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黄埔人物文章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两袖清风——忆父亲谢尚廉

添加时间:2020-05-18 15:06:01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谢超凡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父亲谢尚廉(1910年11月—1999年6月),江西万载人,早年曾是黄埔军校瑞金三分校军官训练班步科毕业生,生前是安徽芜湖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会员。

  父亲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先后调任军政部特三团连长,陆军暂编十三师副营长,独立三十三旅干训班教官,第二十八军第五十二师一一五团三营营长,苏皖前进指挥部干训班大队长(中校团副)。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驻防皖南一线与日军对垒多年,纪律严明,廉洁奉公,爱护人民,深得群众好感。日军投降后,父亲在江南苏皖指挥部任中校参议。1946年春,父亲随部队在安徽芜湖搞接收,在接收工作中一文不取,退役后被派往“安徽宁国灰山煤矿”任管理主任(矿长)。当时正值解放前夕,物价飞涨,矿工的微薄工资无法买到粮食,惶惶不可终日。在这危难之际,父亲慨然将自己存矿的一批大米,全部分发给矿工们。

  解放后,我们全家定居在芜湖。1954年特大洪水将煤矿冲垮,无法生产和经营。父亲为了妻儿生计,做了一名搬运工人,靠拉板车度日,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然而他心情豁达,有“贫而乐”的气概。

  值得一提的是: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南京军区政治委员杜平将军与父亲的交往,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佳话。父亲与杜伯伯同为江西万载人氏,俗称小同乡,又同在江西东洲中学读书多年,交往甚密。我们家住芜湖时生活非常艰苦,父亲早知杜伯伯在南京位高权重,却从未想到去找他。二十多年过去了,一直未与他通讯,也不对别人说起此事,但杜伯伯一直在打听父亲的下落。在1979年冬,他曾特地到父亲的老家江西宜春去寻访,没问到父亲的行踪,最后只得扫兴而返。

  直到1984年春,父亲家乡有乡亲来信,告之杜将军特寻未果而返,父亲得知后才写信给杜伯伯告之在芜湖。杜伯伯非常高兴地回信,要亲自来芜湖看他。父亲只好立即回信阻驾,表示自己理应先到南京看他。这次相会竟分别了53年之久,杜伯伯对父亲的为人和品格很是敬重。他俩相见时,我父亲先说:“杜兄,你得志还不忘记我这穷故人。”杜伯伯接着说:“你有汉光武的遗风呀”!杜伯伯还关切地问父亲:“你有没有问题要我解决?”“有无困难要我相帮?”父亲都答以“没有”和“不要”。

  1985年春,他们第二次在南京相会时,杜伯伯说:“尚廉同学,我已为你写好一幅字,我想只有你才相配这几个字”。父亲见题词是“两袖清风”四个大楷字,写得很工整。这字幅父亲非常喜欢,身前始终挂在他的卧室,作为激励他走完人生的座右铭。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289.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忆我的老师王剑岳
下一篇:回忆高志航烈士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8 15:06:38

黄埔人物文章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