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敌后战场东北抗联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北抗日烈士传》——张宗兰烈士传略

添加时间:2020-08-01 10:59:57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张宗兰遗像(1918—1938)

  张宗兰同志,1918年生于黑龙江省双城镇一个贫民家庭。父亲给一家商店当管账先生,大哥是制果品的工人。全家十多口人仅靠父兄一点微薄的工资过活,日子很艰难。宗兰十三岁时小学毕业,因交不起学费,失去了升学的机会,在家里帮助母亲、嫂子搞家务。她常常羡慕地望着那些中学生,希望能重新踏进学校的大门。她给在佳木斯的二哥、二嫂写信,倾诉自己求学的愿望。

  宗兰的二哥张耕野同志是桦川中学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在学校教数学、物理。她嫂子金淑英也是中共地下党员。他们对妹妹的处境非常同情,支持她继续求学,并为宗兰提供了升学的条件。在兄嫂的支持帮助下,1934年春她来到佳木斯进入桦川中学读书。张耕野同志家庭生活条件并不好,一家五口人全靠耕野同志教书糊口,为了支付宗兰的学习费用,金淑英同志省吃俭用,宁肯勒紧裤带也决不让妹妹受委屈。

  宗兰是个懂事的姑娘,怎能看不出嫂子的一片心意。她在发奋学习的同时,总是挤出一些课余时间帮助嫂子分担部分家务。姑嫂互相体贴,关系非常和睦。宗兰插班不久,就补上了拉下的全部课程,并很快成了班级里最优秀的学生。

  桦川中学党支部,团结了一批进步的师生,进行革命宣传工作,学校里革命气氛很浓。张耕野同志的家是佳木斯地下党联络和集会的地方,同志们常到这里开会,研究工作。满洲省委冯仲云和下江特委高禹民同志到佳木斯时,都先后住在这里。宗兰学习、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不仅从书本上学到许多知识,在现实斗争生活中,在共产党员和革命者的身上学到了更丰富的东西。她扩大了视野,懂得了生活的意义。她从只关心个人前途、命运的小圈子中跳出来,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斗争行列里。1935年宗兰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6年冬任中共佳木斯市委妇女部长。为配合支援抗日游击战争的开展,宗兰在地下党领导下,为抗联部队购买过许多防寒用品、印刷器材及药品等物资。

  同年末,张宗兰从桦川中学毕业,按照党的指示,借找职业的机会,到伪桦川县公署当了一名文书。从此,她利用这个职务做掩护,积极搜集敌伪政治、经济、军事等重要情报。她常在下班时把重要材料偷带回家,交给张耕野同志翻阅,遇到特殊重要的便连夜赶抄下来。由于情报及时,党组织和抗联部队能准确地掌握敌人的动向;更有力的打击敌人。1937年夏,她从文件中得知敌人要到佳木斯大来岗中学逮捕我地下工作者的重要消息,立即向党组织报告。党组织在敌人动手前,安全地把同志们转移出来,避免了损失。同年她得到日伪军要到鹤立、兴山(现鹤岗)一带“讨伐”的消息,及时通知组织采取措施,粉碎了敌人的“讨伐”计划。

  1938年3月,白色恐怖笼罩着佳木斯市,据多方面的情报分析,敌人对我地下党要进行一次全面大搜捕。为应付敌人的破坏,市委派张耕野同志找抗联部队联系,以便转移人员。同时通知张宗兰和金淑英同志将市委存放在她们家里的文件迅速处理,能销毁的尽快销毁,必须保留的转移到城外安全的地方。宗兰和淑英同志知道这批文件关系到党的重要机密和许多基层组织及党员同志的生命安全,她们深感责任重大。姑嫂二人认真、详细地分析了情况,研究了处理文件的方法。她们商定淑英同志利用做饭的机会销毁一批文件;宗兰到西门外请地下党员李淑云同志协助,共同完成转移文件的任务。李淑云是佳木斯地下党第一批入党的老同志,有从事地下工作的经验,她听宗兰介绍了转移文件的方案后很赞许,叮嘱宗兰要沉着、机警,注意配合。

  宗兰从西门外返回家时,发现院子周围有敌人的暗探,情况已经十分紧急。她和金淑英把大萝卜心掏空,将文件卷成卷塞进挖空的萝卜里;宗兰又把一个大皮包装满衣物和书籍。午后三点钟左右,门口传来一位老年妇女的乞讨声,宗兰看了嫂子一眼提起皮包就往外走,急促的脚步几乎把要饭的老人撞倒。她看着要饭的老太婆,厌恶地倒退了两步,高声对屋里喊:“嫂子,快给要饭的拿点东西打发走。”金淑英用围裙兜了几个烂萝卜、土豆和白菜帮子倒进老太太的要饭筐里,回身就走,对老太婆喋喋不休的感谢理也不理。

  宗兰提着沉重的皮包走走停停,要饭的老太婆边走边要。快到西门检查口了,宗兰加快脚步赶到老太婆的前面,站岗的日军和警察围过来要检查皮包,宗兰一面平静地申明里面是自己的衣物和书籍,一面开箱接受检查。这时几个行人先后走拢来,那个要饭的老太婆也贴着一个日军的身后探头观看。日军士兵闻到一股烂菜的嫂味,回头一看,是个穷要饭的,连忙挥手:“滚开!滚开!”老太婆不紧不慢,唠唠叨叨自言自语地走出了城门。待宗兰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时,要饭的老太婆已经走出了很远。她欣慰地望着老人颠玻的身影,嘴角掠过一丝胜利的微笑。化装要饭老太婆的李淑云同志在宗兰的配合下,平安地将党的文件转移到城外。

  3月15日,佳木斯市的军警宪特全部出动,大搜捕开始了。中共佳木斯市委负责人、地下党的同志及部分进步师生相继被捕,危险越来越大。张宗兰和嫂子金淑英带着十五岁的弟弟宗信、六岁的小侄树镂、小侄女及嫂子的堂姐一行六人离开了佳木斯,绕路牡丹江,准备回双城老家暂避。19日晚在哈尔滨下车后,住进道外的天泰客栈。

  当夜查店的询问:“从什么地方来?”

  “牡丹江。”

  “什么牡丹江,你们是从佳木斯来。”

  这时,宗兰和淑英同志才意识到她们的行动一直是在特务的监视之下。刹那间,旅途的疲惫、困倦全都消失了。她们虽已远离了佳木斯,却仍没有逃出敌人的魔掌。怎么办?回双城势必会连累全家,回佳木斯等于自投罗网,找队伍、找二哥去……,但是队伍在哪?二哥在哪?难道只有等着被捕、坐牢?……。

  孩子们安静均匀的鼻息声使宗兰和淑英心绪更加烦乱。大人可以孤注一掷,这几个孩子怎么办呢?淑英抚摸着刚刚呀呀学语的小女儿,不觉滚下了几滴热泪。

  夜,是漫长的,难熬的。新的一天又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3月20日,宗兰和淑英同志极力控制自己,象往常一样平静,她们装着要上街买东西的样子观察敌人的动静。这时,发现特务就住在她们对面的房间里,她们的一切行动都在特务的严密监视之下。宗兰姑嫂几次试图摆脱敌人的尾随都没有成功。走不了,逃不脱,怎么办?

  敌人随时都可能动手,必须赶快拿定主意。她和嫂子商议留下弟弟宗信和小侄,他们年纪小不被敌人重视,或许能逃出虎口。她们自己则宁肯一死也决不落在敌人的手里。嫂子的堂姐也表示愿意和大家死在一起。夜幕降临了,她们相继吞服了大量鸦片。

  半夜,特务们发现宗兰姑嫂住的房间情况异常,便破门而入。这时金淑英和她的小女儿已经奄奄一息,只有宗兰尚有抢救的希望。特务们手忙脚乱地找来救护车,把张宗兰送到医院进行急救。敌人妄图从年轻的女共产党员嘴里捞取有价值的口供。抢救开始了,医护人员无声地忙碌着,汉奸特务们一会儿责骂、一会儿暴跳。张宗兰咬紧牙关、双目紧闭,她抱定一死的决心拒不服药。特务们粗暴地推开医护人员准备强行撬牙,在一阵急促的挣扎中张宗兰同志离开了人世。时年仅二十岁。

  张宗兰同志虽然牺牲了,但她不是弱者,她活着是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一名尖兵,她的死也是为保护党的机密而进行的不屈斗争,她用自己的生命保持了共产党员的坚贞和崇高气节。张宗兰同志永垂不朽!

  (赵宁)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东北抗日烈士传》——张耕野烈士传略
下一篇:《东北抗日烈士传》——吕大千烈士传略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20-08-01 11:01:12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