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黄埔生活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成都军校追忆

添加时间:2020-05-16 16:16:00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张之泽(台湾)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同年8月,我考上了成都军校十五期。当时军校的教育长是陈继承将军,他接替张治中策划学生总队因抗战西迁的艰巨任务。1938年元旦,我在武昌右旗入伍,编入十五期一总队。同年3月乘船到宜昌,6月抵达重庆,7月沿成渝公路行军到了西校场。升学考试后,开始分科教育,步兵第一大队包括炮、工兵各一队;步兵第二大队包括骑兵、辎重、通信各一队;步兵第三大队全部为空军。我们是1940年7月毕业。

  雄姿英发 震慑军阀

  1938年秋,我们是第一批到成都的中央军。每个星期的周会,我们由西校场徒步行军到北校场,扎着呢绑腿,穿着马靴或皮鞋,雄赳赳,气昂昂。各队沿途唱着雄壮的军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旗正飘飘,热血滔滔,我现在要出征,枪在我们肩膀,血在我们胸膛……”从西到北,由各级值星官领道,除空军大队在新都受训,共十五队,不知要唱多少军歌,喊多少口号,才到达校本部。听训时要站一个多小时,头戴铜盔(四川人叫铁帽子),背着背包(包括雨衣、军毯和换洗衣服),腰扎子弹盒,斜挎水壶和干粮袋,手托中正式步枪。司令台上迎着二番号(崇戎乐)走出来一位穿戎装、戴黑边眼镜、颇白皙的军官,他就是教育长陈继承中将(他是保定军校二期毕业,后来病故于台湾)。周会一般会请党国要人或专家学者演讲,如果没有,教育长就执“校长训词”恭讲五十分钟。

  我们总队长王甲三少将,每天清晨朝会讲一段三民主义,全体随声朗诵。平日我们所接受的课程有政治学、经济学、国际形势、东亚史地、伦理学、人生哲学、国父思想等,军事学有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阵中勤务令,再加上战术学、交通学、通行学、筑城学、兵器学等,术科有步兵基本教练、射击教练、实弹射击、野外演习,炮兵上炮操,骑兵习马术,工兵习造桥、操舟,通信习无线操作,辎重习车辆驾驶,川军将领邓锡侯、潘文华、严啸虎等人看了,自叹不如,不敢有异动或其他的杂念。

  训练三年无寒暑

  我们的养成教育是非常严格的,训练时间长达三年,没有寒暑假,所以一到毕业分发,不论部队、机关还是学校,都非常欢迎我们加入他们的行列,这是因为军校严格培养的人才非常合乎各军事单位的需要。

  军校除了教育长代表校长主持校务外,最高职务要算教育处长了。教育处长是负责教育的,不论是教官人事考核及教育计划之确定,还是执行考核、学生考试与毕业分发,全是处长的职责。教务处长仅负责教务行政事务,和其他各科系主任的权力是并行的。我们初入校时的教务处长是本校一期毕业的范汉杰将军,但他在校时间很短就外调去部队了,继任的是一期毕业的黄杰将军,他和我们相处的时间很长,常单独和我们谈话。我们的政治部主任是邓文仪将军。我记得有一次行军到龙泉驿,时值隆冬,我们还穿着单衣,晚上两人合盖一床军毯睡觉,地上铺的是稻草,他一见我们这样,禁不住就哭了!他也常到总队部来讲话。我们毕业时每队有三位同学进入“政治研究班”去受训,成为他的干部。

  校部除各总队外,另设“高等教育班”,以军校毕业或是行伍军官、少校军阶为招募对象,当时的班主任就是淞沪作战的名将孙元良将军;另有“战术研究班”,研究团、师、军级战史和战术,战术班分四班教授,每班十六人,毕业后任战术教官,主任是名教官杜显信将军;还有短期的“校尉官研究班”、“射击训练班”、“政治研究班”、“军需训练班”、“劈刺训练班”(训练白刃作战)。除“高教班”外,均由军官教育队中将主任王禄丰负责。在成都以战术训练为主,所以尔后考取陆大之学员颇多。

  琐事颇多,值得回忆

  1.成渝公路的行程。十五期一总队,是中央军最早入川的部队,行军时的武器装备虽然和一般士兵没有两样,但个个年轻,意气昂扬,素质颇高,入学的成员是“大、高中学生”及“社会优秀人士”。由重庆到成都最多三天汽车行程,但我们却徒步走了近一个月,因为我们要做抗日宣传工作,如探访学校,街头演讲,或是以“三人行”的“十字街头剧”出现:一个人扮演日本军官,一人扮抗日青年,另一人化妆少女被日寇欺凌,当抗日青年向倭寇怒吼“放下你的鞭子”时,立即引起一些四川同胞的共鸣……他们对我们这群意气风发的学生军产生了深刻印象。

  2.参加最隆重的校庆。1939年6月16日是本校第十五周年校庆,也是纪念总理莅校主持第一期学生开训的日子,当时在北校场隆重举行,一时将星云集,冠盖满黄埔,校长蒋公偕夫人、宋蔼龄以及宋庆龄在司令台参加盛典,四川省的政界军界首长及各大学校长均来道贺,可见在当日是不分派别,均能团结抗日,真是和谐相处。

  3.逃警报与救火。成都警报和京沪地区的不一样,不是说来就来,而是万县先拉“预行警报”,等敌机到了梁山再拉“空袭警报”,临近成都才拉“紧急警报”,军民疏散有一小时的时间。当时我们的营区有北校场、西校场、南校场、皇城坝、草堂寺、二仙庵及新都宝光寺等,估计有一万多人,一听见预警报,就带了火炮、车辆、骡马与装备器材到郊外分区疏散。有几次日机空袭商业区春熙路,受伤民众很多,而且发生火灾,我们得到上级命令,立即携带消防器材救火,并将伤患者送军医院急救,得到民众极高的赞誉。

  4.趣事多多,无限怀念。当时军校学生很年轻,也很英武,觉得躲警报是一件乐事,可以停止操课,到郊外散心。胆大的同学还趁此机会与同址疏散的女学生搭讪,因此也促成了很多好姻缘。我们初到成都时,学校每月发给五六块法币,相当于五六块银元。当时请女朋友看电影、坐茶馆、吃饭,也花不了一块钱,而且川娃儿很节省,不管是千金小姐或是一般女娃儿,都是身穿阴丹士林布旗袍,足穿布鞋,如对你有意,只需请她在路边吃“担担面”或是红油辛辣的“阳春面”。学飞行的十五期三大队分发到成都,他们吃高空伙食,全身美式装备,薪饷比我们多,又会跳舞,就到华西坝去追女大学生,由于我们这些“下江老”的中央军比川中的大学生要见多识广,所以很容易交朋友。那时你就是在身后追随她们,她们也不觉得你是坏人,有时还会停下来和你说话。她们最喜欢到军校参观,看炮兵炮操及骑兵马术表演,阅兵分列更是她们最喜欢看的课。一到毕业前夕,双双恋人分别时,女孩子哭得死去活来,军校生就唯有忍痛离去。我于1940年毕业后留校,所以知道这些故事。

  后记

  1945年8月10日晚上,我们在“智育”看电影,片名是“叛舰喋血记”,正为银幕的故事所吸引,忽然幻灯展示“日本无条件投降了”!我们以为是电影情节,没有在意,只听老板在前台吼叫:“日本投降了!没听到放爆竹?”我们这才欢呼起来!接着,大家争先恐后地跑出去,见到街上已是人山人海,老美用大拇指向军人致敬,连呼顶好!大家不管认识或是不识的,都牵手跳舞。我们一直狂欢到深夜方回到学校宿舍,我还做了一个还乡的美梦!

  第二晚,我参加了本校胜利大游行,由教育长骑着高头大马,在部队面前领道,后面是庞大的队伍,以及国父和校长蒋公的照片,校军乐队不停吹奏各种军乐,全副武装的学生部队喊着口号、唱着军歌,还有花车游行,那场景真是让人难以忘怀。人生中这种欢欣的日子,实在不太多,值得我们永生铭记!

  (台湾陆军官校二十二期季刊供稿)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黄埔袍泽兄弟情
下一篇:黎明关阻击战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6 16:16:51

黄埔生活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