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战时教育战时大学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北大抗战轶事:两任校长蒋梦麟傅斯年怒斥敌酋

添加时间:2020-06-29 08:52:45 来源:国学大师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众所周知,北大是中国的文化干城,其表现优劣牵动甚广,影响不可小觑。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人无须反复权衡,也十分清楚北大校长蒋梦麟的价值,若能够拉拢他,建立“深厚的友谊”,就不难收获攻心为上的奇效。然而蒋梦麟对日方暗送的“秋波”和明示的“美意”均无动于衷。他认为,日本人过分迷信神佛,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不够精到,因而只知忠,不知恕,弄成了瘸腿跛足,沦为了偏执狂。一位日本学者跑到北大来,眉飞色舞地畅谈中日文化关系,蒋梦麟却毫不客气地告诉对方:“除了日本的军事野心之外,我们可看不出中日之间还有什么文化关系的存在。”这句大实话将那位日本学者顶在南墙上,当场揭掉了他的假面具,使之悻悻而退。文化方面,日本历来不肯返哺。军事方面,日本屡次厉行反噬。蒋梦麟清醒地认识到,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极力鼓噪“大东亚共荣圈”,将它美化为“珍珠项链”,实则是一条勒紧中国脖颈的铁索。

蒋梦麟

  1935年秋,由蒋梦麟领衔,北大教授发表宣言,坚决反对“华北自治运动”,痛斥这一卑劣行径“脱离中央,乃卖国的阴谋”。这篇宣言义正词严,赢得国人的广泛支持,蒋梦麟因此被誉为“北平正气的代表者”,成为日本军方的眼中钉。

  1935年11月29日,日本宪兵登门造访,“敬请”蒋梦麟去东交民巷日本大使馆武官处“谈话”,逼他就范的意图昭然若揭,此行的凶险程度不言而喻。

  关公单刀赴会是小说家刻意编造的情节,蒋公只身入营,则是真实的故事。家人和朋友为他捏一把冷汗,他却泰然自若,举止从容,神色淡定,将虎穴狼窝视为酒馆茶室。

  在回忆录《西潮·新潮》中,蒋梦麟对此行的描写极具现场感,不比任何小说情节逊色。

  我走进河边将军的办公室之后,听到门锁咔嚓一声,显然门已下了锁。一位日本大佐站起来对我说:“请坐。”我坐下时,用眼睛扫了旁边一眼,发现一位士官拔出手枪站在门口。

  “我们司令请你到这里来,希望知道你为什么要进行大规模的反日宣传。”他一边说,一边递过一支香烟来。

  “你说什么?我进行反日宣传?绝无其事!”我回答说,同时接过他的烟。

  “那么,你有没有在那个反对自治运动的宣言上签字?”

  “是的,我是签了名的。那是我们的内政问题,与反日运动毫无关系。”

  “你写过一本攻击日本的书。”

  “拿这本书出来给我看看!”

  “那么,你是日本的朋友吗?”

  “这话不一定对。我是日本人民的朋友,但是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敌人,正像我是中国军国主义的敌人一样。”

  “呃,你知道,关东军对这件事有点小误会。你愿不愿意到大连去与坂垣将军谈谈?”这时电话铃声响了,大佐接了电话以后转身对我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专车。你愿意今晚去大连吗?”

  “我不去。”

  “不要怕,日本宪兵要陪你去的,他们可以保护你。”

  “我不是怕。如果我真的怕,我也不会单独到这里来了。如果你们要强迫我去,那就请便吧——我已经在你们掌握之中。不过我劝你们不要强迫我。如果全世界人士,包括东京在内,知道日本军队绑架了北京大学的校长,那你们可要成为笑柄了。”

  他的脸色变了,好像我忽然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你不要怕呀!”他心不在焉地说。

  “怕吗?不,不。中国圣人说过,要我们‘临难毋苟免’,我相信你也一定知道这句话。你是相信武士道的。武士道绝不会损害一个毫无能力的人。”我抽着香烟,很平静地对他说。

  电话又响了,他再度转身对我说:“好了,蒋校长,司令要我谢谢你这次的光临。你或许愿意改天再去大连——你愿意什么时候去都行。谢谢你。再见!”门锁又是咔嚓一响。大佐帮我穿好大衣,陪我到汽车旁边,还替我打开汽车门。这时夜色已经四合了。我独自到日本兵营,也有朋友说我不应该去的,听日本人来捕好了。他们敢么?

  翌日,宋哲元将军出于好意,特派一位少将到北大来敦促蒋梦麟尽快离开北平,从长计议,他担心日本人还有更狠更黑的后手,而他爱莫能助。蒋梦麟表达谢忱之后,告诉来使,这回,他铁定留在北平,负起自己的责任,哪儿都不去。

  不久,陈诚将军北上,代表蒋介石委员长慰问蒋梦麟校长。诚所谓“北大闹则中国乱”,当时,黑云压城,风雨如晦,北大弦诵不绝,岿然不动,对于局势和人心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稳定器的作用。

  古人论勇,早就有血勇、脉勇、骨勇、神勇的精细区分:血勇者,怒则脸色发红;脉勇者,怒则脸色发青;骨勇者,怒则脸色发白;唯有神勇者处变不惊,临危不惧。蒋梦麟无疑是位神勇的北大校长。

  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的历史使命业已完成,北大复校,蒋梦麟辞职,由胡适继任。当时,胡适已卸任中国驻美大使,由于心脏病未愈,尚在美国疗养,代掌北大校务的是著名的“大炮”傅斯年。这位代理校长是胡适的大弟子,有血性,有气魄,有腕力,他决定为恩师扫除垃圾,清理门户。


傅斯年

  傅斯年疾恶如仇,富于爱国情愫,眼睛里容不得砂子,对于文化汉奸不假辞色,一言以蔽之:“我是傅青主的后代,我同汉奸势不两立!”考古学者、金文专家容庚曾在“伪北大”任职,战后去重庆活动,登门拜访傅斯年。傅斯年见到容氏,瞋目欲裂,捶案大骂,声震屋瓦:“你这民族败类,无耻汉奸,快滚!不用见我!”傅斯年还痛骂伪北大的学生为“伪学生”,因此引起一些人的强烈反弹,南宫博就曾撰文《先生,学生不伪!》,与傅斯年较劲。傅斯年以吞白日、贯长虹的气概视之蔑如,决心将那些堕落为汉奸的伪北大教授悉数清除,扫地出门,他向河北高等法院控告伪北大校长鲍鉴清附敌有据,应以汉奸罪论处。胡适的主张是尽可能宽容,对伪北大的落水教授网开一面,傅斯年却发誓:“决不为北大留此劣!”周作人出任过伪南京国民政府委员、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远比容庚的性质要严重,自然难以漏过傅斯年的大义之筛。周作人衔恨傅斯年,可谓切齿腐心,但他失足是真,失节是实(就算别有隐因,也难以摆上台面),后来他用方块文章恶攻一气,泄愤或许有助,立论却站不稳脚跟。

  傅斯年有一段名言:“蒋梦麟先生的学问不如蔡孑民先生,办事却比蔡先生高明。我的学问不如胡适之先生,但我办事却比胡先生高明。蔡先生和胡先生的办事,真不敢恭维。”这当然又是他想到哪儿说哪儿,心直口快。好在蔡先生大度,在九泉之下,是不会生气的。胡先生也大度,深知傅斯年的脾气性格,同样不会生气。傅斯年走下演讲台,蒋梦麟对他说:“孟真,你这话对极了。所以他们两位是北大的功臣,我们两人只不过是北大的功狗。”

  这两位“北大功狗”,从他们痛斥敌奸的言行来看,确实表现出了刚毅不屈、正直不苟的精神,不愧为北大的校长和代理校长。

原文地址:http://www.guoxuedashi.com/b/4/187753/2.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中国人大校史故事丨黄天:以革命戏剧抗日救国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宋吟霜

战时大学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