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专家专栏橡树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橡树 |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上)

添加时间:2020-05-17 11:53:25 来源:橡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民族英雄张自忠将军。

  张自忠(1891年8月11日-1940年5月16日),字荩臣,后改荩忱。

  抗战爆发,张将军先后率部鏖战临沂、徐州。后担任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

  张将军率部参加武汉会战后,连续作战,参加了随枣会战与枣宜会战。

  在枣宜会战中,张上将自忠与战斗兵同列,亲临战阵,力战不退,壮烈殉国。

  1940年11月16日,张自忠被以国葬之礼权厝于重庆雨台山。

  2009年,张自忠将军被认为是"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2014年9月, 张自忠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随口一叹:一壶普洱煮往事,几点风雪湿闲书。

  一晃,经年。

  目睹太多的张自忠将军殉国记述后,在每次推演枣宜会战时,都会情不自禁联想到张自忠将军之牺牲,唏嘘之余,不免疑虑,考量。

  在此,书写我认为的张自忠将军殉国经过,权作祭奠。

  1940年,日军冈村宁次、园部和一郎(继任)等策划、指挥第11军企图以战争,在汉水两岸地区将敌第五战区的主力击败,为推动对华政治、谋略的进展作出贡献。

  简而言之,即日军希望以击溃中国抗战主力第五战区,以实现逼迫中国求和的结局。

  是年,5月,日军第11军即以这个目标,向国军第五战区发起攻势,枣宜会战爆发。

  日军突然发起规模攻势,完全出乎第五战区预判。

  在1939年12月持续到1940年的冬季攻势中,中国各战区均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战略大反攻。

  1940年,日军在作战役总结时认为:

  国军攻击规模及战力远超过我方的预想,尤其是第三、五、九战区的反攻极为激烈,经过四十天的时间一直到一月二十日左右,两军仍然不见胜负。

  其中,第五战区是冬季攻势的主力战区。国军攻势之下,日军第3、13师团均有较大的战损。

  当然,第五战区取得这番战绩,自然也是战损巨大,牺牲惨烈。

  大战之后,尚不及二个月,按照常理,双方应该厉兵秣马,休整待战。不料,日军却突然发起战役攻击,一时之间,第五战区虽然严加防备,却不免有失先机。

  当时,日军第11军企图在枣阳一带寻求与国军主力决战,待重创国军,取得战场主动,然后挥戈宜昌,撼动重庆,以取得中日战争局势的主动。

  临战之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完全没有充分考虑日军战力。

  他认为,日军攻击力量仅可能达到枣阳一线,而不可能抵达宜昌。

  为此,李宗仁甚至下令郭忏的江防军主力依托襄河、东荆河右岸阵地,全力阻击日军渡河。预备主力在荆州、当阳东南地区与日军决战。

  郭忏不服,几欲抗命,却最终被李宗仁指责为保存实力,大骂一通。于是,郭忏只得将所属部队尽数派出。

  后来,宜昌防备空虚,几经争夺,最终被日军13师团攻陷。

  宜昌沦陷,重庆震惊。官场倾轧,郭忏将军为此替李宗仁决策背上了黑锅,当了不挂军衔的中校。

  可见,为上司背黑锅,国军也有。

  枣宜会战一开始的部署,显示李宗仁急于在枣阳一线解决战事。

  然而,万一国军不能在枣阳一线解决战事,或者陷于被动,又该如何应对,李宗仁完全没有予以周全的考虑和部署。

  第五战区主要将领合影,自左而右,分别是:吴仲直、高永年、刘汝明、王鸿韶、郭仟、汤恩伯、孙连仲、李宗仁、张自忠、黄琪翔、韦永成。这也是张自忠将军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两军对垒,如是围棋。

  日军攻势,持黑;我军应对,持白。

  日军急于在枣阳一线解决战事,李宗仁也急于在枣阳一线解决战事。

  日军凭借的筹码,是以第3、第6、第13、第39、第40等师团,及配属航空兵、战车、重炮等十余万精锐。

  国军方面,除却大别山、桐柏山一带据山成体系的防御、游击部队之外,当时的李宗仁第五战区麾下,有两支颇具战力的机动部队,即汤恩伯第31集团军,张自忠第33集团军。

  枣宜会战焦点,很快就定格在枣阳一带。

  显然,汤恩伯第31集团军和张自忠第33集团军,一北一南,自然就成为李宗仁第五战区“决战枣阳”的保障。

  汤恩伯集团军为政府编练军队,上下团结,是当时罕见的可以与日军进行野战的国军主力。

  张自忠集团军则源自西北军。部队来自五湖四海,组成也比较复杂。

  阵亡之后,人人都知道张自忠将军是民族英雄。然而,在枣宜会战前夕,张自忠将军除却他的嫡系第五十九军之外,对冯治安第七十七军和曹福林第五十五军,似乎没有名符其实的指挥。

  宋哲元调教的西北军,是非常有个性的武装。

  比如冯治安、曹福林、何基沣等高级别的部队长,在抗战危机时刻,还是要抽出时间,心忧一番蒋先生“排除异己”,“思考国家抗日前途”。

  和老兄弟厮混,张自忠自然难言苦衷——而在李宗仁看来,要在第五战区实现他的领导权威,拉近张自忠,非常重要。

  自台儿庄会战和徐州会战以来,汤恩伯和李宗仁因为作战思路、指挥多有分歧。

  而张自忠对李宗仁命令,这是一丝不苟予以执行。

  张自忠将军在出征枣宜会战之前一月,梁实秋先生和张自忠将军有次会晤。会晤之后,梁实秋先生写了他眼里的张自忠将军:

  高高大大的身躯,不愧为北方之强,微胖,推光头,脸上刮得光净,颜色略带苍白,穿普通的灰布棉军服,没有任何官阶标识。

  他不健谈更不善应酬,可是眉宇之间自有一股沉着坚毅之气,不是英才勃发,是温恭蕴藉的那一类型。

  温恭蕴藉便是张自忠将军的品德了。

  只是,温恭蕴藉可能也是使得将军向死而战,最终殉国的一个侧因。

  抗战时期的张自忠将军。

  1940年5月1日,枣宜会战爆发。

  是日,张自忠亲笔昭告各部队及部队长:

  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

  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

  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未战,即以此悲壮的文告动员全军,字里行间未免有些许不可言喻的悲凉。

  一如中日两方最高指挥者李宗仁和园部和一郎的愿望,枣宜会战第一阶段会战,很快就在枣阳一带激烈展开。

  然而,战端一开,攻守之间,国军却异常被动。

  当时,国军不仅受制于日军优势的远程火力压迫,最为困难的,是更受制于日军在无线电通讯监控压制。

  日军通过破译密码,截听电讯,对国军番号、调动了如指掌。为此,不少国军不得已停止使用密码,以回避日军截听。

  然而,在桐柏山、大洪山余脉,丘陵起伏的战场,大兵团作战,失去无线电监控完全无法想象。

  所以,国军机动不免迟缓。

  反之,在侦察、了解国军参战部队番号,截听、总结国军各级电讯情报后,日酋园部和一郎大幅修改冈村宁次原拟会战计划,把日军第3、6、13、39、40等师团主力,以联队为会战作战单位,分路、分次,投入了会战。

  日军陆军联队,日语为れんたい。

  在抗战中,这是日军单一兵种最大的作战单位。

  日军在抗战中,多以和合成多兵种的师团、旅团为会战单位实施作战。

  因为中日两军当时战力悬殊,通常情况下,日军也以联队加强野战大队、火炮和其他特种兵组成支队,作为会战单位实施作战。

  日军一改以师团、支队(旅团)为会战单位的惯例,以联队为基础单位投入会战,必然扩大了有效攻击目标,并且提高了攻击效率。

  同时,日军以军直属航空兵、重炮、战车,以及野战预备队,为分路、分次发起攻击的联队提供火力支援,也使得日军联队攻击,依然可以保持对国军领先的战力。

  ——现在军史,总喜欢矮化当时的日军陆军。认为日军陆军,不如德军,不如苏军,不如美军。

  其实,就二战日军陆军实战而言,强悍远超今天人们的想象。

  张鼓峰、诺门坎,日军以三流师团,对抗苏军集合全军精英的合成军,以少战多,并没有落什么下风。

  后来,在日军陆军与美军陆军、海军陆战队的对抗中,日军在远程火力完全落后状况下,血战瓜岛、硫磺岛等太平洋诸岛,其战力得到美军肯定。

  在中国战场,日军发起会战,多以合成多兵种的攻击部队,实施出其不意的分路穿插,攻击。

  并且,在战略面上,日军重视集结优势远程火力和强大的预备队,以保障对多路穿插、攻击部队的加强,以及保障会战最后一击。

  这些战法,后来为很多国家,包括前苏联、中国、美国等借鉴。

  枣宜会战中,日军执行穿插的步兵联队。

  当时,日军以联队为战役攻击单位,实施穿插、分进、合击。其机动速度每日达40多公里。

  很快,日军便突破第五战区第一防线,5月7日,日军第3、第13、第39等三个师团分路穿插,对枣阳构成合围之势。

  李宗仁集结重兵在枣阳一线对日决战,夺取战场先机的希望,至此,客观上已然破灭。

  日军分路穿插、突袭动作快,效率高。往往第五战区发布命令,待作战部队接到命令时,战机早已经消失。

  直到此刻,李宗仁依然并没有发现日军最终攻击目标是宜昌。

  就此,李宗仁和第五战区下定决心,对大别山、桐柏山一带国军下达游击、牵制的作战命令之后,准备集结最后的王牌,在枣阳南北,夹击日军。

  战场,总是充满戏剧性的变化。

  5月8日,日军攻占枣阳。

  此刻的日军,尽管战术动作非常漂亮,一路穿插、突击、奔袭、攻占了第五战区重镇枣阳,但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战果。

  两军机动效率悬殊,使得两军主力多次错肩而过。

  会战至此,日军花招用尽,抛洒军资,却无法实现对第五战区国军主力的打击。日军“胜利”得十分尴尬。

  激战、行军多日,日军自然消耗巨大。

  李宗仁推断,日军攻击锋芒已挫,必将以仅有的湖北襄阳往汉口花园这条道路撤退。

  适逢大雨,道路泥泞,车辆不能行动。

  日军一退,便是第五战区最佳战机。

  得到第五战区报告,重庆大喜。下令要求第五战区,抓住日军补给缺乏、退却困难,南北挤压,发起总攻击,而后,再顺势向应城、花园追击,取得会战胜利。

  其实,如果李宗仁和第五战区此刻能够充分考虑,认识到日军第11军具有直接攻击宜昌的企图,那么,自然也就不会低估了日军战力。

  日军补给缺乏、退却困难,不过是单方面的想象。

  第五战区总司令李宗仁和台儿庄会战一般,签署,下达了总攻击命令。

  命令中,李宗仁要求第31集团军汤恩伯,第33集团军张自忠,由北、南两方向枣阳攻击,会师。

  现在,在李宗仁回忆录里,多有他指责汤恩伯贪生怕死,作战不力的记载。当然,也有他提拔、重用张自忠的温情回忆。

  当然,现在历史较为清晰,汤恩伯将军在抗战可谓是威震日酋,战功卓著的一等一的抗战名将。

  同样,关于李宗仁和张自忠将军温情脉脉的友谊记载中,李宗仁还是比较习惯在回忆录里,记载有他对张自忠吸食鸦片后的殷切提携:

  他(张自忠)听了我谆谆开导,自觉惭愧万分——温恭蕴藉的张自忠将军,当时确实为李宗仁的风度折服。

  当然,在我个人看来,除却日期、人物之外,李宗仁回忆录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可信度。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面子。名人也不例外。

  比如,李宗仁在回忆录里,还比较习惯把自己表述成高瞻远瞩的军事天才——相对蒋先生,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在枣宜会战五月十日之前,蒋先生向第五战区命令中,有明显的抓住战机,对日决战,挤压日军往襄花路上溃败的意图。

  这种挤压,即可在体现在战略态势上,当然也可以体现在战术态势上。

  李宗仁将军。

  而此刻,李宗仁和第五战区接到重庆电令,急于建功,一日数次,电令汤恩伯和张自忠南北急进。

  现在看来,至少,在枣宜会战中,李宗仁表现出来的军事指挥水平,可能和他的回忆录,相去甚远。

  在接到第五战区向日军总攻击的电令之后,汤恩伯第31集团军主力随即从东、南、北3个方向,向日军第3师团分驻的各部联队发起攻击。

  最为重要的是,进入攻击之后,汤恩伯严令全军保持无线电静默。

  有关战史表述汤恩伯部这期间战况,有对被围的日军第3师团展开进攻,并将其分割的记载。

  实际上,第3师团是日军最王牌精锐之一。

  虽然第31集团军同样也是国军最王牌,然而,中日两军差距依然很大。

  战争,不是仅仅人数的较量——日军第3师团分路穿插的各联队携带火炮,都具有全面压制国军军、师单位的绝对优势。

  此外,日军11军直属火力,包括日军战机,战车等,以及军直属预备队——风险随机,似乎无处不在。

  汤恩伯谙熟日军实力和战法,深知战场风险。

  是以,第31集团军在对日军第3师团攻击中,总是小心翼翼,机动、穿插在日军之间,缠绕,游斗,侧击,却没有暴露明显的攻击目标。

  日军无从判断第31集团军攻势,且又无法脱离作战。

  连日鏖战,对第31集团军飘浮不定的攻击,日军第3师团应对乏力,一度兵站补给被截断,几乎陷入弹尽粮绝,却又无法返身作战,处境非常尴尬。

  日军受到国军来自枣阳北线的攻击,却无法了解汤恩伯攻击意图。

  同样,得不到和汤恩伯舒畅的电讯联络,李宗仁也对汤恩伯的南击自然是一无所知。

  李宗仁为此,不免大为光火。

  在他的回忆录里,不乏明显的抹黑描叙。

  汤恩伯专喜欢打飘忽无常的机动战。看到形势绝对有利时,便迅速来个突击,否则便竭力避战。所以随枣会战时,他对我所布置的大规模歼灭战,便望而生畏。

  他指责汤恩伯将军,汤的畏葸行动影响指挥效率甚巨。武官怕死,便缺乏了打胜仗的基本条件。

  李宗仁生气之余,自然加大了对直接指挥张自忠部队北击的希望。

  ——在枣宜会战,张自忠将军自然就成为李宗仁指挥下,对李宗仁布置的大规模“歼灭战”毫不畏惧的不怕死的武官了。

  只是,在1940年5月,以枣阳为中心的这个所谓大规模“歼灭战”,现在看来,战机全然没有成熟。匆忙发起围歼,未免一厢情愿的想当然。

  第五战区一日数出电令,打破了第33集团军的无线电静默。

  李宗仁连续的催促作战的命令之下,张自忠再无闲情抚慰手下那些心忧蒋先生“排除异己”,“思考国家抗日前途”的西北军军头们。

  算是为报李宗仁“知遇之恩”吧。

  直到现在,任何战史学家和了解军事的朋友,都无法明白,为何身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将军,会挺身而出,督率轻兵,冒险北进。

  很快,第33集团军能够集结投入战场的部队,自枣阳以南,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势。

  日酋眼里,枣宜会战第一阶段会战中胶着,混沌的局面,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

  (原载微信公众号:流浪的橡树)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Jp6UlxdmpOTXuPQXTkMnTA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橡树 | 由淞沪到湖北,从武汉突围
下一篇:橡树 | 张自忠上将殉国记(中)

责任编辑:

橡树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