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日老兵在湘老兵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未曾老去——马金辉:湖南抗战老兵影像档案(7)

添加时间:2015-06-17 10:29:48 来源:红图汇 马金辉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欧阳锭 1914年 长沙市开福区清水塘居民点5栋202 听力不好的老人沟通起来有些困难。 按老人片段式叙述,老人是在国民革命军第28军62师57旅上尉参谋任上,被保送至黄埔军校(三分校)军官训练班第11期学习的。在受训8个月后,老人重回原部队……主要在江浙一带对日作战。 几年前老伴过世后,老人平时由来自醴陵老家的侄子照顾。

 

  欧阳洪隆 1928年 邵阳市隆回县司门前镇石桥铺乡大茅坪村6组 1945年三月初四,在家中的两个哥哥被征入伍后,未满17岁的欧阳洪隆在去往姐姐家(龙潭)的路上,也被在当地驻防的“国军”队伍“拦”了下来。自此,一直穿着百姓衣服的欧阳洪隆,在国民革命军第100军63师187团开始了四个月零23天的行伍经历。 一直跟着“三十出头”团长(已记不起姓名)的欧阳洪隆,短时间内经历了第一次上火线、第一次开枪、第一次清晰看见日本兵倒地、第一次负伤……这一切对“从未出过远门”的欧阳洪隆而言,既新鲜又血脉贲张。 后部队转至龙潭休整,欧阳洪隆因父亲“被日本人打得快不行了”返家。2012年4月30日,84岁的欧阳洪隆说,今年身体不行了。“去年还能挑得动100多斤,今年只能挑60斤了”。

 

  彭程银 1918年 永州市蓝山县花果村7组 曾入伍6年的彭程银老人,现与儿孙同住(生有两女,说女儿、外孙、曾外孙可能更为准确)。基本失聪的老人,听不懂普通话,靠曾外孙凑近耳朵的喊话才勉强得以交流。 1938年,彭程银被抓丁入伍。被“这里编一下,那里编一下”的老人,已记不清自己到底换过多少部队。但老人还记得“173师重机枪连”和“安徽蚌埠”。在老人破碎的记忆中,6年行伍生涯只剩下“晚上走路,白天打仗”和“后来有病跟不上队伍就回来了”……等只言片语。 老人的外孙张卫生说老人,“前两年还经常出去打牌”。曾外孙补充,“去年还听见他哼过歌,说是过去在部队唱的”。

 

  彭范爱 1921年 洞口县又兰镇梅田村1组14号 1941年,20岁的彭范爱报名参加了第九战区“干训团”(专为培养地方基层干部)。在这里,彭范爱学习了无线电技术。毕业后,彭被分配至“湖南第十专员公署”无线电台工作,驻芷江。 1943年冬,老人回乡探亲,恰逢国民革命军第74军58师驻扎当地。巧合的是,58师师部电台恰巧设在彭的舅舅家。后经舅舅介绍,彭范爱加入58师,后参加雪峰山会战。 尽管育有四子,但老人与老伴依然独自过活。“身体不好。心脏病、尿道结石”。

  邱岳忠 1924年 涟源市桥头河镇油草村新塘组 16岁那年,在二哥入伍返乡后,邱岳忠被抓壮丁。 邱岳忠被“5个人绑一根绳子”地带到了驻扎在湖北崇阳的部队。“开始那个部队的番号记不得了。(在这个部队)最开始是让我当炮兵,不久又让我守总机(通信),我都不干。长官后来让我背步话机,我说背不动。长官就说你这也不干,那也不干,那你能干什么?” “这也不干那也不干”的邱岳忠后被调至国民革命军第18军18师54团。在54团,邱岳忠从宜昌的三斗坪,到五峰的“阳雀山”,再到宁乡、新化,从一个普通士兵成长为少尉军官。 在湘阴迎来“抗战胜利日”的邱岳忠,后随部队到达山东。在山东济南,邱岳忠投诚,并参加了淮海战役,“那个时候是打国民党”。 1949年5月4日,离家近十年的邱岳忠拒绝了部队的挽留,执意回到家乡。务农至今。

上一篇:未曾老去——马金辉:湖南抗战老兵影像档案(6)
下一篇:抗战老兵 我们永远记住您 ——中国抗战胜利70年纪念湖南省新宁县关爱抗战老兵纪实

责任编辑:刘连梅
最后更新:2015-07-22 08:44:02

在湘老兵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