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专家专栏橡树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橡树 | 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下)

添加时间:2020-05-17 18:51:13 来源:橡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张自忠将军在枣宜会战前。

  16日,拂晓,杏儿山。

  稀疏的枪声中,日军一边集结部队,一边迅速以优势兵力,在丘陵地带的战场抢占周边多个制高点。

  这时,在战术上,第33集团军总司令部完全陷入被包围态势。

  很快,日军在不到2000米位置,部署了数个92步兵炮阵地。猛烈炮击拉开了血战的序幕。

  日军对不过一千余人的第33集团军总部的攻击,可谓非常重视。炮火猛烈,持续很长的时间。

  狂轰滥炸中,日军第39师团231、232联队各一部,则小心翼翼迂回拉网,构织严密的包围圈。

  8时20分。日军步兵开始以小队、分队规模,进行试探性步兵攻击。

  随张自忠将军困守杏儿山上,除却张自忠集团军总部的苏军顾问、幕僚、参谋等之外,战斗部队仅建制完整的总部手枪营,以及第74师郑万良团一部。

  手枪营,是第33集团军最精锐战士编组的队伍。单兵多配属一至二支毛瑟手枪和大刀片。擅长肉搏、夜袭、奇袭和短程攻击。

  然而,一旦暴露在野外,在100米以外日军攻击下,这支国军精锐,却无还手之力。

  日军并不急于步兵攻击。

  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

  这支被第五战区断言补给缺乏、退却困难的(详见上集)日军,从容不迫地长时间以密集炮袭破坏国军阵地。

  国军伤亡惨重,情况十分危急。

  随行的苏军顾问提议分路突围,撤退。张自忠没有同意。

  情急之下,参谋长李文田将军力谏:

  我们的决策是长期抗战,作战也要能胜能败,能攻能守,孤注一掷的办法不够恰当。

  第33集团军高参李致远将军也谏言:

  敌人三面包围我们,不如暂时转移,重整旗鼓再与敌决战,不必要的牺牲应该避免。

  张自忠回答:

  当兵的临阵退缩要杀头,当总司令遇到危险可以逃跑,这合理吗?

  难道我们的命是命,前方战士都是些土坷垃?什么包围不包围,必要不必要,今天有我无敌,有敌无我,一定要血战到底!

  张自忠将军这番话,固然豪勇,爱国。然而细读这段史料,不免过于悲壮。

  抗战以来,张自忠将军先后与板垣征四郎、筱冢义男、冈村宁次等日本名将督率的日军精锐交手。在临沂、潢川、京钟、鄂北与襄东对日作战,战功卓著。

  然而,张自忠为此付出惊人的战损——至1940年4月,第59军累计伤亡失踪高达五万人。

  枣宜会战爆发时,张自忠将军尊为右翼兵团长,受命指挥军队达二三十万人。

  然而,实际上从北平到宜城一路打过来,张自忠能够有效指挥部队,依然不过是第59军。

  除却虚名、官位。张自忠将军带兵是越带越少了。

  持续作战,械弹不整,战力削弱,到最后带二千人渡河野战日军,可侧见将军当年苦衷。

  作为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绝不会是拘泥陈法,就此死战不退的将领。

  假设,如不是第五战区势在必得地下达南北会歼日军的不太切合战局的命令,张自忠将军断不会率轻兵杀入险境,更断不会陷身日军重围。

  假设,第33集团军各军言行一致,服从张自忠将军节制,张自忠将军也绝不会以集团军总司令之尊,督率三千人冒险亲征。

  作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将军如真要突围,上下一致,并非不可能。等到被困杏儿山,张自忠将军可能已经没有想过突围了。

  日军步兵第231联队第3大队对张自忠战斗司令部攻击经过图

  很多人和史书记载,以为张自忠将军为北平往事而以死明志。实际上,在枣宜会战之前,张自忠将军曾经与友人畅谈战后的生活计划,胸怀宽阔。

  张自忠将军不想突围,看来,可能碍于有“知遇之恩”的李宗仁的会战计划,以及西北军老兄弟们的面热心凉的观望吧。

  和张自忠将军私交至深的高参李致远将军,可能最明白张自忠将军死国决心。他随即悲愤提枪亲赴一线战阵。

  后来激战中,将军弹尽粮绝,与多名日寇肉搏,最后殉国。

  10时过后,日军持续的猛烈炮击结束,国军简易阵地一片狼藉。

  随即,日军开始以大队、中队规模,发起轮番步兵冲锋。接近中午,战局恶化,已经不可收拾。

  这时,张自忠无视自己安危,依然在第33集团军总部指挥第38师和第74师各部的突击。

  当时,第74师弹药耗尽,代理师长马贯一向张自忠请求补充。而此时,张自忠总部与兵站已失去联系。

  于是,张自忠派副官给马贯一送去亲笔手谕,上面写着:

  马贯一,你当兵就跟着我,我决不会亏待你。

  现在到了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正是我们军人杀敌报国之时。

  这次对敌作战,你只管拼命打,打好了完全是你的功,打不好我完全负责。

  马贯一接到参谋送来的张自忠的手谕,立即提枪率指挥部一众赶到前沿阵地督战。

  此后,第74师随张自忠、马贯一渡河作战的部队,伤亡惨烈,生回者不过三百人。

  遗憾的是,张自忠将军殉国后,这支英勇的第74师渡河参战部队,因为马贯一代理师长遭遇西北军军头构陷,九死一生。所部悲壮事迹,少见传载。

  午后,日军冲锋逼近第33集团军总部不过1/200米。

  这时,张自忠开始下令,由郑万良团长率该团残兵和手枪营一部,掩护集团军总部苏军顾问、参谋长及幕僚们突围。

  后来,这部分人员基本安全突围。

  ——可惜,郑万良团长九死一生回到后方,立刻就被西北军军头以“临阵脱逃”,枪杀。

  在集团军总部人员分路突围后,张自忠将军本人,却在两三位副官陪伴下,在手枪营剩余不多的战士掩护下,且战且退,向长山方向转移。

  回望这段场景,依稀,可追见将军傲然,率亲随、警卫在日军重兵之间驰骋之英雄暮突之悲壮!

  客观上,正是张自忠死战不退,挺身掩护,这才保全了集团军总部人员能够安全突围。

  国军还击的枪声终于稀疏下来,激战已近尾声。

  这时,日军急于抢功的担负主攻的第231联队,在杏儿山至长山一带,遗尸屡屡,战后,该联队记述,是役,伤亡过六百人以上。

  惨重伤亡使得该联队恼怒万端。

  该联队以大队、中队建制,投入全部作战部队,对张自忠将军随行的不足一百人阴魂不散地发起围攻、追击。

  午后,四时,张自忠将军多处负伤。

  此刻,随行战士纷纷在他的身边倒下,随他坚持抵抗的,只剩下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及数位追随将军多年的手枪营战士。

  现代画作:张自忠将军最后的战斗场景。

  此刻,长山南麓细雨纷纷。张自忠将军再无退意。

  他和他的随行伙伴们平静对待着最后的战斗。

  咬住不放的日军犹如恶狼。

  在日军一个92步兵炮小队和第3机关枪中队掩护下,日军第11中队以第1小队上山包抄,第2小队下山包抄后,第3小队正面攻击,向张自忠将军与其他中国的战士发起最后的攻击。

  即便是对寥寥无几的国军的攻击,这股日军进展也不是十分顺利。

  日本战后资料中日军最后战术攻击图

  下午,5时。

  松本小队担负攻击的第二分队分队长日野上等兵负伤。

  剩余的该小队日军抵近国军阵地,在松本少尉指挥下,日军七手八脚对国军阵地投掷手榴弹。

  随后,日军在爆炸烟雾掩护下,冲进国军阵地。此刻,除却三位军官之外,所有卫士已经全部阵亡。

  多处负伤的张自忠将军倚靠土堆端坐阵地深处,威风不减。

  一位日军士兵端枪冲来,张自忠将军以日语喝止。日军为将军神威震慑,愣在原地。迟疑之下,后来赶上来的日军军曹持枪对张自忠将军头部开枪。

  枪声之后,日军举枪突刺张自忠将军左胸。

  1940年5 月16日晚,日军汉口广播电台突然中止正常广播,插播一则惊人消息。

  据前方战报:大日本皇军第39师团在本日“扫荡”湖北宜城沟沿的作战中,向敌第33集团军总部发动了决定性打击而将其消灭。

  在遗尸中发现了支那大将张自忠总司令及其下属幕僚、团长等多人,同时缴获大量军事文件和军用地图,收到极大战果。

  重庆蒋先生,冯先生闻讯大惊。是夜,重庆电询第五战区李宗仁司令长官:

  现谣传张总司令于襄河东岸战死,情况究竟怎样?

  第五战区很快回电:自删日(15日)以后即失去联络,情况不明,现正积极查询。

  就在日军以重兵对张自忠集团军总部发起突袭的时间段,第五战区发现了枣阳以北日军主力第3师团南撤。

  正是这股日军,担负了日军第13师团和39师团分路奔袭、包围张自忠集团军总部的会战北线掩护。

  而第五战区由此却判断是日军撤退。命令汤恩伯第31集团军向南猛烈追击,完成南北夹击,会歼日军。

  等到日军在南线的攻击得手,自16日至18日,日军转头准备对付北线汤恩伯第31集团军,第五战区这才发现,之前第五战区预期的枣阳决战计划已经彻底破灭。

  17日,与日军苦战的第38师师长黄维纲得悉了张自忠将军阵亡消息。

  是夜,他派出精干敢死队冒死抢回了张自忠将军忠骸。

  张自忠将军尽忠为国,日寇也为之敬佩不已。

  敢死队在突入日军控制区抢夺张自忠将军忠骸过程中,与日军激战。园部和一郎向第39师团下令,不得炮击,不得轰炸。

  18日上午,第38师护送张自忠将军忠骸回到快活铺,留守的33集团军总部将士痛哭相迎。

  官兵们发现,张自忠将军右肩、右腿的炮弹伤和腹部的刺刀伤,左臂、左肋骨、右胸、右腹、右额各中一弹,多处受伤,几不忍看。

  张自忠将军忠骸创伤累累,消息传遍第五战区。如汤恩伯、孙连仲、郭忏等人对第五战区南北会歼日军方案,颇有微词。

  18日午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致电重庆,证实了张自忠确于1940年5月16日下午,在宜城南瓜店长山南麓一带,不幸殉国。

  抗日军民在宜昌送别张自忠将军。

  1940年5月28日晨,重庆朝天门码头,汽笛悲鸣。

  蒋先生、冯先生率等重庆军政要员臂缀黑纱,肃立码头,迎接为抗日殉国的张自忠将军英灵。

  "抚棺大恸",蒋先生和冯先生亲自扶灵执绋,护送张自忠将军灵柩沿朝天门码头,缓慢、沉重拾阶而上。

  张自忠将军灵柩沿到处,万众肃穆。随后,灵柩停放储奇门。

  下午,蒋先生、冯先生,重庆军政要员和军民为张自忠举行了盛大隆重的祭奠仪式。

  蒋先生及军政要员、军民在重庆朝天门迎接张自忠将军英灵。

  尤为感伤,将军殉国后,他的夫人李敏慧女士闻耗悲痛欲绝,七日后,随夫而逝。

  白崇禧将军为张自忠殉国,挽诗:

  卓哉将军,为军之神,允文允武,克宽克仁,含垢忍尤,取义成仁,立志殉国,六节卒临,中外仰止,神人共钦,大将殉国,古今几人,卓哉将军,军中之神。

  1940年11月16日,国民政府以国葬之礼,葬张自忠将军在重庆北碚雨台山。

  (原载微信公众号 流浪的橡树)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3cZh-r2Zz2pZzShhNKW5_A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橡树 | 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中)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智轩

橡树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