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日老兵出征老兵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硝烟之后——抗战老兵肖像

添加时间:2015-07-06 09:57:37 来源:中国摄影在线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硝烟之后

  不会有太多人知道曾经的中国滇西曾经有过一场生死抉择的血肉战争了。人们关于上个世纪的中国抗日战争,更多的记忆是平型关战役、冀察冀百团大战,和台儿庄战役,历史在这些记忆中充分显示了后人叙事的权力性。

  实际的情况是,那场长达八年之久的惨烈民族战争,全中国是不分党派、不分阶层的全民战争。在政治集团和领袖的光辉之下,更是无数作为民族个体的人民的抗争。历史没有记忆他们,除非把他们作为集团利益的注脚,才会以案例的方式得以昭彰。更多在炮火枪弹的狂风骤雨中瞬间失去生命的普通战士,则是在那个瞬间永远消失在历史之外。

  可是还有些人活了下来,成为那个惨烈现场和历史真实的见证。王华沙的摄影就是关于这些人的。他们也快走了,都已进入耄耋之年。如果没有人访问他们,他们就会像尘埃一样,归寂在悠悠白云之下的青山沃野,一片和平的景象。可那里曾经硝烟笼罩,炮声震耳。他们也曾声嘶力竭地冲向敌人的枪口。

  用影像记忆那场战事现在已经毫无可能,把这些曾经从那场硝烟走出来的,行将远行的面庞固定在感光介质上,则像是对那个历史的再次祭奠。

  摄影或许就能做到这些了。这些不到一毫米厚的纸张,其实无比沉重。

  鲍昆

  注:这是我受云南石明先生之托,帮助王华沙先生在平遥展览写的前言。但此展览并不是我策展,当时许多朋友认为这个展览是我策的,误会了。只是帮个忙而已。

  

  杨玉兴 94岁,四川泸州人,在国民党第2军9师,副排长。参加过松泸、台儿庄会战、松山、平达战役。

  松山打了好久都打不下来,就把第二军的兵力一个不剩的完全调来,才收复了松山。

  他说:"在打仗时,哪个也不敢后退,必须服从军法。"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更戛乡。

  

  李国成 90岁,河南渑池人,1938年入伍,在国民党71军88师,中尉军衔,参加过松山、香县等战役。

  一次,他和另外两个士兵穿着便衣到腾冲侦察,为部队提供了有效的情报,上级奖了八千块大洋给本团,他们三人也得到了相应的奖励。他在松山战役中,大腿受了伤,蒋介石调他到台湾,他没有去。

  他说:"中国不当亡国奴,我也不当亡国奴,我们就是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蒲缥镇杨三寨。

  

  张顺 87岁,云南保山隆阳人,1938年入伍,在保山保卫队的自卫队。1943年整编到

  国民党71军28师82团,轻机枪连,少尉排长,机枪手。

  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被日军炮弹破片炸断了上节。1944年4月初十在龙陵象达渡江时被日军的枪打伤了脚,之后回家养伤。

  他说:"日本兵难对付呢,但我们就是要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蒲缥镇双河村。

  

  张元称 89岁,云南保山隆阳人,1939年入伍,在国民党54军炮兵营,少校军衔,参加过腾冲战役,后来主要是在广州。眼睛受过伤,现在还有个疤。

  他说:"我最有印象的事,就是日本无条件投降了。"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金鸡乡郑官村。

  

  周朝先 84岁,云南保山昌宁人,在国民党60军,班长,驻防滇南。后来参加解放军,在54军,到过东北、张家口、朝鲜等地作战。

  他说:"我是栽秧的时候被抓去的,打仗时头部受过伤。"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翁堵乡立木村。

  

  张寿和 82岁,云南保山隆阳人,1942年入伍,在国民党预备师5团、士兵。参加过高黎贡山、滕冲战役。

  他说:"我年纪大了,又没有文化,说不出个什么,年轻时只认得打仗。"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金鸡村

  

  张丙善 85岁,云南保山隆阳人,被炸后入伍,在国民党保安营,参加过腾冲战役。

  他说:"日本人都快打到家乡的怒江边了,老百姓寸铁没有,惹不过他们(日军),所以我就入伍到了保安营。"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金鸡乡。

  

  杨洪恩 88岁,云南保山人,1937年入伍,黄浦军校部科毕业,在军政部交通师,中尉、上尉、办公室主任等军衔,滇西反攻调远征军27团军总监部。

  1944年5月11日,第53军在连系山、大塘子等地打了九天九夜,才把敌人打退,日军的金刚司令击毙在铁匠房。

  他说了几句顺口溜:"任你铁打铜铸金刚,到了铁匠房,送你见阎王,日落归西,矮日本可耻的下场!。"

  现居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城南盛市。

上一篇:东莞抗战老兵袁方:东江纵队机枪手 手握最好机枪
下一篇:回到故乡,97岁抗战老兵唱起了战歌

责任编辑:梅曼雪
最后更新:2015-07-06 10:02:46

出征老兵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