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烽火抗战

添加时间:2020-05-18 11:10:15 来源:毛金中口述 毛良玉执笔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每当回想起十四年抗战中我参加过的那些重大战役,心情就难以平静。那些牺牲的战友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1933年初在郑州集训后,我分到了黄杰的第二师八团(团长刘启熊)二营(营长林杰森)六连。这期间,日寇已攻占山海关一线。我部奉命开赴长城最大的险关——古北口,参加了著名的长城抗战。日军的援军不断到来,我军又后备不继,我们退守到第二险关——南天门,经与日军血战近两个月,我军歼敌数千人,阵地始终在我手中。正当我们同仇敌忾继续杀敌之时,国民党政府所坚持的“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方针,使得我军于5月下旬不得不撤到北平安定门外,日军突破南口后,我们又撤出北平,我们离开北平时,眼含热泪,激愤之情难以言表。

  1937年7月7日,终于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全国进一步掀起了抗日救亡热潮,官兵们抗日斗志十分高涨。我们部队开往平汉路北段的保定,与日军进行攻防战。

  我们营长林杰森亲临阵前指挥,战友们在他的身旁倒下,林营长也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我大声喊着“营长”,眼泪夺眶而出。我刚到部队时,是林营长鼓舞我当兵抗战,是他教我们新兵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军人。他没官架子,视我如兄弟。从古北口首次抗日后,是林营长向排长提出:“这个士兵很勇敢,反应快,可培养”。把我从一名士兵提到班长。战场上不容我多想,我端起枪继续还击敌人。一颗子弹飞来,穿过我的左臂……

  保定一战负伤后,我住进了驻马店医院,出院后,接着就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当时我已被提升为三排准尉排长。1938年初,日寇随着京沪、山东的得手,又把贪婪的目光投向了中原重镇——徐州。日军的意图,就是要打通津浦路,由陇海路西上,切断平汉线,再一举拿下武汉,继而梦想霸占全中国。

  日军以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自胶州湾登陆后,一路西进,沿台潍公路南下,先夺取鲁南要地临沂。另一支北路日军中,津浦正面是矶谷廉介第十师团,占领兖州、济宁、邹县一线后,沿津浦路向南突进,妄图包抄徐州。

  1938年4月初,为保卫徐州、巩固武汉的台儿庄战役打响,我军首先在兰陵、洪山一带向来犯的日军进击,以求突破外线,支援台儿庄。这时台儿庄的战斗已坚持了数日,庄内的拉锯战,战况异常惨烈,全庄三分之二已为日军所据。台儿庄危在旦夕。我所在的三排战士义愤填膺,终于接到了奔赴台儿庄增援的命令。

  我们经急行军于4月4日午夜到达台儿庄北面。4月5日黎明,我军从敌侧出现。炮声隆隆,一路杀来,敌军撤退未及,陷入重围。台儿庄内外几十里一时杀声震天,硝烟弥漫。面对中国三路大军的内外夹击,日军胆魂俱飞,狼狈突围逃窜,溃不成军,我军士气旺盛,势不可挡。

  我们二师在庄阁等处,与日军进行激战,我排一个刚当兵不久的新兵,手持机枪向日军扫射,胳膊受伤,我接过机枪,把串串子弹射向敌人,敌人在我们面前纷纷倒下,在我身边继续还击日军的这位战士被敌人的子弹又一次打中,倒了下去。

  我们六连随部队围歼日军,向庄里逼近,看见一股日军正在鼠窜,我们连马上隐伏在—个石墙内,敌人越来越近,约有—个中队,其狰狞面目清楚可见。唐连长一声令下,我们机枪、步枪一同射去,一枚枚手榴弹投向敌人,敌人应声扔下几十具尸体“哇哇”叫着,掉头就跑。我们冲出围墙,追杀日军。我的左腿突然不听使唤了,我知道是负伤了,再想站起已不能,后被卫生队抬了下去。台儿庄会战,从3月23日到4月7日结束,歼敌第五、第十两个精锐师团大部万余人。日军遗尸遍野,到处是被击毁的机动车辆,枪支弹药。我军也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

  台儿庄大捷,取得了抗战以来军事上的重大胜利,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举国上下一片欢呼沸腾。大大鼓舞了民心、士气。使气焰嚣张的日军知道中国人民是不可欺、不可辱的。我们也深感做一名中国军人的光荣和自豪。

  台儿庄负伤下来,我在湖北宜昌住院四个月。出院后,部队又开往江西瑞昌,与日军展开激战,阻击日军。战况非常激烈残酷,敌机大炮反复地狂轰滥炸,我们浴血反击。在地面上可清楚地看到敌机的飞行员,我清楚地记得,一颗炸弹下来,—个士兵的胳膊被炸得血肉模糊,只连着一点皮,对我说:“排长,怎么办?这胳膊还能接上吗?”我只有说:“快包扎,下去!”接着,又是一颗炸弹落下,我的左胳膊再次负伤,左膝盖受伤。我先在四川巫山住院,后转到万县治疗。出院后,我被调到了三营(营长胡春华)七连一排提为中尉排长。

  1939年9月,长沙第一次会战打响。这次会战,其惨烈程度与台儿庄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日军以陆军6个师团,在数百架飞机、长江上300余艘舰艇及化学部队的配合下,计18万余人,自9月中旬起,分击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方向,同时进犯,会攻长沙。

  我所在的五十二军二师八团第三营担任了最艰巨的任务,即在湘北新墙河北岸的斗篷山上阻击敌人,这里是最前哨,我们首先与日军交火。

  只见左前方上空升起两颗红色气球,这是日军的战场指挥所。日军站在气球上,我们能看到日军的旗子摆动,随后便是雨点般的炮弹落在我军阵地,天摇地颤,工事被炸为平地,小小的山头被炸翻,树木被炸断。我们从尘土中爬出来,以尸体作掩护,还击敌人。我们又闻到呛人的气味,知道是日军放了毒气,我们没有防毒面具,只能用毛巾浸水堵鼻子和嘴,坚持战斗。接着又是一群敌机飞来,俯冲扫射,战友们纷纷倒下了……日军虽武器精良,但我们在营长胡春华的带领下仍然坚守阵地,视死如归。敌人几次进攻都失败了,斗篷山、金龙山仍在我们手中。

  我们已坚守阵地两天三夜了。我们连长付保山负重伤随同其他6名重伤员相互搀扶着撤了下去,我们望着他们撤去的背影,看看遍地牺牲的战友,眼睛湿润了。全营500多官兵,此时只剩下40余人了。营长对我们说:“弟兄们”!我们都笔直地站立起来,注视着营长。营长走近前从这头走到另一头。“弟兄们!我们已坚守阵地两天三夜了,今天是最后一战,就要完成任务了,我们要坚守到底。我们是为中华民族而战,人民是不会忘记我们的。完不成任务,死!我们死在一起!”“营长!我们誓死完成任务!”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这发自心底的声音,压倒了敌人震耳欲聋的炮声和敌机的轰炸声,久久地在湘北大地回荡。

  敌人又发起了进攻,我们奋起反击,敌人一具具尸体又倒在了我们面前。傍晚前,我们完成任务撤了下来。

  这次战役,我所在的三营所剩无几,我们七连加伙夫和我只剩下6人了。我的右手至今还有两块弹片未取出。英雄的鲜血洒在了湘北大地,染红了新墙河。完成任务后,我们从斗篷山撤到湘阴县金井补充部队,我被提升为上尉连长。自第一次长沙会战胜利后,日寇二年内没敢越过新墙河一步。

  1942年,我们二师八团对换到一九五师(师长覃异之、黄埔二期)改为五八五团(团长尹先甲、副团长谢代蒸),以后到了云南守卫边防,与日军进行拉锯战,牵制日军的力量。

  1945年8月,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胜利的好消息,我和战友们雀跃欢呼,热泪盈眶。

  长年的征战,有多少士兵刚补充到部队,我还没完全记清他们的名字,就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他们是无名英雄。还有王廷镇(原五八五团副团长,黄埔十期)、唐操(原二营营长)、陈健(原通讯连副连长)、李子恒(原二营副营长,黄埔十七期)等都已先后去世。我很思念这些战友。

  (辽宁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供稿)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351.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回忆湘西雪峰山会战
下一篇:炮兵团远征滇西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8 11:12:08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