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通讯员之声通讯员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83岁殉国将军黄书勋后代黄建国对民政部驳回“追烈”申请书的申辩

添加时间:2020-05-14 14:09:22 来源:通讯员 沧海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主题:呈请民政部因先父情况特殊,特事特办!

  关键词:他还没满月,父亲就奔赴台儿庄(临沂),他83岁了还在为父亲的烈士荣誉奔走呼号……
 

  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毛泽东

  前言

  在伟大的抗日卫国战争中,日寇广泛使用毒气。特别是在太行山、晋东南山地作战中更是广泛使用。在豫西北、晋东南1939年5月1日~7月19日四十军对日晋(城)博(爱)公路保卫战(常平阻击战位于太行山脊南侧,后期拦车之役位于太行山脊以北)。该保卫战是日寇对我晋东南中国军队第二次九路围剿的重要组成部分。

  先父黄书勋(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39师115旅旅长)和付旅长史振京在该保卫战中身中日寇毒气,后带伤参加常平(主战)、拦车(和39师117旅共同作战)两役,之后连续辗转晋城、高平、长治、壶关之间对日作战,并多次身受毒气影响,后于1940年4月移节林县。因多次受毒气影响,身体每况愈下。最后毒气侵入肺部,无药可医,肺叶溃烂,加上先父连续参加长城抗战、沧州大战、台儿庄会战、豫东黄泛区阻敌、晋博公路保卫战及晋东南诸战斗,劳瘁过度,形神支离,于1940年12月1日殉国于抗日前线军营之中。十三天后(12月14日),先母刘仪卿服毒以身殉夫,并留下遗书将国府颂发的抚恤金全部上交国家用于抗日……留下我们三个孤儿,由二叔父黄书馨抚养带大。我1938年1月出生于陕西省渭南县(现为地级市),先父连续忙于抗日,临死也没有见到我一眼……
 

对民政部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之申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我于2016年7月15日收到民复驳字[2016] 62号决定书,经过仔细阅看之后,对此决定不加认可,特提出申辩简况如下:

  第一、前期申请为先父“追烈”简况

  2015年5月18日 寄出给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民政部长、上海市民政局优抚科、闸北区民政局优抚科分别寄去内容相同的《关于追认民国少将黄书勋抗日英烈的请求》。

  2015年6月3日 我收到市民政局信访办“不予受理告知单”,建议我通过行政途径户口所在地(即闸北区民政局)申报(来信地址:上海市汉口路193号)。

  2015年6月5日 我收到国家信访局打来手机(1230301473)告知已转上海市。

  2015年6月6日 我收到国家信访局打来手机(1230301518)告知已转上海市。

  2015年6月16日 市信访局(应是上海市民政局信访办)打给我电话说:我写给习近平主席信已转市信访局,问我户口是哪个区,我说是闸北区。电话中告知我,市信访局尽快和闸北民政局了解之后给我答复(后得知来电地址是上海市世博村路300号6号楼)。

  2015年6月16日 我收到市民政局信访办来信(地址是上海市汉口路193号):我致习近平来信收悉,已转送闸北区民政局经办单位研究处理。

  2015年7月13日 我给上海市闸北区民政局优抚科按程序寄去了《关于追认民国少将黄书勋为抗日英烈的申请》。

  第二、追烈之事有了进展

  2015年7月24日 我接到上海市闸北区民政局优抚科周老师来电,告诉我说:褒扬条例第9条第一款:因公、因战死亡,已超过一年不能“追烈"。

  2015年7月27日 我去区局找到周老师,她客气、热情接待了我。她拿出一本释义告诉我说:对国民党照此第九条执行,战伤后一年之内死亡才可以“追烈”,你父亲已超过一年故不能追烈。

  2015年8月13日中午 我又去找周老师,说先父情况特殊,为共产党中毒气所伤……她又拿出一本释义给我看:第九条第三项,军人因战致残。一年内伤口复发死亡也不能申烈,只能定为因公牺牲(指国民党人),且市局已向民政部通报,研究后认为不可申烈。

  2015年8月13日下午15时30分左右 孙宝泉夫妇来到我家告诉我:孙接到市民政一位姓张电话告知民政部因先父情况特殊还在研究,我听到后十分高兴和激动。

  2015年8月25日、26日 给习主席李总理、民政部长、上海市民政局优抚科、闸北区民政局优抚科分别寄去内容大致相同的《关于追认民国少将黄书勋为抗日英烈的再申请》。

  2015年8月18日下午14:10分 给世博村路市民政局“信访办”小张打电话(021- 2111575),我一提孙宝泉他就知道我叫黄建国,很客气说叫他小张,他谈了四点:1、言孙宝泉给习主席的信,他已转给闸北区民政局处理;2、说我父亲之事比较特殊,民政部还没定下来;3、问闸北区给我回函了没有?我说周老师来过电话,我去过两趟,周言据条例释义不可申烈。我有不同看法,我还要申报。4、小张说尽快和闸北民政局联系给我答复。

  2015年8月20日 我接孙宝泉电话说接市民政局信叫我去他处一下,我于8月21日上午去孙处,他拿出8月18日告知单,说他写给习主席的信经由民政部转市民政局,据悉闸北区民政已于2015年6月24日受理黄建国阿志提出的相同信访事项,目前该事项正在办理期限内。

  2015年8月24日上午10点 我给小张打电话(021 2111575)说给小张寄一些资料,问他地址,小张言在世博村路300号6号楼,问到追烈之事,小张说市局优抚科和民政部还在商量。

  2015年9月14日 我又给小张打电话,他说:1.第二批民政部公布的600名(9月4日公布)没有见我父亲的名字;2、他们(指上海市局)还在争取(向民政部)。

  2015年9月24日 我接到闸北区民政局优抚科周老师电话,她电话中说:1、寄给她的二封信和材料都收到了;2、市民政局已上报民政部了;3、如按对国民党的政策是不可追烈的[指毒伤(内伤)已超过一年];4、您的情况比较特殊;5、等批下来我会打电话给您;6、不要再寄材料来了。

  2015年11月3日 我给周老师打电话询问。她告知民政部经过研究按83年忧46号文之释义规定,认为先父黄书勋因战死亡已超一年不能追烈,本来准备通知我,我正好打电话给她,她也就告知我了。

  第三、我进一步给上下各部门写信,因先父以身殉国情况特殊,请求特事特办。希望民政部及以上部门和国家领导人给予“特许、特定、特批来处理”

  2016年1月27日 给习主席、李总理、张德江委员长、俞正声政协主席、民政部长、统战部长、市民政局优抚处、区民政局优抚科和市民政局“信访办”小张同志写手写信。2016年1月29寄出先父以身殉国六个方面特殊情况希望特事特办。

  2016年3月9日 寄给上面(2016年1月27日打印件)写给国家领导人、各部门的信。请求特事特办,也符合充满爱心的习、李新政。

  2016年3月9日 寄给上面(2016年2月18日手写信)国家领导人、各部门请求特事特办的经过缩写的请求信。

  2016年3月23日 孙宝泉告知他接到静安区(时上海市闸北区、静安两区已合并为新静安区)民政局优抚科周老师电话,说:1、经请示民政部、民政部认为黄书勋毒伤亡故已超过一年不可追烈;2、在没有新规定之前仍沿用83年优46号文。

  2016年4月4日 清明、感恩节我又分头写信(2016年4月6日、7日寄出)。提出申辩并提请复议,从八个方面请求特事特办。

  2016年4月13日 给上海静安区民政局信访办写信提出中辩得复议,特事特办。

  2016年4月21日 给上海静安区民政局优抚科写信提出申辩复议。特事特办。

  2016年4月24日 写信(4月26日寄)给上海市政府信访办。提出申辩并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4月24日 写信(4月26日寄)给上海市静安区民政局优抚科提出申辩并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4月24日 写信(5月5日寄)给习近平主席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4月24日 写信(5月5日寄)给民政部长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4月24日 写信(5月5日寄)给上海市政府优抚处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4月24日 写信(5月5日寄)给上海市静安区民政局信访办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4月24日 写信(5月6日寄)给上海市长杨雄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5月9日14时40分 静安区民政局优抚科周老师打来电话:1、区信访办信收到了吗? (指导 48区民政局信访办来信)我说收到了;2、你不要再写信了,我们和市局(2015年)曾写信请示过民政部(指去年2015年8月13日下午15时30分左右孙宝泉夫妇来我家告知好消息因先父值况特殊民政部还在研究);3、按现行政策一定不符合追烈条件(指先父是国民党部队);4、我说:你们是下边做具体工作的,只能按上面规定执行,我还要向上继续反映,因先父是在共产党领导下打了此役,所以应同等新四军和八路军;5、我谈2016年5月6日市民政局信仿办李老师打电话如不服叫向区申请行政复议,我谈去年区市因先父情况特殊曾请示过民政部我内心很感谢;6、周老师叫我好好照顾好老伴,我听后十分感动,我流泪了……7、我对周说关键在民政部,我要继续申辩!

  2016年5月9日下午15时57分 市局信访办李老师打来电话:1、李老师向有关部门咨询过;2、602号文是对国民党不适用。我说先父“常平阻市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利用国民党抗击日寇之战役,理应和八路军、新四军同等对待;3、李说在医疗终结前死亡(我先对李言先父在医疗终结前死亡)是对共产党部队而非国民党部队。

  2016年5月10日 孙宝泉告诉我说,昨天(指5月9日)市局信访办给孙宝泉打了半个小时电话:1、黄父是国民党而非共产党,孙说黄父情况特殊;2、李叫孙做我的工作;3.李说只要政策有私毫松动,他会第一时间为我办理,我十分感动;4.按目前现行政策,没法为黄父追烈。

  2016年5月6日 给区民政局信访办再次提请复议和信访复查。

  2016年5月15日 收到民政部法规司2015年5月11日补区行政复议申请通知书。

  2016年5月19日 我寄去补正行政复议申请的请求(手写)及8份相关资料

  2016年5月20日 我寄去补正行政复议申请的请求(打印)及8份相关资料

  2016年5月22日 我寄去补正行政复议申请的请求(打印)及15份相关资料

  2016年5月22日 我寄去补正行政复议申请的请求(打印)及9份相关资料

  2016年5月23日 我寄去给洪玮老师信(手写)及4份相关资料。

  2016年5月23日 民政部法规司打来传真电话我不在家(老伴接的。我回电话数次打不通)。

  2016年5月30日 我寄去给洪玮老师信(手写)和9份相关资料。

  2016年6月5日 我寄去说明(打印)和5份相关资料(后续)。
 

对民政部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的异议

  其一、从前述中烈流程及简况之第一中所述:

  1、2015年5月16日 我给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民政部长、上海市民政局优抚科分别寄去内容相同的《关于追认民国少将黄书勋为抗日英烈的请求)。

  2、2015年7月13日 我按程序给上海市闸北区民政局优抚科寄去了《关于追认民国少将黄书勋为抗日英烈的电话》(户口所在地)。

  3、2015年8月15日 我给习主席、李总理、民政部长、上海市民政局优抚科分别寄去内容大致相同的《关于追认民国少将为抗日英烈的再中请》。

  以上我是按程序进行的,且2015年8月20日孙宝泉告知:8月18日市民政局信访办给孙宝泉的“告知单”中写到2015年6月24日闸北区民政局已受理我提交的相同的信访事项。目前该事项正在办理期限内。

  其二、从前述“申烈流程及简况中可得知,因先父情况比较特殊,上海市民政局曾向民政部请示和协调,正如申烈流程及简况第二中所述:

  1、2015年8月13日下午 孙宝泉夫妇来我家告知,孙接市民政局一位姓张(后称其为小张)电话告知,民政部因先父情况特殊还在研究。

  2、2015年8月18日下午14:10分 我给市民政局“信访办“小张打电话说我先父之事比较特殊。民政部还没定下来……

  3、2015年8月24日上午10时 我给小张打电话,问他地址言是浦东世博村路300号6号楼,问到追烈之事,小张说市民政局优抚科和民政部还在商量。

  4、2015年9月14日 我又给小张打电话,小张说他们(指上海市民政局)还在向民政部争取。

  5、2015年9月24日 我接到闸北区民政局优抚利周老师电话。

  从上述情况可知。在其上报请示、协遇内情我不知情,但根据我所知道闸北区民革支部吸收新党员的流程是:申请人先申请填写个人简况资料和申请书——支部请示区委认可一一上报请示民革市委——民革市委认可——支部大会举手通过——支部、区委在申请书上签上意见——报市民革批准。我想上述情况先父追烈之事是否也有不成文的类似民革党员审批流程。不知何因开始民政部因先父情况特殊而犹豫不决到后来又给予否认?如果没有民政部、市民政局优抚处、区民政局优托科三级行政机构上下请示、沟遇。不可能发生上述五种情况,最后发生事态逆转。其节点在于上级机关民政部,其中心议题是围绕先父八个特述情况。特别是“常平之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利用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场抗击日军侵略,掩护晋豫根据地安全的战役。先父指挥的115旅将士大都辆牲了,但作战目的达到了,战役给日军重大杀伤减轻了八路军晋豫太行山根据地作战压力,为报据地做好抗击日军进行作战军备争取了时间。先父就是在常平阻击战中身中日军生化武器,后因日寇不断使用毒气,生父不断受到毒气影响后毒发殉国于军营之中,且常平、栏车两役是朱德领导下“第二次反日寇九路围剿”重要组成部分且“常平之战”是主战场。由于先父以身殉国,先父的发妻、我的生母以身殉夫。据我所知,在抗日期问抗日将领夫妇中另一位以身殉夫的是张自忠夫人,而抚恤金上交国家的仅先母一人(在我中国军队中也是唯一)……只要是不愿意违背做人起码良知的人都会为之感动,我想这也是民政部在先父追烈问题上(情况特殊)而犹豫不决。部、市、区三级行政部门曾上下沟通请示……

  其三、我2015年11月3日打电话询问周老师,她告知我民政部经研究认为先父因战死亡已超过一年不能追烈(按83年优46号文之释文精申)

  1、我进一步给上下各个部门写信:因先父情况特殊,为国家和民族为共产党双亲父母双双殉国。希望依照八路军追烈进行了。根据市、区民政局信访部门的告知单和信件提示我分别给市区民政局信访办优抚科、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海市长杨雄、 民政部长、习近平主席和各部门去信提出因先父八个方面特殊情况,分别写了特事特办请求信,申辩并提请复议。申辩并提请复议信访复查。

  2、为先父迫烈之事,其节点和中心议题就是因先父八个方面特殊情况理应特事特办,而最后节点在民政部,正如习近平主席指标精神:对一切为国家、为民族、为和平付出宝贵生命的人们,不管时代怎样变化。我们都要铭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依据习主席以上指示,精神不应因时代变化。先父为共产党做了出这样大的贡献,理应和八路军同等对待。面不应将其打入另册。

  3、因为民政部经过研究和市民政局上下协商、沟通,请示后,民政部仍将申请追烈打入另册,而又说不符合601号文、602 号文的国民党部队,故市民政局、区民政局只能按民政部所定框架执行,如果说按信访条例83年优46号文释议和601号规定向静安区民政局优抚科再申请,就成了空话,他们只能依据民政部规定:先父不符合追烈条件,而申请追烈,特事特办已不是上海市民政局、区民政局的权限而应该是民政部或民政部以上部门。甚至是国家领导人的权限。犹如对战犯进行大赦一样!

  4、市、区民政局各有关部门虽然多次给我信访答复,不予受理告知单,甚至信函答复:他们是忠于职守。按民政部指示精神和规定执行,虽给予否定我还是很感谢他们的,特别是2016年5月9日区优抚科周老师她打电话给我其中谈到叫我好好照顾好身患大病的、陪件我53个春秋的老伴,使我十分感动和落泪,他们是多么好的一心为民的基层工作人员,堪称公务员(基层) 的典范!

  5、 常平之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利用国民党抗击日寇的一场战役为八路军……另外先父是因毒伤发作而有别于枪炮伤时间长短的发作,加之先父八个方面特殊情况,理应特事特办等同八路军对待不应划入另册!

  6、目前事件节点在民政部审批上报权在民政部和以上部门2016年5月30日民政部通知上海市民政局答复,这样是给了上海市民政局难点只有按民政部精神执行,而特事特办是中心议题。

  7、我寄给民政部政法司附件材料先后达58份,是按要求材料齐全的。

  8、如果特事特办,当时先父也是属于现役军人,如理同八路军对待也就可以参照601号和602号文执行!

  9、先父做为军人,为了国家和民族而战,保家卫国是应尽的职责。当时他并不知道,田时风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区委书记,只知道田时风是国民党的沁阳县七区区长,田时风是有共产党沁阳中心县委和特委的指示以朋友身份找到先父,故而“常平之战”点评上第一这场战役是在我们党领导下的、利用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场抗击日军侵略,掩护晋豫根据地安全的战役……

  10、我补正材料。明确提请民政部对于先父追烈之事,因八个方面特殊。特事特办!特别是39师(115. 117)“战斗序列”朱德指挥。

  2016年7月24日

  79岁老人:黄建国

 

  对一切为国家、为民族、为和平付出宝贵生命的人们,不管时代怎样变化,我们都要永远铭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习近平

  后记

  一、因战死亡,身中毒气(内伤)与身中枪弹(外伤)不能同义而论。

  无论从近三十年前的民政部([1983]优46号)、释义以及2011年对现役军人602、601文也好,从其含义是:军人因战致残后伤口复发或对敌作战负伤,在医疗终结前因伤死亡定为烈士,其已有民政部门所出之规定,从法理上都只是涵盖了枪弹,并没有涵盖毒气没有外伤之伤口,不会形成伤口复发场面是其一。在医疗终结之前对于毒气来讲,直到最后毒发猝死,却应属于医疗终结前所发生。先父黄书勋将军在常平阻击战中因中日寇毒气后,仍带伤指挥对日作战,又因在太行山区对日山地作战中,日寇广泛使用毒气,故而不断受其影响。先父自长城抗战以来,历来都是身先士率,不可能像枪弹伤那样,毒气只毒士兵不毒长官。且遭受毒气之后毒气侵入肺部最后肺部溃烂,生不如死,比外伤更痛苦,拖的时间更长。

  二、在追烈之事上,无论是对待国民党军人还是共产党军人在已往执行病故追烈时并没有时间限制。

  远在1991年前后,时上海黄埔同学会会长宋瑞柯看到24集团军司令(兼四十军军长)庞炳勋为先父母所立之“纪念碑”碑文后要为我先父进行申烈,叫我找寻人、物证据,之后我拿了该碑文去上海市民政局优抚科见到工作人员,他们看了碑文说病故不能申烈,申烈之事就暂时放下,特别是我1998年退休之后,对抗战史进行研究,不断加深了对先父母及抗战史的了解。特别是2008年和河南沁阳谷子地时任沁阳市文化局副局长、作协主席、转业军人、共产党员、战史研究专家李建国先生结识后,以及沁阳林县(州)寻访先父抗战足迹和查阅许多战史资料之后又产生了想为先父进行申烈念头,但此时我正在协助李建国修建常平阻击战纪念馆、纪念碑,直到2015年我才为先父进行追烈申请。

  1、对已知国民党抗战将领病故追认为烈士者,依据已有资料,其中被定为烈士者:上将有21人,其中刘湘、蒋百里、廖磊、方振武、陈训冰、宋哲元病故,陈季良、邹洪伤病亡计8人;中将73人其中邢清中、陈烈、王賡、黄维纲、常思同病故,高双成、韩文英伤病而亡计10人;少将167人,其中罗启疆病故,田温其伤病而亡。

  2、对我所知,共产党人追烈者有:沈泽民在内战中,1932 年6月肺病发作离开部队去天台山养病,一年后1933年2月20日在湖北红安县天台山芦花冲病故,时年35岁,1934年4月1日追认烈士;柯棣华印度国际医疗队因食用不熟肉得涛虫病,劳瘁过度,1942年12月9日病故追认烈士;宋学义河南沁阳人,狼牙山五壮士之一,跳崖未死(1941年9月25日) 生还,30年后病故定为烈士。

  3、日寇侵略者、战死、战伤死、战病死均入国神社,连侵华日军死亡战马也建衣冠冢。

  三、2009年6月5日河南焦作军分区阚辉司令员在沁阳常平阻击战现场对常平之战的点评中对常平阻击战具有很高评价

  1、这场战役是我们党领导下的利用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场抗击日军侵略,掩护晋豫根据地安全的战役;

  2,……达到了战役规模;

  3、……使用了毒气弹;

  4、……用自己血肉之躯彰显我们的民族精神;

  5、……国民党一次重要战役,虽然参战将士大都牺牲了,但是我们作战目的达到……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减轻了八路军晋、冀、豫太行山根据地的作战压力,为根据地做好抗击日军进行作战准备争取了时间;

  6、……恶劣天气条件下长时间进行的攻防一体战……一直在下雨……

  7、国民党对地形利用、兵力布署、火力发挥和战法运用都是非常科学和得当的……

  四、常平阻击战历史作战背景

  ①1938年4月,日军108师团主力,第16、20、109师团及酒井旅团各部共3万余人分九路第一次向晋东南地区中国军队大举围攻,在第二战区东路军总指挥朱德和副总指挥彭德怀统一指挥下,八路军129师与国民党武士敏第98军69师,高滋桂第17军、王奇峰骑兵4师、陈铁第14军之94师联合作战。日军撒退,中国军队乘胜追击,后115师(林彪)的344旅(徐海东)和决死队第1纵队在电留的张店及高平以西町店截击由长冶向同蒲之南撒退之日军108师团毙伤其千余人,4月29日收复涉县,日军对晋东南第1次九路围攻被粉碎,此役毙伤日军4000余人,收复县城19座。

  ②1939年3月,朱德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长官闫锡山)。1939年秋,军委会电令40军(庞炳勋) 39师(刘世荣)纳入第18集团军战斗序列,归朱德总司令指挥,这是抗战中明令拨归朱德指挥的一支部队,应记入晋东南战史中。1940 年春节过罢不久,39师就归还原建制,予4月随40军移防河南林县。

  1939年7月1日,日军拟以6个师团14万兵力,对晋东南第二次九路围攻,对晋东南中国军队进行合围(见1939年8月30日解放周刊第82期——中共党中央机关报)。5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利用新编成的35师团(前田治)与14师团(井关隆昌)办理防卫交接,双重配置的机会为打开太行山东南豫晋通道,实现与其它方面5个师团的会合,企图一举摧毁我晋东南抗日根据地,约3万人的兵力沿太行山右羊肠坂晋(城)博(爱)公路为主攻方向,展开数十公里的路线,意图强攻进山。

  五、常平阻击战为粉碎日军第二次九路围攻起到巨大作用,延迟了35师团(前田治)和来之晋西南运城的20师团(牛岛)于晋城汇合。

  为粉碎日军图谋,为根据地反扫荡争取时间,中国军队第40军39师115旅(黄书勋主战)为第一梯队,117旅(崔玉海)为第二梯队并配属军特务营、炮兵营等数千名官兵组成,以丹河谷为介的右翼队,在中共所率地方武装和当地人民群众配合下与日军在常平、窑头、丹河谷八渡、九渡数条战线约100平方公里的山地展开殊死搏斗。同时该部还在丹河以东山地布置了106 师(马法五)为左翼以牵制日军有生力量,策应第39师晋博公路阻击战,在100平方公里的山地展开殊死博斗。在两个多月山地阻击战中,共进行大小战斗400多次,歼灭日军2000多人,同时约3000名中日抗日将士壮烈殉国,数百名群众惨遭杀戮。常平阻击战是中国抗战史上发生在豫西北地区最大且极为惨烈的一次战役,在沁阳、焦作一带太行山区,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歌。

  我于2010年在“常平之战”战地与时为沁阳县七区区长、中共地下党区委书记田时风之子田铎欢聚在西万,我问及田铎时他说,身为115旅长黄书勋将军旅部驻在窑头,七区区公所在西万,黄到西万观看区干队操练,并带来蓝球队和区蓝球队比赛,故而二人成为好友。

  六、在整个我中华民族抗战中,男能为国捐躯,女能以身殉夫,双双殉国的将军夫妇中只有张自忠上将和黄书勋少将两双夫妇,而其妇将国府领发恤金全部上交国家用以抗日者,仅黄书勋夫妇为全国之唯一。且先父自长城抗战以来历经沧州大战、台儿庄会战、豫东黄沧区阳敌,常平阻击战,晋东南诸战斗身先士卒,爱国、爱兵、爱百姓、因身中日寇毒气于1940年12月1日殉国于抗日前线军营之中,应为世俗之楷模。

  七、40军39师115旅旅长黄书勋,副旅长史振京二位将军长期连续对日作战,屡立战功,他们一生爱国、爱民、爱百姓。二人分别于1940年、1941年因中毒气肺部溃烂生不如死而殉国在抗日前线军营之中。目前史振京将军已由新河县西留乡人民政府、新河县民政局、邢台市民政局优抚科认定为抗日烈士,且史振京墓已被列入新河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书勋目前只有竖立在常平40军39师115旅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铭文中记载……“抗日英烈”黄书勋定格在太行山上,以及众多媒体刊物、报纸上认可黄书勋为扰日英烈、忠烈……

关于认定史振京将军为抗日烈士的证明

  2017年9月,河南省抗战老兵联谊会和深圳抗战基金会的志愿者团队到三阳村岱顶山祭拜40军39师115旅少将旅长黄书勋,敬献了鲜花和祭品,告慰抗战将军的在天之灵。

  八、纵观黄、史二位将军在追烈过程之对照类比:

  ①黄书助抗日英烈被定格太行山上“纪念碑”铭文上及众多媒体、刊物、报纸认定其为英烈、忠烈。史振京保定军校出书军校烈士记录有载。

  ②黄书勋国家三部委颁布发60、70 周年纪念章,60周年纪念章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亲自送到家中,因为其抗战中牺牲生命。史振京获国家三部委颁发70周年纪念章,由中央统战部颁发,因其为抗战牺牲。

  ③黄建国老伴身染重病住院、化疗,无法去台湾申领中国国民党台湾领导人所发奖章。史振京在70周年时获中国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颁布发证章。

  ④黄书勋夫妇双双为国捐躯,夫人将国府颁发抚恤金全部了上交国家用以抗日。史振京为国捐躯。

  ⑤黄建国:市民政局曾向民政部申报,请示,沟通,民政部后推诿下面没向上申报而作罢。史振京:已获下面地方认可。

  ⑥黄建国: 1990年黄将军墓已不复存在,因黄在百姓心中为英烈,故而纪念碑保护下来,后经县统战部、县委、地委层层上报获河南省委“特批”为其立碑,重修坟墓,如今常平阻击战纪念馆已被沁阳市定为红色旅游和爱国主义基地。史振京:新河县已将其墓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九、我个人估计中央民政部向下推诿未获之原因:

  ①在前述上海市民政局向上申报,请示,沟通。孙宝泉、市民政局小张,区民政局周老师,告知我好消息已上报民政部,我十分高兴之余,告知了史振京将军长孙史继粗,史继祖得知后即向民政部写信,而引起民政部牵一发而动全身 !实际上近期又出台(民政部门)文件中讲。对申办烈士后代抚恤只包括之子女,子女的配偶及子女(孙辈)不可享受,这样,在抗战中1945年前出生子女至少在70几以上或不在人世,或无子女,对国家财政不会造成负担,只是“名份”而已,像史继祖(长孙)父亲已过世,已不可享受抚恤待遇。

  ②当时是否因民政部部长有违习主席为民坚决反腐而至?

  83岁老人黄建国

  2020年5月12日

  电话:13816774429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五岭之冠——猫儿山
下一篇:一位黄埔军校抗战老兵与一位新闻记者的情缘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15 14:01:00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