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黄埔生活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烽火南抚

添加时间:2020-05-16 09:39:10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宋炳宪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为适应盟军需要,我国把浙江衢州机场扩建为大型机场,使其可以承受盟军飞机的起降。这引起了日寇极度的不安,企图拔除衢州机场。日军畑俊六大将动用了7万兵力,另加伪军3万,飞机150架,坦克100多辆,分别从杭州、南昌相向进犯,妄图彻底摧毁衢州机场,消灭我三战区主力,打通浙赣线和福建沿海通道,霸占我国东南沿海的大片国土。赣东的“南抚战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拉开了战幕。

  1940年12月28日,我们刚从湖南武岗黄埔二分校第十七期毕业,就纷纷奔赴抗日前线。福建籍同学有46人分配到独立一九四师,其中莆田的周玉云、康智武、林玉溱、林锦仪、刘天祜、詹祖德、刘剑青、宋炳宪8人到湖南樟桥一九四师驻防地报到。当时,长沙第三次会战刚结束,日寇被打得焦头烂额,抱头鼠窜,只见沿途丢下的弹药、装备不计其数,腐烂尸体叠积成堆。我们在行军途中发现一个“抗日阵亡将士墓”,坟堆范围很大,埋葬了不少壮烈牺牲的抗日烈士。大家心里非常难过,默默祈祷“先烈们安息吧!我们会为你们报仇的”。

  我们一行46人到达湖南樟桥师部,备受一九四师前期黄埔同学的欢迎,当日还会餐互相介绍。莆田籍除刘天祜同学分配五八一团外,其他都在五八○团:周玉云任团防毒排长兼团参谋(后调任师部参谋)、刘锦仪任防毒排副(后调营机枪一连代连长)、康智武专任防毒排长、林玉溱任迫击炮二排长、詹祖德任三营七连二排长、刘剑青任八连二排长,我任九连二排长。团长许其进、副团长康厚泽都是黄埔前期同学,对我们既关心又爱护,我们干起工作特别有劲。

  一九四师原是机动部队,于1941年4月归七十九军指挥,赶往江西临川阻击日军。我们先在萍乡接受师长检阅,而后从樟树渡江,分头并进。此时,已闻炮声隆隆,前方战事吃紧,逃难百姓成群结队扶老携幼,哭哭啼啼,蜂拥而来,情极凄楚。随着战局的变化,军部接到“抚州已失”战报,改命我师日夜兼程由小路赶往“东馆”阻击南侵日寇。雨夜,我们臂缠白毛巾,一个个跟着摸黑前进。我为了保证本排战斗力不受减员影响,观前顾后,煞费神力,不让士兵拉距离而掉队。途中碰到刘剑青同学,互谈日寇野兽般的凶残和百姓惨遭苦难、流离失所的场景,感叹不已。因作战分工不同,匆匆而别,岂料从此竟成永诀。

  日军行动迅速,已越过我军预定的“东馆”截击线。上级又命令我师星夜强行军赶赴南城,配合本师五八二团及江西省保安团作战。当天,因日机9架飞临上空盘旋扫射,所以行军速度迟缓,未及南城,就与日军遭遇,双方抢占制高点对射,战斗非常激烈。敌人在飞机掩护下向我阵地猛攻。连长审时度势命我率本排战士抢占万寿桥头制高点,与营机枪连协同作战,确保我军侧翼。不久,我排和连部失去联系,只得听从机枪连长统一指挥,抓住战机,发挥最大火力,痛歼来犯之敌,重机枪有时还对付低飞扫射的敌机,以减少我军伤亡。激战持续至黄昏。连长黄荣泉率领预备队击退敌军。此后,战局形成对峙,我连又二次奉命趁敌立足未稳,渡河夜袭,虽未奏效,也足扰其军心,钳制它不敢轻举妄动。尔后,由援军接防,我团开到赣闽交界的硝石镇补充整训。本排受命为独立哨排,在蜿蜒的硝石山麓担任全团的前哨警戒。

  一九四师固守南城的五八二团系刚补充未经训练的闽籍新兵,战斗力弱,被日军一举攻破,全团官兵都牺牲了。我团在硝石镇补足兵员、粮、弹并经休整训练后,恢复了旺盛的战斗力,即奉命夺回南城,我连轻装暗袭桥西的守敌,顺利进入第三道障碍物时被敌发现,激战30分钟,牺牲班长1人,士兵2人,折回桥头固守。翌晨,我军全面攻城,战况极为激烈,副团长康厚泽亲临前线观察敌情。下午,敌突然猛烈发射枪榴弹。双方激战至黄昏,枪声渐稀,我连抓紧作夜间战备,并修复战壕。至晚上9时许我连撤离阵地转为预备队,由七连和八连投入第一线战斗。第二天拂晓,敌由南城河下游偷渡,先攻我连预备队,继又包抄第一线,战斗空前激烈。我营文副营长负伤被俘,被敌人用棍棒活活打死。七连二排长詹祖德受伤不下火线,坚持战斗,直至流血过多晕倒在壕沟,才被强行抬送到后方医院抢救,但为时过晚,虽然保住性命却致残终身。八连二排长刘剑青奋勇拼杀,多次将冲入阵地的鬼子刺倒,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是役我连伤亡多人。下午,师参谋长临阵督战,鼓励官兵勇往直前。团长亦派参谋周玉云传达命令,要第九连火速组织反攻,夺回二圣山后坚守,不得撤退。连长命我率二排负责正面强攻,经调整充实后我排二度勇猛冲杀,于午后5时攻克二圣山,坚守两天后移交友军九十八师接防。我部又奉命火速增援南丰、宜黄,连长命我率领尖兵一路搜索前进。距宜黄约8华里处与敌遭遇,我军迅速由两面包抄,将敌歼灭后猛攻宜黄城。守城余敌看大势已去,竟惨无人性纵火烧焚全城,而后匆忙向官仓前逃遁,我师乘胜追击,毙敌400多人。残敌逃回南昌。

  我因在酣战中难忍饥渴,饮下山泉而患寒热病,但仍坚持紧随后卫部队艰难跟进。在潘村遇到副军长王甲本指示我要带头鼓励病伤员紧紧跟上,免遭意外危险,关怀之心溢于言表,大家深受感动,奋勇向前。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血战3个月的赣东“南抚战役”。似水流年,追忆往事,缅怀先烈,谨录宋朝莆人陈俊卿诗:“黄壤岂知我,白头犹念君。唯将老年泪,一洒故人文”以凭吊英灵。

  (福建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供稿)

原文地址:http://www.huangpu.org.cn/hpsy/201209/t20120921_3112907.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我的抗战三事
下一篇:黄埔袍泽兄弟情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6 09:39:44

黄埔生活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