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南口战役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南口战役时间表

添加时间:2020-09-14 11:39:46 来源:燕平故事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南口,北魏时称“下口”,北齐称“夏口”,金代始称南口,位于北京市昌平区,自古为军事重镇,今属昌平所辖20个镇街之一。1937年8月,以南口、居庸关、龙虎台等地为主要阵线,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者打响了震惊中外一场大战,史称“南口战役”。

1937年8月12日,上海《申报》有关南口战役的报道。

  南口战役是七七事变后,中日在华北战场上的首次正面作战。中日双方在此役动员的总兵力超过13 万人,伤亡总人数近5 万人。最为现代的武器,如飞机、坦克、战车、毒气,与最为原始的作战,如袒臂肉搏、石块投掷、人体炸弹,全都出现于战场。在战略及历史影响上,南口战役可谓中国抗战华北正面战场形成的起点,凝聚了全民族抗战的意志,加速了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形成,被日本称作“一次世界战争史上未曾有过的山地战争”,被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誉为“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的一页光荣战史。

上海《时事新报》:收复平津,须从南口着手。

  在南口战役白热化之际,南口战场成为举国上下、中日双方以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1937年的七八月间,无论是遥处中国西北的英国记者贝特兰,甘肃兰州的谢觉哉,陕西富平的王恩茂,还是此时身居北平的吴宓,南京的胡适,伦敦的顾维钧,在他们的诗文或日记中,也无论是在东方的报刊上,还是西方的报道里,都会出现一个共同的指向——南口。毛泽东并以极具战略的眼光预见,日寇在华北作战计划,将以“占领平津、南口、张家口一线为第一步”,特别指示边区各部加紧备战动员,随时北上抗日。

  南口战役是全民族抗战之初的一幕序曲,是昌平百年历程中的一锤重音。南口战役期间,日军相继在昌平制造了沙河暴行、南口屠杀、西山惨案。仅西山惨案即杀害无辜群众109人,焚毁房屋500余间,是抗战初期北京地区最大的惨案之一。今昌平区的沙河、阳坊、回龙观、南口等地失陷后,所属史各庄、朱辛庄、兰各庄、白虎涧、霍营、虎峪等村,均有村民被残杀的记录。

  面对日军的暴行,不屈的平郊人民从来没有停止抗争。南口战役后,国民抗日军在昌平白羊城率先举义,打响了平郊民众抗日第一枪;广大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前赴后继,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作战,投身于平西、平北抗日根据地开辟和巩固;更有成千上万的燕平儿女为守护家园,支持抗战,奔赴生产线、补给线、运输线、秘密交通线,以及战场第一线,谱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篇章。

国民抗日军起义旧址,今昌平区流村镇白羊城村。

  2015年6月,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南口战役》作为《中共北京历史读本》的第一批丛书,付梓出版。温故以知新,时值南口战役爆发81周年之际,谨据南口战役期间的部分军事电文、人物日记、总结战报、民国报刊,以及亲历将领的有关回忆文章,概括梳理南口战役之始末,以为存照。

南口战役时间表

(1937年7月至9月)

  7月7日,日军悍然向宛平城发动进攻,七七事变爆发。

  7月9日,彭德怀等红军将领通电表示:“红军愿即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并请授命为抗日前驱,与日寇决一死战。”

  7月10日,日军参谋本部对华北局势做出判断,决定为“一扫事态之根源,应向华北方面派遣之必要兵力”

  7月20日,国民党军政部第三厅情报处处长严宽获悉日军对华作战军事情报,特向军政部长何应钦密电,电文称日军企图先占领位于平西地区的蓝靛厂、万寿山、八里庄、西苑等地,然后切断平绥路,控扼北平至昌平一线。

  7月24日,宋哲元紧急召集第29军将领商议作战计划,决定以第132师一部守北平,其余的和第37师进攻丰台和通州之敌,并以第143师自南口出击,进攻昌平、密云、高丽营等地,截断古北口到北平的通路。

  7月27日8时,北平以北的高丽营、昌平一带400余日军,向南进犯小汤山、沙河中方冀北保安队阵地。同时向通县、团河发动袭击,中日双方军队严密对峙。

  7月28日,北平失陷。同日,八十九师王仲廉部奉命挺进张家口。

  7月30日,天津失陷。同日,蒋介石电令毛恕可、汤恩伯,速派员前往张家口与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联络增防事宜。

  7月31日,蒋介石致信傅作义、阎锡山,催促八十四师高桂滋部星夜集结张家口。

  8月1日,八十九师向怀来、南口输送部队。上午12时,该师529团罗芳珪部于丰镇登车。敌方飞机不时于铁路沿线侦察轰击。军队利用夜间潜行。

  8月2日晚,王仲廉师长率领高级职员乘坐第304次快车赴南口视察,至下花园站,遇日机9架投弹数十枚,并以机枪扫射,王仲廉及随员险遭不测。

  8月3日拂晓,529罗芳珪团接替二十九军134师第2旅第4团守兵。于南口、居庸关、得胜口、康陵监、永宁、延庆等地抢筑工事。

  8月4日,日军机械兵一中队、坦克车30辆、野炮八队、步兵一旅由北平运抵南口。八十九师530团到达康庄,即遭敌机轰炸。同日,二十一师李仙洲部奉命由陕北宋家川出发,向南口驰援。

  8月5日,十三军汤恩伯部开抵南口,于南口、青龙桥、岔道、得胜口、虎峪村、苏林口一带布防,严加戒备。

  8月6日,连日来日军以空军对平绥沿线施行侦察轰炸,以列车输送集中大量军团,至本日,沙河附近发现敌骑200余名。

  8月7日,八十九师部及直属部队推进至榆林堡。从该日起,日军不时以骑兵出没于得胜口——康陵监——关公岭——马家窑之线阵地,中国守军严阵以待。

  8月8日晨,日军步骑兵千余、炮10余门进攻得胜口,南口战役拉开帷幕。八十九师二六五旅奉命将居庸关、南口及昌平间之铁道桥梁山洞全部炸毁,并以巨型车头阻塞山洞。从本日起,日军以载重汽车80余辆装运各兵种连续向昌平增援。

  8月9日拂晓始,日军以战车置铁道附近掩护工兵修桥,且强迫居民赶修昌平至羊坊公路。12时许,日军携大炮战车向昌平、羊坊各增兵千余。下午3时许,日骑兵百余向龙虎台警戒阵地袭击,激战3小时。

  8月10日拂晓,日军炮兵向南口镇及车站附近发炮,历4小时。至下午1时,八十九师阵地全行轰毁。南口车站失陷。下午7时,八十九师工兵营第2连到达吊明湖,对羊坊之敌严密监视。同日,傅作义、汤恩伯抵达张家口,商讨进攻察北计划。

  8月11日拂晓,在南口方面,铃木师团炮兵两联队集中全力,向南口阵地发炮4000余发,并以大批飞机在各阵地轰炸。南口阵地悉被炸毁无遗,血肉横飞;在虎峪方面,日军步兵、骑兵借战车掩护猛扑虎峪村前进阵地,反复肉搏10余次。战斗持续至晚6时稍歇。

  同日,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中共代表出席国民政府军事会议,周恩来认为,目前中国抗战的“主战场仍在华北”,他特别指出,日军将设法“先取南口、张家口而增加平绥线上”,“如南口、张家口不守”,则无法发挥中央军及红军善于突击迂回的有利优势,目前红军大部在甘肃一带,“道途过远,希望能早日出发”,北上抗战。朱德进一步指出,抗战在战略上需要持久防御,但“华北作战,在背水之形势下,战术上应采攻势”,目前华北一时难以完全巩固,“南口、张家口须能固守”。叶剑英在发言中指出,我之重点应置于平绥线,并建议及时总结“此次南口、张家口、上海之经验”,对实际作战予以资鉴。

  8月12日拂晓,日军增兵5000余、野炮60门、坦克车30余辆,进攻南口、虎峪村、得胜口、苏林口一带阵地,并敌机30余架,不断轰炸。炮火之猛烈为开战来所未见。

  8月13日晨,黄楼院、吊末湖之敌,经第四师王万龄部第20团之猛攻,向白羊城方向退去。高家口到敌2000余,有向横岭城前进模样。日军3000余由门头沟向青白口前进,有进出马黄峪,截断我后方之企图。同日,淞沪会战爆发,中国华东第二战场开辟。

  8月14日,日军坦克车30余辆冲入南口,五二九团罗芳珪部几全团殉难。午后3时,敌增一联队猛攻南口左右两侧山头守兵,肉搏十余次。至午后9时,将敌击溃,534团加入增防。同日,蒋介石派卫立煌率三师由易县、涞源向南口增援。九十四师朱怀冰部到达康庄。

  8月15日午后,日军以重炮轰击南口右翼高地,发弹3000余发,八十九师533团第三营全营轰灭。午后6时,南口右翼高地陷于敌手。第四师十九团于禾子涧击落敌机一架。

  8月16日午后2时,日军千余攻黄楼院、土木窑第四师二十团阵地,以主力3000余猛攻南口左侧高地。均被击退。日军2000余侵入禾子涧,敌大部分向马刨泉北石岭进攻,王仲廉率二十三团赶赴横岭城。

  8月17日上午9时,敌突破黄楼院阵地,侵入二三百占领城边碉楼。11时,日军对南口进行全面攻击。下午4时右翼阵地被敌突破,窜入3000余进迫长城,一路向黄楼院骡子圈,一路向镇边城急进。我军拼命截堵。

  8月18日,日军由南口右侧黄楼院、长峪镇、边城一带进攻,南口危急。

  8月19日,右翼黄楼院阵地又被敌突破,侵入数百人,我军死守。

  同日,延安召开群众大会,美国记者史沫特莱与延安军民一起获悉了南口战役初战告捷的消息,“在长城的南口,日本人最近已伤亡五千之众”。

  8月20日晨5时,二十一师六一旅之123团赶到,接替533团居庸关阵地。陈长捷三团从横岭城出击,恢复十道岭。晚5时,汉诺坝西灰菜梁新开口阵地被敌突破。至本日,二十一师李仙洲部各增援部队进入阵地完毕。

  同日,《国军作战指导计划》颁布,该计划特别指出:“应以南口附近为旋回之轴,以万全、张北、康保等地方为外翼,要固守南口、万全,国军作战方有生机,要攻略张江、赤城、沽源,国军方能展布。”

  8月21日晨,敌以步兵及战车在炮兵飞机掩护下,进攻居庸关口。陈长捷率队抵横岭城。

  8月22日晨,长峪城西南高地一部被敌突破。骡子圈方面第四师阵地被敌突破,张树桢少将团长阵亡。晚,居庸关口为敌突破。

  同日,国民党政府发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八路军115师向晋察冀地区挺进;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召开扩大的政治局会议。

  8月23日,黄楼院、镇边城各口被敌突破。

  8月24日晨6时,敌机向居庸关阵地轰炸。敌步炮兵及战车向正面534团阵地激烈攻击。同时,右翼羊台子、马庄子及左翼马家窑、虎峪村、得胜口发生激战。至黄昏,双方形成对峙。

  8月25日晨,敌全线总攻。羊台子、虎峪村、得胜口阵地战事异常激烈,战至午后7时,炮声尤未停息。

  8月26日,张家口被敌陷落,刘汝明退守宣化。卫立煌增援未至。南口阵地腹背受敌。敌以大部千余进犯怀来。抢防各部奉命退出阵地,金城汤池之居庸关沦于敌手。

  8月27日上午8时,各部均先后到达永定河北岸。

  8月28日,日军乘胜围攻宣化。

  8月29日,蒋介石电汤恩伯,速令比较完善之部队,反攻恢复居庸关等各要口,图与卫立煌军联络,转败为胜。

  8月30日晨,日军冲入宣化城。夜,日军围攻怀安。

  8月31日午,怀安陷落。

  同日,八路军120师向晋绥地区挺进。南口战役结束后,英国记者詹姆斯·贝特兰就此指出:“一直拖延到8月底,南京方面才下达进军的命令”,“这种拖延是非常不幸的,假使那年8月这些有经验的游击部队就进入晋北山区的话,很可能会严重地妨碍日军的进犯”。这一期间日伪报纸持续关注八路军的作战步伐,有报道称:“内蒙门户之南口战,共产军似尚未参加。”

  9月1日,以张家口与南口既失,各部队损失甚重,反攻不易。令参战部队转赴晋绥战场。第四师、八十九师开顺德,汤恩伯及余部留涞蔚广一带布防,八十四师开广灵,二十一师开蔚县,九十四师开来源布防。

  来源:武月星主编《中国现代史地图集》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600046806&ver=2583&signature=veLunDmH*BprUpz3UouLKbjWS4P4NecH6BCgJ3dMHG2lKY37L5jv72UOG9JrhiRN0OyED*rK6QMTOevLXz3x6stny4z7HQnmtuG636BWspE1qIFVoVB5awntiS0L0MbJ&new=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悲壮南口战役 一寸山河一寸血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宋吟霜

南口战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