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敌后战场东北抗联部队建制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打不败的铁军——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二师十二团

添加时间:2020-05-18 11:04:17 来源: 铁血抗联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东北抗联第十二团于1934年成立,隶属东北抗日联军六军二师十二团,其骨干来自汤原游击队,汤原游击队发展到抗联六军,到1937年2月扩大为十五个团,十二团属四师,1938年六军整编后隶属抗联六军2师,张传福任师长。

  抗联十二团,是东北抗日联军六军二师十二团。 “铁岭绝岩,林木丛生。暴雨狂风,荒原水畔战马鸣。……”

  抗联六军二师十二团在转战在松花江下游,西征后,进行了德都田家船口战斗、谷家窑反击战都一系列战斗,从而稳固地建立了北安、德都、讷河、嫩江、克东、克山、拜泉、富裕、依安等游击区,令日寇闻风丧胆,被群众誉为“英雄的十二团”、“打不败的铁军。

  十二团还袭击了龙镇柴霞宫机场、嫩江机场,炸毁日军飞机12架,攻克讷河县城,烧毁日军后方仓库大量作战物资,有利地支援了苏军诺门坎战役。

  十二团与六军教导队组成西北远征军后,冯治刚任指挥,王钧任参谋长,开赴呼伦贝尔盟唤起达斡尔、蒙古族人民奋起抗日,开辟了少数民族游击区。后来十二团与六军一师一团合并为三路军三支队,支队长王明贵,参谋长王钧。三支队在北安、纳河、克山、呼伦贝尔盟等地,同日伪军进行了多次战斗,曾经击毙日军少将两名,这在我军抗日战争史中是绝无仅有的。

  隶属

  十二团是抗联六军的一个团,其骨干来自汤原游击队。汤原游击队发展到抗联六军,到1937年2月扩大为十五个团,十二团属四师,1938年六军整编后,十二团隶属抗联六军2师。

  抗联六军的建制沿革如下:1934年秋,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汤原游击队改编为汤原民众反日游击总队,戴鸿宾为总队长,夏云杰为政委,李仁极为参谋长,辖第一,二、三中队。

  1936年初,汤原反日游出总队发展到700余人。1936年1月,汤原民众反日游击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夏云杰为军长,张寿篯为(代理)政治部主任,冯治纲为参谋长,辖一、二、三、四团。1936年9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正式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夏云杰为军长,张寿篯为代理政治部主任,冯治纲为参谋长,辖一、二,三、四、五、六、七团及保安团,保安连。

  1937年2月,根据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决定,六军进行整编,全军1500人,戴鸿宾为军长,兰志渊为政治部主任(后叛变),辖第一、二、三、四、五师。

  第一师辖一、二、三团。

  第二师辖四、五、六团。

  第三师辖七、八、九团。

  第四师辖十一、十二、十三团。

  第五师(1937年4月编成)辖4个团。

  1937年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抗联六军有很大发展,当时编有5个师、15个团、37个连、约2000人。

  1938年,六军的精锐部队骑兵500多人越界后被苏军缴械,送往新疆,从此失踪。到达岭西,西征前对各部队进行了整编。

  团长

  1939年,十二团由抗联三路军参谋长冯治钢和十二团政治部主任王钧指挥,1939年9月,抗联二支队攻克讷河后,。冯治钢到后方基地养伤,9月下旬,为加强十二团领导力量,李兆麟把做地方工作的耿殿君调到六军十二团任团长,同政治部主任王钧一起率领十二团在讷河一带进行游击活动。

  军 长:张寿篯(李兆麟)

  政治部主任:冯仲云

  参 谋 长:冯治纲

  辖3个师和一个军部直属教导队

  第1师:由新编第10团组成

  第2师:由第12团组成

  第3师:由第8团组成

  1939年,十二团由抗联三路军参谋长冯治钢和十二团政治部主任王钧指挥,1939年9月,抗联二支队攻克讷河后,。冯治钢到后方基地养伤,9月下旬,为加强十二团领导力量,李兆麟把做地方工作的耿殿君调到六军十二团任团长,同政治部主任王钧一起率领十二团在讷河一带进行游击活动。

  1939年9月28日,李兆麟视察讷河,在姜家粉房与二师十二团团长耿殿君等见面,这时十二团有100多人。随后,耿殿君率部南渡讷谟尔河,攻下了讷河县九井伪警察分署,缴获步枪十余支。向讷河转移时,耿殿君率部在讷河县东三马架屯与龙江省一支敌伪讨伐队交战三小时,战斗取得胜利,缴获敌人机枪1架,马盖枪11支,手枪2支。次日,十二团与伪军孙强部队又交战,李兆麟带领军部去援助,战斗相当激烈,耿殿君腿部受伤。之后,耿殿君、王钧率六军教导队、十二团和讷河人民抗日先锋队不断扩大游击活动范围,以克山、克东、依安、拜泉县为主,牵着敌人在山里山外转圈子。仅11月上旬就攻克了依安县冷家店警察署、拜泉县长春镇警察署和马沟警察署,共缴获枪百余支,改善了部队的装备。

  11月下旬,十二团行至德都县境内的凤凰山一带,与伪军骑兵二十二团和讷河县日伪“讨伐队”遭遇。在花园展开激战,俘虏伪军一个班,击毙日本军官一名,战斗更为激烈。耿殿君指挥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日军30余名骑兵分割为两部分,分别歼灭,敌人派6架飞机在空中助战,也未能挽救其失败的惨局。

  耿殿君率领十二团经北安北越过北黑路,与抗联三军八团会合。自从打下讷河后,八团就到北安一带的山里活动,战士们的衣服都已经破烂不堪。他们见十二团服装整齐划一,又是清一色的新枪、壮马,子弹充足,非常羡慕,要求同十二团一起活动。耿殿君决定把枪支弹药衣服马匹补充给八团一部分,然后从山里出发向讷河转移,行军中八团和十二团轮换打前站。

  1939年12月19日晚,八团走在前面,由于他们缺乏平原活动的经验,加上地形不熟,夜行军变成了划大圈子,整整一夜没走到预定点。天亮时到了拜泉和克山的路上,耿殿君知道白天不便行动,命令部队到沟子东岗上宿营。

  八团住在东岗顶上的张信屯的一个大院,十二团住在东边的蔡家屯,两处相隔两里多路。中午,八团哨兵陈明发现公路上从拜泉方向来了五、六辆汽车,在王小班店停下来,拢火取暖、烤枪,准备战斗的样子,便向团长姜福荣报告。姜福荣问耿殿君走不走,耿殿君认为部队一动就会处于敌人的追击之中,更加被动,说:“不走,敌人来了就打。”当时十二团和八团都是骑兵,敌人见张信屯里有许多马,便包抄过来,占据场院,并用掷弹筒、机枪封锁住八团所在大院的大门,使八团的战士们冲不出去,只能在院子里还击。八团团长姜福荣在指挥战斗中壮烈牺牲,赵敬夫在院里指挥战斗。

  耿殿君见八团被围在院子里十分危险,立即指挥部队从2里多远的蔡家屯向张信屯冲过去,把敌人打退,夺下了场院。为了让八团的战士立即突围,耿殿君大声地喊:“八团往出撤!八团往出撤!”他的喊声引起敌人的注意,一排子弹打过来,耿殿君倒在血泊中。王钧见耿殿君倒下,立即指挥部队继续掩护八军突围,八团终于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耿殿君、姜福荣等牺牲后,被埋到一个大坑里,第二天,日伪军又将耿殿君和姜福荣的头颅割下来,拿到讷河等地示众,以恫吓人民。抗日英雄,抗联优秀的指挥员耿殿君就是这样为了打败日本侵略者,为了人民获得解放和自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摘自绥化地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任希贵同志,缅怀耿殿君同志的文章)

  袭击机场

  为了打击侵略者的气焰,破坏日寇军事基地,解除空中之忧,支援国际反法西斯战争,抗联六军政委李兆麟决定袭击嫩江一号飞机场,破坏敌军的军事设施。任务落在十二团。

  嫩江一号机场确实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吞吐能力很强,容量很大。在1938年,这个机场不仅是准备进攻苏联的空军基地,扑杀东北地区抗日武装的空军力量,也是支撑日军在诺门坎与苏军作战的后方。诺门坎地区缺水。那里日军日常用水和部分军事物资都是由一号机场空运。

  机场跑道呈环形。长、宽均在2400米以上。飞机可以在任何风向条件下起飞。机场排水设施建设实用价值非常强,不管有多大雨水,都能立刻排泄,保证飞机随时起落。机库--时称飞机堡散落机场周围,有半地下通道相连。这就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号称亚洲第一的日军最大最好的飞机场。当时,日本关东军以嫩江县为军事基地,驻有土谷直二郎少将的136旅团和两个伪军混成旅等地面部队,还建有10个飞机场,投入大批空中力量。机场序列以驻地嫩江为号,依次排开。这个机场为一号。

  十二团当时由二十五、六岁的政治部主任王钧同志指挥。王钧原本是汤原县农村的穷学生,激于民族大义,毅然投笔从戎,参加抗日行列,从游击队员干起,曾任抗联六军保安团团长兼政治部主任、十一团团长等职。抗联西征后,为了打击日寇,发动群众建立游击区,他花大力气建设"群众战场",配合抗联作战。1939年初,王钧同志把一连指导员王恩荣派往嫩江县做地下工作,开辟"第二战场"。王很快得悉,日寇正在扩建嫩江一号飞机场,需要大批劳工。王钧同志决定派侦察班长史化鹏以劳工身份打进机场,摸清敌情,做里应外合袭击机场准备。

  史化鹏在嫩江群众支持下,通过长福乡德发村的日伪据点,花20元钱买到一张"良民证",合情合理地混进劳工队伍。他干活认真出力,埋头实干,不怕脏,不怕累,不挑不拣,为机场当局所青睐,委任为小队长。他利用这个身份,很快摸清了机场兵力部署、飞机类型和停放数量、配套设置及机场活动特点、劳工情况等基本情报。可巧,一号机场扩建主要项目是修跑道和停机坪,需要大量石方。爆破山石危险性大。他又主动"请缨"学爆破,带人放炮采石。承担爆破任务,不怕险,不怕苦,每每超额完成任务,表现的尽职尽责,多次受到日本人的表扬,成为当局依靠的"力量"。他乘采石独立作业的机会,公开带起12名劳工学爆破,发展为救国会会员和外围组织成员,在日本关东军眼皮底下掌握了一支抗日力量。这位抗日初期我党游击队员,以共产党人的情怀,以驱逐日寇,还我河山的大义,不怕困难,不畏强敌,胆识过人,多次完成侦察和破坏任务,在军中称为"铁孩子"。这次派他潜入关东军严密防守的亚洲第一大机场,各项侦察准备活动有条不紊,干净利落,异常从容充分,为抗联成功袭击嫩江一号飞机场奠定了胜利基础。史化鹏同志立了大功。

  日军守卫机场陆勤部队有一个守备中队,3个小队。7月份,2个小队押送劳工到嫩江车站卸水泥等建材物资。守卫机场只有一个小队,力量比较薄弱。这是打飞机场的绝好机会。史化鹏每天观察形势,得知这个信息,迅速传出情报。王钧同志即刻率部队采取突袭行动。当时,十二团已经改装为骑兵团,从二百多公里外的讷河县五区(现龙河乡)经过查巴拉奇山进入嫩江,前进到双泉村。那里群众基础好。部队进行了休整,做了战前部署和兵力分配,然后直扑嫩江一号飞机场。

  飞机场西南方向距离关东军136旅团司令部公路里程不到10公里,东南方向距离伪军混成十五旅旅部不到六、七公里,两处敌人随时可以聚拢,围歼抗联部队。北部、东部也随时可能出现日伪军。部队行动随时有可能被机场日军发现。抗联处在危险位置。在这样条件下作战,似乎是兵家大忌。但是,王钧同志大义凛然,胸中自有成竹。这是一次胆识过人的正义之战。他多年同日伪军作战积累了经验,每每在敌人的弱点上开刀,敢于刺刀见红。1938年末,他曾在嫩江大地率部队"横扫嫩江原",在关东军136旅团司令部周围出没游击,在伪军两个混成旅防区中驰骋,神出鬼没,"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搅得日本鬼子不得安宁,奈何不得。这次奇袭一号飞机场,有充分的准备工作,对敌情有十分"知彼"的程度,对胜利有十分把握。

  十二团实际投入兵力只有百人左右。兵分4路,其中3路打援。一路由副官王乃俊带一个连设伏,卡住机场到县城公路,任务是堵截136旅团日军增援;另派一个加强班对东官地、科洛方向设防,堵截伪军主力;第3路打援部队是团主力,布防在机场北部,防止机场西、南、北三面援敌,游弋于机场和打援之间,半为机动。

  王钧同志身先士卒。他带一个加强排和史化鹏会合,攻打机场。夜半12点钟之前,史化鹏带两名救国会会员干掉哨兵,切断了全部电话线,赶到机场东壕外会见王钧同志,再次研究临战前的形势。王钧确认敌情无大变化,当即下达战斗命令,率部进入战斗位置,打响了夜袭嫩江一号飞机场之战。

  打机场兵力分4路。王钧同志带机枪班进入跑道与营区之间,据中指挥,并分割敌人,为第一路。史化鹏带一个班为第二路。他们迅速包围日军守备中队营房,将事先准备好的一袋手榴袋投了进去,辅以步枪火力。他们就是这样,似乎玩游戏似地全歼30余名日军。史化鹏未待日军放一枪一弹,即结束了战斗。这是真实的神话。

  史化鹏有好多大智大勇的光辉历史。这里插说一段。1945年11月30日,他时任嫩江省第一军分区司令部警卫连连长,随同司令员金忠等领导同志到嫩江县检查剿匪工作。恰好,我党自治军十一团一个收编的副团长正在策划二营叛变,准备和挺进军里应外合消灭十一团。此人将金忠等同志引到驻地,即刻翻脸,喊人缴司令员等人的枪。史化鹏在这样紧急关头,坦然自若,从容不迫,在打开枪套、抽出双枪,佯装缴枪的一瞬间,撞倒了两个接枪人,一跃跳到那位副团长身后,枪口顶着此人的腰,命令他们统统把枪放下。

  形势即刻转危为安,化险为夷,挽救了部队,保卫了首长。表现出和奇袭机场一样的大智大勇。史化鹏在奇袭机场的战斗中立了永载史册的头功。

  日军飞行员住在飞行员宿舍。就在史化鹏炸营房的同时,这些飞行员喊着日语,冲向机场,准备抢占飞机,强行起飞。王钧指挥机枪班长秦长胜将其击退。当场击毙2人。

  第3路是龚副官带一个班,专门破坏飞机。他们遇到麻烦,进展不顺利。战士们用枪打,刺刀刺,只给机身留下一个个洞。有人投去一枚瓜形手榴弹,被反弹落地爆炸,几乎伤了自己人。就在这时,有两名日军飞行员乘乱绕到最外侧的一架三菱96式飞机旁,一人登上驾驶舱,一人搬运螺旋浆,启动发动机。龚副官发现后,击毙了地面飞行员。飞机却强行起飞,离开地面。战士们对空射击,一下子击中了油箱。飞机在空中燃烧爆炸。坠地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给人们启发。战士们找出汽油,逐机浇泼,逐机投放手榴弹、炸药,又枪打油箱,引发起火。于是乎,跑道上的7架飞机爆炸起火,如同7堆篝火,照亮夜空。

  第4路是齐排长带一个班,破坏机场设施。他们炸毁了发电设备,烧毁了待运物资,点燃了建设中的油库,毁掉了一切能毁掉的设施。清理战场时,史化鹏带人清点击毙的日军,发现了机场司令官的尸体。整个机场唯一活着的日本人是两名军妓。

  战斗结束了,我军无一伤亡。战士们带足了日军枪支、弹药、食品、药品,满载而归。临行前,12团接受了13名劳工参加抗联队伍,部队又按战斗方案要求,发出两道白色信号弹,通知打援部队撤离,战斗全部结束。夜袭嫩江一号飞机场是完全不同于八路军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打法,是我军游击战中的精彩战例,抗联军事指挥艺术的杰作,留给历史的光辉。

  临行前,王钧同志满怀豪情,在日军机场司令官尸体旁的白色墙壁上写下了12个大字:今天折你翅膀,来日平原再战!

  三马架战斗

  1939年7月的一天,抗联第六军十二团团长耿殿君和政治部主任王钧率部队二十多人来到龙河东北的三马架屯察看地形,准备在这里开辟抗日游击区。

  下午两点多钟,抗日救国会会长周明禄来报信说:原伪龙江省治安军一团团长孙强要带人来围攻三马架,大约有一百多名骑兵。耿团长和王主任接到情报后,立即把部队分散在猪圈、草垛旁组织交叉火力。刚部署完,敌人就从西沟子上来了。马队分成四路摆开阵势往上冲。耿团长命令战士们“沉住气,没有命令不准开枪。”那些伪军知道抗联厉害,谁也不肯跑在最前面。但总想抢消灭抗联头功,好得到主子奖赏,孙强贪功心切,见他的士兵迟迟缓缓的不敢往前冲,扯着嗓子喊叫:“你们给我快点往上冲!”

  抗联战士一个个屏住呼吸,瞄准目标等待着射击的命令。待伪军骑兵冲到射程以内,“叭叭”,信号枪一响,顿时机枪、步枪、匣子枪一齐怒吼起来。跑在前面的敌人纷纷落马。有个想抢头功的敌兵骑着白马从敌群中狂叫着冲了上来,只听“叭”的一声枪响,这个敌兵再也狂不起来了,立即栽到马下。接着又有两三个敌兵从马上栽下去,敌人顿时乱了阵脚,调转马头拼命往回逃,孙强见自己的部下往后跑,连连向他们头上方鸣枪,并威胁道:“你们都给我站下,谁再往回跑我枪毙谁!”又命令督战队用机枪在后面督阵。敌兵在孙强的逼迫下又慢慢腾腾冲上来。耿团长命战士们隐蔽好,瞄准目标再打。敌人打一阵枪,乱冲一阵又搭了几具尸体,无可奈何地退了回去。

  孙强见硬冲不上去,就把一个排调到屯西北的小山包上,在山顶上用机枪疯狂地向屯里扫射,子弹紧贴着抗联战士的头顶呼呼飞过,山下边派马队往上冲,虽未捞到什么便宜,但抗联部队想扩大战果也很困难。双方僵持了一个多小时,王主任见敌人山头号上的机枪一直叫个不停,给抗联阵地带为很大威胁,大声地对耿团长说:“西北山上这挺机枪叫起来没头了,干脆把它夺过来。”“对!”耿团长回头对一连长说:“你带几名战士把西北山上那挺机枪夺过来。”一连长答应一声,立刻带领七八名战士从屯子东头摸出去,借着沟沟坎坎和蒿草隐蔽前进,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西北山包的后面。山上的敌人正得意向屯子里狂扫,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冲啊,缴枪不杀”的喊声和枪声,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战士冲上来飞起一脚把机枪射手踢到一边,伸手夺过了他的机枪,其他战士左冲右突,对顽抗的敌兵远的枪杀,近的刺刀挑,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个排给打散了。

  抗联战士夺过了山头阵地,用新缴来的机枪、步枪居高临下,向敌群猛烈的射击,打的敌人趴在马背上不敢抬头。孙强见机枪排被缴械,山头被抗联控制,难以再支撑下去,便慌忙逃回讷河城。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打死打伤敌人十七八名,俘虏二十多名,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三十余支,子弹上千发。在敌人溃逃后,部队立即告别了三马架的乡亲们,开往李洪山屯去了。

  8月的一天,十二团在耿团长、王主任的率领下,由土城沟一带回到三马架宿营。第二天早上,岗哨抓获一个从龙河来的侦探,经审讯供出日本鬼子已经知道抗联在这一带活动,准备派出来围剿。王钧主任得知这一情报后,决定将计就计,放侦探回去报信,就说抗联已经来到三马架。侦探回龙河将这一情况向伪警察署和讷河日本宪兵队报告了。宪兵队立即命宪兵一个小队,伪军石兰部队,讷河北大营伪军共500多人当晚向三马架进剿。

  耿团长和王主任放走了侦探后,决定把敌人引到离屯子二里多地的四平山上去打。第二天午饭刚过,敌人就从后面兜上来了,在三马架的西沟子扎下营。下午两点多钟,敌人向屯里发起进攻,机枪、步枪、迫击炮声响成一片,硝烟弥漫了整个小屯。为保护屯民和场院的庄稼,抗联决定把四平山的目标暴露给敌人。“乒乒乓乓”清脆的枪声响彻山谷,敌人发现了抗联阵地,马上排成扇子形向四平山扑过来。因不知抗联来了多少人,不敢太向前靠拢,就增调人马,将四平山包围起来,到四点多钟,兵力已增到六七百人。包围圈也越来越小,耿团长和王主任见时机已到,指挥机枪和神枪手朝敌人密集的地方猛扫,敌人成排往下倒,敌指挥官象被激怒的狗熊,命令日伪军从四面八方向山上猛烈冲击。相持到天黑,耿团长指挥部队从东南角敌人包围圈的缺口处,借着密林的掩护,悄悄地撤出了四平山,直奔霍旗船口,渡过讷漠尔河,进入了北兴镇。

  敌人的包围圈子已缩小到了山根底下。猛烈地向山顶上打炮,并从东西南北几个方向向小山上攻,将要攻到山顶时,互相遭到来自对面猛烈火力阻击,各自都把对面的火力当成是抗联的,所以各不相让,这场狗咬狗的混战足足打了三个多小时,伤亡一百多人,鬼子指挥官才知道上了当,带着残兵败将无奈地离开三马架屯。

  9月,十二团在三马架再一次与伪军孙强部队展开激战。这次战斗敌人又伤亡不少。抗联战士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数支。战败的伪军在保安队接应下狼狈而逃。

  经过在三马架的三次激战,伪军团长孙强再了不敢抢要消灭抗联的头功了。

  唐火犁战斗

  唐火犁屯座落在漫岗上,屯子南面就是大下坡,顺坡下去过一趟沟又是一道漫岗。抗联三路军攻克讷河县城后,部队就分散活动了。十二团政治部主任王钧率十二团和教导队在讷河一带活动,抗日先锋队跟随行动。1939年10月19日晚,王主任率80多人在讷河县城东北方向的唐火犁屯宿营。战士们住下后,王主任派人在屯子南面挖了作战掩体,以备一旦发生战斗好赢得主动。

  日本警备队和伪警务科探听到抗日联军在岳家围子宿营的消息,马上聚在一起商量,由日军警务队小泽曹长和伪警务科警务股长广濑纠集20多个日本鬼子和50多个伪警察前往围剿。他们头戴钢盔,乘坐四辆汽车,前边一辆汽车上架着一挺轻机枪,于早晨四时出发直奔岳家围子。扑空后又一路向唐火犁屯寻来。

  时近中午,王主任正在临时指挥部谋划着部队的行军路线,突然,抗联派出去的侦察员从南岗上跑下来报告说:“王主任,从讷河方向开来四辆汽车,车上坐满了日本鬼子和伪警察。”王主任听完报告,立即命令一连在屯子里组织好火力网,二连到屯外近新挖好的作战工事里隐蔽起来,敌人不到跟前不准开枪。

  日本鬼子怕陷入抗联的伏击圈,把汽车分成两组,前两辆汽车主攻,后两辆打接应。两组汽车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前两辆汽车到了屯南岗就加大油门,急速往屯子冲,想来个闪电战,打抗联一个措手不争。汽车越过沟底,借着惯力,又加大油门,像头顶架的野牛,一个劲的闷头往坡上闯。眼看就要闯进抗联阵地跟前了,就听抗联阵地“啪”的一声枪响,跑在前面那辆横冲直撞的汽车一头扎在那不动了。

  原来隐蔽在山坡阵地上的一连朱连长除部署好火力有效杀伤敌人外,还组织神枪手专打敌人的汽车,敌人汽车逼近时,他立即命令神枪手:“瞄准敌人汽车油箱,狠狠揍!”由于山路不平汽车上下颠簸,子弹没打中油箱却打在了油管上,把司机的腿也打了个大窟窿,汽车一下子就灭了火。第二辆汽车上坡时怕拉开距离被抗联截住,紧紧咬住第一辆车往上冲。就要冲到岗顶上了,忽见第一辆汽车一掀多高就骤然停住,把司机吓得身子往前一蹿达,脚落时正踩在油门上,车猛地往前一蹿,重重地撞在前车的车尾上,引擎被撞坏,车也灭了火,两个车上的鬼子和伪警察多人被撞伤。这时屯里和岗顶上枪声爆豆般响起来,还没等鬼子、警察下车就被打死好几个,剩下的日伪军由广濑带领钻到车下进行顽抗,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伪警察跟着鬼子冲了一段路,被抗联战士一顿枪给打了回去,趴到地上不敢起来。为了集中力量消灭日伪军,王主任命令一连先去缴警察的枪。其中有一个被抗联俘虏过警察,知道抗联的俘虏政策,当了义务宣传员,高声说:“咱们把枪和子弹都放在地上,举起双手就行。”其他警察也学着他的样,扔掉枪,举起了双手。战士们迅速把枪缴过来,把俘虏押到僻静地方。

  敌人后面的两辆汽车在远处见同伙已经冲到屯了里了,以为时机已到,这才从南岗子往下冲,立即遭到抗日先锋队的阻击。汽车停下来,敌人从车上跳下来,硬着头皮同抗联战士对射。这时,抗联的几名战士扔出手榴弹将敌人的前两辆汽车点燃,大火冲天,剩下的日伪军更加惊慌失措,最后面的一辆汽车慌忙掉转车头,逃之夭夭了。

  钻到谷地的鬼子利用谷垛子作掩护,架上机枪向抗联战士疯狂扫射。二连贾连长率战士从左侧迂回到鬼子背后打枪。鬼子受不了两面夹击,一部分从谷地里又蹿出来抢占屯外场院里的大麦垛互相射击,妄图把抗联的火力压下去。贾连长见鬼子死守着有利地形拼命向抗联战士打枪,就靠着麦垛往上贴,想收拾这几个顽抗的鬼子。但没等贾连长贴上去就中弹负伤,撤了下来。鬼子中村用机枪不停的点射,子弹横飞。正在他疯狂得不可一世的时候,我军的一颗仇恨的子弹穿进了他的胸部,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抗日先锋队,由于是刚组建起来的,所以没让他们上主阵地,怕付出太大的代价。只让他们堵截敌军向屯里进犯和监视敌人的增援部队。可是谷地里的战斗,使他们早已按捺不住满腔怒火,在王指导员(部队派去的)率领下冲了上去,与敌人搅在一起面对面的拼杀,恨不能一口把敌人吞掉。在这场混战中,先锋队队长刘跃进等四名同志牺牲。

  日本警务股长广濑被誉为同抗联作战能手,刚从佳木斯调来,今天是他到讷河后第一次与抗联交手。他和小泽曹长一左一右指挥鬼子兵往上扑,他隐蔽在麦垛角向抗联战士打黑枪,战士马广荣绕到他的侧后,在广濑正向一名战士瞄准的危急时刻,“砰”的一枪,子弹从广濑的后背穿过,立刻昏死过去,两个伪警察架着他边打边退,送到后面那辆汽车上慌忙逃跑了,第二天在县城毙命。伪警佐关御,死心踏地当汉奸。这小子心黑手狠,战士向他喊话,他不但不交枪,反而向战士们打枪,子弹贴着战士们头皮、耳边嗖嗖飞过。把战士气的咬牙切齿,骂到:“这个狗汉奸,真他妈的顽固到底,活腻味了!”一个战士一枪击中了他的腰部,这小子浑身一抽搐,还不甘心倒下,又端起枪,妄图作垂死挣扎。几名战士仇恨的枪口一齐对准了他,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小泽曹长看他的同伙一个个都被打死,身边只剩下一两个人了,知道自己死期已到,发疯似的向抗联阵地射击,一个战士在他寻找射击目标的一瞬间,瞄准了他,还没等他开枪,就一枪就把这小子的天灵盖掀掉了。剩下的一个鬼子一猫腰钻进草棵里撒腿就跑。战士们追去举枪就要射,王主任大声喊着,“别打了,留下他,让他回去报信,不然日本鬼子该向老百姓进行报复了。”这个鬼子才捡了条狗命。

  这场战斗,打死日军30余名,俘虏40多名伪警察,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180余支,掷弹筒1个,子弹10000余发,打毁敌汽车2辆。打扫完战场后,抗联战士和群众共同掩埋了7名烈士的遗体,教育释放了全部俘虏。

  火烧于战斗

  1939年10月,活动在讷嫩地区的抗联战士虽然在攻克讷河时得到了许多军装,但大多是单衣,此时大部分还没有换上冬装。为了解决御寒冬装,抗联六军参谋长冯治纲、十二团团长耿殿君和王钧主任研究,决定依靠抗日救国会帮助筹集冬装。

  一天深夜,十二团120多名战士,开进五区“火烧于”。“火烧于”是个屯子名,屯内有于家大院。屯前一华里就是讷河到龙河的公路。为了避免惊动老百姓,指战员们身着单薄的衣服,静悄悄地在墙根下,草垛旁避风处休息。

  第二天,一位抗日救国会员报告,发现孔国村有个反动甲长不在家,这引起了王钧主任的警觉,认为他很可能是去龙河伪警察署给敌人报信去了。于是我军立即进行战斗部署,决定在“火烧于”打击来犯之敌。当抗联队伍集合时,敌人的密探进了屯。王钧主任要大家做好战斗准备。紧接着房顶上的哨兵报告说:“从孔国附近的公路上由讷河方向开来五辆敌人的汽车,一直向东开去了。”王钧主任拿起望远镜站在于家场院里的谷垛上一看,车上满载着鬼子和伪军,一直向东开去。鬼子的两辆汽车从孙老帮子屯绕到火烧于屯的东沟子,很快就靠近了柳条通,另三辆汽车从背后开上来,在离屯一里多地的北大沟停下来。冯参谋长、耿团长和王钧主任根据敌人的来势判断,他们很可能从前后两个方向向屯子发起进攻,当即决定由耿团长率30多名战士据守于家大院,牵制敌人,王主任率领其余战士把守南场院壕里,等敌人靠近再出击。

  这次敌人来势很凶,出动兵力300多人,绝大多数是日军。敌人的第一次冲锋开始了,屯子前后两面机枪、步枪响成一片。抗联战士只是监视敌人,一枪不发,敌人打了一阵枪见没有还击,以为抗联撤走了,胆子大了起来,大摇大摆地向屯子冲去。当敌人刚冲到屯子边时,抗联的机枪、步枪一齐开了火,顿时,敌人死伤10余人,余者连滚带爬地败退下去。不一会,敌人又集中100余人的兵力发起第二次冲锋,疯狂地向场院射击、开炮,场院顿时一片火海。但抗联阵地仍然一枪不发,枪炮声过后,阵地静悄悄的,鬼子以为抗联被消灭了,于是端着晃晃的刺刀,壮着胆子冲了上来。离场院只有四、五十米了,隐蔽在壕沟里的抗联战士,听到“叭、叭”两声信号枪响,顿时场院壕里的机枪、步枪猛烈开火一颗颗手榴在敌群中爆炸。阵地前沿倒下了一片横七坚八的尸体,活着的敌人慌忙向屯子东面撤去。这时守在于家大院的抗联战士也开了火,两面夹击,使敌人魂飞胆丧,狼狈逃窜,第二次进攻又被打退了。

  乘着敌人撤退的机会,冯参谋长、耿团长和王主任研究决定,趁敌人往下退的机会迅速把人和马从屯子西头带出去,并同时通知守在于家大院的部队迅速撤出。当场院的战士由王主任率领刚刚冲出屯子西头,隐蔽在西大沟里。日军在增援的伪军配合下又向场院和于家大院进行了第三次攻击,这次敌人来了200多人,分头把于家大院和场院包围起来。将场院的草垛和于家大院附近的几栋房子点着。敌人占领场院后,集中兵力进攻于家大院。为了掩护王主任他们安全转移,固守于家大院的战士,以大院为掩体继续钳制敌人。冯参谋长和王主任撤到西大沟,听见屯里枪声响成一片,估计耿团长他们是被包围了,急忙命令战士们马上把马放在沟子对岸的山谷里,由王主任率领部队返回去接应耿团长。被围在于家大院的耿团长听到西面没有枪声了,估计冯参谋长和王主任已经安全转移,因此决定带领30多名战士突围。天黑下来后,他命令战士找来几把铡刀,准备砍开院墙突围。

  王主任带着队伍返回屯里,见日本鬼子用四、五挺机枪把于家大院的大门封住。王主任把队伍悄悄地带到南场院,用几挺机枪狠扫敌人背后,吸引敌人的火力,掩护耿团长他们突围。敌人以为抗联抄了他们的后路,怕遭到前后夹击,马上分兵对付南场院,围在西面的鬼子也调头朝南场院打枪。耿团长根据枪声知道接应部队已经来到,立即命令战士,“用铡刀砍墙突围!”几个战士挥动铡刀把西墙砍了个缺口,顿时30几名战士飞一般的冲了出来。经过大半宿鏖战,日伪军被打死80多人,打伤20多人。抗联战士仅牺牲3人。此战抗联十二团获得了“英雄团”的称号。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fazZk-fYJOh2AbBG_Y0z7w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
下一篇:东北抗联:抗战时期东北抗日武装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5-18 11:13:34

部队建制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