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抗战将领专题张自忠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名将之死——纪念张自忠上将殉国80周年(上篇)

添加时间:2020-05-17 11:30:30 来源:林治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0年5月16日深夜,日军汉口广播电台中止正常广播,插播一则惊人消息:

  据前方战报:大日本皇军第叁十九师团在本日“扫荡”湖北宜城沟沿的作战中,向敌叁十叁集团军总部发动了决定性打击而将其消灭。在遗尸中发现了支那大将张自忠总司令及其下属幕僚、团长等多人,同时缴获大量军事文件和军用地图,收到极大战果。

  张自忠总司令,字荩忱,卢沟桥事件爆发时,是天津市长兼当地中国军第叁十八师师长,性格温厚,威望极高。中国事变爆发以来,如此高级的指挥官战死,这是第一个。张总司令以临危不惊、泰然自若之态度与堂堂大将风度,从容而死,实在不愧为军民共仰之伟丈夫。

  我皇军第叁十九师团官兵在荒凉的战场上,对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奉上了最虔诚的崇敬的默祷,并将遗骸庄重收殓入棺,拟用专机运送汉口。

  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获此消息,极感震惊,连夜致电第五战区查询:现谣传张总司令战死,情况究竟如何?请速回电告知。

  第五战区復电答称:自删日(15日)以后即失去联络,情况不明,现正积极查询。

  18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再电重庆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証实第叁十叁集团军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确于16日战死在宜城南瓜店沟沿一带。

  将星殒落,叁军折柱。蒋介石深为张自忠的忠勇所感,震惊、悲痛之余,急电前线,告谕官兵:

  顷悉荩忱总司令亲临前线督战,壮烈阵亡,噩耗传来,痛悼万分!顾荩忱忠贞英勇,牺牲成仁,本其素志,光荣一死,炳耀千秋!惟在此抗战中途,将星忽殒,使国家遽失长城,损失过大,其何以堪?此中追念素所信赖爱护之袍泽,不禁悲痛无已者也!至荩忱尽瘁抗日,功在国家,所有表扬抚恤诸事,自当从详拟订,呈请国府明令施行。其所部,请代中善为抚慰,务继荩忱总司令之遗志,益加儆奋,俾得復仇雪耻,完成抗战最后之胜利,以慰其在天之灵,是所切望!闻耗仓猝,未能尽意。现荩忱遗体,已否寻得运回?其阵亡详情,均盼详报。

  此电发出后,蒋介石即焦急等待第五战区答復,19日一天却未见五战区復电。20日,蒋介石再电李宗仁,询问张自忠遗体下落,电曰:

  张荩忱同志遗体究有寻获否?战争胜负,兵家之常,无足为虑﹔而忠烈遗骸, 如不觅得,实为我全军上下终身之遗憾无穷,特望注意。

  当日,李宗仁復电告知,已派军将张总司令遗体抢回,并拟于近日运往重庆。蒋介石这才放下心来。抗战以来,以上将衔集团军总司令职亲临前线,战死沙场,张自忠为第一人。

  视死如归

  张自忠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在他生前留下的并不多的言论中,出现最多的字眼,恐怕莫过于“死”了。

  在给弟弟自明的信中,他说:“吾一日不死,必尽吾一日杀敌之责﹔敌一日不去,吾必以忠贞至死而已。”在对部下训话时,他说:“我们军人要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才算完成军人的责任。有机会,我一定带着你们找一条死路去。”在与孙连仲谈话时,也表示要“等待时机,舍身成仁,给全军树立一个榜样。”谈来说去,离不开一个“死”字。

  的确,古往今来,生与死都一直是对军人的最大考验。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生死观,如果不把自己的生命与国家、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军人,更不可能成就轰轰烈烈的功业。在同部属的谈话中,张自忠曾就生与死的问题作了阐释,他说:“人生平均年龄不过五十左右,事业之成就与否亦唯五十左右而定。故吾人应知努力之时机倏忽即逝,倘不急起直追,则必遗害终身,永成憾事。即令终老一生,但最后亦不免一死,与其庸碌而死,当不如轰轰烈烈建立一番事业。既有裨于国家,復获显贵之名誉,则虽死不死矣。”这是何等精辟的见解!

  正是在这种生死观的支配下,张自忠每战必留遗嘱,抱定必死之心,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大家既为他英勇无畏的英雄气概所鼓舞,也为他的生命安危而担忧。为此,他的苏联炮兵顾问劝他说:“高级统帅,不宜过分靠前。欧战那样激烈,总司令进至山炮射程以内,尚无所闻。”李宗仁也曾不止一次地劝告过他,但张自忠依然故我。一直跟随张自忠的手枪营营长杜兰哲再也按捺不住,毅然上书进谏说:设官分职,各有专责。一个指挥大军的兵团总司令,应该运筹帷幄,掌握全盘,决不应该带领少数人到第一线与敌人拼命。否则,对整个战局和国家的安危都是十分不利的。

  翌日,杜营长又找到张自忠,含泪哭谏,直讲得涕泗横流,泣不成声。张自忠也被这至诚的情义感动得落下眼泪。他动情地对杜营长说:“你的建议是对的,但我有我的想法,日本人之所以敢如此猖狂,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我们中国人太怕死了。如果我们不怕死,他们怎么敢为所欲为?所以,我想以自己的行动乃至头颅和生命激励人民战胜日本。我死了,总司令有人当,怕什么?不要哭了,也不要再说了,你的心意我很理解。”

  1940年4月5日从四川传来一个噩耗:张自忠的老上级、塬二十九军军长、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宋哲元在绵阳病逝。

  张、宋二人患难多年。宋哲元的死,使张自忠失去一位长官和兄长。尤其宋是在郁郁不得志的困境中含恨而逝,更令张自忠思之怆然。

  4月17日是为宋哲元出殡的日子。张自忠、冯治安率领叁十叁集团军主要将领,专程由鄂北前线赶赴四川绵阳送殡。追悼仪式上,他与冯治安、刘汝明联名为宋哲元敬献挽联:

  率全军哭我公虽死犹生敢继执干戈卫社稷之志,

  感知己报祖国此身尚在决不苟富贵惜生命而存。

  这副挽联准确地表达了张自忠此时此刻的心情。返防后,他又率领叁十叁集团军全体官兵,为宋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会后,他致信冯治安说:

  佟(麟阁)、赵(登禹)死于南苑,宋又死于四川,隻余你我与刘(汝明)、石(友叁)数人矣。我等不知几时也要永别。我等应即下一决心,趁未死之先,决为国家、民族尽最大努力,不死不已!如此就是死后遇于冥途,亦必欢欣鼓舞,毫无愧怍。

  这表明,宋哲元的去世,更进一步坚定了张自忠战死沙场、为国捐躯的决心。

  一个人,当他决心赴死之时,一切困难与艰险均不在话下,所有烦扰和忧虑也均可置之度外﹔惟独有一样割舍不下,就是对亲人的思念。

  自从1937年9月张自忠在天津与家人离别后,再也未能与他们相见。1939年春,张自忠的家人已由天津迁往上海。同年5月随枣战役期间,张自忠的结盟兄弟沈克由上海赴重庆途经湖北时,来到襄东前线看望他。两人相见甚欢,倾谈了叁个晚上。临别时,他特别嘱咐沈克:“你回去后一定叫你的义女廉云到前方来看看我,千万记着叫她来看看我。”

  1940年初,他给廉云、廉瑜写了一封亲笔信。此信塬件已佚失,但廉瑜至今仍能记起信中最后的几句话:“大时代的女孩子,应求知识,求经济独立,不要像你们哥哥那样,做衣裳架子。”这是张自忠生前留给两位女孩的最后几句话,被她们视为宝贵的遗嘱。

  4月1日,张自忠又致信自明说:“近来虽困苦点,但精神上却十二分快慰,身体也好,一切一切均好。惟近来思家之心极切,尤其是万分想念吾母。每想及此,不觉就非常难过。”

  4月15日,张自明通过叁十叁集团军驻上海秘密办事处电台与张自忠联系,准备带廉云和廉瑜赴湖北前线看望他。正待动身之际,忽接张自忠復电:“删电悉。待一个月后与瑜、云一同来可也。”

  张自明明白,前线又要打大仗了,隻好推迟行期。岂料,这一推,使他们永远失去了与张自忠相见的机会!

  又一场恶战

  1940年日本的主要战略目标是迅速解决“中国事变”。为此,他们採取了双管齐下的方针,在实行政治诱降的同时,辅之以军事压力。

  旨在控制长江交通、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的“宜昌作战”(中方称枣宜会战)就是在此背景下发动的。促使日军发动该役的还有另外两个塬因:

  其一,1940年希特勒以闪电战袭击北欧,一举成功。此举使日本军阀深受刺激,也为之鼓舞,颇欲在中国战场也有一番作为。

  其二,中国军队的冬季攻势予日军以沉重打击,尤其是第五战区,攻势勐烈,对华中日军大本营武汉威胁极大,因此日军急欲实施报復作战。

  为纪念日本天皇生日(即4月29日天长节),日军将战役安排在4月下旬至5月初发起。投入的兵力为4个师团、1个混成旅团、6个支队、4个大队、1个飞行集团和若干特种部队,共15万人,由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统一指挥。战役计划是先将襄河东岸五战区部队包围歼灭于枣阳地区﹔尔后推进至襄河西岸,将五战区主力部队歼灭于宜昌附近。

  尽管日军的集结十分隐秘,但五战区对敌之企图已基本掌握,并制订了相应的应敌方略:

  以一部取广正面分路挺进敌后方,扰袭敌主力,相机先发制敌于枣阳以东或荆门、当阳以南地区,与敌决战。

  其中张自忠右翼兵团的任务是担任襄河河防及大洪山之守备。其中,以一部兵力固守襄河西岸阵地,巩固大洪山南侧各隘路﹔将主力配置于襄河东岸长寿店以北地区,迎击敌人进攻。

  至4月中下旬,中日两军均已布置就绪,比随枣会战规模更大的又一场恶战即将展开。

  两封绝命书

  5月1日,日军兵分叁路向襄河东岸五战区部队发动大规模进攻,枣宜会战正式开始。

  右翼兵团当面之敌系冬季攻势中的老对手——日军第十叁师团,师团长是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二十期的田中静一中将。1日下午,该师团在20多辆坦克和40多架飞机的配合下,由鐘祥北进,向襄河东岸我右翼兵团长寿店阵地发起勐攻﹔日军第叁师团同时从信阳南下,企图对我军形成夹击。

  针对日军企图,张自忠一面下令襄河东岸部队分头迎敌,一面指示西岸部队做好出击准备。

  同日,张自忠亲笔写信告谕五十九军各师、团主官,勉励他们奋勇杀敌,尽忠报国:

  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要再来碰一下钉子。隻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隻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的国家及我五千年歷史之民族,决不致亡于区区叁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

  短短的几句话,道出了张自忠杀敌报国的赤胆忠心,可谓发自肺腑,字字千钧。

  在日军强大火力攻击下,我军长寿店阵地于5月3日被敌突破。日军第十叁师团继续北上。4日,北路日军第叁师团攻佔泌阳。第叁十九师团和池田支队则从随县开始发动正面攻击,战事更趋激烈。

  4日上午,张自忠下令调整部署,命河东各部队竭力追击、截击北上之敌,并相机恢復长寿店以南阵地。

  5日至6日,河东烽火连天,枪炮轰鸣。

  6日晚,张自忠在快活铺总部召集会议,研究河东战况。适值江防军之七十五军、九十四军划归张自忠指挥,周岩、李及兰两军长前来晋见,也列席了会议。

  会议结束之际,张自忠表示:“我明天过河去督战!”

  众将领一听,纷纷劝阻:“总司令应该坐镇,不要去!可请冯副总司令去。”当时,大家就催请参谋长李文田即时与正在普门冲七十七军军部的冯治安通话,冯在电话中说:“情况随时变化,我离不开身。张总司令也不要去了,应顾全面,以免有失。”

  既然如此,张自忠决计亲率右翼兵团预备队第七十四师(马贯一代理师长)过河督战。大家再叁劝阻,但张自忠执意亲征,不容更议。他对周岩、李及兰说:“你们赶紧回去,按我今晚布置的办。”又转身对副参谋长刘家鸾说:“我明早过河,所有总部之事,均由你负责办理。”刘答:“如有重大事情,我随时向总司令请示。”张自忠说:“不必,万一有特别重大的事情,就同仰之(冯治安字)商量吧!”

  会后,参谋长李文田、高参张敬、参谋处长吴光辽、顾问徐惟烈、参军李致远和两名苏联顾问自报奋勇,要求随张自忠前往襄河东岸。

  在总部住闲的洪进田上校也要求跟随参战。张自忠说:“你的意见很好,但眼下你没带兵,到前方能起什么作用?”洪进田态度坚决地说:“抗战是所有中国人的义务,人多固然好,人少也要干!再说总司令亲自到前方和敌人拼命,我能安安稳稳住在后方无动于衷吗?不行,我非去不可!”张自忠见他这样踊跃,高兴地说:“好,好,咱们一同去。”

  当晚,张自忠给副手冯治安(字仰之)写了一封信,派人连夜送给了他。信中说:

  仰之我弟如晤:

  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D、179D取得联络,即率该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设若与179D、38D取不上联络,即带马之叁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 小兄张自忠手启 五月六日于快活铺

  这是一份语重千钧的绝命书,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跃然纸上,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復还”的气概。寥寥数语,尽以杀敌报国相许,而无一言留与家小。这正如古语所云:“受命之日忘其家,临阵之时忘身,军人之武德,于斯尽矣。”

  “良心”二字,在张自忠的手令及谈话中时常出现。这两个字在山东话中乃表明心迹、分量很重的用语。“求良心得到安慰”,就是要为国家、民族尽职尽责尽忠,不辜负国家、人民对自己的培养和期望。这正是张自忠作为一名爱国军人,在国家危难、民族忧患之际,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所追求的一种悲壮而崇高的境界。这种境界,比起日本军国主义者所宣扬的所谓“大和魂”、“祈战死”,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踏上不归路

  5月7日拂晓前,张自忠乘一叶扁舟,在星月无光的夜色中,带领手枪营和七十四师,从宜城窑湾渡口渡过宽阔浩荡的襄河,奔赴河东战场。

  这是继1939年“四月攻势”、随枣会战、冬季攻势之后,张自忠第四次过河督战。不过,此次河东局势较前几次更为严峻:一七九师师长何基沣正在重庆接受政治审查,该师暂由副师长吴振声指挥,因威望不够,指挥困难﹔叁十八师过河后立足未稳,即遭日军包围,陷于孤军苦战﹔奉命驰援叁十八师之二十九集团军一二二师,在田家集与敌接战一昼夜就败下阵来﹔塬属韩復榘部的七十四师战斗力本来就不强,加之整编未竣,内部矛盾尚未解决。……

  由于上述种种情况,许多人都为张自忠捏一把汗:渡河后能否与主力部队取得联络?能否有效控制战局?是否有孤军被围、遭敌反噬之危险?都难以预料。这是大家力劝张自忠不要过河的理由,而这也恰恰是张自忠坚持渡河的塬因所在。很明显,在河东部队各自为战、失去联络的危急关头,张自忠考虑的是自己过河后将会起到鼓舞士气、统一指挥的作用,有利于扭转战局﹔再者,以张自忠的个性,是绝不忍心让部众在前线拼命,而自己安坐后方的。

  渡河后,天降大雨,张自忠挥师北向,一路疾进。

  5月8日,南北两路日军第十叁师团和第叁师团在唐白河吴家店会合,第叁十九师团则以枣阳为中心,四处“扫荡”我河东部队。

  9日黎明,张自忠率七十四师继续北进,在二郎庙与敌遭遇,将敌击煺。上午,黄维纲师长率叁十八师前来会合。尔后,张自忠指挥该两师马不停蹄,继续向北攻击前进。途中,在新街、白庙、方家集等地与日军发生激战,毙敌甚众。

  经过两叁天的努力,张自忠与河东各师陆续取得联络,逐步控制了局势。河东将士闻知张总司令亲临前线,士气极为振奋,战斗行动更加有力,几乎将日军后路完全截断。

  右翼兵团的积极作战行动,引起日军的严重不安。5月11日,日军第十叁师团和第叁十九师团掉头南下,集中力量攻击张自忠部。经过多次的较量,日军再也不敢小视张自忠和他的叁十叁集团军,以致把四个师团中的两个专门用于对付张自忠,可谓竭尽全力,以求一逞。

  当日军以重兵南下之际,我之统帅部本应命令右翼兵团暂向大洪山区规避,使南下之敌扑空﹔然后集中左翼兵团与机动兵团主力围歼北路孤立之第叁师团﹔最后集中左右翼兵团与机动兵团夹击南下之敌。但蒋介石误信日军假情报,对战局判断过于乐观,故于5月11日、13日勒令五战区将南北两路日军同时围歼。

  张自忠直接指挥的右翼兵团河东部队虽有5个师,但兵力相加隻有2万余人,仅相当于日军1个师团,装备则远逊之。以如此薄弱之兵对两个师团之敌,犹如“策疲乏之兵当新羁之马”,力难胜任。然而张自忠对于执行命令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奉命后他立即调整部署,掉头向南截击敌军。

  峪山、黄龙当、琚家湾、曹家大湾、梅家高庙,一路激战,一路斩杀。梅家高庙一战毙敌第十叁师团1400多人。在耿家集又与敌军遭遇,张自忠在散兵线上来回督战,怒吼着:“弟兄们,要消灭这股敌人,不要让它跑了!”

  13日晚,一七九师和一八○师先后来电告知,两师师部分别被敌阻于田家集、老河口。这样一来,南北两个师均须接应。

  与此同时,张自忠之当面也出现了新的敌情:日军第叁十九师团主力5000余人在师团长村上启作指挥下,已由峪山东侧南下。

  为截击该敌,并接应上述两师,张自忠决定把部队分为左右两纵队:黄维纲师长指挥叁十八师为左纵队,向田家集方向推进,接应一七九师﹔七十四师为右纵队,由他亲自指挥,先接应一八○师到方家集集中,然后向南追击。

  但不幸的是,张自忠总部所用无线电密码已被日军第十一军通信部队破译,张自忠上述部署均为日军洞悉。于是,日军第十叁师团和叁十九师团分路向方家集奔袭而来,合力夹击张自忠部。为增加攻击力量,园部和一郎还急调第四十师团师团长天谷直次郎带领4个大队驰援枣阳。张自忠处境危殆。

  14日清晨,张自忠率部到达方家集,但日军叁十九师团已先行到达。双方随即展开遭遇战。张自忠登上方家集东北高地,指挥我军冲锋,并令工兵连爆破日军火力点,旋即攻佔方家集。接着又开始与日军争夺方家集外围高地。双方肉搏血战,伤亡均在千人以上。张自忠令手枪营也加入战斗,战至黄昏,终将敌击溃。

  当天深夜,张自忠率部继续向南开进,15日拂晓时分到达罐子口骑兵第九师师部。在骑九师师部,张自忠召集幕僚和苏联顾问研究敌我态势和今后行动方案。大家一致认为,在日军主力不断向南推进的情况下,襄河河防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宜城境内的120裡河防,隻有七十四师几百人留守,河防十分空虚。

  对于如何巩固河防,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一八○师没能赶到方家集,接应计划落空,我兵力单薄,应及时带领七十四师和骑九师回到西岸,沿河把守﹔另一种意见认为,应留在河东,坚持外线积极防御。理由是:河东战事正烈,我叁个主力师尚在与敌鏖战,此时总部撤回河西,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此其一。其二,若回师西岸,沿河消极防守,兵力还是不够。其叁,留在河东与敌周旋就是最好的防守,隻要我们坚持河东,敌军就不敢轻易渡河﹔倘若渡河,我可趁机截其后路,反对我有利。

  张自忠权衡利弊,毅然决定留在河东,与敌周旋。

  发往重庆的电报

  15日下午4时许,张自忠率部到达南瓜店以北的小山村沟沿裡。随总部行动的潘洁 兹先生回忆说:“在山坡上看到四面起火,知道已陷入重围。但有总司令在,大家仍很安心。……在炮弹射程之外,我们看到有队伍在移动,但分不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大家坐在山石上,心变得沉重而阴郁,正如这夕阳将要沉落的黄昏天色。”

  到达沟沿裡,张自忠命马贯一率七十四师四四叁团、四四四团在南瓜店以东佔领阵地,向东及东南警戒,并以一部佔领两乳山东西一线,维护南瓜店至宜城间交通﹔四四○团佔领毛家湾左右一线,对西北警戒。部署完毕,张自忠即给蒋介石发电,这是他生前发往重庆的最后一封电报:

  即到。渝。委员长蒋:影密。报告:一、职昨率七十四师、骑九师及总部特务营与南窜之敌约五千余名血战竟日,创敌甚重,晚间敌我相互夜袭,復激战终夜,……我各部继续六七次之血战,牺牲均亟重大,但士气仍颇旺盛,现仍在方家集附近激战中。二、我叁十八师、一七九师昨已将新街敌数百名击溃,当将新街克復,现仍继续向南追击中。叁、据报,残敌一部约千余人因被我各处截击,现企图沿襄河东岸南窜,已饬叁十八师、一七九师努力截击中。谨闻。职张自忠叩。删申。

  (原载2020年05月16日15:22 人民日报客户端)

原文地址:http://sc.people.com.cn/BIG5/n2/2020/0516/c345528-34022285.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张自忠
下一篇:名将之死——纪念张自忠上将殉国80周年(下篇)

责任编辑:智轩
最后更新:2020-05-17 18:26:45

张自忠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