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黄埔生活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黄埔袍泽兄弟情

添加时间:2020-05-16 09:48:58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黄哲嗣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杨怀富与卢德铨是黔乡好友,都是有志的爱国知识青年。1944年两人结伴投考黄埔二十期,成为炮兵科五大队十四中队同学,在炮兵学校(见附注)受训三年。1947年秋,杨、卢二人毕业后,被分发到重新组建的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长是黄埔四期老学长邱维达,全军美械装备,步兵多携自动武器,配有大型运输汽车、坦克、105榴弹炮,作战有后方飞机支援,官兵服饰和待遇都好,可算是强兵悍将的现代化部队。

  杨怀富、卢德铨二人同被分在一个炮兵连。杨当炮兵观测员,卢任炮兵排长。翌年,随军参加史上著名的淮海战役(国民党军史称“徐蚌会战”)。

  是役,国民党军包围解放军,解放军反包围国民党军,层层包围无缝隙,日夜战斗不停息。白天,枪炮声、飞机轰鸣声淹没了车、马、人叫声;夜间,榴炮弹、信号弹、各种枪弹曳光万状,横竖交织划破漆黑夜空。

  国民党军官兵在历经八年抗战后已厌恶内战,如今在淮海战场上被解放军包围后,又出现缺水、缺粮、缺弹、缺油,一时间束手无策,只能请南京派飞机空投粮食大饼。无奈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空投物资常常失误,投给了解放军享用。情况日益恶化,阵地上的士兵编唱顺口溜:“壶水换钢洋,粮肉换黄金,钱财如粪土,升官不在心,人人想突围,怎能突出去!?”断粮太久饿死人多,有的杀马吃肉充饥,有的吃草根树皮,有的为争夺空投食品扭打致死,有的潜逃到解放军阵地吃饱后又回来,官兵士气低落到极点,武器虽好却不能发挥作用,怎能不惨败哩!

  一天,在杨怀富、卢德铨二人席地坐谈暗淡前景之时,突然空中飞来一颗榴弹,他俩闻榴弹落速声,随之卧地滚下坎,接着又飞来几枚炸在炮阵地,浓烟滚滚,不见了杨、卢二人踪影,士兵伤亡也不少。几分钟后,杨怀富先醒来带着满身泥土,晕头昏脑地跟着前面败下来的步兵往后跑,也有本连士兵夹在其中,他们顺着铁路往南奔,边走边分散。他和几个人一伙,白天怕遇着解放军,就在荒郊隐藏起来,轮流放哨睡觉,夜间忙着赶路。每遇市镇就绕道走,无处买食就刨地苕充饥,最后是又脏又饿、又黑又瘦地只身逃到了南京。

  杨怀富在南京举目无亲,投身无门,又赶到江西鹰潭找熟人,途中巧遇其兵团司令官、黄埔四期老学长胡琏司令,胡见杨是黄埔学生又有炮科技术,便留其在司令部任副官。之后,杨因有炮技专长受重视且在炮团步步高升,直到后来去台晋升为上校,指挥炮兵守卫金门。

  再说卢德铨比杨怀富苏醒较晚,醒后同样是泥土一身,军帽也不知飞往何处?正想寻找杨兄时,解放军蜂拥而至,站在面前端着冲锋枪大吼:“举起手来,缴枪不杀!”炮阵地早已瓦解,剩下的官兵全部被俘,挤在一块儿低头不语。卢窥视俘虏群中无杨兄,默默惦念着同学不知是死是活在哪里?这时一位持手枪的解放军高声大喊:“当官的站这边,当兵的站那边!”解放军见卢全身是泥尘又无军官帽,就推他站在当兵的那边去了,俘虏中也无人说他是排长。接连几天俘虏经过清队整编,卢德铨戴上五星军帽和胸章,当上了解放军。随之解放军政工人员给解放过来的士兵开会,宣传“打仗为革命”的道理,安定人心,统一思想,随后往济南方向开去。中途住下,开会动员,要打济南城,解放军首长亲临会场鼓励下级争当英雄、模范。攻城靠大炮要技术,上级得知卢德铨是黄埔炮科生,任其排长职务,叫他“排长同志”。当时卢德铨心中是喜忧参半,从解放兵提升排长应为一喜,忧的是至今杨兄下落不明而深感孤单寂寞,并且还要去打昔日袍泽部队,日后同学怎样看我?

  卢德铨所在部队在新中国成立后,又开去抗美援朝。在朝鲜,上级见卢德铨在战场上表现十分英勇,火线上批准他加入了共产党,由此卢的前程越来越好,接连升到连、营长。中国人民志愿军回国后,卢所在部队又调到福建前线驻守厦门,炮团需要本科生当参谋长,卢因文韬武略,又赶上机遇调任此职,参加策划炮轰金门岛。

  卢德铨在厦门炮打金门时,杨怀富正在金门防守。卢、杨这两个黄埔同队同学和同乡,互不相知对着打,在时代的大风云中,演绎了一出袍泽兄弟相残的小悲剧。

  时光飞逝,世事变迁。1990年,杨怀富由台湾来大陆祭祖,与卢德铨相见于筑城,二人紧紧相抱,悲喜交集,离别半个世纪,黄埔袍泽谈起往事如梦一场。

  1999年,古道热肠的杨怀富再回大陆,慷慨解囊邀请贵阳、息烽、遵义健在的炮兵第五大队同学,偕眷属前往昆明参观花博会。同队同学游览云南石林、贵阳百花湖等名胜古迹,均感祖国日新月异,繁荣昌盛,两岸黄埔同学交口称赞邓小平先生卓越远见,提出改革开放,给了海内外黄埔同学再相见的机会。

  此后不久,同队同学詹立群因直肠癌病逝,杨怀富和卢德铨在前去送葬时再次相逢。分别之际,卢德铨书赠杨怀富诗一首,是三国演义开篇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在笑谈中。”

  苍天见证了黄埔同学情深似海,都盼望祖国统一,造福子孙后代,不再受战火生离死别之苦;祝愿两岸健在的黄埔袍泽兄弟,心胸更加开朗地安度晚年人生。

  附黄埔军校史料:1938年春始,中国陆军炮兵学校因日军侵华自南京迁到贵州都匀。1944年10月,日军占领独山,炮兵学校遂迁往开阳县,及抗战胜利后又迁到贵阳市。1944年炮兵学校奉命代训“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二十期”炮科生,为此在都匀、开阳、贵阳、遵义四处招生,招考条件是数理化成绩达良,体格健壮,符合炮兵的一般要求。在校学习3年,完成炮兵军官的养成教育,对炮兵战术与技术的基础知识必须有精深的理解,如炮兵运用、射击指挥、观测通信、驭马术等。时数千具有高中、大学文化的流亡学生及当地青年踊跃报名,经考试录取学生324名,编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二十期炮兵科第五学生大队,下属十四、十五、十六三个中队,每中队108名学生。大队部设在开阳县城北街熊家大院,十四中队驻县城江西会馆,十五中队驻北街四川会馆,十六中队驻东门外龙魁寺。1947年秋,学生毕业分发全国各军炮兵部队。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863.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烽火南抚
下一篇:成都军校追忆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6 09:49:30

黄埔生活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