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胡樾亲历:日军在宁波衢州发动细菌战

添加时间:2020-05-16 14:04:06 来源:博客中国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人生的经历是一笔财富,而亲身经历则是这笔财富中的财富,是珍珠玛瑙,非常难得,尤为可贵。

  我是一个耄耋老者。1920年12月生于杭州满觉陇,屈指算来,我已是近于一个世纪的人了。那时,我们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家道兴旺,人丁众多,但命运多舛,家国遭难,我也不幸,从儿童到成年,我一直都在颠沛流浪中生活。

  1939年成年开始,我便从事医疗工作,至今不渝。八年抗战,我天天都在逃难,都在惶恐中过日。当时的杭州全已沦陷,我就逃到浙南,逃到福建,……人生怎是一个逃字了得?想想难过,思思痛苦,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1940年10月,日军发动了惨无人道的细菌之战,这种看似无声实为惨烈的战争烧到了宁波,烧到了衢州,宁波、衢州人民遭殃连连,大面积爆发鼠疫,可事至如今,日本对罪不容诛的细菌战争,还是矢口否认,但事实已经发生,人证物证俱在,你如何抵懒得了呢?新华社2015年10月22日报导:中国裁军大使傅聪,在联合国大会揭露日军二战期间使用生化武器的暴行。侵华日军在中国建立细菌战部队,运用飞机播散,向江河水源投放鼠疫、霍乱、伤寒、痢疾、炭疽等病菌。细菌战是最恶毒的战争,宁波、衢州首当其冲,而我则是亲身经历这一场细菌之战的见证者。

  细菌战看似无声,祸害却是十分惨烈,毒害却永远伤及身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就连十恶不赦的希特勒也不敢使用的细菌武器,可唯独日本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竟在中国使用这种恶毒武器。他们不仅进行大规模的研究与制造细菌战武器,而且建立731这种细菌部队进行操作实施。他们惨无人道地用我国3千多名爱国人士进行 “活体实验和活体解剖”,真乃触目惊心。除了731部队外,日本还建立其他细菌部队,如南京便设有荣字1644部队(即华中派遣军防疫给水部队,亦称“多摩”部队),也是一个研制毒菌工厂,培育疫蚤基地急先峰。他们在浙江宁波、衢州等地空投“黑色疫魔”就是荣字1644部队配合731部队一次细菌战。此外,还有北京的北支甲1855部队,广州的波字8604部队,在新加坡还设立了冈字9420部队。在我国南方的投毒飞机场,往往利用杭州笕桥机场起飞。该机场自1940年8月18日至12月中旬,由日军731和荣字1644两个部队专门使用,成了日本投毒的起飞机场。(见《宁波鼠疫史实》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9年版)。

  在我中国大地上,从1937年至1945年资料记录就有近70次细菌战活动,有20个省受到细菌战侵袭,27万无辜人民死于细菌战中,而浙江又是细菌战的重灾区。据日本细菌战揭露会披露的资料,1940-1944年在浙江省宁波、衢州、金华、丽水、云和、江山、常山、义乌、温州(翁垟镇)等地都被投放过细菌弹,除细菌武器侵袭直接死亡外,在为传染扩散而引起周边地区的疫情蔓延,若干年不断,衢州一地就有5万人死亡。

  宁波衢州鼠疫防治亲历

  我当时是中央医疗防疫总队的一员,亲身经历并积极参加了宁波衢州的鼠疫防治工作。1940年10月27日,日本飞机在宁波上空投下大量麦粒、面粉,散落于市中心开明街一带。日机过后,发现跳蚤骤增,蚤色鲜红,种类特异。后来才知道,这些跳蚤是吸饱了鼠疫试验者的血液,体内充满了亿万个鼠疫杆菌,然后细菌制造者再把这些跳蚤掺于麦粒、面粉,用飞机空投于地。第二天后,该地就发生了疫病,开始大面积向外漫延。到了31日,开明街赖福生夫妇就染病死亡,经宁波卫生院、华美医院及省、中央等卫生部门先后复查,确诊为鼠疫。据《宁波鼠疫史实》死亡名册记录达109人,该书也很坦悉地说明,未查明者尚未录入。感染后生存的却只有钱贵法1人。

  当时的国民政府对宁波防治鼠疫非常重视。自10月27日起,每日召集有关人员商讨对策。除隔离抢救患者外,11月30日晚7时起焚烧疫区,被焚烧地方有:开明街、中山东路、东后街、太平巷一批商店及民房115户137间。加上中营巷44号1户3间及华美医院工友徐安行1户4间,共烧毁117户144间,约5千多平方米。笔者当时在重庆卫生署医疗防疫队服务。《宁波鼠疫史实》第52页记载:“叶树棠,时任中央防疫17队队长,偕陈万里(浙江省卫生处长)率队员4人于11月10日来甬指导防疫工作。”(注:叶树棠,抗战前曾任杭州传染病院院长,解放后为江苏南通医学院教授)4人中的1人即为笔者,与另一位女医生负责检查疫区鼠类。检查表格按福建省外籍专家赖图雅的分类法原件译成中文在甬试用。分屋顶鼠、沟渠鼠、小鼠、家鼠、鼷鼠分类,每天约检查一百余只,这是最危险的工作,可是我们这些密切接触者,无人被感染。可见宁波发生的鼠疫,非四条腿的鼠传播给人,而是二条腿的日本人播散病菌直接传播给人所致的。

  衢州鼠疫的传播。1940年11月12日至12月7日,26天中,发病21人,全部死亡,并扩散传播。1942年5月,衢州临敌,防疫队伍撤走,一时缺乏统计实数。后据《中国地方病防治》1992年第7卷载:“(衢州)1940年10月到1947年5月(缺1942-1944年)六年发病328例,死亡318人,病死率为96.95%。”可是根据《宁波鼠疫史实》侵华日军细菌战浙江省受害简图记载:“衢州(县)1940年10月4日首次空投鼠疫蚤,从1941年到1942年受害者众多,死亡千人以上。1942年浙赣线作战时,再次传播鼠疫、伤寒、痢疾、炭疽等病菌,蔓延至1948年,发病30万,死亡5万人。”

  对于衢州鼠疫的防治。我以为:发病分散、综合防治不力,未能在短时间内扑灭。衢州在浙江中部,交通发达,铁路贯通,又有飞机场,发生疫病,唯恐大面积传播。所以一发病,省、市、县以及临省福建等防疫队伍纷纷赶到,但一时无法统一合作而又纷纷散去。此事被中央知道了,随即指派驻湖南的卫生署医疗防疫第4大队转驻衢州。大队长周振,并将所属在江西的第一防疫医院、福建的医疗防疫第6队,加上原在浙江的17队,以及大部队直属的细菌检验队、卫生工程队、性病防治队。总之,除在江西、福建的第3队、第15队,第四大队所辖各单位均移驻衢州。卫生署又派德国顾问伯力士(Dr.Pollitzer)博士及卫生工程师过基同参加防治。再由衢州专员公署负责成立鼠疫防治委员会,并招聘临时人员一起防治。从形式上看,防治力量是增大了,但仍未能在短期内控制疫情。直到日军攻下浙赣沿线,衢州陷敌,仍未结束防治。中央医疗防疫队伍,丢弃所有医疗器材、防治统计资料、交通工具,以及个人行李,全部跨越仙霞岺逃到福建浦城。衢州陷敌后,日军731和荣字1644不仅对沦陷区散播疫菌,又扩大了细菌战范围和深度。由于鼠疫流行时间延长,从1940年10月到1948年,发病30万(含其他传染病),死亡5万人。总之,衢州的防治问题:一:防治不力。缺乏全方位阻止综合防治;二、疫区分散,控制不力;三、疫菌除空投外,还有细菌战部队直接将病菌送进沦陷(日占)区,致使传播扩大,流行时间延长,疫病大增,危害增大。

  细菌战灭绝人性,惨无人道,好战者绝不能使用这种武器。痛定思痛,我有以下感想:一是利用细菌作战,是十分残忍、灭绝人性的作战行为,必须杜绝;二是防治要全方位合作,不能单打一,如衢州防治技术力量虽增加,但缺乏全方位整体行动,所以疗效不佳,应该该损则损,速战速决。如宁波外地力量参于不多。自身力量全部调动,全力防治,火烧开明街,短期内扑灭疫情,这样效果就较好。

  为了悲剧不再重现,为了人类更加幸福,宁波、衢州先后建立了细菌战遗址纪念碑纪念馆,将“勿忘国耻,励志图强”刻于碑石,以作纪念,让后人永记不忘。据《钱江晚报》2015年6月12日报道:2005年7月,衢州罗汉井设立细菌战纪念馆,三年后又修缮扩建,占地面积发展到百余平方米,增设展览馆。2014年,细菌战展览馆与北京卢沟桥等抗战纪念碑馆,一起名列首批国家级纪念遗址。

  期望全国各地受害情况及国家档案汇集成文,悉数公布。并也请求呈报国际组织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不让日本细菌战争者翻案。也祈祷今后世界上不再有这种惨无人道的历史再度发生。

  2015年11月18日

  作者:胡 樾 余杭卫生中等专业学校退休教师

原文地址:http://net.blogchina.com/blog/article/74871609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回忆在战干一团的往事
下一篇:台儿庄血战回忆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05-16 14:28:20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