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回忆先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九死一生 突出重围 ——记皖南事变中的江渭清

添加时间:2020-07-31 17:01:42 来源:三野子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2020年6月16日是我父江渭清逝世20周年,发一文章以示纪念。

江渭清

  1941年1月6日,国民党顽固派趁新四军及所属部队9000余人奉命北撤之机,以七个师八万余人的优势兵力,在皖南泾县茂林地区袭击新四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这是从1940年10月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以来,发展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1938年,傅秋涛(左一)、张云逸(左二)、叶挺(中)、项英(右二)、曾山(右一)等同志合影。

  1941年1月4日上午,新四军军部下达北移行动命令,整个皖南部队编为三个纵队,其中新一支队包括老一团、新一团和一个特务营,共3000人编为第一纵队,纵队领导都是新一支队的领导,即傅秋涛为司令员兼政委,江渭清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赵希仲为参谋长。1月4日下午4时,一纵队按军部命令从泾县向宣城、宁国方向进发,其目的是为了牵制国民党第五十二师。当先头部队刚行至泾县县城附近时,傅秋涛、江渭清突然接到军部电话,决定派军部参谋处长赵凌波任第一纵队副司令。大家都很不理解,大敌当前、临战之时,怎么临时变动军部参谋处长呢?既然是军部委派,只得表示接受。赵凌波到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部队改变向东行进的路线,而向相反的茂林方向行进,并说这是军部的决定。部队改为向西方走,顶着凛冽寒风,冒着蒙蒙细雨,踏着泥泞道路,摸黑走了一夜,5日才走到青弋江边。因几日阴雨,河水猛涨,浮桥被大水冲垮,指战员只得涉水而过,水深齐腰,冰冷刺骨。军部预定各纵队5日拂晓到达指定位置,结果直至下午3时才到齐。大家极度疲劳,还要烘烤衣服。军部决定部队在茂林地区停留一天。一纵队就在茂林附近的大康王休息待命。

  1月6日下午,军部在茂林南面的潘村潘家祠堂召开各纵队首长会议,研究下一步行进方向。一纵队傅秋涛、江渭清参加了会议,没有通知赵凌波到会。在极为严峻的形势下,会议决定:三个纵队分三路会攻星潭,然后向东行进。一纵队的任务是:7日拂晓攻占裘岭,再会同二纵、三纵攻占星潭。

  会后,傅秋涛、江渭清立即赶回部队紧急部署,决定以老一团三营为前卫,当晚就攻占了裘岭;7日清晨,老一团一营、二营占领了榜山;新一团攻占了太头山。一纵队队部设在北侧的梓坑。傍晚,老一团攻占了与星潭一水之隔的举山,原地待命攻打星潭。正当傅秋涛、江渭清焦急地等候二纵、三纵到来会攻星潭的紧急关头,军部突然改变6日潘村会议的决定,命令各纵队往回撤,改走太平、转道黄山,再待机东进。一纵队只好服从命令往回冲,冲了一段路,仍未同军部和第二、三纵队联系上,却陷入了敌人包围之中。

  在这万分紧急之时,一纵队负责人紧急开会研究对策。会上,江渭清主张立即停止回撤,向东打,趁敌人立足未稳,尚存的2000多人勇猛拼杀,定能突出重围,冲到苏南边境就有办法。纵队的正、副参谋长、作战处长、新一团的两位团长都赞同江渭清的意见,但赵凌波坚决反对,他装腔作势地说:秋涛司令,要顾全大局,军队和二纵、三纵都未冲出重围,我们应当回去救援,切不可单独行动,否则要犯大错误。傅秋涛踌躇了一会,碍于赵凌波刚从军部调来任副司令员,说话分量又如此之重,也就采纳了他的意见,决定部队继续往回打。

  8日清晨之前,又有大批敌军围来,把一纵包围在榔桥河地区。一纵与敌军激战了一整天,直到8日晚,赵凌波见延缓一纵行动,把部队渗入敌军重围之中的奸计已实现,当夜趁着滂沱大雨逃脱投敌。到9日凌晨3时,大家发现赵凌波叛逃,傅秋涛猛悟中了奸计。傅秋涛、江渭清继续指挥部队与敌激战,并决定调整部署伺机突围。江渭清提出:9日下午3时突围,自己亲自率领一个连,带头突围,纵队部和老一团立即跟进,新一团掩护,待纵队部和老一团突围后,新一团即跟进突围。傅秋涛同意江渭清的部署,并提出白天突围伤亡太大,还是晚上突围。到了晚上,又是大雨,江渭清带领一个连,与敌殊死战斗,杀出一条血路,突出重围,纵队部和老一团紧跟着突围。新一团在团长张铚秀、政委丁麟章的指挥下,英勇奋战,拼死掩护,使得江渭清带领的一个连战士首先冲过榔桥附近的公路,上了山。紧跟着冲出来的有纵队副参谋长吴詠湘、老一团团长熊应堂和政委肖惠锡等干部战士。傅秋涛于10日凌晨率部分队伍冲过榔桥,在黄田附近与江渭清会合。两批突围出来的队伍只剩下几百人了。新一团和老一团部分指挥员未能按原部署突围出来,只有张铚秀带领100多人从西北方向突围渡过长江到达无为,大部分干部、战士牺牲了,一部分被俘或失散了。

  突围出来的几百人,后来辗转到了泾县、宁国、旌德的山区,仍遭到国民党军队一次又一次地“清剿”。江渭清同傅秋涛商量,长久困在皖南山区不是办法,要尽快转入苏南敌后才有生路。傅秋涛同意江渭清的意见,并提出:几百人在一起行动,目标太大,还是分为三摊,几百人中大部分是战士,作为一摊,这一摊由一名营长带领。江渭清提出要带战士这一摊,傅秋涛说,军分会有精神,要尽量保存骨干,他要江渭清带干部,这一摊连同机要员等有50多人;他带领10多名干部,又是一摊。傅、江决定战士一摊先出发,干部这两摊遇有情况就分散打游击,敌人撤走再合拢,尽可能保持联系。可是,三摊分头出发后,遭到国民党军队4个团的“清剿”,把大家冲散了。江渭清率领的50多人,冲破敌人的围剿,突围到了天目山,沿天目山麓向北进行,然后再向东进发,但不断遭受敌人追杀,在地下党和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一次一次地脱离险境,转战跋涉一个多月,终于在苏南扶风桥找到了新四军十六旅,但此时剩下了30多人。

  江渭清得知傅秋涛已在半月前与十六旅会合,便决定立即去旅部与他会面,然后一起去澄(江阴)锡(无锡)虞(常熟)交界处顾山附近的一个村庄见到了谭震林。这个时间是1941年3月5日。

1948年,彭冲(前左)、江渭清(前中)、钟国楚(前右)、张云龙(后左一)、王必成(后左三)等同志合影。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1dOeVHj1X8gibRuXPis7ZA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我们的父亲嵇成荣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宋吟霜

回忆先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