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炮兵团远征滇西

添加时间:2020-05-18 11:28:23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李震亚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4年春,我国抗战进入非常艰苦时期,由于我东南沿海的港口全部被日寇占领,国际支援的物资不能进入,当时仅靠“驼峰航线”空运部分物资,不能解决战争急需。为此,重庆统帅部决心调集20万大军组成远征军,打通滇缅公路这条国际通道。我所在的第五军炮兵团,亦属远征军序列。1月,炮团的连长、排长、观测员等下级军官均被派到昆明美炮训练班接受炮兵的训练。5月间,我连(当时我任连副)奉命接收美炮装备,并留在该班充当练习部队,配合该班学员进行实战训练。8月中旬,我连奉命开赴滇西参战,由连长李义彰(黄埔十四期同学)率领从昆明出发,行军到保山板桥待命。在此期间,不断从前线传来战况信息:战斗极为惨烈,仅为攻击松山之敌,我军就付出万余官兵伤亡的惨重代价。松山是高黎贡山的一个主峰,有怒江西岸敌军的一个由半永久性的堡垒群组成的防御工事。滇缅公路由保山经怒江通过惠通桥,即沿松山山脚蜿蜒而上,因此成为我军打通滇缅国际交通线必争的要地。

  松山地区天气恶劣,晴时炎热难耐,雨天则满地泥泞,常阴雨连绵达数月之久。山上丛林密布,杂草丛生,山体陡峭,行路非常困难。10月上旬,我连奉命配属第二军归王凌云军长指挥,加入左翼攻击部队作战。越过高黎贡山后,即从芒市以东山口进入山区。日寇自失去松山依托后,已无天险可守,边战边退,但我们依然提高警惕,防敌伏击、突袭、负隅顽抗。

  这一带是崇山峻岭,森林茂密,山道狭窄崎岖,骡马炮兵行动困难,经常要在黑夜变换阵地,有几次骡马驮载的炮件,滑滚跌入深谷,经全体官兵努力,才使火炮未受损失。沿途看到被日寇骚扰过的村子,惨被烧毁,敌人的“三光”毒手,迄无止时。从村落房舍缭绕的余烟,可以判定日寇逃跑不久。由于山陡林密,我连在作战中很难选择适当的遮蔽阵地,只得在山梁的后侧占领阵地,有时甚至将火炮推上山梁直接瞄准射击。由于阵地暴露于敌,数次受到敌炮压制。后来我们非常注意掩体的构筑,当受敌炮攻击时,火炮、人员都进入掩体。

  由于山峦连绵,运输困难,部队的弹药、粮食都靠空投,补给还算及时。作战时,我炮连经常采用群射来摧毁敌阵地,大量杀伤敌人,效果很好。12月下旬,我军已推进到畹町西南一线,深入缅甸境内,我们的火炮阵地仍只能占领在山梁顶部后侧。有一天,因炮口的烟被敌发现,敌即以重炮向我压制射击,第一发炮弹从我阵地上方掠过,第二发炮弹落在阵地左前方,炸伤我连一名机枪兵,接着又两发炮弹击中我阵地,一发落在二排后方,排长井源清的行李被打飞,另一发落在阵地指挥所左前方约3米处,指挥所的掩体被震塌,我被埋在土中,阵地内硝烟弥漫,电话线被打断,与观测所的联系中断了,幸好人员、火炮都在掩体内,没有受到大的损失。通信兵立刻抢修线路,继续战斗。不久,电话传来观测所连长的命令:“按0号射击诸元,快放!”我即命令基准炮发射一发。观测所又来电话:“炮弹正中目标,把正在进入阵地的一门敌炮打翻了!”接着又传来喜讯:王军长也在第一线观测所附近目睹这发炮弹准确命中,非常高兴,传令奖励我连二万元。我全连官兵喜不自胜。

  敌寇仍做垂死挣扎,利用复杂地形,趁夜黑偷偷摸摸袭击我方炮兵阵地,用一种形似乌龟的手榴弹(即周边是四块磁铁,中间是炸药包)投向我火炮,附着炮身爆炸。这一招曾造成友军一些损失,引起我们加强对敌警戒。

  1945年1月末,传来了特大喜讯:我西进部队与由印度、缅甸东进的驻印军新二十二师等部在畹町西面的芒友胜利会师,全部肃清了盘踞滇西三年多的日本侵略军,打通了滇缅公路这条国际交通线。不久,我连奉命撤离战场,到芒市待命归建。在返回昆明途中,目睹满载物资的车队沿滇缅公路,日夜川流不息地向昆明急驶,支援我国的抗日战争,为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提供有力的物资保障,我们的心中充满喜悦和自豪。

  (辽宁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供稿)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350.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烽火抗战
下一篇:难忘的抗日征程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8 11:28:56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