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敌后战场东北抗联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北抗日烈士传》——张耕野烈士传略

添加时间:2020-08-01 09:10:57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张耕野遗像(1901—1938)

  张耕野同志,原名张宗儒,1901年生于黑龙江省双城县,1927年毕业于吉林高等师范学校数理专修科。1932年入党,1932年至1936年为佳木斯市桦川中学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1936年至1938年任中共佳木斯市委组织部长兼中学区委书记,1938年参加抗日联军,同年10月在同日军作战时壮烈牺牲,时年三十七岁。张耕野同志是中共佳木斯市委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为开辟革命工作,发展党的地下组织,发动和领导群众坚持抗日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英名将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革命胜利的丰碑上。

  张耕野同志出生在双城镇一个贫苦家庭。父亲张国英是一家商店的帐房先生,全家十几口人就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大哥稍稍长大,就到了果子铺当学徒,后来成为一名果子匠,帮助父亲养家糊口。张耕野自幼天资聪颖,渴望上学读书。给人家当了一辈子管账先生的父亲,自己有一点文化,更能理解孩子的心情;所以,虽然家境贫寒,还是节衣缩食,把张耕野送到本城一家私塾念书。张耕野深知穷人子弟读书不容易,所以,他学习十分勤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有时交不上学费,老师因爱惜人材,仍留他继续学习。后来,张耕野又先后到本城中学和阿城师范学校读书。这期间,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给他的思想以极大的影响,马克思主义的传播,科学、民主思想的倡导,打开了张耕野的眼界;更加激发起他求知的欲望。他说服了父亲,同意他在师范毕业后,又考入吉林高等师范学校数理专修科继续学习。1927年,张耕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在旧社会,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竟然上了大学,这不能不经过一番艰苦的努力。张耕野从自己求学的艰难历程中,对旧社会的黑暗、不公正,有了更深切的体会,他立志要为改造社会,造福民众而奋斗。

  从吉林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张耕野怀着满腔热忧,投身到教育工作中去。他先后在双城县中学、吉林市中学任教,1929年又到佳木斯梯川中学担任理科教师。

  当时,中共党员唐瑶圃同志(后化名姚新一)也在桦川中学任教。张耕野同志来校后,很快就和唐接近起来,在唐的领导下,团结进步学生,开足苗合活动。张耕野同志曾担任学校校友会宣传部长,他就利用工作之便,办板报,出校刊,传播进步思想。平日,他结合课堂教学,向学生们宣传革命思想,还经常找学生谈话,启发他们的觉悟。由于唐、张两位同志的积极工作,桦川中学很快就成为我党在佳木斯市的一个主要活动据点,一大批青年在这里受到党的教育,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们中的不少人,后来都成为革命队伍的骨干。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向我国发动了侵略战争。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张耕野同志和无数热血青年一样,奋勇投身到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救亡运动中去。张耕野与唐瑶圃迅速把全校三百多名学生组织起来,走出校门,群情激愤地举行反日爱国的示威游行。在蒋介石不抵抗的命令下,桦川县公署一再阻挠和禁止人民群众的抗日爱国活动,不准学生们上街游行。但在唐瑶圃、张耕野同志领导下,学生们冲破县公署的重重阻挠破坏,勇敢地走上街头,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团结起来,驱逐日寇!”手中挥舞着五颜六色的小旗,浩浩荡荡地经过县公署的门前,走遍全市每一条街道,愤怒地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

  张耕野等人把学生分成许多小组,深入到街头巷尾讲演、宣传,向群众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讲解抗日救国的道理,以唤起民众,积极支援抗日斗争。

  张耕野同志还组织起一支文艺宣传队,经常上街演出,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向群众作生动活泼的抗日宣传。他们演出的戏剧,许多都是张耕野编写的。如有一个街头活报剧,写的是日本帝国主义者在中国开鸦片馆,欺骗中国人去吸毒、打吗啡,结果钱被骗光了,人也越来越瘦弱,最后悲惨地死去。这就形象地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本质,激发了群众的爱国主义热情,收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张耕野同志在佳木斯还领导了抵制日货的运动。他把学生组织起来,一方面向群众宣传不要买日货,一方面动员商家不要卖日货。他经常领着学生到商店检查,遇到有卖日货的,就耐心宣传,讲清抵制日货的意义。经过他们的宣传动员,商店在一个时期都把日货收了起来。这对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虽然不能起很大作用,但对宣传和发动群众,唤起群众的爱国热情,却有很大效果。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各地的抗日武装斗争风起云涌,后方的同胞纷纷捐款捐物,支援抗战的将士。张耕野同志把抗日宣传活动同募捐结合起来搞,每当街头讲演或文艺演出结束时,在群情激昂的气氛中,发动群众捐钱捐物,支援前线,效果总是很好的。他们还到工厂、商店去动员捐款。这种募捐支前的活动,对推动义勇军抗日,起了很大的作用。

  1982年4月12日,日军侵占了佳木斯市,桦川中学被迫关闭。背日的校园变为侵略军的兵营。面对侵略者的暴行,张耕野胸中燃烧着仇恨的怒火,他决心投笔从戎,拿起刀枪,消灭敌人。当时在佳木斯市周围,在辽阔的三江平原上,到处都有抗白的队伍在奋勇杀敌。根据我地下党组织的指示,张耕野带着几个勇敢的青年学生,离开了佳木斯,到桦川县湖南营去投奔李杜的义勇军。路上,他们在桦川县太平川遇到李杜属下的一个营,就暂时留在那里。后来,这支部队内部发生叛乱,他们不得不跑了出来,继续寻找李杜部队。无奈当时日寇搜查很严,加之社会秩序混乱,土匪蜂起,交通阻断,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又回到佳木斯,另寻抗日的途径。

  这一年,由唐瑶圃同志介绍,张耕野同志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的直接领导下,张耕野同志担负起更加艰巨的革命工作,积极开展抗日救国的斗争。

  日本侵略者为了巩固其殖民统治,在对抗日活动实行血腥镇压的同时,加紧推行奴化教育。于是,佳木斯桦川中学在关闭一年之后,于1933年重新开学了。张耕野同志又回到学校,以教学为掩护,在学生中秘密开展抗日活动。此时唐瑶圃同志已去依兰开辟工作,桦川中学的地下党组织由张耕野同志负责。1934年,桦川中学建立了党支部,张耕野同志为支部负责人。

  1936年秋,为了统一组织,加强领导,以适应抗日斗争的需要,根据中共北满临时省委的指示,下江特委派人来佳,将张耕野同志领导的桦川中学支部和由董仙桥同志领导的西门外特支合并,组成中共佳木斯市委。张耕野同志任市委组织部长。

  佳木斯市委成立后,在发展党、团组织,为部队培养和输送干部,协助我军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保证必要的物资来源,搜集敌人的情报以配合我军的游击活动,保证我军重要干部的病伤治疗与休养等各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取得很大成绩。

  为了发展和壮大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佳木斯市委于1937年2月成功地领导了梧桐河金矿矿警的武装起义。张耕野同志是这次武装起义的主要领导者和组织者。这次起义事先曾作了周密的计划和充分的准备。早在上年春,市委就派桦川中学学生马克正同志打入金矿,取得敌人信任,当上了金矿的文书。不久,市委又通过马克正的介绍,把市委士兵部长陈芳钧同志派到梧桐河金矿当矿警。于是,马、陈二同志在金矿建立了党小组,积极开展工作。他们深入发动群众,秘密准备武装起义。这期间,马、陈二同志与市委保特密切联系,多次到佳木斯向张耕野等同志汇报工作排展情况,及时听取市委指示。与此同时,市委与抗联六军取得了联系,拟定了一个在抗联六军配合下,里应外合,举行起义的行动计划。1937年旧历正月15日夜,马克正、陈芳钧同志根据市委指示,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率领全矿七十余名矿警举行起义。他们杀死了反动的矿警队长,缴获七十余支枪和大批弹药,三百余两黄金,十多车被服和大米白面等物资。起义后,矿警队和部分矿工编入抗联六军,组成六军二十九团。这个团以后活动在鹤岗、萝北、汤原一带,坚持抗日斗争。经过这次矿警起义,梧桐河金矿陷于瘫痪,日本侵略者在军事、政治、经济上遭到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日本侵略者为了消灭我抗日武装,在疯狂进行军事围剿的同时,还加紧对我军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敌人大搞“归屯饼户”,妄图切断我军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把我抗日部队冻死饿死在深山密林中。敌人这一恶毒计划,使我抗日部队处于十分艰难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我地下党组织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千方百计为抗日联军筹集粮食、衣物等物资,使抗日武装斗争能够持久地坚持下去。张耕野同志在一段时间内,曾经专门负责这项工作。他把党员和抗日积极分子组织起来,分头设法把前方急需的物资买来,然后集中到他家待运。为了把这些物资安全运送到抗日部队手中,张耕野等同志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设法买通敌人的一个警察所长,使其对我运送物资提供方便;又设法把党员李晋三调到佳木斯西郊敖其小学当校长,在那里建立起一个秘密联络点和转运站,随时跟下江特委联系和向抗日联军转运军需物资。通过这些渠道,佳木斯市委在1936年至1937年两年内,就为抗联三、六军筹集运送了棉鞋六百余双,棉帽二百余顶,油印机四、五台,以及一批医药、电讯器材等物资,有力地支援了抗联斗争。

  张耕野等市委领导同志还十分注意通过各种途径搜集敌人军事、政治、经济情报,使我党和抗日联军及时掌握敌人的动向,采取相应的措施,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张耕野同志在领导桦川中学党的地下组织和担任中共佳木斯市委组织部长期间,为发展党员,培养干部,健全和扩大组织,进行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果。他先后发展了二十余名党员,为抗联输送了十几名干部,充实了抗联骨干。同时,由于党员不断增加,党的地下组织也扩大了,由原来的两个支部发展到两个区委、五个支部,分布在学校、街道、机关和梧桐河金矿等地,成为组织和领导佳木斯人民进行抗日斗争的战斗核心和坚强堡垒。

  张耕野同志为人真诚热情,朴实谦逊,他不尚浮华,总是默默地埋头工作。他是坚定的革命者,又是优秀的教师。他讲课认真,深入浅出,深受同学们的欢迎。他诲人不倦,课余经常为学习感到吃力的同学补习功课。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却没有一点旧社会知识分子的架子,因此同学们都非常愿意跟他接近。他在同学们中间享有极高的威信,深受老师和学生们的爱戴与尊敬。他自己是从贫困中挣扎奋斗过来的人,深知穷苦子弟要想上学读书是多么困难,对那些家庭生活困难的学生,他总是热情关怀,设法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挤出一些钱来给予帮助,当时在桦川中学读书的马克正同志就曾几次得到他的接济。正因为这样,张耕野同志就能够把进步青年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把他们引上革命的道路。

  张耕野同志生活非常俭朴,他家住两间简陋的草房,室内无一奢华的陈设,显示出一个革命者安于清贫的高洁品质。他家由于是独门独户,爱人和妹妹又都是党员,比较安全,所以,就成为地下党组织活动的秘密据点。党的许多秘密文件都存放在他家,或者通过他家传递;市委的许多重要会议也都在他家召开,上级组织派人来佳接头、布置工作,也经常住在他家,北满临时省委书记冯仲云同志、下江特委书记高禹民同志,在到佳木斯开展工作期间,都曾在他家住过。平日,地下党员也经常以补习功课为名,到这里汇报或请示工作。张耕野同志有着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警惕性很高,每当地下党组织在家里碰头或开会时,他都让妹妹或爱人到门外放哨,以保证党组织的安全。

  张耕野同志一家堪称革命家庭。在他的影响教育下,爱人金淑英和妹妹张宗兰都先后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她们为党勤奋工作,对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1938年,敌人破坏了佳木斯市地下党组织,金淑英和张宗兰二同志同时牺牲。

  佳木斯地处三江平原,靠近苏联,是战略要地,因此“七七”事变以后,日本侵略者为消除后患,加紧对抗日力量进行镇压,在这里派驻重兵,妄图把它变成一个“围剿”抗日联军的基地。敌人在市内到处建立特务据点,加强日伪警察、宪兵和便衣特务的活动,残酷镇压抗日救国斗争。一时全市处于恐怖之中,地下党组织的活动非常困难。针对这种严重的形势,市委决定派张耕野同志去找抗日联军联系,以便在形势危急时把党员转入部队。1938年3月,张耕野同志在集贤县夹信子找到了抗联三军。不久,他得知佳木斯市委遭到严重破坏,自己已不能回去,就暂时留在抗联三军四师政治部工作。他随同部队转战在勃利、宝清、依兰一带。张耕野同志是一个知识分子,又没有军事生活经验,但他在部队里经受住了艰苦斗争生活的考验。他和战士们同甘苦,共患难,始终保持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尽管他刚到部队,组织上尚未正式安排工作,但他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战斗姿态,自觉地承担起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他深入群众,教育和启发战士,鼓舞他们的革命斗志和战胜困难的勇气,使战士们能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满怀信心地坚持抗日斗争。

  1938年10月,张耕野所在部队到依兰县黑背子附近筹集给养,突然遭到敌人袭击。战斗中,张耕野同志壮烈牺牲。

  张耕野同志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鲜血。他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坚贞革命精神,将永远鼓舞着我们奋勇前进。

  (孙秉德)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东北抗日烈士传》——裴治云烈士传略
下一篇:《东北抗日烈士传》——张宗兰烈士传略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20-08-01 09:20:41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