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日老兵在湘老兵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未曾老去——马金辉:湖南抗战老兵影像档案(10)

添加时间:2015-06-17 10:52:04 来源:红图汇 马金辉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吴运久 1922年 原住长沙市岳麓区三汊矶锌厂宿舍,现住长沙市第一社会福利院1013室13床 青少年时期心中即燃起“忧国忧民火苗”的吴运久,一生曾三次报考黄埔军校。尽管当他最后走出黄埔军校(21期)时,抗战已经结束,但对于抗战老人并无遗憾。从1937年秋参加南昌某迫击炮连,到后来的“长岳师管区”新兵队,再到地方抗日自卫队、国民革命军第73军工兵营抗日情报组……正式进入黄埔军校前,老人一直没有停止过“战斗”。自2011年12月21日起,患“心脑疾病”的老人一直住在福利院。神志已模糊的老人,在“明白”了我们的到访后,一直不停摇动左手。在病房内照顾老人的亲属说,“他这是在打招呼呢”。

  

  肖克明 1920年 原籍河北新县,现住吉首市凤凰县里仁巷 1938年下半年,肖克明参加河北新县的敌后武装,“新县抗日独立大队”。尽管身为抗日游击队员,但肖克明并未中断在“老财”家的帮工生活。并以此为掩护,为抗日独立大队“破路”、“诱敌”等抗战斗争传递情报。1940年前后,肖克明还参与过对日军的“劫车”战斗。解放初期,肖克明随解放军第47军“南下”凤凰。在凤凰居住已有60余年的肖克明,尽管每隔几年还是要回趟老家,但他始终没有“归根”的想法。“父母都不在了,其他也没什么人了。”(因老人的记忆已模糊,早期抗战经历,根据其之前的口述材料整理)

  肖远湘 1922年 衡阳市祁东县砖塘镇黄丫桥村6组 这是侥幸躲过一次“抽丁”的老人。1942年,肖远湘有再次被“逼丁”的危险。这一年,20岁的肖远湘主动加入国民革命军新编20师(威远师)59团,“给团长周穆深当勤务兵”。部队在江西新余驻扎期间,肖因病返乡休养。回家后不久,“催兵人”又至,肖远湘再次入伍。1944年,回乡探亲的肖远湘,因湘桂铁路中断而滞留家中,自此离开部队。如今,已经90岁的老人还坚持下地,种黄花、摘黄花。2011年12月10日,在女儿莲子生日这天,老人应大家的要求再次唱起了《步哨歌》、《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精神矍铄的老人自言要活到百岁。

 

  谢海山 1928年 资兴市卫生局宿舍 1944年,日军攻陷长沙。没等抽丁拉夫的人上门,谢海山即随堂兄入伍。 在国民革命军第100军19师师部军医处任“司药”的谢海山,在抗战胜利后,被整编入83师19旅。1948年8月,在山东济南,老人随军医处的10多名同事投诚。后老人自愿加入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三纵队(22军),参加了抗美援朝。那时,老人依然是“司药”(配属20军)。1953年11月,谢海山返乡后一直在卫生系统工作。因为“历史问题”,老人曾长时间被安排在“偏远”的基层卫生院,直到1984年,谢老才调入资兴市卫生局。现享受离休老干待遇。

  

  谢云威 1920年 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村12组3号 1937年,在家排行老大的谢云威被抽壮丁。被编入国民政府财政部“盐务总局税警总团”学兵团(4团)的谢,在都匀驻训3年。后在开赴广西剿匪的路上,部队被改编为新38师114团3营9连。“我那时候扛的是机枪,直到在缅甸负伤。”右手虎口被枪弹所伤的谢云威,没有下火线。在随后的转移中,靠着“12斤大米”,谢担着1000发子弹(约60斤)随部队历时1个月零3天穿越野人山,到达印度红茶场。反攻期间,因俘获日军“比军长还大的官”,谢被提升为“副团”。 抗战胜利后,谢先是在广东沙河带领日军战俘修建抗战烈士陵园,后押解战俘到秦皇岛。后于1946年返乡。

上一篇:未曾老去——马金辉:湖南抗战老兵影像档案(9)
下一篇:未曾老去——马金辉:湖南抗战老兵影像档案 (11)

责任编辑:刘连梅
最后更新:2015-07-16 15:31:17

在湘老兵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