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寻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儿子已白发,父亲在何方?

添加时间:2020-07-02 09:22:55 来源:湘潭关爱抗战老兵团队 老桐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一辈子没见过的父亲

  每个人都有父亲,而且大多是父爱相伴成长。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机会。又一个父亲节来临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吴大明,他对父亲的感受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

  吴大明生于1958年,尽管年过六旬,但他为人随和,大家都亲昵地叫他大明。大明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坐牢去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由于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父亲的形象在他心中是模糊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对父亲的思念日益浓烈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做父亲的时间长了,对“父亲”的责任与担当有了越来越多的感悟。毕竟是血肉亲情,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对父亲有一个完整而清晰的了解。

  在大明儿时的记忆中,妈妈带着姐姐和他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由于大明的母亲出生于长沙城里的大家闺秀,没有工作,只能靠在城市的角落摆摊过日。大明小时候不理解为什么父亲不在家里,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他多么希望父亲回家,像别的小孩父亲一样,陪自己玩鞭炮,买吃的。后来听人说父亲在外“劳改”,而只有坏人才劳改的。他不知道父亲究竟做了什么坏事,少年时曾经还对父亲还有一些怨恨。

  这些年,了解父亲成了他十分强烈的情感冲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突然想起父亲,大明会彻夜难安。父亲生前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父亲临终魂归何处、墓在何方?这些他都不知道,他开始感到自责。

  大明发誓要了解父亲的生平并寻找父亲下落,但他没有太多文化,也没有出过远门,他不知道如何着手。为此,他一段时间心如猫挠,坐卧不宁,尤其是2007年母亲去世后,他心中的压力陡然增加。

  关于父亲的归宿,他手上只有一份老旧的信函。从这份简短的信函可以看出,大明的父亲于1967年12月在湖南涔澹农场因病去世并埋葬。

未能及时送达的死亡通知

  二、难以打听到的父亲

  在大明小的时候,母亲很少会提到父亲。只是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母亲想为去世的父亲平反而奔波,才经常提到父亲。那个时候大明已经成人,才开始对父亲有了一些模糊的了解,但情感还是比较淡漠。

  大明原来是湘潭市蓄电池厂的工人,工厂倒闭以后,加入了摩的司机队伍,靠载客谋生。尽管每天接触的客人多,但他不知怎么开口,才能找到了解父亲的人。而在他自己熟悉的圈子里,对父亲都很陌生。因为大明的父亲以前是国民党军官,虽然参加抗日战争,打过日本人,但在五十年代被判了刑,关进了监狱。刑满后继续到农场劳动改造,直到最后死在农场。

  大约在2015年的时候,大明听说湘潭还有很多以前打过日本鬼子的国军抗战老兵还活着,而且有公益组织关爱这些老人。对于这条消息,大明如获至宝,马上请人帮忙,找到了这家叫“湖南老兵之家”的公益组织的联系电话。

  电话打到长沙,大明一股脑儿讲了父亲的情况,然后请对方帮忙,寻找父亲下落。电话那头的志愿者听完后,耐心给大明解释:湖南老兵之家是关爱幸存的抗战老兵,也就是只管活着的,去世的不管。对方还告诉大明,像他父亲这种情况太多,不可能找到下落,希望大明不要再找了。

  虽然满怀希望却碰了壁,大明还是有点兴奋。这些人毕竟了解父亲这种人,而且对方在电话中态度还蛮好的。他记住了这个电话,隔一段时间就打一次,态度非常谦卑,每次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恳求对方帮助自己寻找父亲下落。对方无奈之下,给大明提供了湘潭志愿者的电话,让大明找湘潭本地的志愿者。大明从湘潭志愿者得到的答复几乎一样:寻找已故抗日军人下落不是志愿者的工作范围,爱莫能助。

  大明是一个执着的人,他设法找到了湘潭志愿者。一见面,大明拿出很多材料,主要是大明母亲生前写的为父亲伸冤,要求平反的材料,还有法院的答复文件等等。从材料看,大明的妈妈生前跑了很多政府部门,但都没有结果。志愿者看了资料后告诉大明:为父亲平反的事不现实,而寻找父亲下落的事,由于线索不全,只能等待机会。

大明母亲生前写的申诉材料

  寻找父亲下落没有进展,但大明和志愿者联系上了,他觉得增强了信心。在他看来,这些年的时间并没有白费。

  因为有了志愿者的微信联系,知道志愿者经常开展关爱老兵活动,于是大明也开始参加他们的志愿活动。渐渐地,大明成了湖南老兵之家湘潭团队一位非常积极的志愿者。加入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组织后,大明结识了更多的人,寻找父亲下落的道路变得宽广起来。

大明参加志愿者活动(后排右二)

  2018年底,大明在志愿者帮助下到了常德津市。当年父亲所在的劳改农场,现在是湖南监狱的所在地。这里属于洞庭湖平原,天地苍茫。大明第一次踏上父亲最后生活的土地,离父亲去世已经相隔了51年。51年时光流逝,这里的田垄屋舍已经面目全非。这次尽管找了很多人打听,但父亲的消息和线索一无所获。大明只能面对茫茫田野,无限惆怅。只能随意找个地方点燃香烛,祭奠父亲。

大明在农场的路边祭奠父亲

  虽然没有找到父亲的归宿,大明并不气馁。接下来通过志愿者帮忙,大明找到了父亲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资料。2020年年初,大明在志愿者帮助下,又收到了从台湾寄来的父亲档案资料。通过几年不懈地努力,大明尽管没有找到父亲的归宿,但通过档案资料,大明对父亲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了解。

  三、英雄的父亲

  大明的父亲叫吴祥征,1905年生于长沙城里一户富裕家庭。1926年考入中央军校第六期步科,为步兵第六中队学员。吴征祥1929年6月毕业留校,任中央军校第七期学生队重火器连少尉班长。1930年2月至12月,任陆军教导第二师四团步炮连连附。大明父亲在校表现优异,步科毕业后获得留校,任炮科教导并升职。离校后,大明父亲编入第二集团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师。

大明父亲的黄埔同学录照片

  1938年4月,大明的父亲随军参加台儿庄战役以及随后的系列战役,时任第三十一师军佐。1942年9月,大明的父亲任陆军第三十七军一四零师政治部职员。当时的职级为中校,职别为科长。担任的工作是主管第一科一切事宜。而在此之前,曾担任过连长参谋团政训员组长。

  1944年,大明的父亲转到贵州玉屏军医院任中校教官。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继续留在医院,1947年随医院迁往重庆,直到投诚。

  大明的父亲作为一名军官,抗战之初便投入战场,出生入死,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抗战英雄。

大明父亲档案照片

大明父亲履历

  四、屈辱而坚忍的父亲

  1949年,大明的父亲回到湖南。1950年,通过组织审查,大明的父亲从事职业教育工作。作为职教专干,先在湘潭职工业余学校(现在的湘潭市临丰学校)教书。后来转为从事小学教育,调到湘潭河东小学(现在的大桥学校)教书。但好景不长,在后来的肃反运动中,大明父亲未能幸免。1958年7月,大明的父亲突然遭到逮捕,因为历史问题被判刑2年。大明父亲先在湘潭市伞厂服刑期满后,被遣送到湖南常德津市涔澹农场劳动改造。

  大明听母亲说,父亲在劳改农场期间,每月的生活费只有20元,而父亲总是省下10元,邮寄给家里补贴家用。从农场的死亡通知可以看出,父亲去世前身患多种疾病。父亲在农场要参加劳动,消耗体力,而且身体不好,在这种极端的条件下,父亲还省吃俭用给家里寄钱,肩负作为父亲的责任,这是多么深沉的父爱!

大明父亲身后只留下18.5元

  1969年2月,大明家里收到一个包裹和一份信件。大明的母亲从信件内容得知,大明的父亲早在1967年12月去世了。这个包裹是大明父亲的遗物,由于大明母亲带着孩子颠沛流离,落脚的地方搬了好几次,所以邮件耽误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收到。

  大明父亲临终的时候,身在异乡,没有一个亲人在场,凄凉之状可想而知。而且离开这个世界一年多时间,家人还不知道。大明每每想起这些,总会禁不止老泪纵横。

  五、无愧的父亲

  前面提到大明因为小时候读书少,文化程度很低,有些跟不上信息时代的发展。平时在微信群里的发言,往往是错别字成堆,词不达意。所以,大明最终能够成功地从台湾和南京的档案馆搜集到父亲的档案资料,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大明自己也为此感到骄傲,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还了父亲清白:父亲是抗日英雄,是家族的光荣。大明觉得自己尽了做儿子的责任,而且可以骄傲地告诉的孩子:自己无愧于父亲这一称呼。

大明找到的父亲档案资料

来自台湾的档案资料

  当大明打开档案馆寄来的邮件,第一次见到了父亲的照片时,还不及细看,便伏在桌上痛哭起来,而且哭了很久。接下来,大明复印了照片,专程到妈妈的坟上,将父亲的照片摆在坟头,长跪不起:“妈妈,我找到了爸爸的资料,我看到爸爸了……。”

  大明尽管还和以前一样,开着摩的在大街小巷穿行,住在廉租房里,生活似乎没有改变。但与以前想比,大明明显觉得自己精神舒畅了,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充实。大明经常抽时间和志愿者待在一起参加活动,耳濡目染,渐渐地对抗日战争的重要意义有了很多了解。通过走访并与那些参加抗战的老兵交谈,他知道了中国军队抵抗日本鬼子很多惨烈的战斗,知道了他父亲参加的台儿庄转斗的惨烈和意义。知道了发生在长沙的四次保卫战,也知道了在湖南的常德、衡阳这些地方都发生了惨烈的保卫战的战斗。而这些都是他周围的人所不知道的。

大明参与祭奠抗战老兵

  通过对抗战的了解,大明深切的理解到,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中国千千万万男人,做了父亲的和还没有做父亲的人,勇敢地走向战场,保卫国家,守护家庭,履行作为“父亲”的责任与担当!大明虽然没有机会为父亲尽孝,但目前参加关爱抗战老兵行动,也是对父亲在天之灵的告慰。

  六、父亲的尸骨在哪里?

  大明虽然找到了父亲的档案,对父亲有了清晰的了解。但没有找到父亲的尸骨,大明依然心有不甘。他准备再去涔澹农场寻找线索,找到父亲的归宿。

  大明恳请大家继续帮他,或是找到当年在农场的工作人员,或是同父亲一同劳动改造的工友,了解更多父亲在农场的情况。如果能够找到遗骨的话,大明希望将父亲的遗骨接回,以抗战将士的身份为父亲立碑。或者,与母亲安葬在一起,夫妻团聚。

  大明已60出头,满头白发,他这辈子的心愿还能实现吗?我们期待您的帮助!(吴大明电话:13786275150)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18岁离乡入伍与家人失散76年 汉中籍94岁抗战老兵想找两个亲弟弟
下一篇:寻找黄花岗起义烈士后人的启示

责任编辑:

抗战寻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