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敌后战场东北抗联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北抗日烈士传》——李红光烈士传略

添加时间:2020-05-17 10:26:59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李红光烈士

  李红光同志(1910—1935)著名的抗日英雄,是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是杨靖宇将军的亲密战友和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我党领导的最早的抗日游击队一南满游击队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具有卓越的军事才干,素以勇敢善战、富于韬略著称,是东北抗日部队杰出的军事将领。

  一

  李红光同志,又名李弘海、李义山。1910年生于朝鲜京畿道龙任郡丹洞一个贫苦农民家中。因生活艰辛,不堪忍受日本帝国主义奴役与压迫,于1926年随同父母迁居中国吉林省伊通县留沙咀子屯。在山岗上筑起两间简陋的茅屋落了户。弟、妹都还年幼,全家的生活便依赖父亲和红光的辛勤劳动来维持。红光天资聪颖,好学不倦。在乡里只读了一年小学,虽然汉话说的并不太流利,但是汉字却写得很好,能诵读一般文件和写作文章。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

  1927年,李红光同志加入了农民同盟会。

  1930年,在伊通县三道河子沟里,红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1年,红光同志任中共双阳、伊通特支组织委员,后来被选为磐石中心县委委员。

  李红光同志积极参加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农民运动, 备受群众信赖,成为南满地区农民运动的骨干。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已成为广大群众的普遍要求和最紧急任务。东北人民在中共满洲省委的号召和领导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运动。省委又指示磐石中心县委,建立一支保卫党的机关,惩治亲日走狗的武装队伍。磐石县城只有伪军驻扎,仅有一个日本领事馆,又无日本兵进驻。因此,县委于1932年春,组成了一支抗日武装队伍,俗称“打狗队”,有人也称赤卫队。这支队伍初建时,虽只有七人,却能密切配合磐石地区的农民运动,不断打击投敌分子及惩治与人民为敌的反动地主分子。红光同志率领赤卫队和反日会员,在明城街,组织了三百六十多人的抢米斗争会,斗争了大地主何连生(外号何大头),给农民分了粮,解决了农民的饥荒。

  1932年2月,伪军六十多骑兵抓走了二十多名磐石东的群众和干部。中共磐石县委组织了七百多群众的队伍,包围了郭家店伪军本部三天三夜,终于夺回了被捕人员。红光同志参与了这次活动的领导工作。

  中共满洲省委巡视员杨林同志发动的几次农民反日运动,红光同志也参与了领导。

  1932年4月3日、5月1日、5月7日, 连续举行了蛤蟆河子农民暴动。特别是5月7日暴动,开始就有上千人参加,最后达到四千人左右,波及到双阳、伊通、磐石等三县,没收地主一千多担粮食,抓了五十多名日本走狗,举行了示威游行。为了阻止敌人向南满运兵镇压革命,他们把吉海铁路线老岭一段的铁轨,全翻到河里,烧掉枕木、电杆、电线,破坏了桥梁。高呼“中国的铁路不许日寇走!”迫使敌人十几天不能通车。于是惊动了三个县的敌伪统治者。他们纠集了一千多伪军,包围了游行队伍,开枪威胁。在这紧急关头,红光同志勇敢地冲到前面,领着宣传队散发传单,向伪军展开政治攻势,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地下党组织又紧急决定派出部分同志,深入伪军内部,找朋友、认亲戚,串连瓦解敌人。伪军士兵不甘心当走狗,他们撤走了。红光组织召开了群众大会,公开处死了抓来的五十多个日寇走狗。地主汉奸吓破了胆,农民却奔走相告,欢欣鼓舞,喜庆胜利。

  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为发展和扩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中共满洲省委派杨君武同志来加强政治工作,扩大武装力量,君武同志任政委,红光继任队长。

  红光同志见政委没有武器,几次把自已用的手枪,诚恳地让给政委使用。杨政委都委婉谢绝,坚辞不受。

  红光心里很不安,整天想着给政委弄支枪。一天,他冒着生命危险,独自一人去玻璃河套一个地主家缴枪。进村后,隐藏了一天多,终于等到地主出村,他缴了一支崭新瓦亮的小手枪,赠送给杨政委。

  为了壮大武装力量,杨君武和李红光亲自跑到呼兰镇一带发动群众入伍。群众生活很苦,吃的是苞米皮子、糠菜团子。到了春播期,没有牲口用,只得用人拉犁杖种地。他们一边干活,一边和群众谈心。群众把他俩看成亲人,争抢着把最好的食物送给他俩吃。群众每天晚上都主动参加反日会活动,跟着杨政委和李红光去抓“保民会”的坏头目,打“保区”。群众还主动献出自卫用的“火枪”、“土炮”(二人抬)。有一批反日会员入了伍,队伍迅速扩大到三十多人。为了解决武器不足的问题,在6月间,杨政委和红光同志带着队伍去呼兰镇西南约二十里的地方活动。那里有一伙二十多人的地主武装大排队。大排队的头子是李保董,外号“二阎王”。队员是清一色的地主儿子和流氓地痞。整天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九·一八”事变时,地主阶级为了防范农民暴动,组织起地主武装,维护地主阶级利益。那天晚上正是月朗星稀,红光率队悄悄地摸到了大排队住的房子。红光把“二人抬”布置在门口,四周埋伏好了人,就和杨政委领着四、五个队员,装成赌徒模样,混进屋里。这是个通屋,南北大炕,炕上挤满了人。这些人正在聚精会神的赌钱,眼睛死死地盯着骰子,吆五喝六地喊叫着。谁也没发现屋里进来了六、七个生人。那二十多支铮明瓦亮的长短枪,一排的在墙上挂着。红光给大家递了个信号,队员们便抢占了屋里的四个大角,把枪口对准了这些赌徒。红光也抽出短枪大喝一声:“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大排队一个个都吓傻了,在他们惊愕之中,二十多支枪已落入游击队员之手。红光拉开架势,用枪点着他们的头,训斥道:“我们是抗日游击队!不伤害你们的性命。只打算借几支枪去打鬼子。”接着李红光同志又召开了群众大会,斗争了大排队头子李二阎王。又因为他破坏抗日,杀害了三名反日会员,所以当众处决了他。那些地痞流氓,经教育后遣散回家,勒令守本务农。从此,红光智缴阎王枪的故事,就在群众中广泛流传。许多青年要求入伍,没有枪就回家扛支红缨枪,有的向亲朋借支猎枪来。有两位木匠,也学着红光的样子,把斧子磨的飞快,闯到地主家缴了几支枪,参加了游击队。

  1932年5月,经县委批准,把三十几名队员,编成两个小队,给每个队员做了只袖标。缝了一面缀有镰刀斧头的红旗,上面写着几个醒 目的大字:“磐石工农义勇军”。这支队伍虽然很小,却是-颗宝贵的革命种子。

  二

  游击队的几位领导,都没有打仗的经验。省委答应给他们寄一-本“中国游击运动”的小册子,但却一直没有收到。后来,他们在私塾先生那里找到一本《孙子兵法》,就在油灯下,由孟洁民同志朗读,共同学习起来。

  恰在这时,日军的一个中队带着两连伪军向我游击根据地扫荡而来。杨政委和红光、洁民他们研究了对策,准备让敌人吃些苦头。游击队不能和人多势强的日伪军硬拼,他们按《孙子兵法》说的“强而避之”、“佚而劳之”的办法,首先躲避开敌人的锐气。敌人休息的时候,就进行骚扰。县委又布置了各地反日会,充分组织群众,封锁消息,监视敌人。红光把游击队分成十几个小组,离开驻地。

  敌人下车后,行动十分谨慎,每天都是早宿晚拔。一连两天,没有看到游击队的影子。到了晚上,游击队的战斗小组轮流在鬼子住宿地周围打枪。敌人匆忙集合好队伍,游击队战斗小组早已撤走,使敌人日夜不得安宁。

  黑石镇东北有一片山地。山下有条大道。道前是一片小平原,背后是连绵不断的万山丛林。红光同志迅速集中游击小组,在山地上设好了埋伏,又派出一个小队,白天在黑石镇公开活动,诱敌上钩。头两天敌人没有动静,到了第三天午夜,接到反日会员报告,敌人已经出发。伪军在两头,日军夹在中间。红光同志马上改变部署,左翼右翼山头也埋伏了一部分队员。中间山头是主力,由红光同志亲自指挥,集中主力打中间日军,同时又不放过伪军。敌人大摇大摆地进入伏击圈,红光的指挥枪-一响,两边山上一齐向日伪军开了火。一面打,一面喊:“伪军弟兄们!你们是中国人。把枪调过来打鬼子呀!”经红光他们又打又宣传,伪军虽然没有调过枪口去打鬼子,却失去了战斗力,乱成一团。日军也顾不上指挥伪军了,他们自己嗷嗷叫着往山上爬。游击队正好可以专打日本军。当他们快要攻上山头的时候,游击队交叉射击,互相掩护着撤出了战斗。等日军攻上山头拉开战线,游击队员们早已无影无踪,气得日本兵哇哇直叫。他们的扫荡也就落了空。

  1932年11月,中共满洲省委派杨靖宇同志到吉海,铁路沿线巡视工作。靖宇同志跑遍了伊通、双阳、磐石、桦甸、海龙、金川等地,I深入地检查了党的组织和革命武装,提出新任务,整编了磐石游击队。队伍迅速扩大,成为各抗日军的核心力量。

  1933年1月,杨靖宇同志正式任游击队政委,部队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下编三个大队,一个教导队。李红光同志任教导队政委,随同杨靖宇同志一起活动在磐石、双阳、伊通、海龙、桦甸等广大地区。

  敌人这时调集了大批兵力对玻璃河套地区进行疯狂围剿。

  为了打乱敌人的围剿计划,红光同志运用化装袭击的办法,率领五、六十人,袭击了通化县六道江伪军营部。途中在黑瞎子沟地方,红光同志用电话通知六道江伪军营部,说日本守备队要到他们那里去。红光化装成日本军官,队员们化装成守备队员。他们来到六道江街里,借口伪军营长没能好好地出来迎接“太君”,把他绑了起来。红光命令这个营长,让他的部下到外面站队集合听训话。这些伪军把武器放到屋里,空着手到院里站队集合。化装的守备队员们冲进屋里,收缴了几十支大枪和三、四支小枪。

  3月下旬,从内线得知,伪通化县的徐县长,从长春开会回来,路经驼腰岭。红光同志率领教导队等二百余人,赶到驼腰岭,埋伏在公路两侧,准备截车。十点多钟,汽车从柳河方面开来。汽车进入伏击圈后,红光率队冲锋。头辆车被打坏,一头扎到沟里,把肥胖的徐县长和一个日本指导官摔出车外,红光就势而上,把他俩捆了起来,徐县长的两个小老婆和一个孩子也成了俘虏。捉到两名日本军官,缴获三支手枪,三十八支大枪,一万七千余发子弹,三百多元钱。被俘的伪军四十余人经过教育后,每人发给五元钱路费,释放回家。

  靖宇和红光同志率领部队,粉碎了敌人的春季围剿,创立了以玻璃河套和红石砬子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游击队正确执行了党的反日民族统-战线政策,联合抗日义勇军和反日山林队攻打了磐石大兴川、伊通营城子等敌人重要据点。使驻守在该地的伪军第五旅十三团的一营和二营七连全体哗变抗日。于是抗日队伍迅速扩大,使敌人大为震惊。

  1933年7、8月间,南满游击队又联合殿臣等反日部队,共一千五百余人,攻打了呼兰集场子。这次战斗对以后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的发展有重要意义。呼兰集场子街驻有日本忠实走狗大地主高锡甲为首的二百余伪军,据险扼守。我军以猛烈火力进攻,:高锡甲亦用密集火力死守。战斗连续进行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敌人庚磐石调来了二百多援兵。这时殿臣等反日部队,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都率队悄悄地撤走。只剩南满游击队独立作战。红光很气愤,他不顾连续作战的疲劳,鼓励战士坚持战斗。高锡甲见援兵已到,便连续向游击队发动了三次冲锋。红光同志率领战士,勇猛反,冲锋,终于将敌人杀退,并击毙了走狗汉奸高锡甲和日本军官中岛等人,给敌人以很大打击,然后主动撤出战斗。此后,红光之名,威震南满,备受各抗日队伍和广大群众的赞扬。许多反日部队都主动要求和我游击队联合作战,敌人却是闻李红光之名而丧胆。

  三

  1933年9月18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成立,杨靖宇同志任师长兼政委,李红光同志任师参谋长。

  10月至12月间,日军又以“皇军第一师团”为主力,投入一万多兵力,配备了飞机大炮,向磐石以北,烟筒山以东,桦甸以西地区,连续三次大“讨伐”。他们施用了残酷的“三光”政策, 设立碉堡,归屯并户,企图消灭抗日部队。当时靖宇所部只有三百多人。他们在广大群众配合下,英勇冲杀,进行了多次顽强的战斗。

  当时部队很艰苦,天气很冷,大家都穿着单衣。红光同志也是穿着那件破旧的黑色风雨衣,脚上是一双高筒胶皮靴,天冷就在里面放些干草。千部战士同甘共苦,经常几天吃不到一口粮食。

  在艰苦的环境中,战士更加热爱红光同志,红光也更加爱护战士。他的通讯员小吴在战斗中负了伤,全体战士都要求背他,红光坚决不答应,他自己坚持背了好几里路,终于到达宿营地。干部和战士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无间。

  为了彻底粉碎敌人的围剿,靖宇和红光同志决定留下一团和少年营,团结各抗日部队,继续在磐石、海龙、桦甸地区扰乱和牵制敌人。其余部队则以敏捷的动作,于10月末冲出敌人包围圈,越过海龙,渡过辉发江,突然出现在敌后,在辉南、金川、柳河、檬江、通化、兴京等地区开展积极的游击活动。

  11月间,靖宇、红光同志研究决定攻打柳河县敌人重要据点三源浦,在政治.上狠狠地打击一下守敌邵本良这个“剿匪名将”的嚣张气焰,灭灭他的威风,同时还可得到军需补给。三源浦群山环抱,地势险要,素为屯兵之处。南满许多抗日军曾多次攻打不下,他们怕引火烧身,都躲起来。还说:“打三源浦比虎口拔牙还难。”靖宇同志却说:“我们偏要来一个虎口拔牙!

  靖宇和红光同志派出小部队佯攻别处,把邵本良驻三源浦的主力调了出去。城里只剩一个连和警察队防守。夜里十点多钟,红光同志率一个排奔三源浦南门而去。韩浩同志率三团攻打北门。北门先响起枪声,红光指挥战士们一下子就攻进了南门。仅战斗了几个小时,就消灭了据点里的守敌,活捉了三源浦的缉查局长和两名伪军官,砸毁了铁路工程局和警察署,烧掉拘留所和伪军营房。缴获了许多药材、布匹、粮食、鞋、棉花、盐等物资。接着部队又乘胜攻克了大荒沟、凉水河子、柞木台子、草市站等小城镇,粉碎了敌人冬季围剿。

  1934年8月,杨靖宇和李红光率部由兴京(现新宾)回到通化一带。据地方同志报告,刚从日本国来了个叫铁板的大官,是个司令。最近准备从沈阳来通化视察工作。靖宇和红光同志率三百五十余人,埋伏在山城镇附近敌人必经的路上。一位搞地方工作的干部和教导连的老李,装成修路工人,怀里揣着两颗手榴弹,见机行事。

  敌人的汽车队开过来了。头一辆车上没有棚,正是铁板司令坐的。两位化装的修路工人,乘机把两颗手榴弹扔进了汽车,把铁板炸的血肉横飞。红光同志又率领战士冲杀了三个小时,把敌人的二十三辆汽车,打毁了十一辆,其余的掉头逃走了。这次战斗打死了一名大佐和数名日本指导官,缴获步枪百余支、轻机枪一挺。

  1934年11月,正式成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下编两个师。李红光同志任第一一 师师长。他的部下多是青年战士,阶级觉悟高,纪律严明,作战勇敢。他们在红光这位骁勇战将指挥下,越战越强,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为了扩大抗日影响,给敌人以更大打击,红光同志乘鸭绿江封冻期间,亲率百余骑健儿,驰过鸭绿江,奇袭了日寇侵占的朝鲜界河城,缴获日本警察五十多支大枪,没收了数家日本和韩奸商店,解除了沿江警察署的数处武装。当日军赶来时,红光早已率队撤回三角地带。

  不久,红光又率领一师攻打了朝鲜东兴城。东兴城工事坚固,素有“铜墙铁壁”之称。一师乘着月色,直捣东兴城,捕捉了当地日本走狗十二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这两次袭击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的狂妄气焰,大大振奋了抗日人民的斗志。

  四

  李红光同志很会打仗,人们都以为他一定在什么军事学校学习过,其实他是在长期对敌作战中,积累起丰富的战斗经验,成为出色的军事指挥员。

  他身上经常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满自已画的地图。每到一地,他总是不顾休息,就先去查看地形,访问老年人,问饥苦,拉家常,了 解地形、山脉、河流、树木、道路、敌人据点等,甚至连小毛毛道也问清楚。然后再派侦察员去证实这些情况。他带着通讯员,爬上最高的山峰,对好指北针,拿出园规、三角板、铅笔,把了解到的情况,都画到图上。只要是他走过一次的路,他总也不会忘记。他能用简略的地图,勾画成一分具体的活动方案,向上级汇报。

  由于他熟悉地形地物,所以往往利用有利的地形打伏击战,而且每战必胜。1935年初,红土崖子伪军骑兵连去漾江换防时,红光同志率队伏击,除几人逃出外,以连长为首都成了俘虏。

  红光同志平时不爱多说话,但每到一地,他总是满腔热忱地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道理。战斗之前,总是向全体战士做战斗动员,激励士气。

  在战斗中,红光同志总是冲杀在前,撤退在后。他深受广大战士信任,只要有他在,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很安稳。

  1935年5月,李红光同志在兴京县蒿子沟附近,召开成立骑兵队的会议。会后,他率领师部少年连、五团共二百多人向西出征,准备越过老岭,到本溪、桓仁等地组建骑兵队。队伍行至兴京县橙厂东面老岭时,在一座庙前休息。红光派出侦察兵,正准备继续前进时,突然从橙厂西面开来了二百多日军守备队和伪军,双方不期而遇,都抢先开了火。激战了四个多小时,红光同志在战斗中不幸胸部中弹负伤。部队派人把他送到新宾和桓仁交界处的黑瞎子望密营中,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年仅二十六岁。

  抗日英雄李红光同志的英名,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魏哿奇)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东北抗日烈士传》——杨靖宇烈士传略
下一篇:满门忠烈:戴氏家族举家抗日英雄事迹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20-05-17 10:31:09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