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正义审判伯力审判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探访伯力审判旧址 揭秘日军细菌战

添加时间:2015-08-21 16:27:34 来源:人民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新华网北京8月14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8月初,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来到俄远东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探访伯力审判旧址,重温60多年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研制并使用细菌武器的12名日本细菌战犯进行的审判。这就是哈巴罗夫斯克审判,也称伯力审判。

  图为伯力审判资料照片。

  俄罗斯历史专家认为,伯力审判是二战后最重要的三大审判之一,但遗憾的是,至今日本仍有人不承认曾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细菌战等累累罪行。

  图为伯力审判旧址外观。

  【独家探访伯力审判旧址】

  在哈巴罗夫斯克市中心有一组白色建筑大楼,30多根白色混凝土柱子矗立在四周门前,这是伯力审判旧址,如今是东部军区军官俱乐部。不巧的是,旧址正在装修,无法靠近,只能从远处眺望。为进入伯力审判现场,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颇费一番周折。

  图为伯力审判旧址大楼走廊。

  记者先问值班人员,被拒绝说不让参观。后找到中国驻哈巴罗夫斯克总领馆,总领馆及时帮我们联系了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政府和东部军区,然而得到的回复都是,那个地方是东部军区军官俱乐部,不对外开放。最后记者索性直接找到主管装修的小工头,没想到竟得以从装修后门进入现场。

  图为主席台旧址。

  穿过宽阔的走廊,就是伯力审判大厅。由于眼下正在装修,约1000平方米左右的大厅内的椅子全部被挪走,显得空荡荡的。站在三层楼高的审判大厅内,仍能感到昔日的威严。

  图为审判大厅内部。

  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由26名苏联军人组成的苏联滨海军区军事法庭公开审判以山田乙三为首的12名参与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的日军陆军军人。6天的公开审判每天锁定780人出席。最后12名被告都被认定犯有制造并使用生物武器等战争罪行,并获判25年到2年不等的徒刑。

  图为山田乙三。

  山田乙三从1944年起至日本投降时止任日本关东军总司令,曾领导其第731部队和第100部队准备细菌战和进行人体试验的罪恶活动。他在法庭上拒不承认罪状,声称自己只是服从军部指示,后被判处25年徒刑。

  图为731部队地下通道旧址(新华社发)。

  山田在哈巴罗夫斯克第45特别收容所的农场里服刑半年后,1950年8月1日,与960余名日本战犯一起被苏联政府移交给中国政府,后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由于他认罪态度较好,积极接受改造,1956年6月,山田被中国政府特赦释放回国,1965年7月在日本病死。

  图为731部队人体试验资料照片,来自网络。

  【令人发指的人体细菌试验】

  为更深入了解伯力审判这场人类史上首次对细菌战犯进行的审判,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采访了两名俄罗斯研究二战历史的军事史专家:原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军官亚历山大·拉夫伦佐夫和俄罗斯地理学会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分会学术秘书亚历山大·菲洛诺夫。

  图为拉夫伦佐夫。

  两名专家均指责日军在中国实行的细菌战是非人类、非文明的做法。尤其不能原谅的是,日军在中国发动细菌战时利用活人做试验。

  图右为菲洛诺夫。

  拉夫伦佐夫介绍说,日本731部队把用于实验的中国人叫“木头”。从1939年到1945年,731部队在3000多名中国人身上做活体细菌实验。日军给他们注入病毒、细菌,观看感染效果并做详细记录。

  他说:“如果中国人挺过来没有死,最后也要被杀掉,因为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图为731部队人体试验资料照片,来自网络。

  拉夫伦佐夫说,审讯时有日本细菌战犯承认,他们把10名中国战俘绑在柱子上,距装有坏疽菌的开花弹10至20米远。为了不让这些人立刻被炸死,就把他们的头部和背部都用特种金属板和厚棉被掩盖着,双脚和臀部则露在外面。电门一开,炸弹爆炸了,带有坏疽菌的散片落到实验者所在的小坪上。结果全体受试验者的脚上或臀部都受了伤,他们经过7天惨痛后死去。

  图为731部队人体试验资料照片,来自网络。

  拉夫伦佐夫说,他今年69岁,作为原KBG军官,曾有机会接触接受审判的军人,尤其是他认识参加审判的翻译彼尔棉科夫。他说,彼尔棉科夫曾来找过他,他们谈起过伯力审判过程,都对日本战犯进行活体细菌试验的做法感到吃惊。拉夫伦佐夫说,可惜彼尔棉科夫现已去世,也没有后代。

  图为伯力审判资料照片。

 【日本政府应出资消除细菌战影响】

  菲洛诺夫在接受新华国际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说,俄罗斯历史学家认为,二战后有3个重要审判:纽伦堡审判(审判发动二战的德国罪犯)、东京审判(审判在亚洲发动战争的日本罪犯)和伯力审判(审判对中国实行细菌战的日本罪犯)。

  菲洛诺夫说,在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都对罪犯作出过死刑判决,只有伯力审判一个死刑判决都没有,因为当时苏联没有死刑。

  图为731部队动力班锅炉房旧址(新华社发)。

  他说,现在的日本政府应主动消除二战时实行细菌战的影响,尤其是在中国残留的细菌武器。在二战快结束时,日军在中国领土(除哈尔滨附近外,还有原伪满洲国几处地点)地下藏起大量细菌武器。经过70多年腐蚀,装置细菌的容器或弹头都已锈坏,里面的细菌也逐渐渗至土壤、进入河流,对中国和俄罗斯生态环境都有后续不良影响。

  图为伯力审判资料照片。

  菲洛诺夫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俄中共同要求日本政府出资消除70多年前实行细菌战对现代生态环境的影响,销毁留在中国的细菌武器,所产生的费用应由日本政府承担。遗憾的是,日本并不承认他们犯下的细菌战争罪,这是非常错误的态度。

  拉夫伦佐夫也感慨说:“日本这样一个科学技术都很发达的国家,整体文明程度应该很高,但却对其他国家人民作出如此极端不文明的事。”

  两名专家都认为,细菌武器是违反国际法且严重威胁人类安全和人类文明的武器,希望细菌战这样的灾难不再重演。

原文地址:http://news.youth.cn/gj/201508/t20150814_7003815.htm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通讯:探访日细菌战罪魁审判旧址

责任编辑:罗莎莎
最后更新:2015-08-21 16:49:49

伯力审判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