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淞沪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飘扬在闸北的抗日旌旗

添加时间:2020-06-30 09:20:30 来源: 冯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从苏州河南岸远眺四行仓库

  飘扬在闸北的抗日旌旗

  1937年8月9日,上海发生虹桥机场事件。11日晚上,蒋介石电令京沪路沿线部队向上海市区进发。第88师师长孙元良当机立断,令先头第262旅急速推进闸北,占领北火车站至江湾路一线。9月中旬,孙元良升任第72军军长仍兼师长。10月26日,日军突破大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下令转移苏州河南岸,打电话给孙元良:“委员长想要第88师留在闸北,死守上海。你的意见怎么样?”

  既然是征求意见,孙元良略加思索后答道:“我不同意。如果我们死一人,敌人也死一人,甚至我们死十人,敌人死一人,我就愿意留在闸北,死守上海。最可虑的是,我们孤立在这里,联络隔绝了,在组织解体,粮弹不继,混乱而无指挥的状态下,被敌军任意屠杀,那才不值,更不光荣啊!”

  淞沪会战中的孙元良与副师长冯圣法(右)、参谋长陈素农(左)

  觉得电话中不能详述,孙元良又派参谋主任张柏亭直接面陈。顾祝同明确表示:“国际联盟要在日内瓦开会,讨论如何制止日军侵略行为,所以委员长要留第88师在闸北分散游击作战,尽量争取时间,唤起友邦同情。”张柏亭强调“闸北地形不具备游击战的条件,而且第88师已先后补充六次,老兵只有十分之二三,故也难以分守据点”。

  顾祝同反问:“那么,你们准备怎样来实践委员长的意旨呢?”张柏亭分析说:“既然是出于政略考虑,似乎不必硬性规定兵力,也不必拘泥什么方式,不如授权部队自行处理。”顾祝同又问:“孙师长电话中,也曾提到这些,但没有说明究竟留置多少兵力?和守备何种据点?”张柏亭胸有成竹地答道:“部下认为选拔一支精锐部队,至多一团左右兵力,来固守一二个据点,也就够了。”

  上海市民慰劳第88师抗日官兵

  孙元良最终在来回踱步中决定,把一个团权宜变更为一个加强营,当即把 “死守上海最后阵地”四行仓库的命令交给第524团中校团附谢晋元。加强营实际400余人,对外号称800人,这就是抗战历史上有名的四行仓库“八百壮士”。

  10月29日,孙元良收到了谢晋元的信:“窃职以牺牲的决心,谨遵钧座意旨,奋斗到底。在未完全达成任务前,决不轻率怠忽。成功成仁,计之熟矣。工事经三日夜加强,业经达到预定程度。任敌来攻,定不得逞。二十七日敌军再次来攻,结果,据了望哨兵报告,毙敌在八十人以上。昨(二十八)晨六时许,职亲手狙击,毙敌一名。河南岸同胞望见,咸拍掌欢呼。现职决心待任务完成,作壮烈牺牲!一切祈释钧念。”

  著名抗日英烈谢晋元,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广东蕉岭人

  孙元良致函谢晋元:“诸同志能服从命令,死守据点,誓与闸北共存亡,此种正义不拔临危受命之精神,余以全军将士同致无上之敬意。此役杀敌致果,实开震天动地之历史伟绩,我黄帝兆亿子孙,全世界百万后世人,必以血诚读此史页”。

  后来,蒋介石下令“八百壮士”退入租界,但租界当局迫于日本压力,不准归队。谢晋元等官兵398人从此长久羁留租界军营。1941年4月,谢晋元被叛徒刺杀身亡,国民政府通令嘉奖,追赠为陆军少将。

  说法不一的南京突围

  上海沦陷之前,孙元良带着残余官兵4000余人到达南京,随即补充了两个团,奉命防守雨花台、中华门等城南地区。战至12月12日,第88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韩宪元、华品章、李杰等悉数殉职。同在南京参加守城的第78军军长宋希濂后来回忆说:“自雨花台陷落后,第88师全部守备中华门,受敌军重炮的轰击,敌步、工兵逼近城垣。第88师师长孙元良率所余2000余人向下关方面退却,企图过江。唐生智得悉,命我负责堵阻。我当力劝孙元良万不可这样擅自行动。孙为情势所迫,乃又率所部回中华门附近。”

  上海四行仓库纪念馆外墙布满弹痕

  当天傍晚,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下令突围,但城内秩序混乱,大部分部队没有按照计划实行有序撤退,而是采取各自行动。据补充第1旅中校团附高健说法:“吴求剑和我到宪兵司令部找师长孙元良,没有找到。当时我和吴旅长商量,决心一不做日寇的俘虏,二不做难民,寻找机会出城,生则同生,死则同死。当晚8时许,我的传令兵找到海军码头的大木跳板三块,抬至隐蔽之处,用铆钉将之钉连在一起,推入江中。我们用钢盔、驳壳把柄慢慢向北划行,次日晨到达浦口。”

  国民政府中央军佩戴的德国钢盔

  孙元良到哪去了呢?他自己是这样解释的:“我既然在江边找不着船,只好转隙向东面的山地撤退。我们从栖霞山龙潭车站间跨过铁路,南向进入山区。土著同胞殷勤地供给食物,热心地带路,并代我们找船,给了我们不少方便,也添了我们无限伤心!这样,我便带了我的司令部的六百多官长兄弟,和一辈子的创痛与耻辱,从龙潭附近渡江,经泰兴、淮阴、徐州、郑州,于1938年3月下旬到了武汉。”

  时任第88师军械处主任葛天指出,“孙元良先是在紧急时候藏身某国使馆,后又躲到云南路336号避难,以后才化装成马车夫助手,通过下关先到苏北,然后转到汉口的”。另据“陆军第88师京沪抗战纪要”,该师零星撤退渡江官兵总计不过四五百人,由此可见,孙元良率六百多人突围的可能性不大。

  南京逃出后,孙元良写信给陈诚求助

  2015年6月,孙元良的儿子,台湾著名演员秦汉接受凤凰卫视《我们一起走过》栏目组邀约,重走父亲当年的抗战之路。11日,秦汉来到雨花台,他说:“南京,六朝古都,它留给我的印象沉重而阴郁。1937年12月,父亲带领部队守卫南京,战败而退。对于这场战斗,父亲用‘一辈子的创痛与耻辱’来形容。身为后人,我无法想象他曾经历过的艰苦与悲愤。”

  父与子,对比年轻时的孙元良与台湾著名演员秦汉

  对于孙元良在南京保卫战中的功过是非,史学界、民间褒贬不一。长期研究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的孙宅巍先生认为:“3名旅长阵亡2名,6名团长阵亡3名,营长阵亡11名,8000余人为国壮烈捐躯!南郊阵地上的第88师,与他们留守上海的同胞一样,坚守到了最后一刻,阵地失陷,‘非不为尔,实不能也’ 。”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i670275074535299533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淞沪会战老照片,日寇强拆房屋搭便桥,每一个瞬间都是耻辱的历史
下一篇:蒋介石的洋顾问:淞沪会战被称为德国战争!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30 09:41:09

淞沪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