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在黄埔军校的日子

添加时间:2020-06-16 10:17:41 来源:张之旺 天下黄埔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今年是黄埔军校建校96周年。黄埔军校一经建立,便吸引了五湖四海的有志青年,成为当时革命的摇篮。一批批革命军人从这里成长起来,在东征、北伐、抗日战争中担当主力、英勇奋战、流血牺牲,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建立了不朽的功勋,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光辉的黄埔精神。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里,涌现了许多人许多事,经过岁月的洗礼,定格为历史的永恒。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寇向我国全面进攻,激起中国军民奋勇痛击,抗日烽火燃遍祖国大地。为了给前线补充下级军官,1940年2月,中央军校昆明第5分校招收第18期第5总队正取生800名,编为两个大队。备取生150名,作为执勤和补课,同年7月又出通告,再招学生250名,与备取生合编第三大队。

  这时,我在澄江中学第7班读书,平时多受中山大学和本校老师的抗日爱国教育,眼看日机天天从我县上空飞去轰炸昆明,对日军的罪行深恶痛绝。一次,全校师生听了第1集团军副总司令高荫槐的报告,被60军在台儿庄大战中英勇杀敌的壮烈事迹深深打动了。我恨不能立即走上前线参加抗日,于是提出要投笔从戎,我的班主任杨清(陕西府谷人)大力支持,要我放暑假后,到昆明北门街生活书店找他。我按时接上头,他便安排其胞弟杨江和两个联大学生定时帮我补课。苦学一月,持老师的信,向学校要得证明书,同学周灼帮请校级军官二人担保,交相片四张,始填表报名领证参加考试,经两榜核定,在两千多考生中录取250,我侥幸列在62名。向杨老师报喜时,他对我谆谆教诲,临别时又给了我“留心天下皆学问,有志者事竞成”的赠言。

  1940年9月25日进校报到,录取生分为三个中队,选拔17期备取生任正副班长。我分在第9中队,队长李洪泰自我介绍后,铿锵有力地对我们讲:“今后我们就是师生同学了,欢迎你们的爱国行动!”我校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5分校,校长蒋中正,主任唐继麟,副主任王炳章,政治部主任张禄。今天新编的七八九属第5总队的第3大队,大队长费炳、副大队长杨舜增又介绍了副队长段诚之、区队长蒋极禅、郜至超、豫铭祖。接着事务长给每个学生发草绿色外衣、白衬衣各两套,随即教学着装,反复了好多次才将绑腿打好。为避免日机空袭,我们被带往北校场新营房住宿训练。营舍土基搭木板的双层床上放着草垫、灰毡、白色被子、垫单,由班长示范铺叠,棱角分明,要求天天保持一个样。床下有洗脸洗脚用的木盆一个,装衣物用的铁皮箱一只。

  这晚磨到黄昏,始结队依次进入食堂,每桌八人,一木桶糙米饭、一盆开水、四块卤腐,宣布不许讲话,五分钟吃完,因刚入伍,当耳边风,嘈杂违章,五次被轰出食堂,直到鸦雀无声,冰凉的水饭方得下肚。饭后再次集合,队长在昏暗的灯光下,讲解纪律制度,识别号音、哨音。区队长、班长又补充了一番,凌晨两点才得上床。睡意正浓,被起床号惊醒,集合号又响,行动迟缓的来不及上厕所。在800米长、200米宽的操场上,三个大队的学生都随着天亮星落进行跑步。嚓嚓嚓的脚步声响成一片,数着一、二、三、四,各队此起彼落。热汗变冷汗,东方放红色。九个中队齐集总队部列队升旗,然后解散回队整理内务,打扫清洁。

  一个月的预备教育,同学们出过洋相,流过眼泪,初步适应了军营生活。学校发给步兵装备,包括牛皮背包和《步兵操典》《阵中勤务》《射击教范》《夜间教育》等四小教程。开始每天“三操两讲”,从徒手到持枪的稍息、立正,敬礼演习等等的正规训练,我们起初佩二等兵胸章领章,每隔四周考试一次提升一级。共计16周,始由下士升为伍生。

  此时,已懂得层层节制,绝对服从。军令如山,有位教官举例:“1905年日俄战争前,日本天皇检阅日军作战演习,向一条小河攻击前进,先头部队不顾生命的往河里跳,让后续部队踏着人身冲过去。天皇认为训练成功了,才决心在关东四平附近与俄军作战,终于取得胜利,夺去俄国在东北的特权。”因此,第5分校的军事术科教育是仿照日本士官学校,继承云南讲武堂和德军的优点来对学生进行培训的。

  在生活上我们吃的是老仓米,沙子、谷子、黑虫各占十分之一,每人每月供应28市斤,每餐分得两木勺,三分钟就吃完了。住的是会听号音的壁虱窝,熄灯号吹响后,便从墙缝、床缝成群地爬出来叮人。无论任何行动,一律用跑步,各级长官都说:“军纪是军队的命脉,风霜雨雪是军人的点心,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亲爱精诚是校训,抗战胜利是宗旨。四周墙上写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等标语,要炼成机智勇敢的军官,以便共赴国难。发现学生有畏难情绪,就用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一段名言来开导学生,使之成了我们努力向上、艰苦奋斗的座右铭。三个月不放假、不会客,只许集体去校部洗澡,去八大河洗衣服。成天苦学苦练,人人腰酸腿疼,拉屎扳桩,黑瘦变形。

  人伍期满,中央派员来复考审查后,在总理纪念周上,全大队宣誓加入国民党,才得升学。又发给草黄色斜纹布军服两套,专用一套戴上“分校学生”铜牌领章及入伍生胸章作为礼服。星期天开始放假,但早上要检查星期六洗擦的被服、武器、个人清洁、头发推光、指甲剪短及环境卫生。饭后又要背诵操典条文,经过木马、单杠、双杠、天桥、着装合格才得出校。并规定遵守时间五点收假。走在街上须挺胸抬头。遇到准尉以上军官要敬礼,若违犯一条下周不得外出,放假以后我认识了澄江本期同学尹万华、罗佩珩、罗佩富、李林、戴贵、张仁安、张士清、保增林等人。我们碰在一起,都互相勉励,好好学习。

  升学后,伙伕煮些掺油渣、肉皮的青白菜、腊肉等卖给学生吃。星期天再困难也吃上一盘回锅肉,故身体逐渐得到恢复。继续发给学生四大教程(战略、战术、地形、筑城)及孙子兵法、六韬、武术、劈刺,电讯、防空、防毒,各种车辆驾驶、步骑炮工辎等30多种课本,教官有年老体弱的少将、上校,也有精神饱满的中级军官和专家博士。上午11时至下午2时,为课堂讲授时间,部分课程提头后就命令自学。夜里晚自习后,多为正副队长、区队长用来强调阶级服从的军纪,风纪、及内务教育讲话,12点、凌晨1点才得休息。

  半年后,我们九队专学重机枪和步兵炮。由课堂到操场教练,实弹射击,野战动作,配合步兵的攻防联合演习,反复多次,至1942年3月始转科目。这时,因陈纳德的飞虎队来昆助战,制止了日机的狂轰滥炸,第一二大队学生毕业离校,我们大队才从北校场迁回校部。

  校部系云南讲武堂原址,座北向南临翠湖南路,走进大门是外操场,约4000平方米。左有接待室及小花园,墙外是钱局街,右为马厩、仓库。墙外系翠湖北路,北面建有约1000平方米的四合院。院中为内操场,院南楼房为校部及各处室,中设南北两个检阅台。南面柱子上悬挂“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的楹联,上有,“亲爱精诚”横匾。内操场的东、北、西三方楼房为学生宿舍及教室,礼堂、厨房、洗涤间设在后院西边。整所学校建筑宏伟壮观,能容纳一千多人练武受训。

  每星期一早晨都在大礼堂集中做总理纪念周,常规仪程是:唱校歌、向总理三鞠躬、默哀,跟读总理遗嘱、党员守则、军人读训,然后由主任、副主任(或请名人)讲话。

  滇西吃紧,人心惶惶,学校请联大朱自清教授来作抗战必胜的演说,听了他的精辟分析,鼓舞得全场兴奋激动。军乐队自动地敲响大鼓、奏起三番号,表示敬服!

  迁回学校不久。转人筑城、爆破、测绘、战术作业,北郊的每座山头,都被我们跑得烂熟。又到筇竹寺、温泉、汤池等地行军拉练,宿营站岗,领会野战知识,体验军民关系。全部训练过程,无论是基本动作、队列变换、兵器、射击、工事构筑、白天、夜间的野外演习,都是队长为主教官。特种兵科及劈刺、武术则另设专人负责。大队长多作精神讲话,副大队长随队监督集中讲评,主任、副主任也常来现场视察。初次演习投弹,第7队一名新生惊慌失手,手榴弹掉在坑后爆炸,远处坐观的同学受伤,距爆炸点仅10米、手拄竹杖的主任镇定自若、安然无恙、。施队长面如土色,抖手敬礼请罪,主任轻言慢语的说:“照常演习”。主任的大将风度令我万分敬仰,从此奠定了为国家卖命的思想。

  每年校庆前进行一次检阅,最苦人的是分列式。要求队列的步伐、脚高、甩手、枪口、摆头、眼神、方队轮廊等几个一致,累得不行。同学们理解烈火炼真金,毫无怨言,过了毕业检阅关,才得松口气。

  结业考试,课目繁多,学科、术科外还要考指挥操作。我用尽心力,只列在153名。考试结束,学校联系好全大队去参观茨坝中央机器厂、马街电缆厂、云南纺纱厂、巫家坝飞机场、还推选一个同学乘机飞上天游了一圈,回来传达感受。四天的实地了解,看了前所未见的工业基础,坚定了我们的抗战信念!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冬瓜(或译为同古)之战,成功地掩护英军撤退,使我们为中国军人的光荣感到自豪。后来第5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为国捐躯,灵枢运到昆明拓东体育场,我们参加了数万人的追悼大会,庄严的灵堂、立着家属、挂着血衣、无数的花圈、如林的挽联令我肃然起敬,中、英主祭官用两种语言哀读祭文时,全场泣不成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悲壮的盛况感人至深。所以毕业填分配表时,人人要求立即奔赴前线杀敌,为烈士复仇。同年7月,结束了严肃紧张的军校生活,由接收单位来人带我们去报到。﹙张之旺,黄埔军校第18期生,本文由禹志云整理﹚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92273765&ver=2401&signature=YrskxdLwQ0et5Eg*yXfQ85VkpimdgXt*bzYaNbDM02oGGFdpkdyl8TglimUDRCyYkcDsZFBnnN5J1YHV7LOL-GfkWyJNBlr-Q8h7ZvkQ6jWc9bWTKOO0j9n13SRt9atG&new=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96周年特辑: 在黄埔军校武冈二分校求学的记忆
下一篇:继承黄埔精神,做新时代的黄埔后裔

责任编辑: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