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豫湘桂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豫湘桂战役,陈诚为何认为国民党军队不能作战,非整改不可!

添加时间:2020-06-29 10:20:14 来源:冯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日军发动一号作战,第一战区蒋鼎文、汤恩伯纷纷惨败,陈诚奉命赴陕西视察华北战场,提出了许多中肯意见,对于国军系统的腐化毫不避讳,他决定先返回重庆向蒋介石汇报,再作进一步打算。

  1943年秋,陈诚在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任内

  收拾残局,临危受命

  5月23日早上,陈诚报告赴陕经过:“此次豫省战事,军民之隔阂更明显、更加深,对地方善后刻不容缓。现在国军之不能作战,全国皆然,第一战区不过先行暴露弱点,其余之不能作战,所恃者敌人未来进攻而已。政治亦然,如中央无办法,无论战区或地方均无办法。”

  蒋介石旧事重提,指望陈诚接受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职务,同时兼任河南省政府主席。陈诚态度一如既往:“今日之问题,无论军事政治经济,均非整个计划,整个改革不可,绝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所能解决,更非头痛医脚,舍本逐末,尤当期期以为不可矣。”当晚,陈诚有所转变,“如仅限于参加洛阳方面会战,不问成败得失,余当前往,待会战后即行回渝,如一定要担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则绝不再去”。

  美术作品:蒋介石发表抗战演说

  蒋介石的想法大家可以猜到,只要你肯去,不妨去了再说,既然无法一步到位,那就走一步看一步。5月25日,陈诚二度北上,先飞陕西安康设营,为联络第五战区协同作战,再乘木船沿汉水赴鄂北老河口。

  此时,洛阳已经失守,李宗仁对反攻豫西,确保豫南方案,基本无异议,同意抽调第五十五军先向舞阳、叶县之线集结,再向鲁山行进,以掩护汤恩伯部右侧背。6月5日,陈诚在西峡口召集当地士绅、豫省党政干部及汤恩伯等开谈话会,有位中学校长刚正不阿,当场斥责汤恩伯“祸国殃民,贻害地方”

  私底下,汤恩伯表示虚心改正,请求陈诚留在河南至少半年,否则绝无办法,“长江以北恐非我有,而影响四川与整个大局”。6月10日,陈诚再由西安飞返重庆汇报情况,提出当务之急莫过于解决第一战区及河南省政府人事,蒋鼎文、汤恩伯“易地为官”。

  抗战时期的汤恩伯

  俗话说“恨铁不成钢”,河南局面已够呛,又连带暴露出胡宗南的弱点。日军攻占洛阳后,分兵西进陕州,胡宗南调派五师之众东出潼关,最终未能坚守灵宝、虢略防线,幸好日军未再西进,关中安然无恙。蒋介石为此失望透顶,“胡宗南在灵宝擅自撤退,实为五年来最大之打击”,开始考虑“缩编汤、胡两部,第八战区取消善后问题”。

  林蔚代表蒋介石再找陈诚,“对于西北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选”。陈诚很为难:“非我违抗命令,实在无法接受,待我再想几天,如稍有办法,绝不愿麻烦老兄及委座。”林蔚沟通不厌其烦,希望陈诚理解中枢苦衷,“勿再增加其困难”。陈诚叹气道:“老实说,对宗南、恩伯尚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对中央之军政、军令,实在头痛。”

  6月20日,蒋介石约谈陈诚,语气极为恳切:“目前整个改革似不可能,只有先从局部树立基础做起,此次派你到西北,其意在此,如能整顿三十个师可以用,事尚可为。”各方好友亦多规劝,“事实不能不去”,“恐非去不可”。

  汤恩伯视察国军战防炮部队

  考虑再三,陈诚郑重要求四项大权:对于辖区内所有部队有整编训练及指挥作战之权;人事、经理、卫生、武器、装备、补给、军法等等,有统一处理之权;军委会各部会所属之单位,如军粮、被服、训练等机关,以及各留守处、办事处等有指挥整饬之权;各党政机关有配合军事予以指导之权。

  事情明摆着,只要陈诚愿意站出来,蒋介石绝不吝啬一把尚方宝剑:“所请均予照准。”随后,军令部正式颁布调整第一、第五、第八战区方案,蒋鼎文另有任用,所遗本兼各职调陈诚充任。事成定局,军政部长何应钦的表态值得玩味,“军政方面可以授权陈诚负责,但须顾及制度”。

  政治部长张治中深知其中奥妙,连日谏言蒋介石:“陈诚任第一战区是国家之损失,以现在之军委会各部情形,如不改组,任何将领均无办法,尤其对于军政之改革非陈诚不可。”蒋介石并非无动于衷,“一战区命令已发表,待三几个月后再行调动”。对此,陈诚洞察秋毫:“委座唯恐我不干,任何办法均照准,惟何应钦一定为权责关系,予以妨碍,我所希望者,能使委座知道我不去之症结所在,而能最后下改革之决心。”

  国军开赴抗日战场

  龃龉丛生,积重难返

  总的来说,围绕如何重整中原河山,蒋介石煞费苦心,陈诚临危受命。只是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任何人事更替或改革变动,哪一次不是几家欢喜几家愁?7月初,胡宗南到重庆述职,得知战区地境调整,顿时心生不安:“关中本来仅河防及陕北两个正面,并入第一战区后,又加上卢氏、西坪、汉中三个正面,以现有兵力,而欲参加五个不同正面之战斗,殊非易事。”

  7月 6日黄昏,胡宗南遵照蒋介石指示,主动上门拜会陈诚。经过一番兜兜转转,陈诚已是大权在握,不免语出惊人:“整个有办法,局部才有办法,我不怕宗南及恩伯,而怕中央之法令规章,因宗南、恩伯尚有理性可喻也!”胡宗南无法接受:“我非军阀,何以此言相戏!”旋即谒见蒋介石表达辞职之意,“军人最怕跋扈骄横,反上无礼,我不愿效法汤恩伯,陈诚也不愿做蒋鼎文,与其将来难处,不如辞去副长官,而专任军校教育工作为宜”。蒋介石断然否决:“此不好提出,你帮助陈长官处理训练、指挥军事,而对经理、人事你可不管。”

  何应钦和胡宗南

  至此,原先独当一面的第一、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时代宣告结束,汤恩伯革职留任,胡宗南调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幕僚机构改编为西安指挥所,权限范围、人员编制均较以前大为缩小。汤恩伯闻讯消极不满,一改当日诚恳态度,办理移交手续仅拿出关防两颗。

  7月22日,陈诚在南阳西坪召集驻豫团长以上各级干部检讨座谈,总结河南会战失利原因为“将领不和,军民水火,军政分歧,党政不睦,民吏仇恨,上下不能合作以御强敌”;汤恩伯“不能以身作则,又个性太强,上行下效,往往相率蒙蔽,不敢举发”,“军队纪律的败坏,实在也是无容为讳的事实”。

  抗战前陈诚游览洛阳龙门石窟

  据驻河南临汝的中美合作所第三班少将副主任文强回忆,汤恩伯事后大发牢骚:“陈矮子这次整得我好苦,浙江人整浙江人,总有一天会整到自己头上。”是年秋,日军攻陷广西桂林、柳州、河池等地,汤恩伯转调黔桂湘边区总司令,总算得以逃离是非之地。

  新官上任三把火,陈诚再至西安召集驻陕部队团以上干部检讨座谈,所得结论为胡宗南部队“吃空”现象严重,不过“尚能统筹截旷,核实补给”,并不完全落入高级将领腰包。为了避免与胡宗南发生正面冲突,“亦因西安机关林立风气浮嚣之故”,陈诚会后即把长官部迁往陕南汉中。

  即便如此,胡宗南的幕僚,机要室主任王微依然感到委屈:“陈诚就任时神气不可一世,那情形和京剧里曹操进宛城一模一样,我建议胡宗南据理力争,如果我们有罪就伏罪,无罪,就不应该把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取消,以后陈诚再来西安,不必理会他。”胡宗南虽有情绪,但还不至于跟着僚属无理取闹,“这个不可以,我们不能再使委员长伤脑筋”。

  抗战时期的蒋介石和胡宗南

  尽管政治生态龃龉丛生,陈诚仍在汉中尽心做了不少改进之事。比如军粮,陕西省原由地方直接拨给,浪费很大,陈诚提出统筹办法,军队需要多少先算出来,再由政府照实拨发,此举有效压缩中饱私囊空间,立竿见影,陕省军粮每年竟可减少一百万石的负担。再如改善官兵生活建议,陈诚的目标是提高薪给四十倍至八十五倍,蒋介石举行军事整理会议,决议案核定加薪数目虽与第一战区建议约减半数,但其他经费皆有大量增加。

  抗战后期蒋介石在重庆

  军事方面,陈诚先后拟定《作战指导纲要》《增筑国防工事》《兵站补给计划》《粮弹屯备计划》等,决定“对日军暂取攻势防御,以有力部队配置于嵩县、洛宁、官道口、虢略、灵宝及陕东沿河之线,确保现在态势,掩护主力整补训练,完成反攻准备,并以一部向嵩山及陕州、洛阳间挺近,树立反攻基础”。

  1944年11月,陈诚升任军政部长,胡宗南代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翌年春,日军大举进犯豫西,河南地方武装动作积极,军民一致奋力抵抗,最终迫使日军退回原防。平心而论,中原正面战场能够否极泰来,熬过黎明前的黑暗,实在离不开陈诚数月以来的全力以赴。抗战胜利后,陈诚以第一战区之经验大力剔除军政弊端,无奈国民党积累问题太多,内部早已蛀空,颓废之势终究难以挽回。随着“蒋家王朝”轰然倒下,陈诚晚年客居台湾孤岛,再也没有机会踏上他曾经为之倾注心血的中州大地。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i673414959781747150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日最惨战役,豫湘桂会战,损伤60多万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29 10:47:51

豫湘桂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