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纪念场馆和文物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湖南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们到过的湖湘抗战遗址和纪念地之十九:南县厂窖惨案纪念馆

添加时间:2020-07-01 09:16:35 来源:孟企平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2013年5月,我陪同《潇湘晨报》湖湘地理周刊摄影记者马金辉和视频记者巩伟到南县厂窖采访70年前厂窖惨案的幸存者。
     我一直对于厂窖惨案有些疑问:日军为什么要制造这么一场骇人听闻的对无辜平民的屠杀?这场大屠杀为什么发生在厂窖?为什么仅仅3000多日军可以杀掉三万多中国军民,他们不会反抗吗?甚至有现代人质疑说:即使是杀三万只会飞的鸡或三万头能跑的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老辈人的叙述和书本上的记录真实可信吗?我更愿意用自己的眼晴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用自己的大脑思考,去了解历史的真相。 在这里的三天里,我们参观了厂窖惨案纪念馆,寻找到了当年日寇施暴的血水河、绝户堤、千人坑、黑洲子,也采访了亲历者和幸存者全伯安、任德保、江幺妹、郭鹿萍,他们是目前健在的亲历幸存者的典型代表。
     随着他们对于惨痛往事的回忆,70年前的血史在我们的面前重新翻开。

  重温历史可以知道:从1931年的东北“九一八”,中国即已开始了局部抗战,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以后进入全面抗战,1938年10月武汉沦陷以后,抗战进入相持阶段。
       1939年和1941年进行了第一、第二次长沙会战,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和中国正式对日宣战。1942年元旦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寇的进攻非但没有得逞,反而遭到中国军队的英勇反击,被迫退回新墙河以北。因此日本改变战略,策划报复,试图消灭中国军队的主力,抢粮食补充军队给养,并以残酷的“三光”政策造成恐怖心理,摧毁抗日意志,逼迫中国政府和人民投降。
       1943年5月日军展开的“江南歼灭战”和“厂窖惨案”就是在这种背景形势下发生的。在此之后半年又发生了“常德保卫战”,我们的湖湘大地在抗战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日军“江南歼灭战”的打击对象是国军73军,这是一支以湖湘子弟为主体的抗日劲旅。三万多日军从盘踞的湖北向湖南的南县、华容、安乡进攻,将73军和44军的一万多官兵(相当一部分是伤兵)逼到了南县的厂窖垸,并用飞机及舰船合围,展开了罪恶的杀戮,并殃及无辜的南逃难民与当地百姓。

  美丽富饶的洞庭湖平原上的南县据说是唯一一个境内找不到山、难找块石头的县。在厂窖垸,除了防洪大堤比垸内土地高出几米,放眼望去都是一坦平阳的淤积平原,河网密布,沟渠纵横。西边是松澧洪道,东边是藕池河,两河在南面的西洲交汇,使厂窖形成了一个南北十多里、东西仅五里的狭长半岛。73军和44军没有飞机、没有舰船、没有重武器,在日军的优势兵力和装备合围下,他们是绝无防守和反击之力的,更何况被围困的大多数是疲惫不堪的伤兵,更不应说手无寸铁、未经训练的平民百姓了。

  1943年5月9日到12日,是许许多多厂窖人世代不能忘记的日子,他们的许多亲人丧命在这三天之中。厂窖惨案被屠杀的中国军人五千多人,南逃难民一万多人,本地居民一万多人,强奸妇女两千多人,烧毁房屋三千多间,炸沉、烧毁船只两千五百多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侵华日军制造的仅次于南京大屠杀的惨案。

  我们采访的全伯安老人幸亏年轻跑得快,躲过了屠杀,只在鼻梁上留下一道子弹擦破的伤痕,全伯安的老伴当年也是顶着烂晒簟躲在水塘里躲过生死劫。日军走后,他亲眼看到田地里、屋场上、河道里到处都是死尸,很多是小孩、孕妇,行船要拨开浮尸才能前行。晚上只听到哭声和呻吟,鸡不敢鸣,狗不敢吠,那个惨啊。 采访的另一位幸存者任德保,与他同时躲藏的八十多个老百姓都死在日军的刺刀下,他的肚子上也被戳开一个六寸长的大口子,他掀起衣服给我们看肚子上和头上触目惊心的伤疤。

  幸存者郭鹿萍和十五人一串被用绳子捆起来,靠墙坐下,一个个被用刺刀捅死。郭鹿萍穿了两件棉衣,第一刀没刺到肉,行凶的日本兵大吼一声,刺刀穿了个透,郭鹿萍昏死过去,胸口又被补了几刺刀。等他醒过来,发现只有自己还有一口气,用了三个钟头才爬到30米外的一片豌豆地里,在两具尸体中间躲了两天两夜,饿了就摘未成熟的豆荚充饥。郭鹿萍额头上的淤青和胸腹、腰背的刀痕历历如新。

  采访的唯一女性是江幺妹,当时她正是生孩子满月,当地习俗坐月子不能洗澡,满月了,她满心喜悦地洗了个澡,还没穿上衣服,五六个如狼似虎的日本强盗就闯进来,把她按倒强暴,一个鬼子还用木棍捅进她的下身折磨,她昏死过去。醒来后跑出屋外跳河自尽,又舍不得刚出生的孩子,忍辱偷生活下来,终身再无生育。留在她记忆里最深的,是那个络腮胡日本鬼子凶神恶煞的样子,“胡子有一寸多长”。 我们找到立有“血水河”遗址碑的藕池河边,这里曾经满河尸首,河水血红腥臭,行船要拨开浮尸才能靠岸。全兴村二组组长史国政带我们找到“绝户堤”遗址碑,史组长捡起地上的瓦片告诉我们,这里曾经住有十三家,被日寇杀绝,所有房屋付之一炬,只留下这些瓦砾。在立着“千人坑”遗址碑的荒地上,村民杨定寿告诉我们,这里当年用拌禾的拌桶收尸一千多具,草草掩埋。像这样的墓地还有很多。他用铁锹轻轻铲开土层,就露出已经变成黄白色的头骨和肢骨。





  73军官兵殉难的黑洲子曾被称为“血洲子”,现在的野苎麻长得乌青乌青的,晚上还时常看得到暗绿色的“鬼火”。杨定寿告诉我,有些不懂事的孩子时常挖出许多骷髅当做玩具,用一个骷髅瞄准掷击远处的另一个骷髅,砰地一声,两个头颅骨便成为一堆碎片,伴随着一阵欢呼。我的心刺痛,孩子们知道那是祖先的遗骸、是曾经为保卫家园捐躯的战士的忠骨吗?

  2020.7.1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我们到过的湖湘抗战遗址和纪念地之十八:宁乡战役抗战烈士纪念塔
下一篇:我们到过的湖湘抗战遗址和纪念地之二十:常德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坊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7-01 09:35:00

湖南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