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贵州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时日军轰炸贵阳:浓烟冲霄 火焰腾起十几丈

添加时间:2020-06-29 15:04:17 来源:搜狐军事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2015年2月4日,是贵阳遭日本“二·四”敌机轰炸整整76周年的日子。

  日前,曾经历过那段灾难的贵阳市文史学者、81岁老人周诗若,联合91岁的杨近文、74岁的沈启源、73岁的李守明和68岁的梁茂林,致信媒体。他说,1939年“二·四”轰炸,那是一段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贵阳应建立一个“二·四轰炸”纪念碑,呈现历史的真相,让人们铭记于心。

  那年周诗若只有5岁,他说当天发生的事,大多是事后妈妈描述给他听的。

  1939年2月4日,正是腊月十六。这一天,是贵阳各商家给职工一年中最后一次“打牙祭”的日子,称为“倒牙”。“倒牙”后,老板和员工就准备过农历年了。

  正当人们欢天喜地地备办年货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筑城。上午10点,城中响起了警报声,大家都以为是“防空演习”。就在前两天,当时政府通知市民,要防空演习三天,所以多数人没有离家外出躲避。11时许,又听到了空袭警报,东山山巅上高高挂起大、小红灯笼各三只,成串飘荡在山头上。一只大灯笼代表五驾敌机,小的代表一架,说明来袭的敌机共18架。

  正午12点,这18架飞机成品字形,从城东侵入市区,轮番轰炸以大十字为中心的贵阳最繁华的商业区。被轰炸的区域,东至中山东路护国路和蔡家街口,南至中华南路贯珠桥,西至中山西路先知巷,北至光明路,即今省府路口。

  据《抗敌半月刊》第41期专刊记述:“城里如燃烧起几支庞大的蜡炬,浓烟冲宵,成了一片火云,遮断了日光的透射,火焰腾起几十丈高”,“满街都是受伤的人。血迹满面满身的,坐着车轿或给人搀扶着去医院。”

  而在《贵阳文史资料选粹》记载,贵阳县县长李大光在《贵阳“二·四空袭亲历记”》中写到,“敌机来袭,是东以东山,南以南明河为目标”,意图十分明显。文中说,那时贵阳主要的政治、经济机关,以及规模比较大的商铺,都是分布在省府路、中山东路、中山西路、中华南路这一带。但机关并没有在盲袭中被毁,中弹的反而都是无辜市民的房屋和商店。

  事后调查,敌机共投弹129枚,炸死597人,炸伤1526人,其中重伤送医院治疗的735人中,又有33人医治无效死亡。当时贵阳人口才20余万人,即被日本飞机一次炸死伤2123人。炸毁民房和公共建筑1326栋,造成财产损失3880万(银元),登记灾民8998人,有2万多人无家可归。

  杨近文老人,当年已经15岁,对那场灾难依然记忆犹新。“我家就住在富水南路、小十字附近。”他回忆说,正是日本轰炸的重灾区。当日日本飞机飞来时,一家人乐哈哈正在家里备着年货,炸弹落下爆炸发出巨大响声时,一家人才飞快向东门方向逃跑。

  “表哥也在我家玩,他跑慢了点,被炸死了。”说起惨死的表哥,杨近文老人显得很悲伤。他说,当时也顾不得难过,躲了两个多小时,等整个城市平静下来,才返回,但家已变成了一片废墟。

  据《贵阳文史资料选粹》记载,已故的“永丰泰”百货店主蔡森久在《“二·四”轰炸给贵阳人民造成的损失和灾难》一文中写到,2月4日这一天,“天气特别晴朗,贵阳大十字从南到北,充满了活跃的气氛”。

  日本人的炸弹打破了祥和与宁静。蔡森久写他听到炸弹声,“震耳欲聋,我们只好闭目等死。轰的一声,我的店房已被震倒,手也被砖打伤。”

  在李守明的《文史笔谈》一书中,也有记载百年药号“德昌祥”在轰炸中遭遇巨大损失。文中提到,“二·四”轰炸这一天,中华中路上千间民房、商店毁于大火,成千上万民众的身家财产化为灰烬。大火烧至第二天,大十字德昌祥南号完全被烧毁,所有贵重药材、药品,全部烧为灰烬。日军此次轰炸,使德昌祥损失十多万元,多年积累的资金、货物,几乎全部化为乌有,仅余北号的少量货物,险些沦入破产境地。

  周诗若说:“1939年,日本毫无理由地轰炸毫无设防的贵阳,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贵阳都应记住这段历史,让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原文地址:https://mil.sohu.com/20150204/n408519881.s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文化西迁”——贵州的抗战文化记忆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宋吟霜

贵州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