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活动报道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七.七”,我们没有忘记

添加时间:2020-07-09 09:31:06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七.七”这个特殊的日子,是中华民族永远抹不去的一道伤疤,也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今又七.七,恰逢高考日,长沙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服务队联合抗日战争纪念网前往湘北会战战场进行了一场“瞻仰抗战遗址,缅怀抗战英烈”为主题的纪念活动。

  岳阳:古称“巴陵”,又名“岳州”,是一座有着2500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位于湖南省东北部,北枕长江,南纳三湘四水,怀抱洞庭,江湖交汇,交通极为便利,是湖南省的北大门。

  (一站)   新墙河抗战史实陈列馆



  一大早,长沙的天气阴沉没有太阳,想着这样的天气出外活动是很合适的,大家一行十七人驱车前往湘北会战的第一道防线岳阳新墙河出发。

  位于岳阳县新墙河旁的新墙河抗战史实陈列馆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展厅面积2200平方米,陈列了1938年至1945年抗战期间,中国军队以新墙河为界与日军对峙七年,中国军民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英雄史实,是便捷了解湘北抗战史最好的教课书,我们第一站新墙河抗战史实陈列馆,巧的是刚到馆时,外面下起了大雨。






  走进大厅,一组军民共同抗战的雕塑映入眼前,给人一种英勇无畏的向上精神,让人肃然敬起。展厅里,史实陈列共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日寇逞凶,湘北沦陷”、“同仇敌忾,英勇抗战”、“奋勇杀敌,血染新墙河”、“丰碑永铸,警钟长鸣”,以湘北地区抗战史实及其研究成果为依据,以抗战遗物、新墙河抗战遗址图片、历史图片为主要展品,结合相应的创作绘画、场景复原、置景、群雕、大型浮雕、视频、电动图表、当事人回忆与采访等辅助展品来还原那段难忘的历史,讲解员的讲解让我们重温了那段中国人民上下一心,顽强抵抗侵略者的英勇和悲壮,馆内的影像资料与一件件珍贵的文物在警示着我们,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陈列馆出来之后的我们,心情被外面的大雨淋湿了似的格外沉重。

  我代抗日战争纪念网为兄弟单位赠送了根据日军俘虏口述资料整理的书籍《罪证》,此书算是鬼子对中国人的一种忏悔吧,馆外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之后,我们在当地文保局米绪立局长的带领下来到了距离陈列馆不远的相公岭抗日战场遗址。

  (二站)  相公岭抗日战场遗址



  相公岭遗址是长沙会战新墙河战场旧址群之一,(九马咀战场遗址、相公岭战场遗址、王家坊战场遗址、斗蓬山战场遗址、麻布大山(八股山)战场遗址、铜鼓山烈士陵园及战场遗址、草鞋岭战场遗址、笔架山战场遗址、港口战场遗址、抗日英烈任霁初墓等10个遗址点)



  1938年11月岳阳沦陷,全国抗战即由战略防御阶段进入相持阶段,从相持阶段至反攻阶段,驻武汉的日本第十一军从鄂南、湘北先后向长沙发动了4次大规模进攻,这就是所谓4次湘北会战(又叫长沙会战),前3次进攻先后发生在相持阶段的1939年至1942年间,日军每次出动10万~15万兵力。

  相公岭战场,包括营盘岭,沙仙庙,团山岭和马形山等山头阵地,当年是阻击日军最为有利的地势,中日军队多次在此交战。

  我们踩着泥泞的小路一步一滑来到沙仙庙战壕遗址,此地为断头将军王超奎牺牲之地,寂静的山岭一下热闹起来,从守军的制高点向下望:远处的村庄房舍一览无遗,眼前一条条沟壑清晰可见,可能是刚刚清理过的原因,壕沟四周和沟内的杂草都被铲除,深深的掩体足有一米七,八高,有人说我们是同一战壕的人,有老玩童下到沟里做伏射状,山上的蚊子很是热情,给每人身上都留有印记,想象当年是不是也有这么多的蚊虫,此地不可久呆。






 

  此战壕是当年激战的最好见证:

      日军终于突破了新墙河防线,主力向南突进。

  这时正面4个连只剩下30多人,由王超奎营长指挥。鬼子越来越多,从四周涌上来。王营长下令突围,30多个士兵们坚持说:“营长先走!”

  “你带几名士兵到后方高地掩护。”王超奎下令副营长杨羲臣后,高喊:“时间就是胜利,兄弟们快走!”

  这时日军已冲到阵地上了。为了掩护据点内的士兵撤出,王超奎一把跳出外壕,一个人与鬼子肉搏起来,趁机其他官兵赶快撤离。

  王超奎身高手长,力气大。在拼杀中,日军近不了他的身,好几个鬼子和他对拼,非死即伤。日军小佐恼羞成怒,操起机枪对着他就扫射,王超奎连中三发子弹,仆倒在地。日军冲过来,见王超奎已不动了,怕他没死,残忍地将他的头割断了。

  杨羲臣得知营长牺牲了,悲愤难忍,说:“营长是为掩护我们牺牲的,我们不能弃他而走!”率部又冲了回来,牺牲两位排长后,又将王超奎的尸体抢回了。


  断头将军王超奎

  根据记载1941年12月,国民革命军133师398团2营营长王超奎率部在此与数倍于己的日军第六师团激战三天三夜,成功迟滞了日军的进攻,全营500余人壮烈牺牲,而王超奎在重伤昏迷之后被日军活活地割下了头颅。

  王超奎后被蒋夫人宋美龄誉为“断头将军”,新墙镇曾改名为“超奎乡”,相公岭曾改名王公岭。

  下山时又开始下雨,车外雨越来越大,根据路线安排,孟老师和他的朋友约好参观朋友在新墙河边的农业合作社暨农产品科技示范基地——湖南世纪绿食农业有限公司。

  这是家很有规模的合作社,整个农业从生产到加工都是机械化流水线操作,种子从发芽到育秧只需30个小时,机械化加工大米24小时可加工120吨,这大大颠覆了我小时候看到的一台小米机和一台手摇风车加工大米的印象,农业合作社的衍生是新时代新农村发展的一件惠农项目,也是时代向前发展的必然产物。

  (三站)   新墙河——“东方马奇诺防线”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在吃午饭之前冒雨来到湘北会战的第一道防线新墙河边。



“东方马奇诺防线”新墙河,对岸是笔架山

  新墙河南源于罗霄余脉的幕阜山,名沙港河;北源于龙窖山,名游港河,二水在筻口附近的三港嘴汇合后,始名新墙河。这条流淌在丘陵地带的河流,河面最宽处不过100米,河水最深处约7米,冬春之际,水流清浅,则不过1米。新墙河流经平江、临湘、岳阳,全长108公里,是湘北地域的母亲河。沿着这条奔涌的河流,遍植喂养生命的稻禾,滋生灵魂绵绵不绝的梦幻,因为抗战之时,作为四次长沙会战前沿战场,享誉中外,而被称为“东方马奇诺防线”。

  在合作社朋友的带路下,我们的车队冒着越下越大的雨,走着越来越窄的河堤烂泥路,眼看到了路的尽头无路可走了,而车外的倾盆大雨下得让我们连路面都看不清,感叹着这恶劣的天气怎会来到这地方,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朋友探路回来车可开到底下河边的草地掉头了,大家幻想着开越野车一样慢慢地走下河底的草地。



  外面的雨大得把我们都困在车中,多数人都坐车里,遥想当年那场战役的艰辛和悲壮,我们今天的困境不算什么,我撑着伞来到车外,选一个干净平整的地方站着凭吊那段悲壮的历史,大雨中,这条被称为“东方马奇诺防线”的河流和普通的小河没什么不同,连日的大雨让这条河的河水猛涨,水块到我站的地方,两边水草丰盛占满河面的三分之一,随着深深的河水在慢慢蠕动。

  1941年秋季,日军4、5万人从武汉运到蒲垠、临湘一带集结,大有进犯长沙模样国军第4军第102师接到命令,全师前往新墙河一带阵地防守。

  9月17日,新墙河北岸之敌集中3个师团的兵力在坦克、骑兵、炮兵向阵地发起进攻。日军首先以150毫米榴弹炮轰击新墙小镇,然后大量步兵在10多辆坦克的掩护下发起进攻,由于102师坚守在小镇两侧的小山峡内,因此并未遭到日军炮火杀伤。日军几次强渡都未得逞。不久后,日军从第304团右翼莄口强渡过河,建立了桥头堡,师长柏辉章下令,要求团长许世俊一定要消除日军桥头堡,歼灭该股日军。许团长率部冲杀数次,最终将桥头堡的100多日军全部歼灭,俘虏一个日军曹长。

  日军在桥头堡丢失后,恼羞成怒的出动10多架飞机轰炸桥梁,企图为坦克开路。由于遭到守军大炮阻击,日军坦克未能渡河。

  然而,左翼的306团正面被日军骑兵徒涉突破,日军骑兵冲到阵地上,到处冲击,团长陈希周告急,柏辉章急调补充团前去支援。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日军被打退。重新占领阵地的306团在左翼一线与日军来回冲杀几十次,杀死杀伤日军上千人,日军尸横遍野,进攻暂时受阻。

  战斗紧急,师部移驻童溪街前线。此时,第306团第一营在笔架山遭到日军第13联队大量兵力猛攻,伤亡惨重请求增援。此时各线均在激战,已经无兵力可调,只得派出工兵营去增援。工兵营与日军激战3个小时后,仅剩下了连长孙逸民在内的30多人,被迫撤退童溪街。

  在古家村战线,坚守的302团伤亡惨重,陈开本第1营伤亡过半,曾德正连长战死。二营长徐锦江率领18个人坚守黄泥港,遭到上百日军骑兵冲击,全部壮烈牺牲。三营长孙国祯在与日寇激战时中弹牺牲,三营折损三分之一。

  激战至第5日,新墙河当面之敌上万人寸步难移,日军被杀得乱窜。师长柏辉章亲临第一线与守军并肩作战,接连击退日军10多次进攻。新墙河一带到处都是日军尸骸,伤亡惨重。

  激战至第7日,大反攻局势已经形成。

  在全师撤出时,坚守在童溪街的工兵营31人在杨炯营长的带领下,袭击日军辎重队夺取大量枪支弹药后,撤到岳阳大云山组织游击队继续打击日寇。

  第102师撤退后,日军冲入长沙,进入口袋阵,遭到了围歼,被杀得大败而回。

  新墙河阻击战,102师激战日军一个师团7昼夜,打死打伤日军4000余人。

  而经过7天的血战的102师全师仅600余人幸存,成功拖住了日军步伐,为友军组织大包围提供了宝贵时间。

  新墙河的水中仿佛还能闻到血腥味,回过神来,远眺对岸隐约的笔架山那里曾是国军306团和日军血战过的地方和新墙河遥遥相望,唇齿相依,当年笔架山的喊杀声和枪炮声一定传到母亲河这边吧。

  1939年9月22日,新墙河之南、新墙镇之西的王街坊。年仅29岁的农家子弟,第十五集团军第五十二军第二师的上等兵曹锡在21日的夜里,把12颗手榴弹连接在一起,放在新墙河的南岸河堤之上,然后,把引线抽了出来,放在身边,他坐在河堤之上,对着河面警戒。22日黎明4点钟开始,日本鬼子用50尊大炮对王街坊发射8000颗炮弹,射了3个钟点之后,把面积仅一平方英里的王街坊,炸成一片灰烬,比起淞沪会战的情景,更为惨烈.

  然而曹锡未死,仍坐在河堤之上,手指钩着机关枪,对河面密切注视。河面离开他只有15公尺。日本鬼子一批一批离船上岸,每批数十鬼子,持枪走向河堤而来。来了一批,曹锡便开动机枪,消灭他们一批。侥幸未被消灭的掉头奔回河旁,伏在河滩上。这样,日本鬼子来过了六批。

  第七批来了,放出毒气。曹锡所隶属的这一排仅剩下他与另一位兵士,两个鬼子未死。20分钟以后,毒气消散,曹锡看见了有二、三十名日本鬼子,向河提爬行而来,曹锡一面把手榴弹的引线掌握在手中,一面急忙拖着仅余的一位同伴跳下河提,卧倒于稍远之处的地面。刹那之间,日本鬼子已爬上河堤,曹锡从容猛抽引线,12颗手榴弹同时爆炸,敌人死得只剩下了两三鬼子,这两三鬼子也都负了重伤,躺在河堤之上。曹锡又准备了手榴弹 12颗,回到河提之上,放在一起,慢慢地再走下来,走到卧倒之处,卧倒静候。不久以后,果然又来了30以上日本鬼子。轰然一声,炸得一个不留。曹锡又重新布置一番。于是,又炸死二、三十鬼子。就这样,前后炸死了五批敌人。

  这第五批敌人死去之时,曹锡自己也被炸翻的泥土埋了一些时候,幸而未死,又爬了出来。这时候,他的手榴弹已经用光。曹锡改用机关枪,而把身体躲藏在泥土堆子之中。10分钟以后,从堤的那一边,爬过来5个日本鬼子。曹锡把机关枪子弹一颗一颗的放,用5颗子弹打死这5个日本鬼子。敌人在死前也朝他与他的同伴放了枪。他的同伴姓朱,是一个上士班长,眼睛中了子弹,不久便成仁了。

  祸不单行,曹锡同时发现他手中的机关枪已经不能使用,似乎里面的机件卡住了,板机扳不动。敌人又有来的,他无法从容拆开机关枪来查个究竟。曹锡急了一阵子,情急智生,在身旁找了一找,发现离自己二百公尺,有一架重机枪在一具死尸之旁等他去拿。这死尸属于另一位中国勇士,一位机枪手。他轻轻的爬完200公尺,捡起重机枪,试了一下,能用,恰好有一百多名鬼子蜂涌而来,以为中国士兵已死得干净,却不料曹锡突然扳动了重机枪,一下子毙倒了三十几个。剩下的六十几鬼子,掉头狂叫而逃。

  在早晨8点钟左右,营部派了一个传令兵来,告诉他敌人大队已经在王街坊之西的一千公尺左右渡过了新墙河,也就是到了他的侧面后边。营长命令他“放弃阵地",回营部去休息。曹锡喜欢这挺重机枪,舍不得丢下,便提着它与几带子弹,跟随传令兵朝着营部的方向走。中途,与敌人遭遇,枪弹从四面八方打来。曹锡的这挺重机枪又派上了用场。不幸,传令兵在这场混战中阵亡。

  曹锡命大,摇摇摆摆,凯旋到了营部。营长奖勉了他一阵,告诉他,他前后打死的日本鬼子共有500多名以上。营长把他带到师部,师长赵公武和他握手,立刻升他为班长,又赏法币30元。(当时湖南的物价甚低,猪肉不过二毛五分一斤。)再回营中,弟兄们把他围在中间,问长问短。问他何以那么大胆?他笑着回答:“没有什么。没有什么,看到了鬼子,也不能不打啊!"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士兵,这样的军人,中国大地才没有继续沉沦!

  “七.七”这天的雨一直没想要停过,也许是老天在为英灵落泪吧,新墙河,等过了雨季我们再来看你。

  在泥泞的河滩上调转车头原路返回,雨还在下。

  吃过午饭,继续我们今天最后的行程,下个目标——

  (四站)  营田抗日阵亡烈士墓(白骨塔)



  午饭之后马不停蹄地驱车赶往距离五十几公里位于汨罗市营田镇的抗日阵亡烈士墓。

  据史料记载,1939年9月22日晚,日军第十一军三师团第五旅团上村干男少将率部7800余日兵进入汨罗营田街附近河面,9月23日黎明前,从白鱼歧、推山嘴两处发动突然袭击,国民党驻军第37军95师569、570团英勇抵抗,寡不敌众,几乎全军覆灭。

  日军在营田街13天,杀害老百姓800余人,强奸妇女100余人,烧毁房屋300多栋,1700多间。为纪念战死的国民党官兵和被日军杀害的1200余平民,营田街建白骨塔为证。

  后又收集了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中营田江防一带殉难的抗日烈士遗骸安葬于此。

  白骨塔原建筑面积2000多平方。建筑雄伟,格局雅致,塔碑刻有捐躯壮士姓名,六十年代初,该塔被毁,后其遗址被列为市级文明保护单位。

  这次团队除了我,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到这。





  纪念塔坐北朝南,塔势雄伟。正中为主门,门楣上悬有用花岗岩雕刻的国民党党花。左右侧门前列有石狮四尊,后面两边安装有紫石桌椅,凉亭雕刻工艺细致。墓侧立有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永垂不朽”、95师参谋长张兆歧“肃然敬之”以及95师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唐春丞“浩气长存”的题词碑刻。同时,两边碑石刻有营田抗日阵亡的烈士姓名。两座烈士墓呈圆瓜瓣形,水泥浇铸。墓地建有围墙,墓园苍松翠柏,庄严肃穆。

  当初我第一次来此地被这墓园的庄严所震撼,连一同来的东北大汉黄哥也湿润了眼睛。

  今天再来这里心情还是沉重的,此时那些顽童们都表情严肃,在陵园外都要求整理好自己的衣容,排好队,整齐地走进去,以示对英烈们的尊敬。

  营田诗联协会的会长田建华率他的团队成员王梦霞女士及易巩基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为我们当场讲解,万分感谢。



  站在纪念碑前,这碑在无声的诉说,我耳边仿佛听到激烈的厮杀声,和战机的轰鸣声,眼中出现硝烟弥漫中那些将士,毅然出征、慷慨赴死的脚步和民众奋起救亡图存、踊跃支前的身影,记忆像陈旧的黑胶,虽经岁月的冲刷断断续续,但仍很清晰,历史不会忘记,我们不会忘记,它见证了湘北人民壮怀激烈的全民抗战,他们英勇无畏的抗战精神是我们一生值得珍藏的宝贵财富。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何长工之女、社会活动家何光瑨为抗日战争纪念网题词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7-09 16:06:48

活动报道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