52:31

贵州志愿者在行动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