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寇暴行侵华细菌战和化学战各地细菌战暴行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崇山村鬼子暴行:细菌战、活体解剖

添加时间:2020-05-16 11:03:47 来源:托尼贾的博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在义乌市稠江街道,有一个名为崇山的村子。78年前,侵华日军对崇山村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细菌战,鼠疫病毒摧毁了这个村子的祥和与平静。在义乌的1319名细菌战死难者中,崇山村有405人死于鼠疫。而在不少亲历者看来,关于细菌战,关于鼠疫,死亡并非是终点。

  1942年5月21日,义乌沦陷。同年9月3日中午,一架日军飞机从西向北缓慢从崇山村上空飞过,没有投下炸弹,只见飞机尾部喷出一条长长的烟雾状东西。十多天后,崇山村四处可见毛耸腹胀的死老鼠。

  “一开始没人知道老鼠是怎么死的,对老鼠的尸体也是随意处理。”现年85岁的崇山村村民王基田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仍心有余悸。他告诉记者,那几天家里的老鼠突然增多,成群结对在阁楼和横梁上爬来爬去,后来不断有村民得病暴死,大夫诊断后才知道得了“老鼠瘟”,也就是感染了鼠疫病毒。最后,连大夫也死了。

  日军飞机喷出的烟雾就是鼠疫病毒,除此之外还投放了携带有鼠疫病毒的粮食、鸟羽和跳蚤的混合物。于是,跳蚤感染了老鼠,老鼠感染了人。

  “那年头,农村的卫生防范意识差,白天是人的世界,夜晚就是老鼠的世界。”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展览馆副馆长何必会说,一旦村子里有人过世家人就会大肆操办丧事,并按照习俗发丧三日,而且几乎全村的人都会来参加,这就导致了鼠疫的猛烈扩散。任谁也想不到老鼠和跳蚤竟然成了细菌武器,变成了人类的催命符。

  为检验细菌战的实战攻击效果,1942年11月11日清晨,日军南京荣字1644部队本部20人在大尉近喰秀夫的带领下来到义乌,连同驻守义乌城的80多名日军,着防护服和防毒面具,荷枪实弹包围了崇山村,将村民全部赶到后山背集合,强迫他们脱衣检查。查出淋巴结异常和染病未死的村民共计40余人,并以治病为名将他们骗入崇山村东北林山寺的观音庙内,强行进行隔离和活体解剖实验。其中年仅18岁的吴小囡就被活体解剖挖出心肺而惨死。王基田的哥哥也感染了鼠疫病毒,为了不让日军抓去解剖,他从村子里跑了出去,最后死在村外的甘蔗地里。

  在林山寺观音庙,当年的幸存者,如今的受害者遗属协会副会长王基旭指着观音像前的一块空地说,日本人就是在这里进行活体解剖的,一个装满水的木桶,用于清洗切割下来的肢体和器官。在这40多名村民中,有个叫张菊莲的从厕所的粪坑通道逃了出来。还有一位叫王菊莲的村民是前来送饭的,恰巧看见解剖场景,受到惊吓后从围墙的破洞逃走。

  “在崇山村的活体解剖实验中,日本人培育出了一种毒性和杀伤力都十分巨大的鼠疫病毒,命名为‘松山株’。”何必会说,“松山株”不仅给崇山人带来了死亡,更带来了恐惧和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痛苦,不少幸存者至今还在病痛中。

  78年来,这里的村民,对侵华日军的控诉,对无辜死难者的纪念,从未停止。每逢清明节、“7·7”事变纪念日、“9·18”事变纪念日,村民们总会自发组织或大或小的纪念活动,或座谈,或上村子附近的劫波亭扫墓,或向慕名而来的人介绍历史、宣扬事实。

  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的索赔诉讼一直在继续。1997年至2007年,十年的时间,从东京地方法院到东京高等法院再到日本最高法院,从一审到二审再到三审,总共42次的开庭审理……他们只想要一个道歉和一个正视那段历史的态度。

  “2007年7月,日本最高法院维持二审判决,不予继续受理索赔诉讼。”说到这里,何必会显得有些落寞,涉及经费和专业技术问题,索赔无法深入开展。细菌战的荼毒延续了70多年,不知何时才能还受害者和遗属一个公道。但即便如此,也绝不能放弃抗争的权利,这种权利将成为一种传承,成为永不会忘却的纪念。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302cf00102yqxf.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投放病菌 残害无辜
下一篇:侵华日军常德细菌战:罪行不会被遗忘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05-16 11:06:53

各地细菌战暴行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