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中国空军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中国空军独立抗战史记

添加时间:2020-06-28 15:39:10 来源:抗战史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年轻的中国空军飞行员

  中国空军,是中国抗战最年轻,最热血,也是学历最高,出身最好的英雄部队。他们面对强大的日本空军,打的英勇顽强,可歌可泣!中国空军抗战分为独立抗战,中苏联合作战,中美联合作战三个阶段。

  本文仅介绍,1937年前中国空军建设及备战情况;还有全面抗战爆发后,7月-11月独军抗战的历史;这也是中国空军抗战,最悲壮,最孤立无援的时期。

  唐学锋(中国空军抗战史著名专家,历史学硕士,重庆三峡博物馆研究员)

  一.史料来源

  唐学锋老师:《中国空军抗战史》,四川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何应欣:《八年抗战之经过》

  王道平主编:《中国抗日战争史》中卷,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蒋介石,宋美龄视察中国空军

  二.对日备战,蒋介石全力建设中国空军

  1933年起,蒋介石在美国专业技术人员的帮助下拟定了空军三年计划;这加快了中国空军建设步伐。

  1936年夏,两广事变爆发。粤系实力派陈济棠的空军,被蒋介石“重金收卖”倒戈,百余架飞机归并中央,国民政府空军统一告成。

  同年冬,为加强空军建设;加快对日全面备战。蒋介石以50寿辰为名,在全国掀起“购机祝寿”运动,得到了海内外民众,华人华侨积极响应。所捐款项购得飞机68架。

  通过各方共同努力,至全面抗战爆发,中国空军总计有飞机600余架,但能作战飞机仅305架。同时,蒋介石统筹空军建设及管理事宜统一由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负责,蒋介石兼任委员会委员长,宋美龄任秘书长,周至柔任主任。

  七七事变后,增设空军总指挥部,又称空军前敌指挥部。由周至柔任总指挥,毛邦初任副总指挥,张有谷任参谋长。

  中国空军总司令-周至柔

  三.中国空军悲壮抗战

  1937年8月,为应对淞沪局势,又增设中国空军第一军区司令部,由沈得燮任司令,石邦藩任参谋长,下辖8个大队,5个独立暂编中队和1个暂编教官大队。抗战全面爆发初期,中国空军拥有作战飞机346架,但能纳入正式作战编制仅296架。

  反观日本,是当时世界空军强国之一;其空军非独立军种,分别隶属于陆军和海军。隶属陆军航空兵,由陆军部(省)所属航空本部统辖。隶属海军航空兵,由海军部(省)所属海军航空本部统辖。战时,配属陆、海军行动,以支持陆、海军的进攻。其海军航空兵多为(航母)舰载航空兵,是其海军最核心的战力。后来偷袭珍珠港的行动,即为日本海军舰载航空兵的几乎全部主力。

  1937年,日本的陆军航空兵力计有航空兵团一个,下辖飞行团5个,飞行联队16个,分别驻扎于日本本土、朝鲜、中国台湾及东北地区。拥有作战飞机1156架。日本海军航空兵力在1937年拥有作战飞机1045架。总计为2200余架,又一说为2625架,几近于中国空军纳入作战编制序列的10倍。七七事变之际,其用于侵华的陆军航空兵飞机约300架,海军航空兵飞机约550架;已达中国空军全部作战飞机的近3倍。

  抗战初期中国空军主力机型-美制霍克Ⅲ

  中日两国飞机性能比较,日机大多为20世纪30年代设计、试制、生产的新机,性能较为先进;月产飞机能达60架,且能不断更新相关技术。而中国军机大多自国外采购,机型先进且性能优良的只有美制寇蒂斯·霍克Ⅲ、波音-281(波音P-26A)等;霍克Ⅲ也是中国空军独立抗战主力战机。但其它老旧机型较多较杂,占比过半。

  而当时中国现代工业基础薄弱,虽能仿制国外飞机主要部件,但发动机等核心部件完全靠引进;也不能独立设计并批量生产先进战机。因引进的飞机五花八门,甚至有“万国飞机博览会”之称;一旦损毁,将难以修复。加之当时日本的军机研发、生产能力远强于中国,战损因此能迅速得以补充、恢复。

  中国空军独立抗战,就在实力对比如此悬殊下展开。可谓是无比艰难,悲壮!

  中国空军英勇出击

  四.中国空军浴血长空

  早在1937年3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就完成了“国防作战计划”甲案和乙案。在甲案中,确定了中国空军对抗日本侵略的作战要领:“空军于作战之先,以主力扑灭长江内之敌舰,及沪、汉两地敌之根据地。集中间:以主力对敌海上航空母舰与舰队及运输船舶攻击,并协助我海岸防守部队之作战,以一部协同海军正面作战。

  会战间:以主力协同北面陆军作战,以一部协同海军正面作战。准备全部重轰炸(机)队袭击敌之佐世保—横须贺及其空军根据地,并破坏东京—大阪各大都市,以获得我空中行动之自由。”在乙案中,还增加了对天津、汕头、福州敌根据地的轰炸。在会战间部分,增加了对日本的横滨—佐世保军港,以及台湾和东北辽宁等地兵工厂的轰炸。

  据此可见,国民政府军方已预感到在战争初期,沿海和沿(长)江中下游若干大、中城市将成为日寇进犯之重点,并可能一度失守。但即使如此,亦要集中有限的空军,予敌重创。若有可能,还将袭炸日本本土及其部分殖民地。

  八一三事变当日下午14时,中国空军下达了由周至柔签署、毛邦初副署的“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空军对多年来侵略之敌,有协助我陆军消灭盘踞我上海之敌海陆空军及根据地之任务。”“第2、3(8队、17队)、4、5、6、7、8、9大队队长务于14日10时到京(南京)开会。上述各部队应于14日黄昏以前,秘密到达准备出击之位置,完成攻击的一切准备。各队长开会时,将面授机宜,即具体部署作战任务。”

  侵华日军也预感到了中国空军之威胁。同日晚23时50分,日本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对其所属的海军航空兵下达了“应以全兵力,先发制敌,击破敌空军”的命令。并明确提出,“14日实施空袭时,空袭部队的任务、行动预定如下:空袭部队应举全力急袭敌航空基地,覆灭敌航空兵力。尤应注意隐密,注意(飞行)高度及气象的利用。”“出发及攻击时机,依照特令。”

  就在两军蓄势待发,千钧一发之际(两军均定于14日空袭对方。若日寇空袭在前,将掌握主动权,大大削弱中国空军力量),中国空军紧接着下达了“空军作战命令第二号”:“要求14日出动之各攻击机队,务于晨7时准备完毕,于9时、9时40分(因距离远近关系)到达目标上空,实施攻击。在日空军具体进犯时间尚未决定之际,这一命令为作战初期中国空军赢得了主动,达成了战术上的突然性”。

  1937年8月14日晨7时,中国空军的第一批轰炸机群(5架),由杭州笕桥机场起飞,抵上海公大纱厂日军军械库上空,从1500米高空俯冲而下,投弹攻击,当即准确命中敌军械库,起火爆炸。

  至下午15时50分,中国空军共出动飞机9批次,计76架次,集中轰炸了上海日军指挥部、弹药库码头,以及停泊在黄浦江中的日舰等日寇重要军事目标。日军死伤甚众,一艘驱逐舰(“栂”号)被炸伤,损坏严重。

  日军九六式陆上攻击机

  当天下午,日军决定报复。因其进犯上海之陆海空军的战略部署被中国空军的轰炸彻底破坏,遂令其驻扎台湾的第3空袭部队(鹿屋航空队,亦属日海航部队)出动,分两批18架次,袭炸览桥与广德机场。中国空军升空迎战,击落日机3架(柳哲生击落九六式陆上攻击机1架,其余2架战果存在较大争议)。日机未达成作战目的,仓惶遁去。


  中国空军头号王牌飞行员-柳哲生

  日后,柳哲生将成为中国空军头号王牌飞机员。总共单人单机击落日机9架(这一战绩至今无人超越),日军战史称他为中国荒鹫。1938年蒋介石亲授其最高九星星序勋章;柳哲生也成为该奖章最高级别唯一获得者。

  1937年8月14日晚24时即8月15日零时,空军又下达了第三号命令,强调实施连续轰炸。

  1937年8月15日,中国空军又分8批次,连续轰炸了上海地区的日军重要基地、阵地。日军亦于当日展开疯狂报复,除动用了上海附近的海军航空兵外,还急令其海航驻台湾部队出动,计有鹿屋航空队、木更津航空队等。中国空军英勇迎战,与日空军展开了抗战史上的第一场大空战(即八一五空战),共计击落击伤日机30架。日方战史承认被击落14架,重伤6架。

  1937年8月16日,日军出动4支空袭机队对江浙地区机场轰炸,并欲与中国空军决战。中国空军官兵个个争先,奋勇御敌,成功击落敌机11架。8月14-16日仅三天,中国空军就击落日机46架。

  8月17日,中国空军又分6个批次出击,轰炸了上海地区的日军阵地及其指挥部。并与升空的日机展开空战,再次击落日机2架。


  中国空军英烈-阎海文

  1937年8月17日,中国空军多架轰炸机,轰炸虹口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后。阎海文被击中跳伞深陷重围。阎海文开枪击毙3名日军后,高喊“中国无被俘空军!”用最后一发子弹自尽殉国,年仅21岁。阎海文忠勇绝死之精神极大的振憾了日军,战后日军立碑祭奠;同年10月在东京举办了“中国空军勇士阎海文展览”,展出其遗物。

  1937年8月19日,中国空军出动轰炸机7架,并出动驱逐机护航,轰炸日舰。中国空军英烈沈崇海(有史友纠正为沈崇诲)、陈锡纯所驾驶轰炸机(机号904)发生机械故障,在自知难以返航的情况下,决心杀身成仁,遂架机俯冲敌舰,直接撞击日军旗舰“出云”号。使“出云”号严重受损,炸死日寇4人,炸伤8人。

  1937年8月20日,日机又来袭上海,中国空军在迎战中,击落日机8架。

  中国空军奋勇迎战敌机,仅自1937年8月15日至20日,就使日海航最精锐的鹿尾和木更津航空队损失过半。因连日作战,中国空军也损失惨重,遂于8月21日颁布第十一号作战命令,将作战方式由机群出动变为以单机出动为主,由白昼出动变为以夜袭为主。希图在持续作战中尽量保存实力。

  自8月中、下旬始,日空军进行猖狂反扑,但因中国空军的顽强作战,使日空军的战略战术企图往往不能实现,其野蛮本性遂彻底暴露,以轰炸中国沿海沿(长)江61座城市的居民区和非军事目标来威慑中国。

  中国抗战最经典照片-Chinese Baby(1937年8月28日,拍摄于被日机摧毁的上海南站)

  虽然日本已退出国联,但国联仍然受理了日本轰炸中国城市杀害中国平民百姓一案。1937年9月28日,国联大会第23次咨询委员会一致通过谴责日本及日空军的决议:“咨询委员会紧急讨论了日本对中国无防御城市的轰炸问题,对包括许多儿童在内的人民所遭受到的生命损失,表示深切的哀悼。并通过全世界,对这种引起恐怖和义愤的行动,表示严厉的谴责,特郑重声明。”

  对于日军的暴行,中国空军奋起还击。在迎战日军多次空袭南昌(当时中国空军总指挥部设于南昌)、南京等大中城市的空战中,中国空军均获累累战果,共击落击伤敌机上百架。

  中国空军主力除在华东上空,与日军决战外;还派机支援华北战场。1937年9月20日,中国空军3架飞机在广灵、灵邱一带侦察并轰炸日军;并对由蔚县向广灵推进的日军实施低空攻击。1937年10月8日,日军进攻正定;中国空军战机曾轰炸敌交通线。

  当月,中国空军4个中队二三十架飞机(多是老旧飞机)参加忻口会战。在会战期间,进行了12次侦察、42次轰炸,击毁日军重型装备一批;击落日机3架,击伤1架。击落了号称日本陆军航空队“驱逐机之王”、“四大天王”之一的第16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三轮宽少佐,以及关东军集成飞行团的重轰炸机大队长秀岛正夫少佐、侦察机中队长平长一大尉等人。

  遗憾的是中国空军四大金刚之一,第5大队第24中队长刘粹刚上尉误撞魁星楼壮烈殉国;战后追晋为空军少校。


 

  五.悲壮撤退

  经两个多月的血战,中国空军的作战飞机也损失了三分之二以上,大量优秀飞行员牺牲,至10月22日,空军可用飞机仅存81架,空军总指挥部遂下令空军主力后撤,基本脱离战斗。11月初,中国空军转入休整阶段,仅留少量飞机驻守首都,大部撤往武汉、南昌整补。

  1937年11月11日,中国空军第2大队重创日轻型航母“龙骧”号;“龙骧”号严重毁损,修理两个月仍无法作战。

  1937年12月,南京保卫战开始;苏联向中国派遣首批援华航空队参战。中国空军进入中苏联合作战阶段。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aIXDSBbfkI53I5aOF51Dqg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徐焕升: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第一人 早于美国
下一篇:国民政府空军攻击机犹如昙花一现,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28 16:02:41

中国空军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