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通讯员之声通讯员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送别粟翼航老兵

添加时间:2020-09-15 08:50:43 来源:孟企平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东边日头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9月10日长沙大雨,9月12日又是阵雨,偏偏9月11日多云无雨,老天是知道这一天是粟翼航老兵追悼会的日子,我们长沙关爱抗战老兵志愿服务队要前去送最后一程么?

  98岁的粟嗲嗲实在走得太突然。长沙的抗战老兵中他是身体最好的,不仅耳聪目明,记忆奇好,而且身手矫健,行动自如,兴致上来还不时打一路拳给我们看。6月17日我们刚为他庆贺98岁寿辰,他即席感言:长沙县现在只剩下我一个黄埔抗战老兵了,我要争取活到120岁。谁知8月23日在家不慎摔倒,股骨粗隆间骨折,先后在浏阳骨科医院和路口长沙县第一医院检查治疗手术。9月1日手术一个多小时顺利完成,术后第二天,我和燕归来赶去看他,他神志清醒,做完手术的右腿并不很痛,还可以活动。医生说住院10—12天就可以回家休养了,这让我们松了一口气。第三天有志愿者肖宪明特意熬了排骨汤送到医院给他滋补身体。第四天病情却急转直下,9月5日我在去南岳的途中先后接到他儿子和孙子的电话,因肺部发生感染和肾衰竭,情况很不好,粟嗲嗲尚清醒,要求回家。接回家后他似乎平稳些,喝了稀饭,上了两次厕所,咳出些痰便安然入睡。半夜刚过,0:12分忽然呼吸急促,痰涌堵塞,就此长眠不醒,与世长辞。


  听家属说,粟嗲嗲到最后时刻都是清楚的,他一定舍不得离开自己居住的百年土屋。房前有整齐码放的柴堆,屋后有亲手种植的蔬菜,窗下灯常亮,灶前火常明。他说过,自己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结婚,从这里投笔从戎,负伤后去黄埔军校学习,回乡后组织自卫队,抢日本兵的枪,发展壮大。晚年他守在这里独居,写他的《醒公思痛录》,哪里也不想去,哪怕是房子塌了一边,也不舍得搬去儿子家。




  虽然住得偏远,粟嗲嗲是我们走得最勤的老兵。听说去看望粟嗲嗲,每次都有很多志愿者报名,也总是在他家停留最久。粟嗲嗲喜欢志愿者去看望他,每次都会站在门口目送我们翻过山坳。我们接他到红星市场参加过欧派橱柜的抗战老兵慰问活动,到湘阴白骨塔祭奠他的营长曹克人烈士,到展览馆参观抗战胜利纪念展,到市图书馆出席《老兵》与读者见面会。我珍藏着他为《老兵》题写的书名,还有条幅“不信青春唤不回,岂容青史尽成灰,低徊海上成功宴,万里江山酒一杯”,为祭奠战友作的词“几多英烈,流尽沙场血。民族恨,情何切,青山埋白骨,丹心悬日月。千古怨,八年血肉终成雪,泪洒关山月。日寇灭,了却忠魂愿,焚告英灵帖”。




  粟嗲嗲的追悼会上,一位熟悉他的退休老师告诉我,他与粟嗲嗲是忘年交,最敬佩的就是粟嗲嗲,为抗战舍小家,流过血,负过伤,运动中受过冤屈,划为“21种人”,到大队猪场喂猪管制劳动20多年,但他无怨无悔,还劝导他退休后要静心多读点书。这也许正是他长寿的秘诀。是的,粟嗲嗲给我吟过这样两句诗:留得精神研浓墨,挥毫狂写夕阳诗。这是何等豁达豪迈的胸襟气概。





  我和粟嗲嗲也算得上是忘年交,好几次独自开车往返百里,去他的土屋闲聊,听他讲故事。隔上个把月不见,就会通个电话。他不稀罕贵重的礼物,却喜欢燕归来送他的老粗布棉被;他不喜欢牛奶水果,却笑纳我们带去的普通肉包,总不忘记回馈甘甜的南瓜、青翠的蔬菜。志愿者们把他家当做了饭香菜美的农家乐,土屋里总是洋溢着欢声笑语。


  粟嗲嗲去了,留下不尽的思念。

  2020.9.14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广西南宁举办纪念抗战胜利七十五周年茶话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宋吟霜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