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口述黄埔历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黄埔老人忆往事

添加时间:2020-05-18 15:22:09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吴汝棣 朱春秀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吴乐忠老先生,虽年已94,但体格硬朗,思维清晰,风采飘逸,浓眉下一双有神的眼睛,时不时地望向远方,依然保持着军人的风度。他是黄埔军校第十七期毕业生,十四年抗战时期,转战南北,险些丧生。叙及往事,时悲时喜,无限神往。

  吴乐忠1916年生于安徽凤台县犬山镇一农家,七岁入文昌宫小学读书,十岁时读私塾,十六岁时在吴益美杂货店学习经商。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抗日烽烟四起,全国人民都投入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之中。在那民族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弃商,决心从军杀敌,以死报国,于是报考黄埔军校十五期,入学不久,因病中途退学。1938年病好后,他又报考第五战区十九工作团凤台县短训班。毕业后即到敌后做抗日宣传工作,协助地方开展武装斗争。

  回忆起第一次杀敌的情景,吴老先生特别兴奋,好像又回到了当年战火纷飞的年代。1938年,他与同学王志刚、李大奎在苏家湾相聚时,不慎被日军抓获,押上敌船干活。船上除了七个日本兵外,还有几个被抓的民夫和两位年轻的妇女。等到四个日本兵上岸要粮时,吴乐忠他们就暗示被抓的两位妇女,把一个日本兵引进船舱,用酒将其灌醉,然后用菜刀将其劈死。他们三人则趁两个日本兵吊打被抓民夫,准备把两个民夫捆绑着推下河之际,立即给他们递烟,并趁机一下卡住他们的脖子,把他们弄死,推到河里。然后救出两位妇女和民夫,把船砸个洞,让其沉入水中。离开时交待那两位妇女和民夫联系游击队,打捞船上的军火。老人家笑着说,这是他第一次杀敌,让他终生难忘。

  沉没了日军的运输船后,敌人加紧了对沿淮的扫荡,吴乐忠三人一同跑到洛阳西工一战区长官部。长官部把他们发送到干训团学生总队培训,后又送到河南大学中文系读书,充实文化。1940年大学毕业,又被送往西安黄埔七分校十七期步兵科学习军事,1942年3月毕业。当时国防部长白崇禧与朱家骅、许永昌等高级将领为他们主持毕业典礼。礼毕不到十分钟,会场遭受四架敌机的轮番轰炸,所幸未伤一人。毕业后,吴乐忠被分到国民党陆军第九军部任上尉参谋,任务是守卫黄河,严防日军偷渡。

  后来,吴乐忠参加了很多次抗日战争,但在他的记忆中,洛阳争夺战是打得最开心的一战。1943年5月9日,日军坂垣征四郎部向洛阳发动进攻,吴乐忠所在部守卫在洛河北岸。为阻击敌人的挺进,他们构筑三道防线,在敌人必经之路,挖陷阱,埋地雷,制伪障。当敌人抵达时,还认为洛阳是空城。正当敌军得意洋洋之时,他们神奇出击,地雷、炸药一齐开花,日军的坦克车、装甲车都掉入陷阱,失去活动能力。吴乐忠当时是营长兼突击队长,指挥部队用短枪扫射敌人的卫车兵,爆破组投掷手榴弹、炸药包,轻重炮手和机枪手一齐压向敌人,打得敌人无法抬头。日军旅团长乘上吉野被当场击毙,俘虏日军多人,缴获坦克五辆、装甲车十七辆、战利品不计其数。后来敌人增兵大举进攻,吴乐忠他们与进城的日军展开巷战,逐屋争夺。处在二楼的守兵,把脚下的楼板凿成窟窿,用手榴弹攻击进入一楼的日军,突击进城的日军两名少尉被打死,其他军官也伤亡多人。吴乐忠他们顽强抵抗,一直战斗到弹尽粮绝,阵地全被破坏,通信断绝,才撤出城区。战斗中吴乐忠身先士卒,身负重伤,后被送往兵站医院。治愈后,因功晋升中校参谋主任。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276.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我家的东洋军刀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口述黄埔历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