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口述黄埔历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家的东洋军刀

添加时间:2020-05-18 09:49:16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李北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我家客厅的墙壁上显眼地挂着一把东洋军刀,缠丝铜柄、黄铜刀鞘,鞘上还镶嵌着几块似玉的大理石,父亲偶尔拔出刀来擦拭,只见那刀刃的锋口寒光闪闪,似乎在述说着一段不平凡的往事。

  “这刀是从哪儿来的?为何父亲如此珍惜?”我们兄妹几个常常如是疑问,稍长,方从父亲口中得知,这把刀和他床上那张叠得四棱四角的日本军毯,皆是1945年10月,他作为接收台湾的中国军队的一员所得的纪念品。

  黄埔十四期毕业的父亲抗战时曾参加过宜昌会战,抗战胜利那年,他正就读陆军大学二十一期。8月底,陆军大学校长陈仪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台湾行政长官,他着手组建赴台受降的军队。出于让自己的学生锻炼和实战考虑,父亲以及他的同学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入编接受队伍。

  10月上旬,中国接受部队的3个师、2个飞行大队、20艘军舰,陆续开赴台湾参加接收。父亲和他的同学作为“近卫”部队,10月24日,随陈仪从重庆飞抵上海,25日又从上海飞抵台北。“一辈子也没见过如此激动人心的时刻!”很多年后说起那日的情景,父亲仍是泪光闪闪——陈仪步下飞机舷梯时,军乐大作,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国旗、彩旗上下翻飞……与此欢乐相对照的是,离飞机百米远的一角,站着一排神情沮丧的日本人,那是安藤利吉为首的日本军政头目。当看到陈仪面露胜利者的微笑向他们走来,这些昔日耀武扬威的“占领者”们一个个低眉垂头,显得十分尴尬。

  由于在外值勤,父亲没能亲历第二天上午9点在台北中山堂举行的受降典礼,不过,在场同学转述的一个细节却让他记忆犹新——即安藤利吉用毛笔在投降书上签名时,因心情过于紧张及羞言战败,在记者闪烁的镁光灯下,其手指颤抖不己、难以握笔,竟重复了好几次才勉强签毕!

  “在台湾接受期间,最令人感动的就是台湾民众那种高涨的爱国热情!”据父亲说,那些天,台北市40万人不分男女老幼,皆盛装而出,欢歌笑舞,夜以继日地举行庆祝大游行。人们除了张灯结彩之外,还沿街搭起了牌楼,上面大书特书“庆祝台湾光复”、“欢迎国军赴台”等等。有的人甚至还在家里设立了香案,以此告慰祖先:“台湾己回归祖国……”尽管因多年的殖民统治,很多人都不会说中国话了,但只要一提起“祖国”这两个汉字,就连须发皆白的老人也会泪流满面。

  因当地想学国语的人太多,只能操一口不标准普通话的父亲竟然也当起了“老师”,他只要一出街,便有台湾同胞围上来虚心“请教”,大到牌楼上的标语,小到摊贩卖的水果,皆逐字逐句地学发音,有的还不厌其烦地请他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抗日歌曲。

  某日,父亲偶遇一位会说国语、义务为接受部队作翻译的台籍中学老师,父亲与他交谈,得知他的国语竟是家传的——曾在北京生活过的祖父传给他父亲,他父亲又传给他……虽然这在“地下”传了三代的国语己不甚标准,但这位台胞的中国心却仍让父亲唏嘘不己:“法国作家都德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被迫作亡国奴的人民只要牢记住自己的语言,就掌握了打开民族解放之门的钥匙’……之所以在日据时代冒着坐牢的危险也要保留国语,是因为我和我的父辈坚信,台湾终会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

  尽管在台湾逗留的时间很短,但当地丰富的物产还是给父亲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大陆时,他还特意带了点水果罐头,以让没有到过台湾的家人、亲友品味宝岛之“宝”。

  然而,父亲却没想到,他亲自见证回归的台湾,以后又与大陆隔海相望了六十年……如今,父亲己驾鹤西去,那曾见证台湾光复、万众欢腾的东洋军刀和军毯也随父亲的远去而远去,但父亲的“团圆”期盼却是永恒的,两岸和平统一的那一天,我们几兄妹定然“家祭勿忘告乃翁”。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546.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上高会战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口述黄埔历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