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敌后战场东北抗联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北抗日烈士传》——祁致中烈士传略

添加时间:2020-09-13 11:41:49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祁致中画像(1913—1939)


抗联独立师后方根据地—七星砬子群山主峰


抗联独立师七星砬子兵工厂用的机床

  祁致中同志,原名祁宝堂,别号明山,1913年生,山东省曹县曹家庄人。由于家庭贫苦,1931年春他闯关东来到东北,在桦川县驼腰子金矿当工人。“九一八”事变,他不甘忍受日本侵略者的欺压,奋起抗日,组织工人缴了看守金矿的日军武装,成立“东北山林义勇军",被推举为首领。后主动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改编队伍任东北抗日联军独立师师长和抗联第十一军军长。

  祁致中同志热爱祖国热爱党,积极要求进步,抗日思想坚决,对敌英勇善战,为东北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举起抗日旗 成立义勇军

  在伪三江省依兰县东、桦川县南,有一个名叫驼腰子的金矿局。1931年春,十八岁的祁宝堂跟着同乡来到这个金矿当工人。采金劳动非常沉重,天天用大铁锹撇沙石,每一锹都是十五、六斤重。在这艰苦劳动中,锻炼了祁宝堂的坚强意志,培养了他的勇于斗争精神。

  1932年秋,驼腰子金矿被日本侵略者霸占。他们派来七个日本兵,带一挺轻机枪,在这里护矿。敌人为了廉价掠夺黄金资源,除极力压缩工人收入、降低伙食标准外,还对工人严加看管。他们把矿区用铁丝网围起来,只留两个门,由日本兵把守。工人上下班都得出示出入证,还要搜身检查。矿工们吃不饱,穿不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干不动活,日本监工看见后,不是打就是骂。特别是矿坑里没有安全设备,工人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有一次,监工逼着工人快刨快挖,由于震动大,冻裂的坑顶突然塌陷,两名工人被砸死,祁宝堂等三名工人被砸成重伤。

  日本侵略者对死难和受伤的矿工,不但不给予抚恤和治疗,反而凶狠地说:"中国人大大的有,死了死了的没关系……”敌人的残暴统治激起工人的无比义愤,有的主张罢工,有的要和敌人拚命。祁宝堂更是气炸了肺,他和大家一样,再也不愿给日本人当牛做马了。他要斗争,要反抗。他觉得罢工和硬拚都不利,赤手空拳和敌人干只能白送命。他让大家先忍耐一下,等伤好了再想办法对付敌人。

  祁宝堂在养伤中,和孙继武、尤成禄、赵喜儒等六个同乡、好友加紧串联谋划,准备夺取敌人武器,奋起扩日救国。旧历年三十晚上,祁宝堂和六个好友在工棚子里一边装作玩牌,一边把每个人积攒下来的金子凑到一起,共计四两九钱多,交给家在本地的赵喜儒保存。他们商定,待青纱帐起时,把这些金子卖了,买两支枪,再动手缴敌人的武器。

  1933年6月间,一天中午,祁宝堂把六个好友找到一起,研究了具体行动步骤。最后,七个人还结为了盟兄弟。之后,祁宝堂和赵喜儒等四人,以天热换季为由,向工头请了假。他们走了两天,到了赵喜儒家,把四两九钱金子取出,卖了一万二千二百五十吊官帖,又托人买了一支带五发子弹的狗牌橹子和一支带七发子弹的“七星子”手枪。两支枪到手后,他们立即回到矿里。

  第二天中午,趁七个日本兵又把枪码起来准备吃饭时,他们凑到跟前,祁宝堂和孙继武猛地抽出枪来,先把日军班长三郎和机枪射手打死,然后大家一拥而上,夺过敌人武器,把其余五个日本兵全部击毙。这次共缴获机枪一挺,步枪六支,手枪两支,子弹七百多发。

  接着,祁宝堂召开全矿工人大会,他激动地说:"弟兄们,日本鬼子侵占了中国,霸占了咱们的土地、矿山,叫咱们当牛做马,他们还不甘心,还要吃咱们的肉、喝咱们的血,咱们能这样挺着等死吗?我们弟兄七个不愿当亡国奴,现在缴了敌人的枪,要拉起队伍打鬼子。有骨头的跟我们走,不愿意的赶快解散回家,鬼子来了没你们的好!”他的话,发了工人们的爱国热情,当时就有二十多人报名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祁宝堂带领这支队伍离开了驼腰子金矿,一直向北走,到了四十多里路外大梨树沟里的十二马架子屯住下休息。

  在这里,他们正式成立了“东北山林义勇军”。祁宝堂在盟兄弟中年龄最小,排行老七,但因他足智多谋,勇猛过人,所以被盟兄们推举为首领。当时他还没有接触革命思想,不懂得建立革命队伍,所以也和其他山林队一样,报了个字号叫“明山”。因此,群众都称他的队伍为“明山队”。

  从此,祁明山率领这支三十多人的队伍,活跃在桦川、依兰、勃利一带,不断打击敌人,取得了一些胜利。

  伏击日伪军 痛打屯星兵

  明山队拉起来后,他们以大梨树沟为临时根据地,不断派出侦察人员,了解敌人的动向。这天,他们来到佳木斯通往土龙山公路附近的山上。山下有个屯子,叫杨麻子店。他们从群众口里得知,佳木斯的敌人往土龙山送给养的汽车都经过这里。于是,祁明山决定在这里伏击。下午两点钟左右,他们看见远处有敌人的汽车开来。祁明山把队伍分成两部分,尤成禄和吕景芳带十名队员到公路西侧的草甸子里埋伏,其余的都集中在路东的山脚下。不一会儿,敌人的七辆汽车开过来了。祁明山用机枪对准第一辆汽车猛射,汽车被打中起火;后边的六辆汽车也都停下。每个车上有两个押车的日本兵,他们跳下车,依着车轮子进行还击。这时,尤成禄和吕景芳等十二个人从敌人后边摸了上去,一顿射击把敌人消灭了。

  大家上车一看,拉的全是军用毛毯、呢子大衣和罐头箱子。队员们正在往下搬东西时,藏在毯子下的一个日本兵突然开枪,尤成禄被打中牺牲了。大家气愤地把这个家伙打死。祁明山和弟兄们都很悲痛,用毯子把尤成禄的尸体裹起来,埋在山脚下。正在这时,敌人的五辆装甲车冲了上来,轻重机枪一起开火。祁明山见敌人火力太强,一边命令大家撤退,一边用机枪对射,进行掩护。战斗中吕景芳和三名队员又相继牺牲。

  这次战斗,损失较大,七个首领牺牲了两个,影响了队伍的情绪。祁明山劝大家说:"要抗日救国,就得有流血牺牲。我们要尽快地扩大队伍,更狠地打击敌人,为牺牲的弟兄报仇!”

  8月间,祁明山带队回到驼腰子金矿附近活动。从工人中得知,最近几天矿里要往佳木斯送金子,由驻矿伪军护送。祁明山感到这是打击敌人的好机会,于是决定截击。他们选择范家店北边七、八里路的地方做为伏击地点。那里地势险要,路东侧是大山,西侧是群众称为“红眼哈塘”的沼泽地。祁明山把队伍布置在半山腰,一直等了三天。这天中午,祁明山用望远镜看见南边的大路上尘土飞扬,前边大约有七、八十名骑兵,后边是五辆大车。他立即命令十几名队员去山南面埋伏,以备堵击溃逃的敌人

  伪军骑兵进入伏击圈后,祁明山用机枪猛烈射击。前边的十几个伪军掉下马来,后边的一看不好,拨马就往西边跑。谁知,一下子都掉进了“红眼哈塘”。这时,后面的大车磨过头来准备往回跑,山南边的队员立即开枪堵击,又打死了五、六个敌人,截住了三辆大车。其余的敌人和拉金子的两辆大车,顺着来路拚命地逃走了。这次战斗共击毙伪军二十多人,缴获步枪二十多支、战马二十多匹和三大车给养。而明山队一无伤亡,大获全胜。这次战斗,轰动了附近的大小村镇,"山林义勇军”受到群众称赞。一些青年主动找来,要求参加队伍,明山队很快就扩大到五十多人。

  这年冬天,为了解决给养,祁明山带队在十二马架子附近的山上烧炭。一天下午,住在十二马架子屯给队伍卖炭的范海亭,气喘嘘嘘地跑上山来,向祁明山求救,说他今天给儿子娶媳妇,开拓团来了五个日本兵,要奸污他的儿媳妇。祁明山听完气满胸膛,立即带队下山,跑步赶到老范家。这时天已经黑了,祁明山和孙继武端着匣枪冲进屋里,把正在作恶的五个鬼子当场击毙。过了一会儿,屯长又领来七个日本兵,他们也是来发泄兽性的。祁明山指挥大家在院子和东屋里隐蔽好,叫范老爷子把鬼子让进西屋,摆上酒菜,稳住敌人。七个家伙放下枪,坐到炕上喝起酒来,一边喝一边唱。这时,祁明山和孙继武猛地冲进西屋,把七个敌人全部打死。这次行动,不但为范海亭家除了祸患,还缴获了十支步枪、两支手枪和六百多发子弹。

  激战土龙山 奇袭孟家岗

  1934年3月初,日本侵略者到依兰县东一百多里外的土龙山一带收缴枪支和地照,激起了当地广大农民和地主大户的反对。3月6日,土龙山附近的五个保长在大洼屯开会,决定搞土龙山农民武装暴动,成立“东北民众义勇军”,并推举五保的保总谢文东(后叛变投敌,1946年被我镇压)为总司令。当即向各处发出通知,邀请名抗日武装队伍向这里集中。两、三天内,集合了二千多人。祁明山得到消息后,也率队来到土龙山,加入了暴动行列。3月9日,起义军占领了土龙山镇。

  驻守在依兰城里的日军第十师团六十三联队长饭塚朝吾大佐,得到情报后非常恼火,决定亲自出征镇压。3月10日上午,他带着伪军宋参谋长和县警察大队长盖文义等一百多名日伪军,坐着五辆汽车,直奔土龙山而来。起义军在土龙山西六里地的白家沟(现民主大队)山坡进行伏击。当敌人进入起义军阵地后,立即杀声四起,万弹齐发,打得敌人蒙头转向。起义军很快击毙了饭塚大佐、铃木少尉和警察大队长盖文义以下二十多人。祁明山带队埋伏在土龙山西门外,在此截击从白家沟逃跑的敌人,又歼灭日伪军十余人。

  土龙山暴动后,日军广濑师团继续派兵前来“讨伐”。三天后,总司令部命令祁明山部去土龙山西南方二十多里的横带山伏击敌人。日伪军三百多名骑兵被土龙山的起义军击溃后,祁明山指挥部队堵截溃逃的敌人,歼敌三十多名,缴获大小枪械三十余支,战马三十多匹。

  在和谢文东所部一起活动的日子里,祁明山发现谢文东并不想坚决抗日,而是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然后开赴宝清、饶河国境,绕道逃往关内。谢文东队伍的纪律很不好,明山队亦受其影响。一次,在十大户地方,祁明山队伍的两个弟兄拿了群众的衣物。群众找到队上,祁明山很生气,当众枪毙了这两个队员。这种做法虽然有些过火,但却严明了军纪,获得群众的好评。

  我地方党的同志,看到明山队工人成分多,抗日坚决,注意纪律,便有意引导他们走上正路。党的同志劝祁明山说:“你们光有爱国心是不能把日本侵略者打走内,报山头也只会走‘胡子’(即土匪)的道路,没有正确的政策和纲领,队伍拉起来也会垮的。你们只有找共产党领导才有发展前途……"祁明山当时对这些重大问题还不太明白,没有引起重视,但他觉得和谢文东混在一起没有什么好处,早晚得走上邪路。于是,在谢文东的队伍向宝清一带撤退时,他们就脱离开谢文东,又自已单独活动起来。此后,他们一直在桦川县的榆树泡驼腰子、梨树沟、马场甸子等地进行游击战斗。

  这年初冬,祁明山带队活动到依兰东来柴河时,与赵大法师的“大刀会”队伍会合,大刀会的人用的都是大刀片,没有快枪。双方研究,决定联合作战,缴获枪支武装大刀会。

  经过几天侦察,了解到距来柴河三十来里路的孟家岗附近,有一个一百多人的日本武装开拓团,他们携带两挺轻机枪、两门小炮和八十多支步枪。这是一个有汽车和拖拉机的较大的开拓团部落,门前设岗楼,日夜都有哨兵站岗巡视。根据敌人火力情况,不能强攻,只能奇袭。祁明山和大刀会首领进行了周密研究,做出充分准备。次日晚上,他们率领参战的二百余人乘坐马爬犁,快速到达开拓团附近。队员们反穿白色羊皮袄,手脚套上狗皮袜头子。祁明山、孙继武和带路的群众在前边领道,顶着寒风悄悄地前进。他们走了一里多地,就看见敌人哨兵在岗楼外背着枪来回走着。祁明山把队伍分成两部分,背着哨兵匍匐前进。哨兵往东走,西边的人往前爬;哨兵往西走,东边的人往前爬。快到跟前时,祁明山和孙继武猛地窜上去,一刀把哨兵砍死。孙继武拿起哨兵的枪,从小角门进去,打开大门。祁明山一挥手,队伍冲进院里。敌人都在屋里睡觉呢,两盏大吊灯照得满屋通亮,地中央是两排枪架。祁明山大喊一声:"杀!"赵大法师领着他的人踢开门、窗,冲进屋去,抡起大刀片,象砍瓜切菜一样,把日本兵全部砍死。正在这时,房东头的偏厦子里,一挺机枪突然吼叫起来。祁明山命令大家赶快卧倒,然后向里边扔进两颗手榴弹,顿时机枪哑巴了。

  战斗结束后,队员们把敌人的大马车套上,祁明山叫大家赶快把缴获的枪炮和粮食、衣物等装到车上。这时已是凌晨三点钟左右,祁明山下令向东山撤退。队伍走到永平岗时,甩开了追击的敌人。然后,他们向四方台老根据地奔去。

  接受党领导 改编独立师

  这期间,祁明山听到很多关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不断打击敌人的消息,又听群众议论共产党的游击队如何如何好。这一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感到自己确实没有什么明确方向,到底怎样抗日并不清楚。他准备去找游击队,看一看,学一学。

  这时,从关内来了一个国民党代表,找到他后,先恭维了一番,说他抗日如何英勇,然后露出真相,劝他不要抗日,要反对共产党或撤往关内。祁明山听了非常气愤,当即把这个家伙赶走。这件事对他刺激很大,使他对共产党更加向往。他和盟兄们研究,决定把队伍开往珠河一带,去找名声较大的赵尚志游击队。很快他就派孙继武前去联络。

  队伍行进到方正县时,在一个电子里堵截了一辆拉货的大汽车。车上有一个商人打扮的乘客,没带什么包裹,只拿着一把大正琴。祁明山疑心这个人是日本特务;就把他绑起来,带到屋子里审问。这个人对答如流,还向他宣传抗日道理,使他很惊奇。他手下负责文书工作的崔敬天,从那把大正琴里发现了共产党的文件和一封绍信。这时,才知道这个人名叫王永昌,是中共汤原中心县委的组织部长,他从哈尔滨满洲省委参加集训后准备回汤原去。崔敬天又给祁明山念了《中共满洲省委为粉碎日寇冬季大"讨伐”给全党同志的指示信》,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要最大限度地吸收工人分子入伍;以加强无产阶级骨干,改变队伍的阶级成分。……大胆地从斗争中去找出、提拔、教育忠实勇敢的大批新干部,尤其是工人出身的干部"祁明山听了非常高兴,赶快给王永昌松了绑,并向他赔礼道歉。然后向王永昌讲自己的经历和找党的心情。王永昌对祁明山的爱国热情和抗日斗争精神给予赞扬,也向他讲了党的抗日主张和政策,希望他能够跟共产党走。

  正在这时,祁明山派往珠河联络的孙继武回来报告;说已和珠河地方党组织取得联系,给了他们一些宣传品,欢迎他们去面谈。王永昌同志见他们已联系好,就给珠河党组织写了一封介绍信,然后告别他们回到汤原。

  祁明山送走王永昌同志后,带领队伍奔往珠河。不巧,敌人开始冬季大“讨伐”,没有接上关系。不久,在方正县窝里村,他们和党领导的哈东游击队相遇。祁明山见到了赵尚志司令和政治部主任冯仲云同志。冯仲云和他进行了亲切认真的谈话,讲了许多革命道理,欢迎他靠近共产党。冯仲云同志诚恳地劝他说:"你和你的部队,就要到党领导的武装行列里来了,今后,山林绰号可以不必叫了。你有志抗日,致力于中华民族解放事业,我奉劝你把名字改做‘致中’吧!"祁明山听完冯云同志的话,表示一定坚决抗日,跟着共产党走,并立即向队伍宣布,他不叫祁明山了,他的名字改为“祁致中”。

  由于当时军事行动紧张,关于队伍改编问题没有来得及研究。会见结束后,很快又与哈东游击队分开活动了。

  经过这次和冯仲云、赵尚志等领导同志接触,祁致中受到很大教育和启发。他亲眼看到共产党领导的队伍,作风正派,纪律严明,有文化知识,懂得革命道理,精神乐观。他意识到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有组织有计划的与日军作战,并团结其他抗日部队共同对敌,抗战胜利后还要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深深感到共产党了不起,有气魄,有远见,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有出路。

  从此,祁致中找党的心情更加急切。他听说汤原有党的县委组织,就召开首领会议,决定将三百人的队伍分成两部分:一百人留在依兰、桦川地区继续活动;他带二百人过松花江,去汤原地区寻找共产党组织。

  1935年2月,祁致中率队从桦川县敖其屯附近猴石山下渡过松花江,到了汤原县境的三甲屯,驻在尹家大院,向群众打听找抗日救国会。当地救国会组织没有出面,他们向汤原中心县委做了报告。县委派农民自卫队唐队长去尹家大院与祁致中接头。祁致中请他把自己给县委的信转去,并要求和县委领导面谈。县委见到他的信,研究决定,派县委委员刘忠民同志去会见祁致中。刘忠民到了尹家大院,把县委介绍信交给祁致中。祁致中紧紧地握住刘忠民的手,高兴得落下泪来。

  祁致中向刘忠民同志详细地谈了他们起义的经过、几年来的活动情况和他对共产党的向往。最后郑重地说“我这次带队过江,主要是为了找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找汤原中心县委。我有三个要求:第一,我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二,要求改编我的队伍;第三,我的队伍缺乏政治力量,请县委派干部到我的部队里做政治工作。如果县委不答应这三个要求,我就把带来的队伍和在江南的队伍都交给汤原县委,我也不回去了。”刘忠民听完沉思了一会儿,向他表示:根据他个人的表现,出生入死的干了好多年,要求入党是可以考虑的,但理论认识还较差,须通过学习进一步提高;关于队伍的改编问题得向上级请示后再决定;需要政治干部可以派去几名。

  县委为了对他进行教育和考验,决定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去和下江地区最反动的装备精良的廉秃爪子(廉立平)伪警察大队作战。刘忠民向他提出后,祁致中欣然地接受了。刘忠民很高兴,但也考虑到他只有二百人,怕对付不了廉秃爪子的警察大队。所以又让他先去找汤原反日游击总队政委夏云杰同志,请他协助行动。当天下午,交通员把祁致中的队伍送到驻在姜家屯的游击队司令部。正在养伤的夏云杰同志和祁致中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从政治思想上对他进行了很多教育和帮助。第二天,祁致中率队出发,往东走出十几里路就和廉秃爪子的一部分队伍相遇了。祁致中指挥队伍,奋勇战斗。他精神百倍,勇猛异常,把机枪架在马脖子上向敌人猛烈射击。在他带领下,部队很快就把敌人打垮了。从这以后,一连与廉秃爪子的队伍打了四、五天,消灭了敌人百余名。

  汤原县委看到祁致中表现得非常坚决,作战勇敢,指挥灵活,是个好同志。于是,就不让他再打了,把他调回来。为了使祁致中进一步提高阶级觉悟和加深对共产党的认识,把他送到三甲北宋家大院党训班学习了半个月。经过这段政治教育,祁致中进步很大。不久,县委召开临时会议,研究了祁致中的入党问题。决定由夏云杰同志做介绍人,汤原中心县委正式批准祁致中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但部队的改编问题还没有定下来,汤原县委派金正国(又名金相奎)等三名党员干部到他的队伍里做政治工作,并让他们回江南活动。县委指示他回去后,要积极扩大队伍,搞好后方建设,成立修械所、被服厂等。汤原县委还给勃利县委写了介绍信,请他们对祁致中的队伍予以帮助,发展党的组织。

  祁致中回到江南后,在金正国等同志协助下,整顿了队伍,清除一些坏分子,严明了组织纪律,加强了政治工作。4月间,祁致中率队西去,随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司令部攻打了大、小罗勒密街、半截街、新开道老五团局所、楼山局所等敌人据点。5月上旬,又攻打了三道通伪警察署,给敌人以很大打击。9月间,祁致中再次整顿队伍,清除了动摇分子,使队伍更加壮大。

  1936年夏,根据吉东特委决定,由勃利团县委书记富振声同志和祁致中一起,在依兰县二道河子地方,把这支队伍正式编入东北抗日联军,名为抗联独立师。祁致中同志任师长,富振声同志任师政治部主任(他不少即调离独立师)。独立师以依兰、桦川为中心,与日伪军进行了多次英勇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队伍大发展 成立十一军

  独立师成立后,与吉东、北满抗联各军建立了密切关系,得到各军的热情帮助。祁致中同志曾到三、六军在汤旺河沟里的军政干部学校学习过三个月。这年秋天,祁致中和下江特委巡视员兼富锦县委书记刘忠民、抗联六军一师政治部主任徐光海一起研究决定,在桦川和集贤之间的七星砬子山里建立后方根据地,成立修械所、被服厂、学校等。正巧在这时,春天(即沈阳)兵工厂的七名失业工人,怀着强烈的爱国热情,在共产党员胡志刚同志带领下,来到三江地区投奔抗日联军。他们在依兰县二区找到了独立师。祁致中很高兴,把他们留下。胡志刚又派两名工人回沈阳召集其他失业工人来参加工作,不久又来了二十多名工人。于是,在七星砬子山里建立起修械所。祁致中通过地方党组织和抗日救国会,为修械所购买了四台机床和各种工具,并派出队伍破坏敌人铁路,夺取钢轨,用做造枪的原料。这个修械所规模较大,工人们以高度的智慧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战胜了各种困难,制造出手枪、冲锋枪、机枪、手榴弹等多种武器,装备了部队,加强了战斗力。后来,在祁致中的提议下,改为下江联军修械所,不久又扩建为抗日联军七星砬子兵工厂,为支援各军起到一定的作用。

  在七星砬子山里还建立了干部学校和被服厂。学校培养排、连级干部,每期二、三个月。被服厂有六、七台缝纫机,七、八个人给部队做衣服。另外还有警卫部队,共有六十多人。这里不仅是独立师的后方,也是三、六、五各军的后方根据地。

  独立师还以自己的经费和物资,援助了北满党的组织。独立师取得的显著成绩,受到了北满联军总部的好评。总部在9月23日给师长祁致中的训令中说:"……本部屡接报告,诚谓该师长对地方民众颇负责任,尤于反日事业积极进行,不遗余力,殊堪嘉奖。……独立师各部将士,得该师长正确领导,艰苦血战,胜利多方,本部甚慰,仰该师长代向全体将士致意,慰劳勋勉焉。……”

  为了保护后方密营,祁致中把一旅留在依兰、桦川地区活动,让二、三旅开赴宝清、富锦一带开辟新的游击区。1937年春,独立师参加了吉东、北满抗联各军取合组成的依东和下江地区办事处的组织工作。在此期间,祁致中带领师部直属部队一百二十多人也深入到富锦地区活动。他们连战连捷,首先缴了斗沟子伪自卫团的械,得枪五十多支。接着又攻下柳家大林子警察署,解除了四十多名伪警察的武装。

  6月间,北满省委召开扩大会议,提出要各军加强对独立师的帮助。这时,北满临时省委代表、北满联军总政治部主任张寿篯(即李兆麟)同志来到独立师,亲自帮助祁致中解决了许多重大问题,进一步加强了独立师的政治工作,使队伍更加巩固,战斗力也更强了。

  7月间,祁致中带队到了富锦县三区洪家店,收缴了地主李景君的武器,得到一挺轻机枪。李景君的弟弟李景荫,是该县七区警察署署长,驻守在头道林子。这个警察署有七十多个警察,一百多个自卫团,配备有三挺轻机枪。经过了解,李景荫这个人还有一定的民族气节,不甘心为日本人效劳,不与我抗日联军为敌。为了争取他哗变抗日,祁致中通过关系,做李景荫的工作。祁致中曾亲自找他谈话,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和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激发了他的爱国热情。李景荫虽然动了心,但有些不服气。他的枪法好,百发百中,提出要和祁致中比武。祁致中答应了。他拿出多年练就的马上打机枪的硬功夫,又快又准,使李景荫非常佩服。不久,李景荫率部哗变,参加了独立师,任副师长。

  接着,他们又攻下了富锦县二区烟台山和蒋树棠自卫团防所。从此,富锦县二、三、五、七区的防所都被拔掉,游击区逐步扩大,独立师的队伍发展到一千五百多人。

  同年11月,北满省委根据独立师的发展壮大情况,决定将独立师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一军。当时,独立师正在富锦县二区活动,祁致中接到这一指示后,立即进行改编工作。十一军下辖一个师三个旅,军长祁致中,政治部主任金正国,师长李景荫。军部成立后,祁致中部署了新的活动计划。李景荫师长率领一、三旅在富锦、宝清、桦川等地活动。祁致中带二旅进入同江县境开展游击战斗。他们在同江十一甲地方,缴了当地孔宪铎自卫团和向阳川自卫团的武装,得枪一百多支。入冬后,敌人疯狂地进行大“讨伐”,十一军各部奋勇作战,取得一些胜利。

  1938年初,祁致中同志过界去苏联,他和赵尚志等同志一起被苏方关押一年半。1939年7月,祁致中同志回国,任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副官长。部队在嘉荫县境攻打乌拉嘎金矿后,祁致中同志为东北的抗日斗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时年二十六岁。

  祁致中同志从一个普通工人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军事指挥员,从起义时的七个人发展到上千人的队伍,充分证明他有较强的组织能力和领导才干。他的革命进取精神值得人们很好学习,他的英雄业绩永远在人民群众中流传!

  (温野)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东北抗日烈士传》——王克仁烈士传略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20-09-13 11:43:49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