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中美混合团携手抗日,国军老兵口述光辉岁月

添加时间:2020-06-29 09:09:59 来源:冯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3年10月,国民政府空军以美国代训的第1、第3、第5大队为基础,与美方共同组建了中美混合团,美方司令为摩斯上校,中方司令为张廷孟上校(实际由副司令蒋翼辅中校负责)。

  摩斯上校和蒋翼辅中校

  中美混合团的建立

  中美混合团隶属第14航空队指挥体系,不脱离国民政府空军建制,飞机统一涂画“青天白日”标志。其中第1大队为中型轰炸机大队,下辖第1、第2、第3、第4中队,于1943年10月至1944年8月间编成;第3大队为战斗机大队,下辖第7、第8、第28、第32中队,于1943年10月至1944年1月编成;第5大队亦为战斗机大队,下辖第17、第26、第27、第29中队,于1944年1月至1944年4月间编成。

  中美混合团成立之初,大队长以下至分队长各级指挥官, 均由中美双方各派一人担任,每个中队约有美籍飞行员7至10人。第5大队第26中队中队长奥斯达后来回忆说:“在喀拉蚩(今属巴基斯坦)我们训练中国飞行员,我们不会说中文,但是有些中国飞行员英文讲得很好,他们部分曾在美国接受飞行训练,个个都优秀。”

  汪梦泉时为第3大队第7中队飞行员,他说:“我的记忆中,我们与美国队员除了作战时要密切合作外,生活上相处的也不错,美国飞行员都是兢兢业业地从事自己的工作,对我们也很尊重。”

  汪梦泉与美方飞行员合影

  截止1944年夏,混合团共装备60架轰炸机和100多架战斗机。轰炸机初期为B-25D,后改为G、H、J型。该型轰炸机是美国北美飞机公司在二战时期研制的三大出色机种之一,杜立特1942年4月率队轰炸日本本土的即为B-25B型。战斗机初期为P-40K型,后逐渐改为P-40M、N和P-51B、C、D、K型。

  美国飞行员认为P-40系列“哪方面都不出色”,1943年8月升任第3大队第7中队上尉中队长的徐华江不以为然:“P-40灵活度不若零式,两机进行缠斗,P-40可能无法全然取胜;但是该机型具有马力大、火力强,机身坚固的特性,若能适当利用,不失为一种优良战机。”至于P-51型战斗机,无论马力、装甲、火力、灵活度均优于日军在中国战场所使用的任何机种。

  1943年底,蒋介石参加开罗会议后,返国途中巡视在印度受训的中国空军

  “奇袭海口”之役

  中美混合团的作战任务,通常都是以掌握敌情比较确实的美军为主导。1944年初,第14航空队决定对海南岛的日军机场进行一次空袭,帮助混合团建立威望。美军通过有计划地派出P-38侦察机至海口机场反复侦察,逐渐搜集到了敌机每日动态和调动情形。中美混合团第3大队第7、第8中队接过任务,掩护第14航空队的6架B-25轰炸机出击海口机场并对敌地面目标加以扫射破坏,第14航空队同时出动8架携带火箭弹的P-40助战。

  徐华江的战斗日记完整记录了当时的“敌情判断”:在琼山机场约有敌驱逐机三四十架、轰炸机30余架。但停处不知,可能停于场东,其高射炮火力在营房前约有对空机枪12挺,两跑道交叉之西及南有高射火力、营房在场之北,其高射炮位不明。

  徐华江

  3月4日上午10时,第7、第8中队的16架P-40从桂林二塘机场起飞,升高后与第14航空队的轰炸机、战斗机会合,浩浩荡荡杀向海口琼山机场。12时20分到达目标上空,日军毫无察觉,首先进入视野的是懒洋洋睡在停机场上的10余架零式战斗机。各编队由不同方向进入目标区,第8中队率先开火,接着第14航空队实施轰炸和火箭弹攻击,据徐华江的说法,这是二战期间首次由飞机上发射M19火箭弹进行实战。

  第7中队最后登场,8架雄鹰依次从机场南方切入,徐华江回忆说:“有1架中岛式战机正由我上空约500呎迎头飞过,原来想要调头予以痛击,但是一来双方高度差距过大,二来想起‘仅攻击一次’的命令而作罢。本分队开始进行攻击,我见到前方一座水塔即开始射击,击损后再对停放在机场南方的四五架中岛式瞄准射击,造成敌机爆炸浓烟大起,我的机身差点冲入浓烟中,为避免意外,于是赶紧将机身拉高。”

  晚年徐华江在台湾口述抗战历史

  打击突如其来,很多日机没有机会升空迎战,飞机上的日军飞行员满身带火往下边跳,地勤人员拼命往外飞奔,整个琼山机场一片火海,被击中的弹药库烈焰冲天。奇袭海南岛的行动十分成功,事后经正式查证,中美双方在空中击落战机10架、轰炸机1架,地面摧毁战斗机18架、轰炸机2架。第7中队少数几架P-40被日军地面炮火轻微击伤,大部分均毫发无损。第8中队和第14航空队同样无损失,不过第8中队的两架飞机分别在南宁、桂林机场降落时翻身,还好飞行员无大碍。

  翌日召开检讨会,第7中队美方队长瑞德和中方队长徐华江彼此谦让,纷纷夸赞双方队友都很英勇善战。瑞德此前反复提醒中方队员切勿贪战,当他激动地反复描述自己在行动中多次冒险开火后,不禁有一美军军官脱口问他:“你不是告诫中国朋友不可贪战吗?为何你可以多攻击两次?”全场忍不住哄堂大笑。瑞德后来调升为中美混合团第3大队大队长,不幸在一次作战返航途中油量耗尽,跳伞时头部撞上飞机,未及拉开降落伞而坠地身亡。

  美术作品:瑞德和徐华江的战斗座机

  奋勇搏击河南战场

  1944年春,重庆军委会获悉华北日军调集人马,赶修黄河铁桥,研判日军有可能在黄河流域发动一场局部攻势,由郑州和信阳南北打通平汉铁路。蒋介石希望第14航空队、中美混合团必要时全力转移北战场,南战场可暂停活动。

  3月初,周至柔、蒋翼辅等与美方协商作战事项,陈纳德不赞同蒋介石的主张,答应抽调部分力量用于阻止北方日军进攻。周至柔建议使用B-25轰炸机破坏修复中的黄河铁桥,第14航空队参谋长葛兰认为目标太小,不易成功,摩斯后来提出P-40战斗机可以挂载火箭弹低空攻击。经过几次交换意见,中美双方达成一致,调用轰炸机36架、战斗机120架、照相侦察机2架,应对豫中战事。

  美术作品:中美混合团使用的飞机

  4月17日,日军强渡黄泛区,大战拉开序幕。据《中原会战空军战史纪要》统计,当时对黄河铁桥的轰炸被视为重中之重,前后总共进行了13次之多。6月中下旬,中美混合团的B-25接连出击,有一次投弹命中铁桥北端一至二孔,后据地面情报人员反馈,大约200米桥面毁坏严重。

  8月2日,中美混合团第1大队第2中队奉命再炸铁桥,007号正驾驶员杨训伟十分机智,故意伪装迷途飞过黄河,然后掉头低空进入轰炸区,由于轰炸员过于紧张,投弹没有成功。杨训伟急躁地大声喊道:“你准备好,我再来一次!”007号仍旧以50米低空飞向桥区,轰炸员瞬间把3枚炸弹投向桥面,杨训伟立刻操低机头大幅度转向,贴近黄河水面脱离防空火网。参与行动的另外两架B-25没有返航,一架被日军高炮击中,坠落在宜阳县境内,机组成员全部牺牲;另一架迷失方向后飞到陕南上空,飞行员弃机跳伞。

  证明美方飞行员抗日身份的“血幅”

  航委会的一项数据显示,截至5月23日止,空军对地攻击取得良好战绩,“计毁敌卡车、装甲车、坦克车等千余辆,火车头一个;歼灭步兵四千余人、骑兵约一团”。实际战果难以细致统计,亦不免夸大之处。不过日军第12军参谋菊池义藏坦言:“临汝到宜阳之间,遭到美(中)空军的轰炸,损失很大。路过野战重炮联队的一个大队主力被全部炸死的现场,在大批倒毙的士兵当中,拉炮车的军马被炸得四腿朝天。有一个辎重大队,发出‘不能行军’的无线电报后就断绝了消息,80辆卡车全部报销。”

  P-40战斗机携挂火箭弹,往往能够精准击毁卡车、炮车、骑兵等显著目标,飞行员戏称伊河流域为日军的“阎王路”。令徐华江悲痛的是,6月2日晨,第7、第8中队联合出击郑州车站及其附近目标,返航途中遭遇日机拦截,第7中队分队长张乐民在空战中被击落,英勇牺牲。

  中国空军留美第二批毕业学生集影

  湘鄂上空的飞鹰

  1944年6月18日,长沙失守,衡阳的得失成为抗日正面战场焦点所在。周至柔、陈纳德调集轰炸机68架、战斗机166架协助陆军作战,中美混合团主力主要负责协助第九战区,一部与第14航空队联合行动。

  汪梦泉忆起往事仿佛昨日重现:“7月23日,我们大队一共出动21架P-40,掩护第1大队的6架B-25,前去轰炸湖南羊楼司车站及附近的仓库。到达目标区约在早上8时多,从7000呎高度进入投弹,顺利完成任务;返航经过洞庭湖上空时,遭遇40余架零式战机拦截,敌我双方发生激烈空战,结果击落敌机10架。”

  位于岳阳东北的白螺矶机场是日军航空前进基地,第5大队美方作战官丹宁中校策划了一套奇袭方案:“我们先以部分战机飞抵衡阳,但我机不做真正的攻击,而是消耗日机油量,等他们返回机场加油挂弹,我方主力即刻飞往白螺矶机场上空进行对地攻击。”

  英勇奋战的中美混合团

  丹宁话音刚落,大家争先恐后担任主力,第26中队最后以丢铜板的方式胜出。参与这次行动的中队长奥斯达后来回忆说:“7月24日早晨7时,我带领22架P-40从芷江起飞,为了避免敌人发现,采用低空飞行,有时甚至低到只掠过树梢,有一位中国飞行员因油料用尽,中途坠入洞庭湖。飞了250哩后,我以手表测时,判断机队应该到达目标区上空,全队就拉高高度进入攻击位置。日军完全没有发现我们,于是我们开始扫射并投掷子母弹,隔天的战果评估侦照显示,总共摧毁了31架日机。”

  7月28日,奥斯达再度率队出征,日军飞行员多半未及升空迎战,即遭扫射身亡,空中实力受到沉重打击。8月初,第14航空队重新获得充足的补给,不过事与愿违,坚守47天的衡阳城在几天后宣告陷落。日军付出重大代价占领衡阳,制空权却完全不在掌握之中,“只有黎明和傍晚的仅仅20分钟的时间,可以勉强利用”。

  中美混合团轰炸郑州黄河铁桥

  1945年春天,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航空兵几乎完全丧失了活动能力。就拿湘西会战来说,日军仅出动过7架飞机,进行5次空袭,总共才投弹22枚。中美混合团在空中找不到对手,基本上都是执行对地攻击,不过偶尔也会遇上一些小麻烦。

  都凯牧当年是第1大队第3中队飞行员,有一次驾驶B-25轰炸湖北宜城一带的日军仓库,返回途中右发动机中弹着火,左发动机开始漏油。紧急关头,都凯牧果断下令弃机跳伞,他本人降落在当阳境内,虽然只是负了一点小伤,但由于身处敌占区,不免感到凶多吉少。幸好当地老百姓第一时间上山搜救,鱼鸭乡12保12甲的李仁山里长首先发现都凯牧:“航空员啊!同志啊!我是李里长,我来找你了!”李仁山等人后来把都凯牧打扮成当地农民,混过日伪军的检查哨所,将其安全送往鄂西后方。

  都凯牧

  2008年夏,86岁高龄的都凯牧接受口述访问,他说:“我最感恩的就是那位把我从鬼门关就出来的李仁山里长,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是否会被日军俘虏。如果你问我,在中美混合团中最大的心得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学习到人与人之间相诚以待的道理,不论中国人或美国人,尤其是轰炸机组人员同在一架飞机上,都是生死与共的弟兄。美国人也是个可爱可敬的民族,很诚实很爱国,当年千里迢迢来到中国战场,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两国热血沸腾的青年,造就了中美混合团非凡的战绩!”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i671557406937212570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老兵萧传德的防空故事
下一篇:抗战老兵徐光合:岁月抹不去铁骨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29 09:46:16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