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回忆湘西雪峰山会战

添加时间:2020-05-18 09:53:40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郑雄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2年,我从黄埔军校第十七期毕业后,任一OO军七十五师二一五团少尉排长。当时,七十五师是后调师,负责从江西、福建等地带新兵到长沙、常德前线。两年多来,我除了送兵到前方时听到远处的炮声外,没有亲身打过仗,因此我曾想过另调能上前线作战的部队。 1944年,我提升为中尉排长。1945年初,国民党裁军,七十五师被裁掉了。我被整编入前方部队一OO军六十三师一八九团一营。

  1945年4月初,我部参加湖南雪峰山会战。这是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次会战,日军目的是想通过这次战役摧毁我方设在湘西芷江的中美空军基地,打通湖南到贵州的通道,威胁重庆。日军动用了五个师团兵力,还有特种部队。我军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王耀武。参战部队有二十三军、七十四军、我所在的一OO军(军长李天霞,黄埔一期)和陈诚的十八军。

  5月初的一天下午,我营奉命出发奔赴前线。部队日夜兼程,极度疲倦。有的困得边走边打瞌睡,头撞到前人的枪口上才惊醒。第二天下午,队伍按时到达目的地,我营各连立即占领河边一带高地,构筑防御工事。黄昏时分,敌人向我阵地发起进攻,连长陈联尚率部还击,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打退敌人三次冲锋。我军首战告捷,士气大振。首战告捷后,军、师、团、营的首长及几个美国顾问到来视察,指出这个山头是战略要点,必须固守。团长李建献当场立下保证。

  此后敌我多次争夺这个山头,双方均伤亡重大,阵地前面不少死尸,交通壕里也埋有尸体,臭味刺鼻。 一天突降暴雨,交通壕内血水及膝。整个晚上,大家站在血水中,不敢擅离岗位,有的战士轮换着以一只脚站立,另一只脚提出水面晾干。后来,许多人脚上长满水痘,奇痒难忍。白天比较平静,夜幕降临,战斗也跟着开始。我军士气旺盛,七八天来击退敌人无数次进攻,我团整个防线岿然不动。

  总反攻前,我军为了取得更大战果,进行了有计划的退却,引诱敌人深入我包围圈。为了迷惑敌人,让大部队安全撤退,上级命令我营作一次佯攻(当时我是不知道的)。

  一天下午,营长带领我和一连第一排长到前沿阵地侦察,命我攻击左侧小村庄,李排长攻击前面高地。在侦察过程中,发现有敌人从高地向右移动进入一个小庙内,此处的火力可以侧射高地前面的开阔地带,在回来的路上,营长一再告诫李排长要注意庙内敌人的侧射火力。

  日落时分,攻击开始,营长一声令下,两个排从高地左右两侧冲出,李排长身先士卒,在快跑跃过一段开阔的山坑田时,遭到右侧庙内敌人机枪的扫射,中弹阵亡,前进受阻,营长下令撤回该排。我排进攻顺利,村庄的小股敌人抵抗了一阵便向右侧高地转移,双方均无伤亡。营长用旗语将我调回,并调来一连二排接替李排。攻击前,二排林排长交给我一包东西,并嘱咐我,如果他牺牲了,把它寄回他家,其中有一封简短的遗书。林排长一鼓作气,率部冲过田埂,到达敌阵山脚,双方展开枪战。敌人居高临下,二排伤亡很大,林排长左前臂中弹骨折。双方相持到天黑,营长下令撤回,不再攻击。这时我才明白是佯攻。

  佯攻后撤回原防地,我排和二排分守两个山头,阵线很长,兵力分散。第二天傍晚,前沿阵地枪声非常激烈,我派人侦察。天黑时分,枪声逐渐停止。不久,侦察兵回来说第一线友军已全部撤退了,敌军已向我阵地推进。与此同时,营部传令兵到来说,营长命令我排到营部指挥所集中,我刚集合好队伍准备转移,敌人打来炮弹,顷刻炸死2人,炸伤2人,我左边太阳穴被弹片擦伤,帽子也被擦掉了。当时,我觉得头已开了花,昏昏然蹲了下来,瞬间身旁被炸断了的松树正压在我面颊上,又把我惊醒。我匆忙用手捂住面颊,整顿队伍撤退。因为要搀扶伤员,我下令除枪枝弹药外,背不了的东西都丢掉。我的行李全丢了,因为替我挑行李的士兵负了重伤。我可能是捂错了伤口,鲜血不断地流向我袖筒里,出血颇多,感到头重脚轻。

  我们赶了一段时间才赶到营部,营长正在指挥队伍占领阵地,见我到来,便命我占领不远处的小高地。连长说我负了伤,营长问我伤势如何,我说不要紧,他对我说:我们的任务很重,要阻止敌人追击,让大部队安全转移。现在还有一个连和一个排没有赶到,兵力不足,希望我立即带队出发。

  一连一排李排长阵亡了,营长命令该连指导员(又称副连长)代理排长,带领一排占领另一个高地。谁知那个指导员口口声声说他是政工人员,不该带兵打仗。营长再三命令,说如果你不服从命令就枪毙你!他死都不肯,吓得语无伦次。气得营长暴跳如雷,当场命令人枪毙了他。

  第二天,我被送到团卫生队,虽然开了伤票,但我没有去后方医院,要求在卫生队养伤。我睡了七天担架,随军撤退,军医替我取出了几颗嵌在表皮的碎片后,伤势基本好转。我回营部报到,营长说我身体虚弱,把我调到营部当副官,我的主要任务是跟随营长身边负责写报告、命令,画作战军事图及指挥传达班传达命令等工作。副官的本职工作,由防毒军官替我干。

  我军转入总反攻后,士气旺盛,斗志昂扬,屡战屡胜。敌人节节败退,死伤无数,而且无法收尸。有一次,我营消灭了敌人的一股留置部队,击毙24人、俘虏1人,被俘者不断跪拜求饶。死者背包里都有一个甚至二、三个的人手掌。据俘虏说,这是他们战友死了,把其左手掌砍下来,准备到后方时寄给他家里化灰留念。

  敌军为了保命,都龟缩到大山顶部。一天晚上,我营奉命深入敌人心脏地带的阵地,要经过敌人的封锁线,所以全部轻装上阵,不能发出一点音响,我严格要求大家:即使被敌人冷枪打中,也不准呻吟。在通过小桥时,有二人中枪,均悄悄退下。约凌晨4时左右,各连到达阵地。交通壕内到处都是友军尸体。站、立、坐均与尸体相碰。大家只得悄悄地将尸体抛出交通壕外的低洼处。不少尸体已腐烂了,臭气冲天,令人作呕,大家只得找气味较浓的树叶塞住鼻孔。

  由于阵地对敌人威胁很大,每晚敌人都来争夺,一到半夜,敌人就开始向我猛攻,声似狼嚎。两侧敌人的机枪不停地向我阵地扫射。我随营长来回于交通壕内,鼓励士气。敌人一次又一次冲锋均被我们击退,直到天将拂晓,才灰溜溜地缩回山顶。由于白天后勤人员无法通过敌人封锁线,晚上9时多才把饭送上来,饿了一天多,早已饥肠辘辘,但尸臭影响胃口,只吃个半饱。

  5月下旬一天傍晚,我营接到情报,发现日军大队人马撤退,营长立即布置各连伏击。天黑不久,发现敌人鱼贯而过,但天黑看不清楚。待敌人全部进入我们伏击圈,营长一声令下,各连均以最猛烈的火力袭击敌人,打得鬼子人仰马翻。天亮清扫战场,计打死敌军40多人,活捉10余人。打死军马近300匹,全部是驮马,背的几乎全部是我国的军事地图,每匹马背两大箱。地图是五万分比一的,图上连一座小桥、一间小庙、一处小树丛都有标记,非常详细。据说日军班长以上就有这样一份地图,而我军要营长以上才有。在追击战中,后勤很难跟上,经常饿肚子,这次幸有马肉充饥,全营官兵吃了两天没有盐的马肉。

  抗战胜利后,参加湘西会战的部队军官每人发给胜利奖金3万元,约值一两半黄金。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544.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台儿庄血战回忆
下一篇:烽火抗战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8 09:59:47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