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黄埔人回忆录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亲历的一次受降

添加时间:2020-05-16 16:24:24 来源:郎正方口述 甘仲国整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我是黄埔十七期步科学生,毕业后分在陆军第七十六军新编第二十四师七十团三营九连任少尉排长。1944年升任中尉连政治指导员。1945年任上尉营政治指导员。我部当时驻防在四川泸州,本来是担任陪都重庆的警戒任务的。这年7月下旬的某一天,我突然接到通知,去参加全军营以上干部会。会上军部长官宣布说:德国法西斯已经战败,日本鬼子的末日也快到了。我军要全面大反攻了。奉最高统帅部命令,我七十六军应开赴湖北宜昌一带接替七十五军防务,准备对日作战。会后,各师团立即行动起来。这时我部已经全是美式装备。大家心情非常兴奋,憋了几年挨轰炸的气,现在终于可以向小鬼子报仇了。当时交通不发达,从四川去湖北宜昌,只有走水路才快捷。于是我们就征用民生公司所有大小火轮。这一天,一百多只火轮在江边一字排开,我军三万余将士整齐有序登船,浩浩荡荡开赴抗日前线。岸边数千群众燃放鞭炮,挥手致意,送我军出征。那宏大的气势、感人的气氛让人终生难忘。我军船队沿长江顺流而下,不日到达湖北秭归地界。这里已是敌占区,为了不暴露目标,部队弃船上岸,寻找隐蔽的山间小路向宜昌快速前进。由于山路险恶,有人和马摔死在山涧里,但时间紧迫,也来不及收尸了。经几天急行军,进入宜昌地界。

  来到宜昌后,我团接到命令,渡过长江,进入到宜昌与当阳一带设防。我们便征用民船,一个班乘坐一只船,船头架着机枪。战士们个个荷枪实弹,随时准备战斗。过江后并没发现敌人。我连(当时我在连队)接到命令,进驻到离江十余华里的一个村庄设防。傍晚时分,我连到达指定位置不久,突然听到嗒嗒的马蹄声。我举起望远镜一望,只见五六十个鬼子骑兵正气势汹汹朝我们的位置奔来。我立即命令战士们沿小路散开,形成一个狭长的伏击地带。待鬼子进入伏击地带之后,我连轻重火器一齐开火。那时我军刚刚用美式武器装备起来,还没真正尝到它的甜头。这时轻重机枪、卡宾枪一齐喷射出复仇的子弹,鬼子应声倒下一大片。三匹战马也被枪弹击中倒地哀鸣。未死的鬼子一听枪声,知道是遇上了美式装备的正规中国军队,这时天色已晚,鬼子也不知我军到底有多少人马,不敢恋战,打马赶紧逃命去了。

  枪声惊动了附近的百姓,有胆大的便出来张望。我正想找百姓了解情况,便连忙迎上前去,向他们说明我军来此地的目的。乡亲们见是中国军队回来了,而且打死打伤十多个鬼子,地上还有三匹动弹不得的洋马。他们立即奔回村去报信。不一会,村里涌出一群人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有的打着火把,有的抬着酒肉,来祝贺中国军队打了胜仗。我们热情地接待乡亲们,把那些非军用的战利品全送给父老乡亲,把三匹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洋马宰了煮了和乡亲们共进晚餐。军民喜气洋洋,亲如一家。令我特别感动的是,一位老太太手捧一个布包,硬要进连部来找长官。我热情接待了她,问她:“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能办的我一定给你办。”老太太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往日呀,尽是日本鬼子欺侮咱们。我那老伴就死在鬼子枪下。今天你们打死了鬼子,为我报了仇,出了气。没什么感谢你们,这是我家母鸡生的蛋,只有这三个了,送给你,表示表示我的一点心意。”我哪里肯收,与她推让一番,最后只得收下。我拿出两瓶罐头,请她拿回去尝尝鲜。她也不好推辞,于是她捧着罐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蹒跚着回去了。我们在当阳附近打的这场遭遇战,长了我军志气,灭了鬼子威风,赢得了百姓的拥戴。正当我军严阵以待准备迎击日军反扑时,突然听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这一天军营内乐翻了天,村子里的百姓们敲锣打鼓来到军营里来联欢。大家敲呀、跳呀、唱呀,狂欢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天上午,团部传来命令,要我和一位副营长(忘了姓名)到团部去接受新的任务。我俩赶到团部,团长说:“有一个重要任务要你俩去完成。你们到当阳附近一个据点去接受那里的鬼子投降。”我一听既兴奋,又迷惑。兴奋的是我们能代表中国军人去接受日军的投降,这是多么体面又多么光荣的事啊!迷惑的是有团长、副团长、参谋长这么多长官,怎么轮得上我俩?团长见我迷惑的样子,便说:“我军已照会日本军方,日军必须在原驻地等待我军去受降。宜昌城里有一个联队鬼子等着我和副团长、参谋长去受降,有一个伪县政府等候我们去处理。我们忙得过来吗?你们那里的鬼子就由你们去受降。那里鬼子的指挥官是一个上尉,受降时军阶要对等,你俩都是上尉,正是合适人选。”我俩大声答应:“是!”正要离开团部时,团长又叫住我俩,说:“鬼子投降了,就受国际法保护。要注意他们的人身安全。”我俩点头答应之后,连忙赶回驻地,准备受降事宜。

  第二天上午,我和副营长带一个加强排,雄赳赳气昂昂地往鬼子据点走去。来到鬼子据点门口,日军的太阳旗已经降下,我军旗手便把中国国旗升上去。这时据点里走出一个少尉军官,向我们立正敬礼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给我们带路。来到日军办公楼前,只见一个日军上尉带着十多名军官一字排开站在楼前恭候。百多名鬼子兵列队站在军官们后面。我和副营长带着十多名连排级军官昂首阔步走进会议室,在长方形桌子的中间位置坐下。日军上尉则坐在我的对面,其余军官站在他的身后。我和副营长把受降书交给日军上尉,他毕恭毕敬接过来认真地看了一遍,在受降书上签了字。然后他向翻译官呶呶嘴,翻译走过来请示:“受降仪式如何安排?”我说:“你们先交出军人花名册和武器弹药清单,再听从我军副营长安排。”日军上尉立即将人员名单和武器弹药清单交给我方。副营长看了一遍之后,大声命令:“日军所有官兵听着,你们已经战败了,现在必须听从我的指挥。按花名册上人员顺序,你们一个接一个从桌子前走过去,将你们身上所携带的所有武器放在这里。”他指了指具体位置,又接着说:“缴完武器之后再回到你们现在的位置,等候训话。”他稍作停顿之后,突然大声喊道:“缴械开始,日军官兵开步走!”这群平时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鬼子,按军阶大小一个接一个,低着头从桌子前走过。走到桌子中间位置,便将身上的战刀、手枪(士兵则是步枪、刺刀)等武器解下来放在地上。缴械后他们规规矩矩回到原来位置,立正站好。

  缴械结束后,副营长说:“现在请中国陆军上尉郎正方讲话。”我立即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指着刚刚缴上来的武器说:“这些东西是你们想用来征服奴役我中华民族的凶器。可是,八年过去了,结果怎么样?想征服奴役别的国家别的民族的人,却被打败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不知为什么,那天我很激动,我讲了很多话。事后战友们说,我讲的句句在理,讲得鬼子勾头搭脑,面有愧色;讲得战友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我讲完话后,那日军上尉走上前来鞠了一躬,说:“真对不起,我们有罪。但现在我们投降了,请贵军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我说:“这是我国政府承诺了的。我军会按国际公约要求,让你们安全回国。”后来我部将这些日本鬼子带回宜昌,转送汉口,然后让他们再从汉口乘船回国。

  这事虽然过去六十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心情仍然很激动。我感谢历史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做了一回中国军队的代表,堂堂正正接受日本鬼子投降。我觉得,当一个中国人真自豪。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751.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李宅激战
下一篇:回忆衡阳会战片断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6 16:25:03

黄埔人回忆录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