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专家专栏橡树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橡树 | 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中)

添加时间:2020-05-17 18:29:38 来源:橡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张自忠将军。

  继续《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上集。

  10日,日军攻占枣阳后,日军突然遭到来自南方的国军的攻击。

  战事十分激烈。

  和北线相反,南线国军和第五战区电讯往来绵密——日军截听并掌握了枣阳以南国军攻击部队的番号和动向。

  张自忠出现了。第五战区主力,国军第33集团军终于出现了。

  日酋眼里,枣宜会战第一阶段会战中胶着,混沌的局面,就此,变得清晰起来。

  园部和一郎为此喜出望外。

  他立刻调整了整个会战的日军主力攻击——被第五战区判读为补给缺乏、退却困难的日军,此刻,依然具有强大于国军的后勤。

  相比经过1939冬季攻势之后,尚未及休整的第33集团军而言,日军优势无言而喻。

  更为危险的是,无论当时,或者战后,相关枣宜会战的资料显示,日军均无占领枣阳为会战结束,预备撤退的可能。

  当时日军之所以滞留在枣阳一带,无非是因为直接攻打宜昌,或者在枣阳寻找第五战区主力会战的取舍难决。

  是以,日军根本不是所谓的补给缺乏、退却困难。反之,正野心勃勃,正努力企图寻找国军主力决战。

  危险,向张自忠将军袭来。

  作为西北军的悍将,张自忠久经战阵。早年参加长城抗战,后来也长期在华北与日军周旋。

  七七事变后抗战军兴,张自忠将军曾在临沂正面野战日军第5师团坂本支队、国琦支队,取得惨胜。

  之后,张自忠将军在随枣会战中,飘忽无常,侧击日军辎重,遏制了日军对襄樊的攻击。

  再后,张自忠将军在1939年冬季攻势中,率部反攻日军第13师团,击破日军防线。

  无疑,在当时国军抗日将领之中,张自忠将军无论对日作战经验和战功,都堪为杰出。

  难道,他此刻会浑然不知暴露在日军第11军主力面前的巨大风险?

  他应该知道。

  按照资料分析,在逻辑上,他也必然知道。

  ——李宗仁强令守备、驻防宜昌一线的郭忏的江防军主力进入依托东荆河右岸阵地(见上集),与日军对峙胶着之后,宜昌空虚,就埋下会战隐患。

  在枣宜会战的正面一线防区,民国时期号称长得很帅的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琪翔部,在日军以联队规模,发起的多路穿插、攻击中,全无应对,防线崩溃。

  该部主力几乎溃不成军,几乎完全失去战力。

  而第五战区在当时,对这一情况全然不知。

  事实上,在民国时期颇具军队资历的老军阀们在抗日战场一溃千里,除却韩复榘被法办之外,很多人并没有为此承责。

  之所以在此专门说到黄琪翔部被日军攻击溃退,主要因为这次溃退并没有唤醒第五战区对日军的警觉,反而,对枣宜会战充满不切实地的乐观。

  逻辑上,如不是第五战区不切实际,那么,就存在该部在上报与日军作战中,虚报战况,引起第五战区误判的可能。

  正是日军攻占枣阳,滞留枣阳犹豫不决的时候,李宗仁下了会歼日军,再打一次台儿庄会战的决心。

  他命令孙连仲、李仙洲各部缠绕、游斗、牵制日军后,要求汤恩伯集团军和张自忠集团军,自北、南两个方向,向心合击,包围歼灭滞留枣阳一线,补给缺乏、退却困难的日军。

  1940年的枣阳,必然不是1938年的台儿庄。

  日军以侵华主力第11军十余万人堆积在战区,虽然多以联队分路攻击,但是,各路日军相距不远,首尾相连,彼此照应,毫无孤悬态势。

  中日战力、装备、后勤悬殊极大。要在这个态势下,以并不占什么优势的仅仅两个集团军对日重兵实施围歼,比火中取栗,更不现实。

  然而,第五战区还是非常坚决要求战区各部执行了这一计划。

  汤恩伯在台儿庄会战、徐州大撤退后,既谙熟日军战法,也熟知李宗仁指挥会战的能力。

  该部在南击日军中,飘忽不定,并无明显攻击目标。军情危急时刻,汤恩伯只顾打仗,不会在意李宗仁是否会雷霆震怒,往往实施无线电静默,以躲避日军截听。

  而张自忠将军,正如梁实秋先生撰文认为,是温恭蕴藉类型的君子。

  再加上李宗仁无处不在的“知遇之恩”,可以想象,看到李宗仁雄心勃勃下达的南北夹击,围歼日军的命令,张自忠将军如何表情。

  ——日军攻占枣阳之后,是补给缺乏、退却困难,还是欲图西向直取宜昌,张自忠自然应该有清楚判断。

  只要日军不是第五战区预判的补给缺乏、退却困难,那么,占领枣阳的日军一旦西向,空虚的宜昌势必难保。

  敌情复杂多变,而张自忠的第33集团军内部也是暗潮涌动。

  第33集团军既要驻守第五战区若干重要关防,其核心机动部队又是老二十九军风格,主要将领人心不齐,勾心斗角。

  其中,为争夺第74师师长职位,第33集团军各派将领各有主张,大打出手,甚至不惜拔枪相向。

  直到临战之前,张自忠亲自赶赴第74师师部,指定马贯一为代理师长,这才终止了内耗。

  即便后来张自忠决定亲率第74师出征,该师各部依然是响应迟缓。

  整备之下,也仅有马贯一的嫡系两个团,踊跃听命,谁将军北渡抗战。

  很多人感到不解,张自忠何以上将集团军总司令之职务,亲率轻兵北上,迎击日军两个师团重兵。

  答案不言而喻。

  第五战区军令如火,第33集团军却各有主意。

  此刻,如果张自忠不亲自督率,这些分属冯治安、曹福林、何基沣等西北军的大爷们的“私军”,在军情紧急态势下,谁又能够有效调动。

  ——后来,随张自忠将军渡湘河北上的马贯一代理师长,团长郑万良,被第55军曹福林以临战脱逃罪,向全国发通缉令。

  郑万良为此被曹福林枪杀,马贯一潜逃重庆,告了御状,这才幸免。

  敌情,我情,均不具打“大规模歼灭战”。

  而第五战区数次下达第33集团军北上夹击日军,张自忠左右为难之下,在嫡系精锐第38师北上出击之后,确实也面临无兵可调的困境。

  最后,张自忠将军也就只好带着74师一部,赶赴襄东,对日军发起攻击了。

  13日晚,早期在襄东机动的第179师和180师先后和张自忠取得联系。

  张自忠判断两师与敌胶着,面临突然南下的日军第39师团主力的围歼的风险。

  是以,张自忠命令黄维纲师长指挥第38师为左纵队,接应179师;第74师为右纵队,由他亲自指挥,接应180师。

  命令下达后,在第五战区询问下,张自忠详细报告了作战方案。

  非常不幸,张自忠总部电讯被日军第11军通信队破译。

  日军在发现张自忠指挥部电报之后,据此推断认为是第33集团军主力。极为重视。

  日军迅速调集第13、39师团,以及池田支队,以联队规模,沿汉水东岸迂回南下,分路急进,欲图一举围歼第33集团军主力。

  5月14日,第五战区和第33集团军就南线攻势,进行了无线电协调。

  这对第五战区来说,固然及时掌握了主力第33集团军作战态势,然而,这天的联络同样被日军截听。

  日军据此情报,再次精确调整了对张自忠指挥部的攻击计划。

  日军以一部寻找、攻击第38师,以主力向第74师和张自忠指挥部搜索、包围。

  15日拂晓时分,张自忠率领总部手枪营和第74师一部在罐子口一带,和日军第39师团主力前哨相遇。

  此时,张自忠只要西渡襄河,即可在日军合围之前,跳出包围,脱离险境。

  然而,张自忠虽然明白战场险恶,但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当时,第五战区策划的南北夹击、围歼日军主力的“大规模歼灭战”,客观而言,在当时已经毫无希望实施了。

  然而,第五战区督战电令之下,虽然明知不可为,温恭蕴藉类型的张自忠,自然以军人死国的天职,留在了河东,继续冒险与敌周旋。

  5月15日,日军再次电讯侦察,根据电台联络呼号及电波方向,精确测定了第33集团军总司令部电台位置。

  于是,日军第13师团和39师团分路向方家集奔袭而来,合力夹击张自忠总部。

  为保证一举围歼第33集团军总部,增加攻击力量,园部和一郎还急调第40师团精锐4个大队在枣阳以南,加紧了对张自忠总部的包围。

  同时,为分化第五战区注意力,被汤恩伯集团军缠斗、侧击、游斗,本来头晕脑胀的日军第3师团,则突然清醒,且战且退,开始战役掩护日军南线的攻击。

  北线的汤恩伯集团军固然不清楚枣阳以南即时战况,而这时,第五战区和李宗仁等人,同样对张自忠集团军总部处于被日军合围的危险,一无所知。

  1940年5月16日拂晓,园部和一郎向39师团下达了向第33集团军总部的总攻击命令。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5月16日,终于,成为永远的中国人怀念英雄的日子。

  (原载微信公众号 流浪的橡树)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ZcS6R4KXd0TAXsm7oTG9Ww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上)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智轩

橡树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