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师生黄埔毕业生名录黄埔本校毕业生名录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吉光片羽——黄埔四期同学录

添加时间:2020-08-06 16:43:40 来源:单补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辛亥革命以后,民国政府公布新学制,将逊清“学堂”一律改称“学校”,使其成为培养新式人才之摇篮。黄埔军校自1924年6月在广州创办至1950年春,历时26年,在大陆共办了23期,本校及各分校毕业生计有30万。黄埔生之间称同一时间学习者为同期同学,称前期同学为学长、学姊,称后期同学为学弟、学妹。凡后期同学都尊称一期同学为老大哥。每值学生毕业之际,盛行援前期循例印制同学录,官长学生个人照片下注文字,详其姓氏里居,为联络感情,人手一册,以志不忘(抗战时期,总队因经济困难而篇幅简陋,省印个人照片有之)。则黄埔同学录不啻为黄埔精神之所寄托,亦为黄埔同学团结力量之写照,使人认识新民国人物,谁与谁同时,谁与谁先后,袍泽声应气求,亦为千百年后趣味史料,其中先辈英姿戎装照片,更令后代梦寐以求。



  收藏黄埔4期同学录

  黄埔4期同学录知者甚多,见者很少,除档案馆保存外,在民间收藏者手中者屈指可数,可见此录弥足珍贵。

  上世纪80年代末,先父单培新以黄埔16期生加入北京市黄埔军校同学会,并郑重告诉我:先祖父单懋统当过黄埔4期教官,早年在河南陆军小学加入同盟会,参加过辛亥革命,是孙中山的忠实追随者。北伐时期,先祖父带领黄埔5期政治大队学生从黄埔岛迁移武汉,1927年7月病逝于武汉分校,年仅35岁。原来家中曾保存过先祖父的照片,可惜“文革”前被烧掉了。为了寻找先祖父照片,我先后给辛亥革命纪念馆、黄埔军校纪念馆写信求助,得到回复是只有其名而无其影。2001年,先祖父传略在《河南文史资料》上发表,亦因无先祖父照片配文而留下遗憾。从此,我为寻找先祖父照片奔走于古玩旧书市场,进而走上了收藏黄埔军校文物之路。

  那天清早,市场大门一开,各地书商蜂拥而入,抢先摆摊卖货,以早开张图吉利。我见一外地摊主从拉杆箱中掏出一摞书,正往摊位上摆放,便过去问:“有好东西吗?”摊主操四川口音答道:“有本黄埔4期同学录,铜版纸16开本,500多页,民国十五年(1926年)由黄埔军校政治部出版。有教官、学生戎装照片2600多张。里面有国共两党人物林彪、刘志丹……张灵甫、胡琏……等人,你可以看看。”闻此言,我虔诚捧起历经沧桑已无书衣的同学录,仔细地一页一页翻阅起来。书中依次为廖仲恺《双清词草》手稿、党政要人序言题词、校容生活、军事演习、各科教职学生照片。当翻阅到教职员第58页时,惊喜地发现了先祖父照片,所注文字是“教练官单懋统,锡嘏,年三十二,河南新蔡,通讯处新蔡李庄桥”。真乃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时心情激动,无意再阅,忙向摊主询价。其一口高价,我唯恐旁落,无暇砍价,先拿出身上仅有的500元交给摊主作为定金,然后又去银行取款,回来向摊主补足欠款,即怀抱此录乘兴而归。回到家中继续翻阅,又有了新的发现,在教授部全体职员合影中,后排右三是先祖父;还找到了先祖父在1926年家书中提到的15名新蔡籍学生照片,其中有堂伯单照岩、表叔祖父曹瑞山。与此同时,将本录学生照片同学生名单进行核对,发觉本录步2团第5、6、8、9连,炮兵2队,各漏页1张;政治大队第2队漏页2张,合计漏页7张。按1张双面18人照片计,即少126人照片。至于漏页(即刊物装订时,疏忽造成短页)的原因不得其解。

  3年后的端午节,旧书网正上拍一本残缺“民国黄埔军校同学录”,起拍价并不高,不知何故无人竞拍。原来卖家乃山西运城人,对黄埔军校浅识,不知需注期别方使观者明了,只附了1页书影,上面有9名学生戎装照,且描述粗略:“同学录不全,文字类存50页,图片存284页,内有照片2千张左右,自定品相七级。”笔者细看书影,眼前一亮,见到9人中有皮震的名字,这不是黄埔4期同学录吗?自3年前获得黄埔4期同学录之后,便开始搜集学生个人履历,知道皮震是黄埔4期步1团6连毕业,曾在成都本校第18、19期任办公厅少将主任,所以印象深刻。这真是天赐良机,不可错过。我随即出价竞拍,此时浏览人数达500余,没想到直到拍卖结束,也无人跟拍,着实少花钱捡了一个漏(便宜)。未几,快递送货到家,我打开这本残缺的黄埔4期同学录,首先查阅步2团3连,找到了林彪照片,据此说明卖家未用心翻阅,留意国共两党名人,否则会引起一番炒作,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残缺本虽存步1团7连(含部分6连)之后部分,但无漏页,也就是说先买的黄埔4期同学录所漏页7张,意外在残缺本中得到补齐,可谓一举两得。另外,还发现这两本黄埔4期同学录同一版本,纸张长度却不一样,分别是258和265毫米,两者相差7毫米;初步推断是一版二次印刷之故,只有两次裁切才会发生误差,以后为《黄埔第四期同学录办事处通告》所证实。







  黄埔军校第4期简述

  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第4期入伍生于1925年7月开始招考,由黄埔本校派招生委员分赴开封、汉口两地,并委托北京、上海各地同志招生。当时各地青年感受帝国主义及国内军阀之压迫,愿献身武装革命而投考黄埔军校者源源而来。自1925年至1926年1月,各地招收之志愿入伍生来粤应试者有7次之多;先后成立入伍生队第1、2、3团。本期入伍生之勤务最多,如广州之卫戍,惠州、黄埔、虎门之警戒,各兵舰之监视,廖仲恺遇刺案各要犯之看守及第二次东征时惠州之驻防,种种勤务不一而足,故由入伍以至本校改组,从未有安宁受课之机会。

  1925年一年之间,党军四出征讨削平叛逆,统一广东之后,政府一切设施渐趋充备,政权军权亦趋统一,军事方面,军事委员会之下,国民革命军已有6军之众。惟各军均有军官学校各自为政,军事教育尚未统一,对于革命军之发展影响极大,就各军校以往之历史观察,惟本校之教育较为完美,革命工作尤卓著,且本校为总理所创设培植革命军基本干部之唯一机关,事实上本校已成为国民革命军军事教育之中心,故为统一军事教育计,惟有将各军军官学校合并于本校,在训练上人才可以集中,在物质上设备可以节省,在精神上意志可以统一,此乃本校改组之意义也!

  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成立之时,本称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1926年1月12日,军事委员会议决改组本校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19日军事委员会任命蒋介石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嗣以国民党素冠用中央二字,又改称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直属于军事委员会,即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为校舍。

  1926年3月8日,入伍生经升学考核转为学生,分步、炮、工、经理、政治五科;共编为步科第1、2团(每团辖9连)1712人,炮科大队(辖2队)145人,工科大队(辖工兵、通信2队)148人,经理大队(辖2队)213人,政治大队(辖3队)438人,共计2656人,并举行隆重的开学典礼。黄埔军校在第4期以前是没有政治教官的(也没有政治指导员),因而也没有固定的政治课程。除了总理、校长和党代表有精神讲话以外,唯一政治教育就是特约讲师的政治演讲。因为4期学生队增设了政治科,于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批政治教官(高语罕、恽代英、廖划平、汤澄波、罗霞天、张秋人、于树德、韩麟符、陈希濠、李合林、杨道腴、任卓宜、朱雅林、段锡明等)80余人出现在革命的黄埔了,促使学生的政治与军事学习课程日臻完善。学生频繁投身社会工农运动和政治宣传的实践,收获颇多。

  从7月9日北伐誓师至10月4日毕业期间,本期学生就相继分发国民革命军的8个军内担任连长、连党代表、排长、班长等基本干部。成绩优秀的学生调入北伐军总司令部和直属警卫团、补充团等部队服务。他们在北伐战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立下了汗马功劳,显示出本期军事训练和政治素质已达到高水准。



  日后从黄埔4期涌现的国共两党高级将领:

  1.国民党方面:一级上将刘玉章、胡琏、高魁元,二级上将罗列,追赠上将胡长清;中将文强、刘炜、李弥、沈向奎、周伟龙、周志道、胡轨、高吉人、彭战存、蒋坚忍、阙汉骞、潘裕昆、唐生明,追赠中将赖传湘、彭士量、张灵甫;少将任觉伍、荣实夫、杨杰、官惠民,追赠少将谢晋元、燕鼎九。

  2.共产党方面:元帅林彪;中将郭化若、倪志亮、唐天际;少将李逸民、方之中、洪水、曹广化等。红军、新四军、八路军时期军师将领有:刘志丹、伍中豪、何昆、段德昌、曾中生、李鸣珂、季步高、陆更夫、袁国平、胡陈杰、叶镛、王世英、李运昌、潘朔端。

  国共两党黄埔4期生在抗日战争中,敌忾同仇歼倭寇,凯歌齐奏谱新篇;黄埔精神留汗简,续编校史共增荣。

  同学录筹备委员会

  1926年3月,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1期(即黄埔第4期)学生分科,即成立本期同学录筹备委员会(以下简称筹委会)。下设:设计组、摄像组、编辑组、校对组、总务组、文书组、事务组、出纳组等。由各科同学推举委员一人,各科指导员为当然委员,共计25人,在本校政治部组织下进行编纂同学录工作。各委员负责对本科各队同学照片与姓名、籍贯、通信处的核对。编纂黄埔4期同学录内容:一为图片类,有党旗、国旗、校旗、军政长官玉照、教职员和学生个人照片,以及校景生活、训练场面等图片。二是文字类,有校训校歌、训词守则、序文题词、本期和先期同学通讯录。筹委会全体委员通过议决:⑴本期同学录由广州启明公司印制(注:黄埔1期同学录为商务印书馆广州分馆印制);⑵选定广州照相馆,尽快安排其往各科驻地为学生拍照,保证同学录印制进度;⑶恳请各长官拨冗为同学录作序题词并赐玉照。

  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27日,校长蒋中正在广州东山寓所为同学录题词:“第4期同学公鉴,亲爱精诚,蒋中正,十五、七、廿七”。9时从黄沙乘火车北上前往韶关,临行前发表《留别全体长官学生书》。28日,在乐昌征途中,校长蒋中正以本期学生将于9月毕业,戎马倥偬中,预为制同学录序,以贻勉诸生。文云:

  此余为本校第4期同学录预作之序文也。第4期同学以国民革命军已出师北伐,余亦将督师前进,故虽距离其毕业之期尚三月有余,而要求余预为其同学录作一序文,此要求固余所甚乐接受者。第4期同学毕业之时,余将在何处?汉口乎?武昌乎?北京乎?抑与敌人相持于某地,余皆不能自知,或余彼时已为革命之牺牲,往见总理、廖党代表及已成仁之同志同学于地下,亦未始非意中事,余何能不以言留别诸同学乎?顾余之所欲言者众矣!余此时万感交集,几不知应从何处说起,诸同学如能熟识余平时所言,尤能不忘余最近时期因出发在迩而反复申儆之言,则余今日虽不再言可也!第4期同学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实为第1期,毕业以后甚或在未毕业以前,即将分往前方杀贼或担任后方勤务,以效力于国民革命实际之战争。万一余死于前线,则尤赖此二千数百人之同学,人人奋起以继续余之工作,完成余之志愿。诸同学盖遇千载一时之良机,而又负一发千钧之重任者也!余将何以勗诸同学乎?团结精神,统一意志,守亲爱精诚之校训,实行总理创造之三民主义,与一切劳苦群众相结合,打倒帝国主义与军阀,此皆余平时数数为诸同学言之者也!余行矣!此行能成功,愿与诸同学更相互努力于国民革命之工作,不成功而成仁,尤不得不有厚望于诸同学之继起,诸同学勉乎哉!

  蒋中正谨撰

  十五年七月二十八日

  此后,筹委会先后收到为同学录作序题词的长官有:李济深、汪精卫、恽代英、熊雄、鲍罗廷、甘乃光、何应钦、吴敬恒、张人杰、彭泽民等。

  10月4日,举行第4期学生毕业典礼。5日,校令分发本期毕业生于各军及本校各部处见习。

  11月,筹委会在《黄埔日刊》连续刊登通知,希无照片同学见报速交本人近照;待同学录印制完毕,同学录上尚有82名学生无照片(步兵1团10名,步兵2团20名,炮兵大队8名,工兵大队12名,经理大队10名,政治大队22名),谨注学生姓名籍贯通讯处,引以为憾。

  关于漏名同学事宜,如4期政治大队3队钟岐,原表册无名字。《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5期补印同学录》之《同学录漏名之各期同学名字》中注明:钟岐,期别“4期政治科3队”,遗漏原因“因病住院致未列入”,准其登记日期1928年9月18日,故补入。1926年7月,派出做秘密工作之4期同学,如:河南籍李群峨,山东籍李鸿慈,湖北籍梅春华、李泽民、武作梁、杨国禄、游代溶等人;1928年6月至1929年,黄埔同学会准其登记。

  筹委会全体委员非常重视黄埔4期同学录的编纂工作,并得到训练部严重主任的大力支持,而后又得到教育长邓演达的具体指导,替筹委会预算经费,还就前3期编印同学录的情况向委员们提示许多工作方法和注意事项。编纂后期筹委会改名办事处,只留常务委员几人办公,进行收尾工作。

  同学录延期的原因

  1927年4月18日清晨,黄埔军校召集各学生队在俱乐部聚会,宣布校令进行清党,按名册从队伍中挑出共产党籍学生200余人,概行解往中山舰拘留。随之搜捕校部官长教职共产党人,此刻白色恐怖笼罩着黄埔岛。当时,黄埔4期同学录办事处驻广州维新路,留守常务委员有王昌楚(湖南衡阳人,黄埔4期步科毕业)、王一徳(山西宁武人,黄埔4期步科毕业)、陈远湘(四川宣汉人,黄埔4期炮科毕业)、廖朴(湖南安化人,黄埔4期经理科毕业)。他们为了逃离广州,脱去军装换上民服,藏匿乡间,于19日清早乘上海轮到武昌,向武汉分校政治部党务科长叶庸报到,分驻武昌平湖门外黄埔军校特别党部,以黄埔第4期同学录办事处名义对外行文。5月28日,汉口民国日报刊登一则《黄埔第四期同学录办事处通告》,为王昌楚执笔详述黄埔第4期同学录延期之原因,原文如下:

  黄埔第四期同学生毕业,迄已年余,同学录尚未印竣,兹黄埔第四期同学录办事处特发通告云。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四期同学均鉴:窃昌楚等年稚学寡,浮泛经验,前在校时,谬蒙本科同学推举为本期同学录筹备委员,后届毕业,再承诸筹备委员推为常务委员,自悉才力绵薄,弗敢膺斯重任,是乃一再坚辞,然终未获谅允,万难之下,乃战兢视事,勉任艰巨,以期早日臧事,藉悉诸同志渴望之般,而御厥职,殊事实之表现,竟与宿愿判然,其中原因,兹详于后。

  (一)本期同学录在启明公司印制,而不在其他著名之印刷所制者,系由大会决定,于毕业时已由各科筹备委员报告綦详,迄时匪久,谅诸同学忆之尚晰,恕不在此再赘。

  (二)印刷费一万四千三百元(系三千本计算),分四期由该公司向学校经理部领取,昌楚等签字证明,现已领至第三期矣;再照像费一千一百余元,亦由大会所议决,由照相馆具领据前来,遽呈教育长批准后,直接向经理部领取,现已交清。

  (三)必需临时费用:如频往该公司校对错误,及因延期成讼,聘请律师并登报第费,先后用去约计六百余元,悉皆呈明理由,经教育长批准后,始行领取,各项支销俱有账可稽。

  (四)本期同学录原定一百零五天印竣,然被狡狯骗赖之启明公司,藉词拖延藐约蔑法,顽不如约交书。昌楚等以负责之重,遇此不可理解之徒,乃将个中详情,呈报教育长,请示办法,旋即转谘公安局讯究。殊该公司主事人邝景,市侩成性,甘结展期交讫,然展限之期又逾,仍无书可交,且竟悍然不理。昌楚等气愤无没,乃由公安局转移审判庭究回,正亟进行讼诉即可竣事间。殊知叛党残民万恶军阀弗若之蒋介石,竟妄念僭行,唆使其走狗钱大钧等等,摧残我根本策源地之广东,可怜无数忠实革命同志,惨被残杀;潜逃偷生者,亦可谓险且危矣。昌楚等对于革命理论,虽不敢云如何清澈,然而自信尚能追随诸革命同志之后,言论行动,绅以党为准绳,只知有党而不知有个人。自中央见党权旁落,提高党权运动,蒋逆介石叛党以来,实属令人发指,愤慨之余,言论行动,势不免有反蒋及其喽啰之表示;因斯此次广东事变,乃遭共产之名而在逮捕之列,是以不得不暂时弃职,来此革命新都,誓除此叛党叛民恶贼,以报我枉死同志之仇!

  (五)尚有恳求诸同学者,即昌楚等办理数月以来,虽已收到二千余本,然而悉存校部,一本未发,其他未交余数,今又无法可返广东催交,而且收得者未知损失与否。人寡识短,措手无从,是望我亲爱同学,俯示善法办法,以全其事而解诸君之切念,藉卸谬膺之重任。倚马陈词,不胜感祷之至。

  黄埔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四期同学录办事处 廖朴、王昌楚、王一德、陈远湘

  中华民国十六年五月十九日于武昌(附通讯处武昌平湖门外黄埔军校特别党部)

  笔者经查阅相关黄埔军校史料,得知筹委会先收到的2000本同学录,在验货时发现启明公司并未订正小样校对出的差错,如:在蒋介石序文中将“地下”误为“天上”,将“熟识”误为“熟悉”,将“群众”误为“民众”,将“国民”误为“世界”,且漏字“万感交集”。在吴敬恒序中将“7月”误为“7日”等等。更严重是同学录竟漏页7张,缺少126位同学照片,这令筹委会委员们非常气愤,虽然第二次印刷的1000本完整了,但第一次印刷的2000本发生漏页的问题,却因讼诉及清党运动而搁浅了。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jAR6pubxY9_aJfm5vjBihw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黄埔本校第五期 政治科学员(补录)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8-06 16:56:35

黄埔本校毕业生名录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